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留裏克的崛起

人氣玄幻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愛下-第538章 留裏克在納爾維克港推薦

小說推薦 – 留裏克的崛起 – 留里克的崛起 归航,阿芙罗拉号装载她自下水以来最多的货物。 船舱里堆满了粮食,留里克估计这少说也得二十万磅。 她实际载运麦子接近三十万磅,加上其他长船分散运输的部分粮食,京船队干脆是把班堡粮仓的库存搬了个干净。 上百名被俘的女人被迫挤在船舱里,待到夜里,她们又不得不和下来休息的水手共处一舱。 夜里舱内会发生什么,住在船艏休息室的留里克根本无意去管。他只希望带着这支队伍尽快返回纳尔维克港,赶在大海变得狂暴前,最终返回罗斯堡。 这是一场九世纪的大洋远航!航行本身就是对人类勇往直前的赞歌,但对参与航行的个体,航行本身就是遭罪。 这不,当船队顺着南风抵达苏格兰东部海域,大海突然变得狂暴! 船队遭遇了一场八月末的海上风暴,它的规模和威力以千年后的标准并不算什么,之余现在颇为凶险。 满载货物显得极为敦实的阿芙罗拉号,她紧急收了主帆,就留船尾一面小三角帆迎着突入到来的寒冷北风在乌云中前进。她在大浪中上下起伏,却毫无倾覆的趋势。 这艘仿卡拉维尔型的帆船,就在这场风暴中展现了极强的稳定性。 奈何其他的长船真是遭此大罪。 战争中损失了多达二百名战士,船上也增加了四百余被掳的女人。人员变多了,航行的效率反而下降。 合计二十三条长船愣是有五条在海浪中倾覆!又是近二百人落海,非常可悲的是波涛中人们自顾不暇,只能看着自己的部族兄弟喂了鱼,二来直接默默祈求神灵息怒。 整个风暴经历了两天时间,当世界再度恢复风平浪静,茫茫北海上,各艘半死不活的长船齐聚在阿芙洛拉号这里。 再度仰望这艘已经非常熟悉的大船,比勇尼除了感叹还有无奈。 他顺着放下的绳梯攀爬到湿漉漉的甲板,不久所有侥幸活下来的部落齐聚于此。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整个船队人心惶惶。留里克自己竭力保持淡定,奈何北海的狂暴真不是波罗的海那一汪静水可比拟。 比勇尼随意坐下来感慨:“奥丁震怒了!也许我们当在班堡杀死那个国王献祭。” 此言一出遂有一批人支持。 “杀死那些不列颠人!” “我们本就该设立一个祭坛,至少得杀死一百个奴隶祭祀奥丁!” …… 留里克扣扣耳朵,撅着嘴猛然呵斥,“都别抱怨了!这就是大海,海洋随时都能狂暴。你们以为自己没有敬神遭遇海难,但我的大船毫无损失。” 留里克此言本无他意,比勇尼立刻做出睿智解读,他一拍大腿,“所以,我们必须从罗斯人这里购买大船!不仅是一艘,要多艘。有了大船,以后我们光顾那个诺森布里亚才是真的安全。” “你说的对。”瓦斯荷比的盖格带着沉痛的心情直言,“我们的三条船突然损失一艘,一些兄弟和女人落水,他们都完蛋了。如若有大船,我们平安无事。” 大船!必须有大船! 巴尔默克人最知道大西洋的狂暴,人们对风暴一直有着预期,真的闹得船毁人亡,人们都无奈也强过悲伤。 在留里克要求下,各家族首领互报了各自的损失。结果是惊人恐怖的! 加上整船倾覆和被甩出落水者多达三百人!其中的死者又有半数是远征的战士。 又如设得兰的卑尔根移民,他们实在倒霉。一百个设得兰人掳了近百名女人。这些家伙在战争中几乎就在做后方的射箭支援,纵使一度遭遇骑兵冲击,他们的兵力损失区区十个。 也许他们的欧气以及在战场消耗殆尽,二百人挤在三艘长船,一场风暴后一船沉没,当场便有七十人罹难。 如今的维京船队可不是出征之日那样贫穷且充满野心。他们得到极大满足,满载的货物让他们有了得失之患。 今天,让部族得到一艘或多艘大船,人们达成了强烈共识。 比勇尼作为和罗斯的留里克拜把子的兄弟,他必须顺应部族的高贵者们的诉求,把这笔买船交易落实。 比勇尼心急了,“留里克,我们劫掠一大笔钱。大船一艘二百磅银币,我给你钱,我尽快就要。” 看着众人投来的期盼目光,留里克也无意犹豫。 “这正是我要建议你们的。今年冬季,我的造船工厂仍在建造新船,我会落实那份许诺,最早明年,我会亲自把大船带到你们的港口。” “仅仅一艘?”比勇尼又问。 “怎么?胃口变大了?” “不!明年我打算得到了大船再次进攻诺森布里亚。” “啊?你就这么着急?绵羊刚刚剃毛,你觉得它还能瞬间再长出来一层毛?” 比勇尼摇摇头,“你对他们仁慈了?” “不!”留里克坐正身子,提及一个巴尔默克人不必关心却对罗斯人非常关键的事,“我造大船的目的就是防御丹麦人的进攻。” “丹麦人?在你看来还是问题?” “当然。今年我可要带着你妹妹回罗斯堡。我会穿越丹麦的领地,我不怕战争,就怕没完没了。我必须建立一支不畏风暴的大船构成的海军。所以,我只能给你们一艘船。” “这……好吧。”比勇尼虽有惋惜,他也不能强求。 虽说船队遭遇海难,活下来的人们还是带有大量物资! 罗斯的留里克真是大好人。缴获的钱币全在稳健的阿芙洛拉号上,他不打算要一枚铜币,所有钱财都是巴尔默克部族的! 兄弟们可以拿着钱跑到卑尔根的集市采购,再等到巴尔默克人自己的大船到货,部族的实力就大大增强了! 人们都在自发乐观起来,冬季冰封的海洋以及丹麦人的海峡控制,根本不能干扰巴尔默克和罗斯的陆路交流。反而冰封的冬季,让两个族**流更快。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絕倫的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線上看-第531章 喪失王冠的的王竟如待宰的肥羊展示

小說推薦 – 留裏克的崛起 – 留里克的崛起 诺森布里亚大败亏输,败得十分狼狈。 活着的人丢盔弃甲,发疯般向树林逃窜,继而直奔班堡方向逃遁。 在其身后,维京大军已经在不分主次总反攻。 王国的骑兵队遭遇惨败,活着的人纷纷觉得国王已经战死。他们顾不得太多,只想着加速逃命。 但国王埃恩雷德并没有死,他被死了的坐骑压得死死的。那名互送国王撤离的骑兵,他牵着国王坐骑的缰绳,被倒毙之马硬生生拽得坠马。 当他恢复一些精神,便看到被压着动弹不得的王。 “陛下,我把你拉出来……” 士兵尝试了一番,奈何一己之力根本完不成这一壮举。 此刻的埃恩雷德忍受着痛哭,他的眼神正看到赶上来的敌人,就如同无数魔鬼向自己杀来。 “你!士兵!” “陛下……” “你快走!”埃恩雷德突然命令,“不要管我,你快走。” “陛下,我必须……” “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约翰,斯托克伍德的约翰。” 一个无名小卒?不。只是一个没有功绩渴望立功的最低级的贵族人才。 埃恩雷德面露笑意,憋着一股气道:“约翰,你快走?你必须活着回到班堡,通知所有人,我将王位赐给我的小儿子埃拉!你摘下我的王冠,你逃回去,交给埃拉。告诉所有人,必须坚持抵抗野蛮人。” 约翰的心脏几近炸裂,那些野蛮人即将冲上来。他可以刺杀国王,避免大王落入敌手受辱,但信仰不许这么做。 更是因为信仰,埃恩雷德有意寻死,奈何自己也不能咬舌自尽,甚至任何自尽的措施都不应该。因为,自杀的人必下地狱,他深信不疑。 国王的王冠被摘走,埃恩雷德目视那个名为约翰的骑兵撒腿就跑。 打了这辈子的第一场败仗,只此一败就是大败亏输。 埃恩雷德睁着眼,只想着用一张嘴激怒赶上来的敌人被他们一剑刺死。 很快,盖格带着兄弟们杀了上来。 照理他们追上逃亡的敌人必是砍杀到死,见得这个被马匹压着的倒霉蛋,维京战士毅然举起了斧头。 一个兄弟正要砍,他被盖格奋勇撞到一边。 “兄弟,你干什么?” “都冷静!”盖格张开双臂,示意兄弟们不要冲动,“你们瞧,此人衣着华丽,甚至骑着马。他应该就是诺森布里亚贵族,甚至是他们的最大首领。” 盖格的解释立刻安定人心,俘虏对方首领可比直接杀死更光荣。 “来啊,兄弟们,把这个家伙拽出来。” 埃恩雷德很快就被拉了出来,人们见得他镶金边的皮带,更加确定其人之高贵。 此人在嗷嗷叫着一些难以理解的话,就冲着他的表情,盖格一众也知道这是脏话。 盖格一个拳头下去打中其脑袋,埃恩雷德直接昏迷过去。 “兄弟们,你们继续追。来两个兄弟,我们把这人捆起来,拖回去给留里克悄悄。也许罗斯的留里克能知道这个人的身份。” 大批维京人冲到了森林,那些逃亡的诺森布里亚人什么也顾不得,哪怕驻守林间的教士们呼吁大家保持冷静。 但林中的教士根本看不清局势,当他们看到了危险降临,一切都晚了。 包括高贵的班堡主教在内的教士被肆意杀戮。 曾经这些高贵者仅仅是站着,贫贱的农夫见到都要点头哈腰,或是下跪去舔舐干净其皮靴上的泥巴。 他们的信仰维京人根本不承认,奥丁的战士将之尽数砍倒,接着抢掠教士随行携带的金银法器,死者脖子的银制十字架皆被抢夺。 林木给了逃亡者掩护,疲惫的维京人追着追着就失去了耐心。 他们浑身是敌人的血,一个个气喘吁吁走回尸横遍野的海岸开阔地的战场。 这里横七竖八是敌人的尸体,但自己人损失也着实不小。 巴尔默克维京人带着自己抢到的东西,随地坐着喘粗气,暂时无事身边的死尸。 战斗持续了近一个上午,日头正当中人们期待的一场大战,就如留里克预计的那样取得了胜利。 军队被自己控制,留里克觉得胜利的必然的,甚至大军的损失也在其预料内。 留里克早就做了最坏打算,所谓失去了突袭的战机,要与敌人打起阵地决战,维京人会失去许多优势,那么战死五百人也是可以的。 显然情况根本没有这么糟糕,但减员很多是真实的。 这群这些天巴尔默克人毕竟在持续战斗,他们师老兵疲,恐怕打完这一仗,大军已经没有更多力气去继续战斗。 留里克本想着他们因为这场胜利,获得了一批战利品更获得前所未有胜利的巨大光荣,会心满意足决意打道回府 他觉得自己射杀了诺森布里亚的大王,想必其人已经在乱军中被维京战士砍成肉酱。 结果却是巨大的惊喜。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azzar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留裏克的崛起-第520章 侵入林迪斯法恩閲讀-6xv5r

小說推薦 – 留裏克的崛起 – 留里克的崛起 林迪斯法恩,这个地名对留里克来说非常陌生。 实际呢?这个修道院故意健在偏僻的近海潮汐岛处,修道院里蕴藏着许多财宝,但教士仍旧秉承信条,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 大王 饶命 听见地狱声音的人 此地当下就是诺森布里亚王国最重要的宗教中心,它四十年前被卑尔根维京人洗劫一番后,王国将之重建。 吸取了上次防御一摊稀烂的惨剧,王国也开始非常罕见的用当地比较容易获得的花岗岩将之加固。 距离那场灾祸已经过去,最年幼的亲历者如今也几近人生暮年。那些昔日的教士,他们多数死在劫掠之灾中,后续迁移来的教士只能听从亲历者的口述以幻想灾祸现场,而这些人也陆续去了天国…… 重生黑熊 林迪斯法恩修道院,这里已经恢复了恬静,哪怕是王国爆发了几十年的内乱,争权夺位的贵族们从不会觊觎修道院里的由信众们自发捐赠的越来越多的金银,反而是国王派遣一支军队,在修道院的外围修建了一座军营。 比起防备可能出现的海上蛮族,国王更在意这座王国宗教中心知否真的牢牢统御在自己手中。 林迪斯法恩距离王城约克足有二百公里的路程,但距离王国北方另一座军事城镇班堡,仅不到一天的旅程。 虽然从保罗这里获悉了很多情报,留里克总有种预感,因为自己的大军就是要深入诺森布里亚的核心统治区,面临更大规模的战斗已然不可避免。 战斗是否会让这群维京战士发狂?他们一定会的。 大军在吃完了饭后,旋即开始搬运战利品。 留里克本来计划中午时分就启航的,结果搬运粮食和其他战利品(主要是收缴的铁器与布匹)花费了太多时间。时间磨蹭到了下午,搬运物资而被折腾得浑身疲敝的人们,只好继续窝在海边,大口吃着缴获的麦子养精蓄锐。 而爱丁堡的大火仍没有熄灭,那里仍旧是一面火红的地狱。 留里克甚至找来绳索捆着拉车的马匹,直接将之吊到阿芙洛拉号的船上,最后塞进船舱。至于马车也没有浪费,车板与车轮、车轴被拆解,一并装上了船。 其他的长船都载着不少货物,其中最有分量的莫过于粮食。 欢喜冤家:野蛮小娇妻 设得兰的卑尔根移民看重粮食,而巴尔默克人更希望得到金银铜铁。 新的一天,当海雾还在弥漫之际,这支维京船队全体离开火焰仍未熄灭的爱丁堡。 雾气掩藏了船队的踪迹,庞大的船队正沿着海岸线,气势汹汹地向南漂去。 而这注定不可能是漫长的航行。 一股清凉的北风袭来,面对突然转变的风,各船毫不犹豫扬起风帆。 人们无比快慰地收了桨,长船仅留两三人,即可完美地操纵大船。 与此同时,被俘的保罗正带着不思议的感觉,被留里克邀着站在船艏甲板。 他感受着海风,又侧目看着船艏撞开的浪花,不由感慨:“这!难道竟是诺亚的提瓦特?” 留里克完全听懂了此人的话,随口自傲地回应:“方舟很大,仅有一艘!我的船很小。不过,当你来到我的港口,会见到更多这样的大船。” “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船。任何风浪,无法将之掀翻。” “当然。”留里克继续高傲道:“我们有能力建造更大的船只,也许终有一天,会建造岛屿一般的大船,就像那艘方舟。但是要完成这一目标,我需要大量的钱财招揽工匠去建造,这就是我要继续攻击的理由之一。你觉得,我是恶人吗?” “这……”保罗无话可说,凭良心说话,他确信这位非常年轻的留里克并非凡人,此子绝对了解过那些经书上的智慧! 恐怕这位留里克还懂得拉丁语呢!可惜,自己一无所知,只能听从那些高贵而傲慢的教士的讲解。 再看看局面吧!这艘名叫阿芙洛拉号的大船,和其他船只完全不同。船上的人们穿着普遍统一,他们的确不是上帝的羔羊,却不能说他们是肮脏的。这位名叫留里克的统帅,衣着光鲜英伟,充满智慧。 如果这位少年如今前往林迪斯法恩是接受主教亲自的施洗,之后再坐着这艘大船去罗马朝觐,那么他一定可以成为一位高贵的国王。而自己,一介管粮食的粮官,也许会因为引荐人,被林迪斯法恩主教册封一个圣职。 可惜,这一切都是美好的幻想。就好比天堂那般,无尽的美好却遥不可及…… 留里克大人器宇不凡,偏偏他的大军是要进攻林迪斯法恩。 他们既然仅用一个下午就攻破了爱丁堡,那么面对南方的修道院又如何? 不!不仅仅是修道院!还有其附属的军营! 岂止是军营!这支海上蛮族大军,说不定直接攻击更南方一点的班堡,将那座城市付之一炬。 一想到这些,保罗愈发觉得自己死后是要下地狱的。 然而这位留里克自称是北方大神奥丁祝福的圣人,任何为他而战者,死后会进入瓦尔拉哈圣殿,再不济者也是前往美妙无比的阿斯加德。 冷君悄悄拐回 箫溪 也许,那个瓦尔哈拉还有阿斯加德,和帕拉迪斯(天堂)是一个意思? 一瞬间,保罗对自己的信念突然萌生一丝怀疑。 船队接着风势以很快的速度航行,一些时段内航速竟达到了八节。 人们的热情无任何衰退,许多人幻想着一次快速航行,当天就能杀到目的地,最后大家今晚抱着大量的黄金,占有当地的女人痛快地过上一宿。之后的兄弟们因为大获全胜,船只已经不能再运载更多财富,届时大家满载而归。 接着因为知道了航线,明年还来。 事实的确如此,人们一直注视着海岸线前进,时间是甚至还不到傍晚,视力不错的大家就透过被凉风吹拂得非常澄澈的空气,看到了远处的城寨,以及一座奇怪的建筑物。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