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蜀漢之莊稼漢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蜀漢之莊稼漢 甲青-第0931章 別樣心思鑒賞

小說推薦 – 蜀漢之莊稼漢 – 蜀汉之庄稼汉 喧嚣的战场沉寂下来了。 晨光曦微中,厚重的铅色的雾一样的硝烟,带着一股作呕的血腥气,压抑着空旷的北方平原。 一具具蜷缩的,或是残缺不全、血肉模糊的尸体,在已经被踏平的草地里,以人世间各种最残忍的,也是最自然的姿式,层层叠叠地横躺竖卧着。 混杂着支离破碎残肢内脏,污血淋漓的死马,丝缕飞扬的战旗…… 最引人注目的,是在尸体中央,用人头垒起的京观。 死去的将士双目怒睁,不知道是死不瞑目,还是对敌人残暴的控述。 啄尸的鹰鹫正在成群成群的飞来,大片大片的黑老鸦在无休无止的聒噪着。 即便厮杀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但浓郁的血腥味儿似乎仍弥漫在整个旷野上,浓烈得无法化开。 当毕轨看到眼前这一番令人触目惊心的景象时,两眼就像是死鱼眼那样鼓突出来,脸色开始变得惨白。 他并不是因为眼前的惨烈场景而不适。 毕竟也是在边境当了数载刺史。 他之所以这副神情,是因为苏尚、董弼两位将军的战死。 他们两人的人头被胡人特意挂在旗杆上,插在京观前,极是醒目。 全军覆没! 匹马不得返! 毕轨两眼无神,只觉得脑门在轰隆隆地作响。 “使君,胡狗残暴,如此侮辱将士,吾等恨不得赶至楼烦尽屠之!” 魏军的部将们看到眼前的场景,皆目眦尽裂,纷纷请战。 “屠?屠谁?谁屠?” 毕轨喃喃地说道。 他派出的前军,乃是并州精骑。 如今精骑尽没,剩下的,也就是征召而来的胡骑。 胡人本就多变,现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这边的胡骑会不会军心动摇,还很难说…… 想到这里,毕轨猛然清醒过来。 “此处离楼烦多远?” “不足三十里。” “快,快,收拾残骸,退兵!” 毕轨好歹是年少成名的人物,又在并州当了几年刺史。 他只是骄纵,又不是愚蠢。 出了关塞,没有足够的骑军,想要与胡人相争,那就是做梦。 现在精骑尽失,听说胡人还不断在前方的楼烦集结,没有关塞做依托,到时候全军覆没的很可能就轮到自己了。 “退兵?” 魏军的部将们皆是意外。 “使君,为何要退兵?” “楼烦恐有伏兵。”毕轨连连催促,“速速收拾!” 观毕使君脸色,部将们皆知他已是胆破。 心里不由地有些鄙夷: 坚持要出塞追击的是你,现在胡人就在眼前,极力退兵的也是你! 只是魏法严厉,毕轨又是主帅,众将虽心有不甘,但手头却是不慢,很快把尸体掩埋起来。 然后便匆匆往关塞退去。 第二日,轲比能亲领万余骑,到达楼烦。 待他得知魏军已退,不由遗憾地对自己的儿子说道: “惜哉!若是彼再多留一日,并州之军,则皆为吾所灭。” “介时即便不能入塞而据,亦可掠并州钱帛女子为吾所有。” 轲比能之子面有惭色: “大人教训的是,是我太过心急了。” “吾意并非言汝之过,乃是叹惜而已。此次你做得很好,不但让汉人胆寒,仓皇而逃,而且也震慑了步度根。” 建兴十一年六月,并州刺史毕轨贪功冒进,派出的追兵被轲比能之子灭于楼烦一带,全军覆没。 就连苏尚、董弼两位将军亦战死,匹马不得返。 毕轨胆寒之下,退守关塞。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优美都市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討論-第0930章 試驗閲讀

小說推薦 – 蜀漢之莊稼漢 – 蜀汉之庄稼汉 “杀!” 两波胡人,瞪红了双眼,双腿夹紧了马腹,手里挥舞着不同的兵器。 如同两股被龙挂卷起的巨浪,狠狠地冲撞到一起。 他们当中,甚至有相当一部分,是同种同族的胡人。 不过虽同为胡人,双方的辨识度却是极高。 一边是衣衫褴褛,甚至不少人在六月的热天里,还袒着左肩。 武器虽有不少铁制,但多是已经绣迹斑斑。 还有很多人拿是骨制兵器,乃至木制。 另一边,则是极为精制的铁料兵器。 大汉这两年开始大批量更换汉阳造1.0版标准制式兵器。 那些替换下来的老兵器,有一部分就是落入了胡人义从军手里。 他们有些人身上甚至还披着皮甲,头领甚至还有铁甲。 自大鲜卑分裂之后,草原的胡人,因为分裂导致的社会退化,冶铁技术也跟着日益衰退。 除非是像轲比能,至少也是像步度根这种大部族,才有能力从中原搞到铁制兵器。 否则草原上的大部分部族,还是擅长用骑射和游骑来应对各种战斗。 不过这些年来,随着胡人不断大量南迁,与汉人混居,不少部族过得比在草原上的兄弟部族好多了。 可惜,这些先进入汉地的部族,非但不想着要拉兄弟一把,现在还想着对兄弟部族赶尽杀绝。 幸好生命中有你 一笑孤尘 凭什么你们就可以南下,我们南下就要被赶回去? 恨啊! 只是再怎么恨,也无法阻止以前这些兄弟部族举着汉人的兵器,毫不留情地砍过来。 在厮杀的两批人不远处,黄崇、鄂顺、秃发阗立等人,正领着凉州刺史府的新军压阵。 收复居处泽,驱除胡人,重设关塞,冯刺史用不着亲自出面。 同样的,身为此次领军的统帅,廖化也用不着亲自出面指挥这等规模的战斗。 虽然是第一次直面这样惨烈厮杀的场景,但黄崇没有像新兵那样,面容失色,六神无主。 他的身体紧紧地绷着,神情冷肃,隐隐隆起的双颊,可以看出他此时正咬紧了牙关。 怕是不怕,但紧张肯定是有些紧张。 毕竟黄崇又不是什么神仙。 虽然他不是没有经历过两军相争,但毕竟不算太多。 紧张一些也是正常。 而站在他身边的鄂顺,神情则是另一个极端。 似乎有些古怪,又有些感慨,同时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恐惧。 从最南中到凉州,从最南到最北,鄂顺怎么说也算是见多识广了。 战阵上生生死死,他见得更多。 所以眼前的这点厮杀不是他的情绪来源。 他是想起了南征之后,南中的夷人,从与汉人厮杀,到成为加入汉人军中,到北方与魏人厮杀。 而前眼的胡人,也不过是南中夷人的一个翻版。 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南中是大汉丞相和冯鬼王联手所致。 而凉州,则是冯鬼王一人之作。 南中称大汉丞相为诸葛阿公,而北方胡人称冯鬼王为冯郎君。 鄂顺越是想起这个,心头就越发地莫名惊悸。 相比之下,秃发阗立反倒是最正常的那个。 他的注意力,几乎全部放在前方的厮杀上。 若是前方有哪里不对,就要及时进行补救。 虽然上前这点仗势,相比于他以前经历来说,根本就是不算什么。 毕竟他也是曾孤胆潜入魏贼内部,还取得魏贼信任,甚至让魏贼把凉州门户交给他看管的人物。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 这一次他是胡人义从军的统帅。 不单单是秃发部的少族长。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