Tag Archives: 飛翔的黎哥

人氣言情小說 坐忘長生笔趣-第一千兩百六十六章 被大妖包圍讀書

小說推薦 – 坐忘長生 – 坐忘长生 随着几个身影接连出现,瑶卿的神情从惊诧变为阴沉,冷声道:“你们跟踪我!” “哈哈哈公主此言差矣!”大笑声传来,一位中年男子踏着虚空闲庭信步般走出,只见他着一身滚云纹暗绣明黄色袍服,浓眉深目,高鼻阔唇,端的是英武霸气。 此人目光首先落在柳清欢身上,如有重量一般打量了一番,才又开口道:“公主要去万族之地,怎地也不通知我们一下,害得我等紧赶慢赶才追到你们,所以何来跟踪之说!” “不错!”旁边一个声音响起,中年男子旁边走出一位清俊又透着几分阴邪的美男子,头戴着镶古玉鎏金皇冠,一双凌厉的剑眉下有着一双多情的桃花眼,未语先笑道:“公主怎么没来找我陪你去祖地,反倒跟个小白脸人修绑在一起……” 他暧昧地扫了扫将瑶卿腰间的绳子,故作黯然地道:“这样我可是会很伤心的啊!” “帝敖你闭嘴吧,我可不是你那些整天为你争风吃醋的妃嫔!”瑶卿面露愠色,指着柳清欢道:“这位是来自万斛界的青霖道友,旁边是他的道侣明羲真人,不得无礼!” 又转头对柳清欢道:“先说话之人是太阳烛照一族的现任族长、姚御,另一个是黑龙皇、帝敖。至于后面几人,应该都是他们带来的族人。” 柳清欢目光微微一闪:又一个太阳烛照姚姓之人! 他曾几次与这一族交手,还曾杀过其中一人,没想到多年后竟然又遇到了。太阳烛照,两仪二圣之一,果然是传承自万灵界。 不过也对,当年与云梦泽开启封界之战的阴月血界在战事不利之时,后来求助的就是万灵界,可见两界关系匪浅,阴月血界的烛照一族应该就是万灵界的一个支脉。 而另一位黑龙皇,他曾经杀了他一位妃子鲡夫人…… 来的这两人好像都跟他有一点仇怨啊! “原来是姚族长、帝敖道友!”柳清欢拱了拱手:“本修道号青霖,有礼了!” “如今大名鼎鼎的道魁嘛!”帝敖道,神情中却带着一丝不以为然,还有些挑衅之意:“怎么,你一个人修也要进咱们的祖地不成?公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能带一个人修前往万族之地呢,此举大大不妥!” 瑶卿冷着脸回道:“我只是请青霖道友护我穿过星墟而已!”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姚御摇了摇头,也说道:“那岂不是将穿过星墟的路径暴露给他了?万族之地乃咱们妖族的传承重地,绝不允许人修踏足的,瑶卿公主最好还是让他离开吧,不然你们凤凰一族的其他族知道,也是不会认同你此举的。” “谁说我们不同意了?”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便见远处出现一道明亮的火光,一男一女缓缓走来。 看见两人,帝敖道:“涅羽、姒姝!你们一直跟在后面?” 两人中一身火红羽衣的女子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道:“是啊,就像你们跟着瑶卿妹妹一样,怎么,你没发现吗?” 帝敖显见地黑了黑脸,那女子身边的男子倒是满面笑意地和众人打着招呼,又自来熟的道:“你就是道魁青霖吧,闻名已久,今日总算见到了。我叫涅羽,五凤之一鸑鷟族的,这位是姒姝,来自火凤族。” 柳清欢朝两人拱了拱手,心下却微恼:他这是被大妖包围了?! 这下可真是热闹了,没想到一下来了这么多万灵界的大妖修,还个个都身负神兽血脉。 “啧!”帝敖还往身后望去:“后面不会还有人吧?赶紧都出来吧!” “这次是真没人了。”涅羽笑道。 面对这群人,瑶卿显然也十分无语,道:“你们约好的?” “不不!”涅羽连忙否认道:“我和姒姝只是得到消息,知道瑶卿妹妹你要进族地,所以就跟了来,谁知道他们龙族也来了。” “我龙族来怎么了!”帝敖不满:“只许你们凤族来?” “行了行了!”许久未说话的姚御开口道:“你龙凤二族能不能别每次一见面就吵,这是吵的时候吗!别说废话了,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 他看向涅羽:“涅羽兄,你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难道你们凤族同意这人修进万族之地?” “同意啊。”涅羽笑咪咪地道:“可是万族之地现在不是进不去吗,我随便同意一下有什么关系?而且,如果这位新晋的道魁能帮忙打开祖地,那我就更同意了!” 饶是姚御性情沉稳,也被他这番无耻之言堵了一下,十分无奈地摆手道:“不行,这绝对不行,祖地绝不允非我族类进入!” 红颜泣血 花无卿 眼见又是一场官司即将展开,几人突然发现柳清欢三人已往前行去,瑶卿的话远远传来:“诸位继续争论吧,我们先走了,其他的等有命通过命悬一线再说吧。” 众人一默,纷纷闭嘴追了上去。 两个幽深无比的虚洞无时无刻不在旋转,可怕的吸力从虚空两侧传来,犹如一根越拧越紧的绳子,而行走在其中的人就像被绑在这根绳上,身体被吸力不断撕扯。 柳清欢闭着眼,感受着那仿佛无处不在的吸力,他身处最前,要在两股吸力之间找到平衡的点,而那就是他们唯一能通过命悬一线的机会。 身后,偶尔会传来那几位妖修的说话声,但随着越发深入,众人都渐渐不再言语,全部身心都陷在对抗越来越强的吸力之中。 虚洞是虚空中最恐怖的存在,它们的周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存在,若被扯入其中,便是大乘修士也有可能会在无声无息间便身魂俱灭,仿佛整个世界都化作了虚无,空洞、死寂、了无生机。 只有极少数虚洞是可通过的,比如柳清欢当年被鸤鸠抓到时坠入的那个连接着浊渊的虚洞,但绝大多数虚洞掉进去后,只可能有一个下场:十死无生! 柳清欢走得很慢,淡淡的金光流溢在身周,将身后的穆音音和瑶卿都裹在其中,三人之间那根绳子早已绷紧到极致,仿佛随时都可能断开。 他们已经走了很长时间,然而前方依然是空无一片的虚空,两侧的虚洞似乎变得更近了,就像两轮巨大的黑日,散发着恐怖的威力。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惨叫:“啊啊啊啊!”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言情小說 坐忘長生 愛下-第一千兩百六十五章 妖獸羣出展示

小說推薦 – 坐忘長生 – 坐忘长生 那具虫尸是如此庞大,就像一条由黑紫色晶石组成的看不到尽头的山脉,横亘在虚空中,将星墟切割成两半。 “薛祖兽!”柳清欢低声呼道。 穆音音露出惊叹之色,道:“传说中的能制造虚空的薛祖兽?听说这种祖兽一口就能吞掉整个界面,后来却突然销声匿迹,怎么这里竟有一具尸骸?” “而且看这样子,这具尸骸应该在这里很长时间了吧,竟没人将之收。”柳清欢道,转头看向瑶卿:“公主之前怎地没说过?” 瑶卿手里拿着星盘,这一路上她每时每刻都在用星盘定方位,星墟里的所有东西都飘忽不定,无法用来确定方向,很容易让人迷失其中。 “这具薛祖兽不知死了多少万年,尸体已经完全石化,没什么大用了。”瑶卿不在意地说道,转手收起星盘:“找到了它,后面的路就不担心会迷路了,我们只需跟着它往前走就行。不过……” 她又对两人道:“别离它太近,这尸骸中现在已成了许多虚空妖兽的寄居之所,只要不去打扰,它们一般也不会出来。” “事实恐怕不是如此。”柳清欢突然道,将弑仙枪交到右手中:“我们好像已经被盯上了,它们已经出来了!” 他话音刚落,便听到一阵奇异的震动声,就好像战鼓被敲响,接着就有无数大大小小的黑点从那条黑紫色“山脉”处飞出,仿佛一片浓稠的波浪朝这边急速涌来! “铁鼓行军蚊!”瑶卿面色一变:“不要听它们发出的鼓声!” “咚、咚、咚!” 那有节奏的鼓声仿佛能牵动人的心脉,让心跳声也渐渐随着鼓声而舞,直到血液贲张、爆体而亡为止。 两个女修连忙封闭听觉,就见柳清欢已化身一道残影冲了出去,煞影重重的弑仙枪一路飞点,所到之处所有飘浮在虚空中的东西都轰然炸裂,砰砰之声震耳欲聋,打乱了那越来越响的鼓声。 那片骇人的波浪也终于显出真容,一只只长相极为凶怖的巨形黑蚊排着整齐的队伍,仿佛真的在行军一般,它们挥舞着狰狞的口器,布满绒毛的后肢整齐划一地相互交击,鼓声便由此传出,且越来越急! “有意思!”柳清欢大喝一声,弑仙枪在空中划出一道浓墨重彩的弧光,随后整个人便扑入了蚊群中,但见带着血色的枪影疾风骤雨般爆开,宛如黑暗中绽开的一朵银光闪闪的花儿。 鼓声彻底乱了,前一刻还气势汹汹的蚊群再也保持不了阵型,弑仙枪落在哪处,那里的铁鼓行军蚊便纷纷四分五裂,蚊翅和足肢漫天乱飞。 瑶卿与穆音音也在此时加入战斗,她俩一扬手便火浪滚滚,除了火焰颜色分别为一青一红外,两位女修颇有默契的各自分立于柳清欢左右,将扑来的蚊群扫灭。 不得不说,灭蚊还得用火,不仅一扫一大片,还烧得那些铁鼓行军蚊吱吱乱叫,没一会儿就清空了一大半。 不等三人喘口气,薛祖兽尸骸那方又窜出数道黑影,速度快若闪电,几乎瞬息间便扑到了他们面前! 柳清欢目光一厉,这次来的是一群三翼玄皇蛇,这种蛇头上的肉瘤如同一顶皇冠,背生三对若有似无的翼翅,细长的蛇身被紫雾包裹着,如虚似幻,仿佛没有实体。 柳清欢一枪扫出,劲猛的力道却像是打在一团烟雾上,一条首当击冲的三翼玄皇蛇被打得四散而开,却很快又重新聚拢到一起,且还狡猾地又前进了一大步,几乎扑到他眼前,蛇信微吐,一道毒液便喷射而至! 良妻难追 柳清欢抬臂一挡,只听嗞嗞声响起,他的衣袖眨眼间便被腐蚀出一个大洞,露出的淡金色肌肤也嗞嗞冒起青烟。 “这么毒!” 柳清欢有些意外,一伸手就捏住了那条三翼玄皇蛇的脑袋,掌中爆起金光,生生将其湮灭。 转头一看,穆音音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条烈火组成的长鞭,鞭尾啪的一甩,将一只三翼玄皇蛇抽散,待那蛇在近处刚刚凝出,她手中的鞭子已迅速变化为一张火网,将其罩住后烈焰猛地高涨。 另一边,瑶卿显得更加游刃有余,身法比那些蛇还要轻灵,无蛇能靠近她左右,而一旦被她靠近,她的手不知何时变得如鸟爪一般,尖利的指甲刺入蛇头之中,三两下便将其切得支离破碎,再也凝不成形。 这批三翼玄皇蛇处理起来比先前的铁鼓行军蚁更费事些,好在其数量没那么多,倒也没造成多大麻烦。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还来?”柳清欢望向薛祖兽尸骸那边:“这次又是什么?” 然而下一刻,他的脸色也有些不好了,因为这次出现的是一种名为须弥龙蚣的妖虫。 须弥龙蚣,其身长数丈,身如角龙而足万对,其性贪婪,无物不噬,其肚内宛若有一个须弥世界,什么都吃得下,但一旦感觉不敌对手就会立刻自爆。 这种妖虫难缠就在其动不动就自爆上,因为威力极其恐怖,就相当于一个世界突然炸了,便是大乘修士也得小心。 “为何这里有上古时期的凶虫,须弥龙蚣不是早就已经绝种了吗?”柳清欢神色凝重地看向瑶卿:“你以前来此地,也遇到过这种凶虫?” “没有!”瑶卿惊骇道:“从来没遇到过!薛祖兽尸骸中的确生存着一些虚空妖兽,但数量并不多,这次怎么会这么多!” 可不是多吗,这么片刻功夫,远处出现的须弥龙蚣已有数十条,且数量还在增加。 穆音音问道:“你上次是什么时候来的?” “大约几十年前。”瑶卿道,露出迟疑之色:“这么短的时间,应该不会发生太大变故吧?” 几十年,说长不长,对于修士来说。但说短也绝不短,已相当于凡人的一生了,能发生的事太多。 “我们现在立刻退走!”柳清欢当机立断地道:“须弥龙蚣也太难缠了,一旦被它们围住,就连我可能也无法全身而退!” 瑶卿犹豫:“可是……” 柳清欢一个闪身就到了穆音音身边,揽住对方的腰,转头又道:“公主,你应该也有所察觉,这里的情况现在很不对劲,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们完全可以从其他方向绕一下道,不过是多花些时间。” “可是其他路的凶险程度也不低!”瑶卿道。 “再凶险,现在可能未必高过这里了!”柳清欢道:“总之,这薛祖兽尸骸现在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见他态度坚决,又想到那些前所未有的成群成群出现的虚空妖兽,瑶卿终于还是妥协了。三人赶在须弥龙蚣围拢之前,便拿出了最快的速度迅速遁离。 …… 两日后。 “我说过,其他路不比那边的凶险程度低。”瑶卿叹气道,一手拿着星盘,一手指着前方:“这里叫命悬一线,我妖族一位已作古的前辈取的名,你们看看就知道了。” 柳清欢抬头望去,前方是一片无比空旷而又死寂的虚空,星墟中随处可见的各种垃圾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边一个不断旋转的虚洞,黑森森没有一丝光线的洞口就对着这边,强大的吸力隔着极其遥远的距离传递而来。 “所谓命悬一线,就是说这两个虚洞之间,真的只有一条极其狭窄又不稳定的通道可能通过。”瑶卿又道:“而且还时刻要防备虚洞突然加速爆发,虽然这两个虚洞一直还算稳定,但你们也知道,这都说不准的,意外随时可能发生。”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坐忘長生-第一千兩百六十三章 鳳凰卵

小說推薦 – 坐忘長生 – 坐忘长生 桌上那打开来的锦盒中,一枚椭圆形的蛋卧在细软的布帛之间,大小有些惊人,约莫双手还能将之捧起,略带青色的表皮呈现出坚石的质地,其上有着流焰一般的玄妙纹路,时而闪过一缕瑰丽的光,显露着它的不凡。 “此卵乃上古遗种,在我青鸾族中珍藏了多年,一直都在沉睡,直到最近才有了些动静。”瑶卿目光温柔,带着一丝不舍说道:“我能感知到,这孩子终于要睡醒了。” 柳清欢微微眯着眼打量着盒中的蛋,道:“公主,我之前听过一种说法,越是高阶的妖兽就越不可能认人为主,更何况凤凰乃神兽……” 瑶卿轻轻笑道:“原来道友顾虑的是这个,我凤族虽然不轻易认主,但若还在卵中,每日以一滴精血喂养,等孵化之时让它第一眼看到你,便会认你为主。而且,凤凰秉性忠贞,一旦认主,便会生死相随,忠心不二。” 柳清欢依然犹豫,说实话他没想过再收灵兽,他的四只灵兽都收得很早,也因为收得太早,天资都很一般。像小黑,早早就去了,初一虽意外得了一滴重明鸟的精血,如今也依然难以再提升等阶。樱娘更是因为曾为器灵伤及了根本,即使重铸肉身后也再难进益。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世人常以骐骥一跃、不能十步来勉励自己,千里马的一步有劣马十步之远,而劣马只要不放弃,走上十天,就会比千里马走的更远。然而,这其实只是庸碌之人安慰自己的话而已。 劣马很努力,但努力的千里马也很多啊,在同样的前题下,后者早就远远将前者抛开了。剥开那些美好的谎言,残酷的现实就是真正的成功者无一不是天资出众之人,而修仙一途,更是极其看重天资。 天资就像是鸿沟,甚至无法用丹药等外物填平这道难以跨越的沟壑。 小黑之死,柳清欢表面上没什么,内心却颇为触动。自古伤离别,他这一路走来,经历了太多生死离别,实在不想再养一只灵兽。 而且养灵兽也不是一件轻巧事,签下契约后便要负责对方的一生,实在责任重大。 但这是一只凤凰啊! 即使是柳清欢,对于养一只凤凰当灵兽这种诱惑也感到难以抵御,他伸出手,轻轻触碰了一下盒中的凤凰卵,只觉触感极为坚硬。 “咚、咚咚!” 柳清欢惊奇地抬起眼,他竟然感觉到了蛋中传来的奇异的心跳声,不禁问道:“公主刚才是不是说过,它是上古遗种,那岂不是沉睡了上百万了?” “这还不算最久的。”瑶卿道:“像我万灵界火凤一族现任族长,曾在卵中呆了更长时间,一出世便火盈长空,天生大成之阶,也就是你们人修常说的七阶。” 柳清欢心中一动:“你是说,这枚青鸾卵孵出后就有七阶?” 瑶卿失笑道:“这个机率还是比较小的,不过我族出世之时最低也会有四阶,而这个孩子血脉也很深厚,嗯……五阶至少是有的。” 一出生便有化神修为,神兽的血脉果然不一般啊。 柳清欢暗自感慨,面上却不动声色,依然十分犹豫。 这时,瑶卿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简,道:“另外,知道柳道友你擅长凡术,简内有几个丹方,乃我族多年收集所得。” 又将一只储物袋放在玉简旁边:“这里还有一些灵药种子,是我兄长为先前之事向你以表歉意,也望道友能收下。” 柳清欢目色愈深,不由猜测万祖之地一行是有多大的凶险,竟让青鸾族愿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本来还想带穆音音一起去的,这下得再考虑看看了。 他将玉简和储物袋都看了看,沉吟半晌,拱手道:“如此,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瑶卿大喜,松口气笑道:“多谢!有道友相陪,我终于不用再担心祖地外面的星墟。” 之后,她又拿出一份地图,就之后的事宜和行程与柳清欢细细商讨了半天。 直到送走对方,柳清欢才收起笑容,看着桌上的三件东西陷入沉思。 姜念恩推门进来,看到他思虑重重的样子,不禁疑惑:“师父?” 柳清欢回过神:“哦徒儿你回来了,波云山居的事安排好了?” “是!”姜念恩答道:“山居的防御大阵都已重新布置好,带去的弟子也分配好了职责,各殿的守卫、灵园的打理等都一一安排了下去。另外,福宝兄现在还天天带着水脩族的人在山居后面的武场演练呢,说是要为您训练出一支所向披靡的战队出来。” 柳清欢笑了:“福宝是不是又闹腾你们了?” 姜念恩咧嘴笑道:“没有,福宝兄只是活泼了些,而且那些水脩族的族人脾气都挺好的,很快便与弟子们打成了一片,时不时还约去武场比试一场。” “那就好。”柳清欢不管这些,问过就算了:“山居内的事以后就由你总管,我最近应该不会过去,你看着弟子们好好修练,也拘着点福宝莫让他淘气。” 他一挥手,将桌上的东西都收了起来,起身往后山去:“半个月后我要出门一趟,你去跟掌门那边说一声。” 聘礼天下:娶个皇妃很要命 “师父又要远行吗?”姜念恩跟在他身后,忙问道:“多久能回来?” “这次应该不会太久……吧。”柳清欢道:“这次求上门的是万灵界青鸾族的瑶卿公主,这一趟不去不行。” 姜念恩一听,露出忧色:“师父,那位公主是九幽的人,您帮她没问题吗?” “就是因为她是九幽的人,我才必须帮。”柳清欢道,看了一眼自己弟子,把瑶卿之前说过的话也说了一遍:“你师父那个道魁的名头是属于整个修仙界的,如今时机正好,也向九幽那边的人表达一下我的态度。” 只要不涉及双方利益争夺,他并不忌讳与九幽之人相交。 柳清欢望着文始派的群山,心下感慨良多:站的位置的高度不一样后,就会发现很多事都不像曾经想象的那样。 青冥九幽这些年的杀伐交锋、尔虞我诈虽然常见,但抛开阵营和立场,在其他方面双方修士的来往从不曾断绝,在冥山战域外遇到也不会动辄喊打喊杀,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哦哦!”姜念恩点头如捣蒜:“那徒儿这就去通知掌门您要出门了。” “去吧。” 回到后山清渺峰,柳清欢找到穆音音,也和她说了瑶卿之事:“我想那万祖之地乃他们妖族的族地,而你现在身上也有了一丝火凤血脉,若能进入族地,说不定能寻到什么造化,便想带你一同前往。只是如今看来,那地方凶险难料,实在不太适合……” “有何不可?”穆音音打断他,挑着秀眉道:“我虽才合体修为,但自保能力还是有的,那地儿我还真有必要去一去的!” 柳清欢看她:“你果真想去?” “是!” “那行!”柳清欢考虑了下,便道:“你既想去,那便去,只要有我在,定能保护好你的!”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