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雲清雨止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燼神紀笔趣-第一千零二十章 可愛的老頭兒看書

小說推薦 – 燼神紀 – 烬神纪 这个判断,倒是让大家松了一口气功。那阿修罗王修为之高,绝对还在这地藏之上,便是这天罚的本体相比,想来也不差分毫,如今在这世界的天罚,不过是其一部分身,若那阿修罗王真要是在这球上留下了什么禁制,怕是凭着这几个人的修为,绝对是破除不开的。 “这东西,主人可能收得。”感受着那紫青球体上散发出来的道力,暗夜王不由向独孤篪皱眉问道。 以他的大神通,自然能够感受到那事物上散发出来的时空道力极不一般,时空,本就是诸道之中最为顶尖的存在,而支持这地狱世界的时空道力,却又是那时空之道中最为玄密高阶的一种,绝对有着让人的法力不可附着的功效,任你神通再强,怕是要将其收取起来,也困难至极。 这就好比那明月与卓非一般,这二人都是极致时空之体,虽然如今二人的修为不过凝神之境,可纵然是那天罚与地藏二人出手,想要伤及其身也是办不到的,因为他们有本事让别人的法力,根本就碰不到自己。 “明月与小非一定有办法的。”独孤篪笑了笑,笃定地道。 “他们?”独孤篪这一句话,自然让那天罚诸人怀疑不已,不由将疑惑的目光投向明月二人,这也须怪不得他们,这明月与小卓非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些。 “哼”同时轻哼一声,那两个小家伙同时扬起了可爱的下巴,这自是对于诸人那种不信任的反击。 这二人也不说话,各自提起那只不曾握在一起的小手,于空中各自划出一个复杂的图纹出来,那两个图纹以二人的法力凝结,随着二人的动作逐渐凝实,最后化作两半天穹样的光阵。 光阵成形,便在二人一声轻叱声中,缓缓向那紫青球上覆去。 那球本就不大,不过一个类似于西瓜大小的事物,所以这两半光阵,将其包裹起来也不费难,在那两半光阵将那‘西瓜’裹于其中之后,这两半光阵之间,那符纹脉线便缓缓驳接为一,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光罩。 拍了拍手,明月二人又是一声轻哼,骄傲的一扬下巴。 “这,这就完啦?”看到二人示威似的神色,那暗夜王有些不信地问道。 “那还要如何?”明月对于别人的质疑极为不忿,皱了皱鼻反问一句。 嚣张特工 斗笠 “这核心已然被明月他们封印,此时收取这地狱世界,再不会受到它的阻挠了。”独孤篪自是能够感受到这地狱之中的变化,也自淡淡地笑了笑道。 “不过哥哥,这小球里面,那个什么阿修罗王的,似乎留下了什么讯息,怕是只有你和小灭哥哥能够提取了。”小明月皱眉提醒一句。 “好,知道了,这事不忙,等将这地狱之地收回乾坤再说吧。”笑着说完话,只见独孤篪将手一挥,那身前便出现了一眼碗口大小的黑洞,这洞口之中,似乎有着其大无比的吸扯之力,乍一出现,这地狱之中的一切,便如百川归流一般,不断缩小着,扭曲着,向那黑洞之中隐没而去。 其实,这一切的景象,只不过是那时空之力作用之下的一种错觉,其实,这地狱之中的一切,都不曾有任何走样变形,不过是两处时空驳合与转移时,折射出来的混乱光影罢了。 死亡凶兆 等到这眼前的一切回复到正常之时,此时的众人,已然身处乾坤世界之中了。同一时间,那地藏等人,已然感受到了这乾坤大道的威压之力。 好在在这乾坤世界之中,独孤篪有着绝对的掌控之力,在他的意念控制之下,才不叫天威洗礼横落下来,不然纵是这地藏等人修为如何逆天,怕也是抗拒不住。 不过那夜叉们,倒是不曾感受到这种威压。如今的独孤篪,想要让那进入乾坤世界的神级强者修为不减,还须遵从认师这个仪式,不过这一次,夜叉不受这乾坤天地之威,倒是提供给了他另一种方法,认仆。 想不到,认仆,也能让其不受乾坤世界的道力威压制。当然,对于那地藏于天罚二人,独孤篪还是采用的认师的方法。 至于这收到乾坤世界之中的地狱如何处置,最后结合大家的意见,还是将其收入到乾坤炼狱之中,与其融合,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而那地狱核心,自然是先要置入八宝功德池中,看一看能不能使得它修复到完全形态。当然,那地狱与炼狱融合之后,新形成的炼狱世界,其中的规则制度如何建立,自然由那狱主和那仍然决意于地狱之中修行的地藏去商量了。 五老峰上,此时,独孤篪正盘膝枯坐,双目紧闭,而其神魂却正处于一片血海尸山世界之中。而在这血海尸山世界之中,那血海滔击,红浪排天的海面之上,一身轻衣的独孤篪面前,正卓然站立着一位长相威猛的老者。 这位老者,一血色深衣,其须发如戟,衣带上插着一柄连鞘长剑,鞘中长剑不住轻鸣,似是随时便要脱鞘而出,杀人饮血一般。 煞气,好浓重的煞气。虽然只是神魂处于幻象之中,可那老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无边煞气,还是叫人懔然生悸。 “这是老夫留下的一段神识幻相。”那老人淡淡地看了独孤篪一眼,缓缓地开口言道。“既然见到老夫,你当也知道老夫修罗身份。” “是,小子见过阿修罗王。”虽然身处幻象境中,独孤篪还是对着老人深深一礼。 “好,修罗一生,专主杀伐之道,老夫既然被称为阿修罗王,自然要在这尸山血海之中探道悟本。呵呵,你可是觉得老夫有些残忍嗜杀了?”说着话,那阿修罗王双目如剑,直瞪向独孤篪,一双瞳孔也瞬时变成血色一片。 “大道千万,有主生,有主死,各人修持不同,小子心中并未有腹诽之意。”独孤篪定定地看了对方一眼,神色不变地道。 “哈哈哈哈,并无腹诽之意?想那神界之中,便是诸教之主,都对老夫这血煞之道极为鄙弃,常以乱魔视之,嘿嘿,他们不耻与我这邪魔外道为伍,难道老夫便能看得上他们不成,一群腐木而已。 呵呵,你这小子,观你气机,所修当是那诸家杂揉,既然修那诸家之功,想来你那思虑之中,对那诸家腐见,亦是深为赞同的吧,老夫最是见不得那口是心非之人。小子,你还是爽快地承认了吧。” 那老者一边说着话,一边作出一番择人欲噬的姿态来。似乎那独孤篪一旦回答不合了他的心意,便要对他如何的样子。 他这一番作为,倒叫独孤篪觉得忒也好笑,心道:‘这只不过是您老人家一缕分魂支持起来的幻境罢了,难不成还有灭杀敌人的威力不成。’ “你莫道老夫不过一点分魂,也莫以为这幻境便耐何不得你。你小子既然能够来到这里,见到老夫,便足以证明师从高人,那么想来,你那师傅也必然对你说过,这世间有着一物能焚万物。”似是知道这独孤篪不会将其威胁放在心中,那老人又自道。 “前辈说的可是业火?”听了那老人威胁的话语,独孤篪不由一怔,又自感到极为好笑。 若说别人,听了业火之名,怕是真的要忌惮几分,可是他,虽然还作不到得心应手的操控业火,不过其一身,自躯体到灵魂,可都是曾经经过业火煅炼过的,绝对不会再受那业火之伤,所以,这老人的威胁对他来说,还真象是一个笑话,那就象是威胁一条鱼,要将其溺毙是一个道理。 看到独孤篪猜出了其用来威胁他的便是那业火,而且那小子,既然猜到了业火,那面容却还是淡定至极,这阿修罗王自己倒是变得有些奇怪起来,不由疑惑地道。 “你小子,莫不是你那师傅不曾告诉过你这业火的厉害,或者你是不信这业火的威力?小子,我可是告诉你,这业火号称无物不焚,那名头可是半点不假,若是那修为比之老夫强上一些的,能够凭其术法暂时防住,寻机脱身,不过你,哼哼,一个凝神境的小子。告诉你,若是老夫愿意,旦凭在此留下的一点手段,只要一个念头,便能叫你灰飞烟灭,莫要以为老夫只是吓唬你的。” 挚爱焚情:复仇总裁隐忍妻 “前辈错会意了,小子那里敢怀疑那业火的厉害,也不敢怀疑你老人家的本事。只是小子是之前所说句句是实,并非虚言相欺。”独孤篪无奈地苦笑一声道。 他实在不曾想到,这位老人,还真象一个老小孩一般,思维方式竟然是如此的可爱。 “哦,呵,看你年纪还不及弱冠,也有此等见识?”那阿修罗王不信地看了独孤篪一眼,又自一想,恍然大悟地道。 红眸逆天下 “哦,对了,这应该是你那师傅教导你的吧。嗯,看你那功法修为,道,儒,佛,魔共融一家,敢于如此行事者,那见识必然是不错的,对了,对了,你既承你师尊衣钵,这一番话语,自然是从你师尊那里听来的吧。”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fb7wt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燼神紀 起點-第一千零二章 攔壩蓄水讀書-lpj9j

小說推薦 – 燼神紀 – 烬神纪 一直以来,这莽荒军团一众主将,个个都是只知猛冲硬打的悍将,于个人能力来说,确实强悍,可若是论起智谋和运筹能力,实在是不敢恭维。今日这石家老二一番话说出来,倒是有了几分智将的模样。 “此事你无须担心,今夜怕是不等你那十处堤坝建成,大雨必到,本人料定,明日午时之前,那十处拦水坝中必能将水蓄满。” 陆夫人:别来无恙 “啊。”听了这南宫妙话说的如此笃定,这石家兄弟不由一愣。天象变化本就难测,不是你修为高深,就能轻松得窥天机。当然,这上天下不下雨,到也算不得真正的天机,不过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 “不用怀疑,其实这天象运转,还是有些规律可循的,如果用心研究,不难找出其中规律。呵呵,不要说我,便是那耕作的老农,其中也多有能够掌握这种规律之人。”南宫婉笑着摆摆手。 今日这石家老二能够用心思考,显示出自己智谋的一面,这南宫妙到也有心对其教导一番。 “哦,还有此事,再下兄弟还望军师不吝赐教。”石家老大连忙起身施礼问道。 独宠:嫁值千金 良七 “世间万物多有联系,冥冥之中自有沟通之法,一般来说,动物较之人类来,对于天象变化的感知尤其敏感,只要用心观察那动物的行为,我们便能从其中获知天象变化的信息。比如,雨前蚁搬家,燕泥巢,便是动物防御雨水的一种特殊行为。” “啊,想不到那小小的动物,亦能为我们提供这么多的信息,在下兄弟真是受教了。” “呵呵,那么二位,对于这一次水淹曙光城的计划还有什么看法?”反正还有时间,这南宫妙倒是起了心思,借着此事,来对二人谋略眼光进行一番培养。 “哦,在下听了军师的计划,倒是对这计划的全过过程有些心得,说出来还请军师点评一番。”知道这南宫妙是在借机提携自己兄弟二人,这石家老大连忙一抱拳,振奋精神,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若然以军师所料不错,十处堤坝于明日午时,一旦依次破开,那洪峰叠加,其势必然吞天湮地。看那曙光城的位置,正好位于那皎河大转弯外环处。若然河道通直到也罢了,那洪水便是没过堤坝,其势也不堪大,可若正遇河弯,那处堤坝,其所受力道必然大的无法想象,崩毁已属必然。 那曙光城,其城高还远不及这湾处的堤坝高度,那时河水直下,如天河倒挂,将那曙光城淹没也有可能。”说到这里,他的脸色猛然一变。 这南宫婉看着他的神色变化,自然明白其心所所想,于是缓缓言道:“所谓慈不掌兵,兵危战凶。战争的目的,便是要有效地打击敌人的有生力量,和保存自己一方的力量。为了这个目的,所有的手段都是合理的。” 其实知道这一道洪水下去,那曙光城中千万生民尽成鱼鳖,南宫妙自己心中也是着实不好受,可她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便要担起这个责任,屠万民而利一国,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关键在于利益的权衡与取舍。 “是,在下受教了。”听了这南宫妙的话,这石家兄弟的目光变的坚定起来。 “此一计谋,你们二人既然已经想的明白,可知下面的计划会是如何?”这一次的意思,就是要这二人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完善下一步的计划。 “在下以为,明日午时之前,我其余军队,整装登筏,等那洪峰过后,便挖开我方一侧堤坝,借水行舟,顺流而下,等对方城破之时,痛击落水敌军。”那石家老二抱拳道。 “不错,那么石帅可有什么要补充的?”听了那石老二的话,这南宫妙点了点头,又转头看向那石家老大。 “老二如此想法倒是不错,不过在下觉得还有些不足,想那曙光城中敌军落水,大军绝无战力,根本无须我们全军压上,只须其中一部,便可痛击落水之狗。 在下想,军师之前让咱们砍下巨木无数,其意便是要搭桥渡河。在下就猜测军师意思,是要以我大部兵力,于此河某处连夜度河,潜行对岸,伏于曙光城后方。嗯,这个,这个好象叫什么,围城击援。”说到这里,这石家老大挠了挠头,对着南宫妙憨憨一笑。 “不错,二位若是肯下些心思,多读些书,不日必然能够成为一方谋帅。”南宫妙点头夸奖一句,这才正容补充到。 “我的计划就是如此,具体如何布置实施,由二位大帅去办,不过那伏击地点,我先说于二位,那曙光城南二百里外,有一片梓树林,其中林木高大,枝叶繁密,虽然咱们莽荒军士,个个体形高大,那里也足以藏身。 而那里,正好是其后方季园城援军往援的必由之路,而此地还有一处好处,那就是地势比之别出高出不少,而二百里外,那皎河洪水波及不到那里,作为伏击之地,最是合适不过。呵呵,还有一点,那天道盟军一直以为我们莽荒军团多勇少智,一定不会想到伏击打援这一类的计谋,那么,这一次我们就给他们来一个惊喜。” 看了一眼颇为尴尬的石家兄弟二人,这南宫妙又接着道:“这打援还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记住,在击溃援军之后,我们的大军要于其后追赶,使那溃军向季园城逃奔,不过速度不可太快,只要不让其减慢逃跑速度就好。等那败军入城之时,再猛烈发起攻击,争取举将那季园城也夺取下来。” “那么,他们如果不开城收纳逃兵呢?”石家老家转了转头,问道。 云影江湖 纳米艾斯 “如果这样,那么这敌军逃兵,我们不妨迫其投降,然后驱之攻城。” “对,不错,那季园城如果闭城不纳,将这些逃兵推到死地,那么这些逃兵,必然对那城中守将仇恨至极,驱之反攻,怕是能激出十分的士气。”那石家老二以拳捶掌,呵呵大笑道。 “好了,二位大帅下去准备吧。”南宫妙笑着摆了摆手。那石家兄弟连忙起身,抱拳行礼,恭敬地退出帐去。 是夜,这石家二兄弟按着计划,各自分派,安排人马依计而行。果然到了子时,天空中便稀稀沥沥地下起雨来,不一会,那雨便下得大了,整个天幂,如同被那雨水遮断了一般,连半丈之外的人影也看不清楚。 这莽荒军士,个个身大力大,移土推石的事情,自然不在话下,不过两个更次,那皎河上游百里之处,十道堤坝便被建立起来。河水涨溢的很快,还不到午时,那十处水坝便全部将水蓄满。 “奇怪,这一夜如此大雨水,可那巡河军士来报,这河水却不见上涨,之前一段时间还有下降之势,真不知是什么样一种情况。”曙光城将军府,会客大厅中,那龙天鸣正坐在主位之上,而其左右下方几张座位之上坐着的都是军中的几位将军。 此时这大厅之中,那有一点大战将到的样子,桌前美味阵列,酒香扑鼻子,席前舞女蹁跹,幕后丝竹靡靡,而坐在那主座上的龙天鸣,却是一身轻衣,左右两边各有一位轻纱覆体的美女,大半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那轻衣下的胴体亦是若隐若显,惹人暇思。 而这一对美女,此时正依偎在这位龙将军怀中,轻声燕笑,时不时以口将美酒度入这位将军大嘴之中。而这将军那一双大手,亦是肆无忌惮地在两具皎好的身体上游走,更不顾忌那下面坐着的属下的目光。 而此时说话的,是他左下手第一位上坐着的一个中年文士。 帝妃无双 “什么情况?呵呵,李老太小心了吧,什么事情都疑神疑鬼。”这龙天鸣将左手边那位美女递来的一枚去了皮的葡萄吞入口中,顺势在其脸上香了一口,这才回过头来,看了那文士一眼,毫不在乎地笑道。 界王 碧空尽 “将军,大战在既,一切怪异之处,都有可能是对方阴谋诡计露出的蛛丝马迹。不可不防哪。”这文士心有不甘,继续进言道。 主角重生复仇记 柳明暗 “呵呵,阴谋诡计?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无用。哼哼,那莽荒军团,虽然战力不俗,不过咱们前有皎河水险,后有高大坚城,在加之盟中发来的物资,与这护城大阵,他们还能够有什么作为?阴谋,凭那些个莽荒族人,木头一样的脑袋,能想出什么阴谋诡计来。”龙天鸣哈哈大笑道。 全民升级 护花龙神 “就是,这些还到罢了,凭着咱们龙将军万夫不敌之勇,有他坐阵在此,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席间,一个正吃的满嘴流油的虬须将军,一手抓着一根啃了一半的鸡腿,另一只手,在粘了碎肉的胡须上抹了一把,呵呵大笑着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