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步步爲途

特殊能源城市措施 – 第306章

小說推薦 – 步步爲途 – 步步为途 董紫吉站起來說: “我會去鄉鎮財務辦公室,為特殊現金賬戶付錢,會發生什麼,我會給你回電話” 完成後我出去了。 當他看著東紫吉走出辦公室時,他想到了內心,這個國家的美麗的美麗仍然很強勁,但只有必要練習。 當你看看王一鳴時,王一鳴來到海站探索,時間不矮,他打電話給張明。 “張鄉,海洋中心,會發生什麼?你怎麼讀三名老闆?” 張明說: “他們在地上看了,現在是馬橋村的分支,畢竟建築物後再進入,你需要工作。” “哦!好的,你很忙!很難你!” 我掛在電話上。 我想到了,看看要做什麼,我的心突然想到家禽養殖場。 何志遠拿起電話,稱錢榮紅。當手機剛打開時,他來到錢榮紅的聲音。 “何香港,你好,請問這是什麼事。” “總金錢,育種你的溫室,怎麼說?材料,建築隊正在尋找?”他告訴志遠。 “哦!他還沒有,我將去下午,雲都鋼鐵市場將被看到。” 錢榮紅說,“通過聆聽正在建設的小組。” “哈哈哈!錢!告訴你好消息。” 他說志遠,“你不想去雲,你現在去宮村分店找到張鄉。” 然後說錢榮紅:“幾名輕鋼結構的官員已經來到平台,什麼是特別的東西,你在談論它。” “那太好了!謝謝,他洪!我現在會走了。”錢榮紅在手機上說,“這,節省了很多麻煩!” “是的,去,有一些情況,給我打電話。” 何志遠又說,“他們都是張鄉的朋友!”完成後,掛在手機上。 經過錢榮紅掛,他與陳長華迎接,剛剛直接騎到馬格星村的分公司。 當我來到Maqiao村的村莊分支時,錢榮紅看到了張明,突然走了“張鄉,你好!它太聰明了。” 完成後,快速釋放香煙並迎接每個人。 “ “金錢總是!什麼樣的風?誰吹了你?” 張明笑著說道。 “嘿!張鄉,你不知道,我在培養溫室!” 錢榮紅說,“這不是,我聽到你來了,我會幫助你張鄉。” “嘿!金錢,你的新聞是如此誠實!啊!哈哈哈。” 張明笑著說道,“讓我介紹你。” “這位國王,你知道這是什麼嗎?這兩個老闆是他的朋友。” 然後我說,“王一鳴,這是我們和平公司的錢,他想和一些繁榮交談,所有人,幫助你!” 看著錢榮紅,王一明說: “你總是遇到了,我們昨天剛見面,我也聽了水,我也聽了國家的負責人。” “謝謝!謝謝王恭!”錢榮紅謝謝,“你幫助了我們!”這時,龔金熙來了張華強老闆。 “導演龔,你在說話嗎?”張明問道。 “所有數字,張鄉,你可以肯定!” 鴻門宴之漢公酒 重生手藝人 龔金西說:“因為房間較少,它準備乘坐會議室,讓張主人休息。” “好吧,龔經理,你的村莊增加了麻煩!” 張明說:“我也遇到了困難的工作。” 張華強說,“張鄉,你看到總監龔太有禮貌,我們租了房子,讓村莊不舒服。” “我們想租租,經理龔說,不想要,這就是我們如此有趣!” “張老闆,這個問題,龔的經理所做的,你的利潤已經很薄,而且還幫助我們非常忙,什麼,不收取你的錢!” 女友的小套房 “這是非常有趣的,非常感謝你,” 張華強說,“這麼多年干燥,還沒有遇到不想錢的出租房子,謝謝!謝謝!”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優秀都市小说 《步步爲途》-第272章 人選問題相伴

小說推薦 – 步步爲途 – 步步为途 因三道疤、六指儿在派出所的表现,一时安盛水产公司投毒事件的突破口仍未打开。 芜州之行在即,何志远想到钓鱼中心的事,随即拿起电话打给了新任马桥村主任龚金喜打过去: “龚主任你好!” 龚金喜才上任没几天,正忙着村部工作人员职能分配计划,突然手机嗡嗡作响,抬头一看屏显是何志远电话,连忙拿起电话摁下接听键。 “何乡长您好!”语气充满了尊敬。 “你好!龚主任!刚到村里还适应吧?” “何乡长,还好。刚刚到村里不久,一切都需要重新整合,以便以后的工作好开展。” “嗯,具体有什么想法?” 听到何志远关心的问话,龚金喜正了正身体说道:“我正在根据村里的现有状况进行村干部职能分配作规划,充分发挥村干部的能力,调动村民积极性,带动上下团结一致为村里的经济发展积极行动起来。” 听到龚金喜的汇报,何志远嘴角弯出了个弧度,满意的点了点头, “嗯!不错,不但要以提高全村经济发展为目标,还要提高村民的思想认识。只有思想认识提高了,整合好本村资源,才能为提高经济发展铺好路。” “知道了,何乡长,” 龚金喜听到何志远关切的指示,信心倍满。 “等这两天全村经济发展规划书一写好了,我就送到乡政.府给您审阅,请您指示。” “指示就不需要了,” “等你规划好,我们一起研究落实” 何志远沉声道:“钓鱼中心的重新开发你也要规划规划,毕竟钓鱼中心在你们村里,听听村民们的意见。” 龚金喜心头一喜,连忙道: “是,何乡长,我懂了!” 不管怎么说,乡里如果把钓鱼中心重新发展起来,受益的不仅仅是乡财政,对马桥村村财政收入提高以及村民的钱袋子鼓起来都是有益的。 何志远道:“就这样吧!好好干!” “再见,何乡长” 主公 望平安 龚金喜听到嘟嘟的声音也挂了电话。 打完了龚金喜的电话,本着钓鱼中心重新发展的思想,何志远又拿起了电话打给副乡长张铭 “张乡长,在乡里吗?” “刚到办公室”张铭道“乡长,有事?” “嗯,你到我办公室来,我有事找你们先研究探讨一下。” “好,我就来。”说完,张铭便挂了电话,拿着笔记本往何志远办公室走去。 何志远随即又打电话给董紫莺,接到电话,董紫莺也连忙赶往何志远办公室。 张铭董紫莺先后来到乡长办公室,相互打了招呼,便坐在沙发上。 张世龙泡好两杯绿茶放在茶几上,脸上微笑道: “张乡长、董乡长,请用茶!” “谢谢!” 两人客气的回应。 “请慢用”说完张世龙便退出了办公室,轻轻地带上了门回到自己的岗位。 三人坐定后,张铭、董紫莺一起望向何志远,感受到二人的迫不及待的眼神,何志远便直入主题。 “二位乡长,今天请你们过来是研究探讨关于开发钓鱼中心的事。” 听了何志远的话,张、董二人惊讶的看向对方,一起重新望向何志远。 异世兽王 白色铅笔 “我想先听听你们的建议。”何志远说完话便看向张铭和董紫莺。 “乡长,这件事牛书记知情吗?”张铭问 人欲 徐公子胜治 “不知,我们先研究,”何志远道“拿出初步方案来!” “张乡长你先谈谈想法” 张铭以为何志远已有初步计划,大家根据已有计划进行整改和补充,没想到何志远要他先讲,一时情急语塞,露出窘态。 “不着急”何志远笑着对张铭说“就谈谈自己的构想,不要有任何心理压力,畅所欲言。”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步步爲途 線上看-第265章 硬懟讀書

小說推薦 – 步步爲途 – 步步为途 在这之前,廖德义很怕牛经义,但见吴锦东抽记耳光,狠踹一脚后,他连屁都没敢放一个,心理产生了变化。 牛经义打着他老子的旗号,在乡里作威作福惯了。 廖德义原先不敢招惹他,见到这一幕后,觉得不可一世牛大少不过如此。 作为派出副所长,廖德义虽不敢去扇牛经的耳光,但也无需对他言听计从。 “牛总,不好意思!” 廖德义沉声道,“他们涉嫌聚众赌博,而且就在保安室里,仅罚款解决不了问题,人必须带走!” 吴锦东见廖德义和牛经说话的态度比之前硬气了许多,不由得暗暗点头。 “他虽是乡党委书记的儿子,但若不给面子,谁也奈何不了你!” 吴锦东心中暗想道。 官大一级压死人! 牛大山虽是乡党委书记,但牛经义并不是,他根本没法“压死”人。 牛经义没想到廖德义会这么说,脸色当即便阴沉下来,怒声道: “姓廖的,你什么意思,玩我呢?” 牛经义虽不敢招惹吴锦东,但却吃定廖德义了,颇有几分不可一世之意。 廖德义见状,心中暗道: “老子也不是软柿子,你想随便拿捏,没门!” “牛总,不好意思,我是依法办事,不存在玩谁之意!” 廖德义一脸正色道。 哀 家 这话颇有几分公事公办之意,别说牛经义没办法,就算牛大山亲临也奈何不了廖德义。 牛经义见廖德义一点面子也不给他,两眼紧盯对方,满脸愤怒之色。 廖德义见状,不敢和牛经义对视,悄悄将目光挪移到一边。 吴锦东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中暗道: “看来还得多加锻炼,姓牛的算个屁,你作为执法者,怕他个屁!” 牛经义见廖德义不松口,心中很是恼火,但却不敢发作,生怕得罪对方,事更难办。 “廖所长,你也是安河人,别和有些外来人似的不讲情面。” 牛经义沉声道,“你我低头不见抬头见,如果将人得罪死了,对你没好处!” 这话颇有几分攻心之意,由此可见,牛经义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 廖德义听到这话后,并不以为然,心中暗道: “若不是吴所长过来,我果断站队,你牛大少只怕都没正眼瞧我,现在和我攀交情,套近乎,迟了!” “牛总,牛书记经常说,在其位,谋其政。” 第一次日出 恋之殇 廖德义一脸淡定道,“这是我的分内事,马虎不得,请你见谅!” 牛经义见廖德义软硬不吃,不由得心头一阵火起,怒声喝道: “姓廖的,老子给你脸,你不要脸,那就别怪我了!” “三道疤,让兄弟们都坐回去,我看在安河这一亩三分地上,谁敢乱来!” 听到牛经义发飙后,三道疤开心不已,转身便想招呼众保安走人。 廖德义见此状况,心头火起,怒声道: “谁敢乱来,别怪我动手铐人!” 说话的同时,廖德义冲两名民警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将手铐拿出来。 廖德义虽有几分怵牛经义,但三道疤等人在他眼里根本不够看,应对非常得当。 三道疤、六指儿等人平时虽张扬跋扈惯了,但在警察面前可不敢托大,听到廖德义的喝声后,当场便怂了。 牛经义见此状况,差点没气疯,怒声道: “姓廖的,你成心和我过不去,是吧?我看你这副所长是不想干了!” 廖德义虽有几分畏惧牛经义,但听到这话后,心头很是恼火,针锋相对道: “牛总,我这派出副所长是公安局任命的,想不想干,你说了不算!” 牛经义气懵逼了,否则,绝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廖德义的派出副所长之职是县公安局任命的,就算他老子——乡党委书记牛大山也没法撤对方的职。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步步爲途》-第261章 不鳥他看書

小說推薦 – 步步爲途 – 步步为途 乡党委书记牛大山在安河太强势,先后挤走四任乡长。 在安河体制内,牛书记可谓一手遮天。 廖德义虽不是牛大山的人,但却对他有种顶礼膜拜之感。 只要是和牛书记有关的人和事,都不敢轻易去招惹。 牛经义是牛大山的独子,在安河乡虽无知无权,但却地位超然。 冷血公主与天空的约定 安筱静 别说一般人,就连廖德义作为派出所老资格的副所长,都不敢轻易招惹他。 吴锦东一眼看出了这点,才在思想上帮廖德义“松绑”的。 廖德义听出了吴锦东的弦外之音,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出声道: “谢谢所长的提点,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吴锦东轻点一下头,沉声道: “德义,作为执法者,只要依法办事,无论书记,还是乡长,谁也奈何不了我们!” 派出所虽归县局和乡政.府双头管理,但却拥有独立执法的权力。书记局长虽然位高权重,但在具体执法事宜上,却没法左右派出所的警员。 从这个角度来说,吴锦东所言,毫无问题。 廖德义听后,抬眼看向吴锦东,脸上露出几分信福的神色。 吴锦东初到安河 手底下可以用的人并不多,而廖德义作为其最为得力的助手,他对其非常重视,有心将她他培养成能独当一面的角色。 廖德义从无吴锦东的话语中,不难看出他的一片栽培之意,心中对其充满了感激。 “所长,前面就是安河水产公司了,我先出场,如果不行的话,您再出手。” 廖德义转头看向吴锦东,脸上露出几分坚定的神色。 吴锦东既然有意栽培自己,廖德义如果在这时候再不主动站出来,那可就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了。 听到廖德义的话后,吴锦东脸上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冲他轻点了两下头。 “德义,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去干,我做你的坚强后盾。” 吴锦东一脸淡定的说,“我倒要看看有些人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在安河乡能横着走!” 这话针对的是谁,不言自明。 廖德义听后,顿觉一阵激动,浑身充满了力量,轻踩一脚油门,警车向着安河水产公司疾驰而去。 三道疤本以为廖德义会打电话过来兴师问罪,谁知等了好一会,手机都没动静。 “姓廖的,我以为你有多牛叉,原来也是个银样镴枪头。” 三道疤心中暗道,“姓廖的一定猜到我会将这事告诉牛总,才没动静的!” “牛总,看来姓廖的不会打电话过来了,我先回保安队了!” 三道疤出声道。 牛经义听到这话后,脸上露出几分失望之色,心中暗道: “老子憋足了劲,想要狠狠收拾廖德义一顿,谁知他却怂了,根本不敢露面,真他妈没劲!” “行,你先回去吧,有事及时给我打电话。” 牛经义一脸装逼道。 “我知道了,牛总,再见!” 三道疤满脸堆笑道。 目送三道疤出门后,牛经义张扬的仰躺在老板椅上,满脸得意之色。 六指儿事先从三道疤口中得知这事,心里很有几分没底,见其回来后,连忙快步迎上去。 “疤爷,牛总怎么说?” 六指儿急声问。 作为三道疤的得力助手,六指儿在安河水产公司也算是一号人物。 “没事,牛总说不鸟姓廖的!” 三道疤满不在乎道。 六指儿听到这话后,脸上露出几分欣喜之色,伸出大拇哥,扬声道: “牛总真牛,放眼安河,只要书记在任,谁敢不给牛总面子!” 三道疤见状,深以为然的点头称是。 “疤爷,既然牛总说没事,那我们就不用管了。” 六指儿出声道,“兄弟们正在诈金花,我们也去玩两把!”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步步爲途 騎鶴人本尊-第244章 認下這筆賬看書

小說推薦 – 步步爲途 – 步步为途 刘鹏从牛大山办公室出来,并未立即去找何志远,而是回了他自己的办公室。 这事没必要急在一时,刘鹏想好好规划一下,免得着了何志远的道儿。 通过这段时间与何志远打交道的经验,刘鹏深知,对方不容易对付,一定要慎重对待。 坐在老板椅上思索许久,刘鹏决定给马桥村主任庞海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起去找何志远。 作为马桥村主任,垂钓中心的账目被乡财务检查组的人带走后,庞海身上的压力不小。 接到刘鹏的电话后,庞海不敢怠慢,连忙骑摩托车赶到乡里。 “刘乡长,是不是检查组出结果了,怎么样?” 庞海推门而入,一脸慌乱的问。 公子,妾身邀你扛牌坊 梦中说梦 作为当事人之一,庞海深知三十万可不是小数目。 若是被查实了,他作为村主任,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刘鹏抬眼扫了庞海一下,沉声道: “王增福火眼金睛,你们搞的东西想要瞒过他,你觉得可能吗?” 庞海脸上露出几分郁闷之色,低声说: “刘乡长,这事是怎么回事,您最清楚了,您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呀!” 刘鹏见状,狠瞪庞海一眼,怒声道: “庞海,瞧你这点出息,放心吧,一切有我!” 看着刘鹏一脸装逼的表情,庞海一颗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刘乡长,您在乡里位高权重,您亲自出马,一定能顺利摆平这事!” 庞海毫不吝啬的丢了一记马屁过去,脸上堆满了笑意。 刘鹏白了庞海一眼,沉声道: 都市 剑 说 “行了,少说这些没用的,一会,你和我一起去乡长那儿!” “啊——” 庞海脸上露出几分惊恐之色。 刘鹏见状,心里的火噌的一下便上来了,怒声道: “你真怕姓何的干嘛,他是老虎,还是狮子,还能吃了你不成?” 庞海脸上露出几分讪讪之色,急声道: “刘乡长,你误会了,我不是怕乡长,而是昨天刚和他顶牛,我怕……” “怕个锤子,放心吧,一切有我!” 刘鹏大包大揽道,“当着乡长的面,你只需如此这般去说就行!” 庞海听后,慌乱至极,出声道: “刘乡长,乡长要是听了这话,还不得把我往死里收拾?” 刘鹏见庞海不听他的话,心里很是恼火,怒声道: “怎么,我说的话没用了?” 庞海见刘鹏满脸阴沉,心中更为慌乱,急声道: “刘乡长,您别误会,我绝无此意,只是觉得……” “我不想听你解释,给句痛快话,我的话你听不听?” 刘鹏冷声道。 庞海脸上露出几分为难的神色,眼珠乱转,在思索应对之策。 刘鹏将庞海的表现看在眼中,心里暗道: “他妈的,老子如果连你都收拾不了,在安河这么多年算是白混了!” “行,你既然有想法,这事我就不管了,你看着办吧!” 刘鹏冷声道。 庞海听说刘鹏撒手不管,彻底傻眼了,急声道: “刘乡长,您可不能这么着,你要是不管,那我岂不完了!” 三十万是巨款,庞海绝承担不起这责任。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步步爲途討論-第239章 亂彈琴推薦

小說推薦 – 步步爲途 – 步步为途 刘鹏听到这话,很是郁闷,心中暗道: “我哪儿知道你儿子这么不靠谱,连老子都坑!” 牛大山知道这事和刘鹏的关系不大,始作俑者是他那宝贝儿子。 “鹏子,以后在遇到这类事,你一定要提前给我打招呼。” 牛大山沉声说,“经义这小子胆子太大,容易惹事。” “好的,书记!” 刘鹏口中虽答应的漂亮,却暗下决心,以后绝不再帮牛经义搞事。 “这事一共涉及多少钱?” 牛大山压低声音问。 “三……三十万左右!” 刘鹏支吾着说。 “你说多少,三十万?”牛大山满脸惊诧。 水产公司二期投入共计五十万左右,垂钓中心出了五十万,这也太不像话了。 “差不离吧!” 刘鹏硬着头皮道,“经义说你知道这事,我也不便拒绝。” “他妈的,这臭小子整天就知道打着老子的旗号乱来!” 牛大山怒声骂道,“账面上都做平了吗?” “账面上虽做平了,但绝经不起王增福这样的老江湖细查!” 刘鹏直言不讳道。 王增福在马桥村查了半天,并无结果,最后竟将垂钓中心的账带回到乡里来查,这便充分说明问题了。 牛大山满脸阴沉,思索许久后,沉声道: “王增福是怎么回事,这两天好像蹦跶的挺欢实的!” 刘鹏听到问话后,压低声音道: “据说,在这之前,胡金堂将他排挤的挺厉害,让他分管所里的环卫工作!” 牛大山听到这话后,伸手在办公乱弹琴桌上用力一拍,怒声道: “胡金堂搞什么,财政所的环卫工作需要副所长专门分管吗,真是乱来!” “书记,现在说这些为时已晚,当务之急是想想如何解决垂钓中心的问题!” 刘鹏压低声音道。 “你想办法找王增福聊聊,看看能不能从他身上做点文章!” 牛大山满脸阴沉说。 “书记,现在王增福正领着财政所骨干在乡长办公室审查垂钓中心的账目。” “我就算给他打电话,也没用!” 夜欢玩偶 刘鹏满脸郁闷道。 王增福现在是乡长何志远身边的红人,刘鹏虽是常务副乡长,但他未必买账。 牛大山听到这话后,脸色当即阴沉下来。 刘鹏见状,出声道: “书记,要不您亲自给王增福打个电话?” 王增福不买刘鹏的账,但一定给牛大山面子,这是毋庸置疑的。 牛大山抬眼狠瞪刘鹏一眼,怒声道: “你傻呀,我若亲自给王增福打电话,岂不意味着我和垂钓中心的事有关系?” 刘鹏听到这话后,恍然大悟: “书记,那怎么办呢?” 牛大山满脸阴沉,沉声道: “晚上,你去王增福家里走动走动,打探一下相关情况再作决定。” 刘鹏虽不愿在这事上抛头露面,但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答应下来。 “你现在就去一趟水产公司,将这事和经义说清楚,让他做好最坏的准备——退钱!” 牛大山沉声说。 “好的,书记,我这就过去!” 刘鹏出声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超棒的言情小說 步步爲途-第206章 不孝有三,無後爲大讀書

小說推薦 – 步步爲途 – 步步为途 梁婧莹今晚的穿着有复古之感,一袭身着墨绿色刺绣短裙将好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 牛大山的目光落在儿媳身上,心中郁闷不已: “这么漂亮的老婆,臭小子却无动于衷,除了那方面不行以外,别无其他可能。” 梁婧莹难得回来,往日,牛大山总要借助吃饭之机,偷瞄漂亮媳妇两眼,今晚却兴致全无。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牛大山虽是安河乡党委书记,但思想却非常传统。 当想到老牛家极有可能在牛经义这一辈绝后,心中郁闷不已。 尽管王贵凤做了一桌子可口的饭菜,但牛大山却味同嚼蜡,匆匆吃了两口饭,便起身走进了书房。 “经义,你爸怎么了,没哪儿不舒服吧?” 王贵凤关切的问。 牛经义轻摇两下头,低声说了句没有。 看着老爷子的表现,牛经义心中很是不解。 虽说往安盛水产公司的水产运输车里投毒,这事有不小的风险,但只要庄步凡不拿出视频来,问题就不大。 退一步说! 就算庄步凡拿出视频,大不了让三道疤和六指儿跑路,对他并无影响。 他老子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按说为了这点小事,不该如此萎靡不振。 王贵凤虽是农村妇女,但他心里很清楚,这个家全都依仗牛大山。 若不是他,牛家绝无今日的辉煌。 “你们先吃,我去看看你爸!” 王贵凤站起身来往书房走去。 “爸刚才和你谈什么了?” 梁婧莹好奇的问。 “没……没什么!” 牛经义心虚的说。 梁婧莹扫了丈夫一眼,没再多问。 牛大山仰躺老板椅上思着儿子的事,面沉似水。 王贵凤小心翼翼的走进书房,关切的问: “大山,你没哪儿不舒服吧,怎么只吃那么一点?” 牛大山虽没少在外面海天胡地,和金花酒楼的老板娘施金花更是如同夫妻一般,但对他最为关心的还是糟糠之妻。 都市大高手 逆神 现实生活中,男人大多数都用下半身思考问题,但真正为此与老婆离婚的却少之又少。 这一问题看似难以理解,实则却不然。 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在外面随便怎么玩,家绝不能丢。 “我没事,只是心里有点堵得慌!” 牛大山坐直身体,出声问。 王贵凤得知老伴并未生病,放下心来,出声道: “经义又惹你生气了,你别和他一般见识,我一会说他!” 牛大山轻摆一下手,沉声道: 乱世复生之王 灵步 “他虽没少惹祸,但这事并非他蓄意为之。” 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希望那方面出问题,牛经义也不例外。 “大山,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和我说说!” 王贵凤头脑晕乎乎的,不知到底怎么回事。 老伴虽是牛大山最亲近的人,但这事涉及到儿子的隐私,他无法言说。 “老伴,你说,如果有朝一日,我们都不在了,老牛家会怎么样?” 牛大山突然发问。 王贵凤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即出声道: 九炎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步步爲途討論-第198章 死結看書

小說推薦 – 步步爲途 – 步步为途 拿下派出所长黄东升指日可待,为了推吴锦东上位,何志远决定回老家锦城。 翌日一早,何志远给牛大山打了个电话,说是回老家处理点私事。 田园闺事 莞尔wr 牛大山这两天烦心事不断,听说何志远回老家,开心不已,连声应允。 何志远轻车简从,直奔锦城而去。 锦城和云都相邻,两座县城之间的距离不过六十多公里。 何志远从安河过去,相对于远一点,不过上午九点半刚过,他便驾车驶进了锦城城区。 何家住在锦城中医院宿舍楼,何志远将车刹停后,提着为父母买的礼品上楼而去。 尽管有钥匙,但由于手里提着礼品,何志远用脚轻踢了两下门。 昨天,他便给老妈打电话说今天回来,她一定在家里等着。 敲完门后,并不见有人开门。 何志远心中生出疑惑,暗道: “老妈不在家,出去买菜了?” 刚想到这儿,只听见嘎吱一声,门开了。 肥你莫属:帅哥,别过来 “妈,你在家呀,怎么这么久才……” 何志远说到这儿,见老爸也在家,疑惑的问,“爸,你怎么也在家?” 何家是中医世家,何志远的父亲何允宽是锦城县中医院的院长,由于医术精湛,在锦城知名度很高。 “你妈说你今天回来,我请了个假。” 修行的年代 中国剑歌 何允宽说这话时,脸上露出几分不自然的神色。 自从进入体制内,何志远看人识事的本领非常与日俱增,一眼看出老爸言不由衷。 何志远抬眼看向老妈,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吴春秀白了丈夫一眼,出声道: “在自家儿子面前,要什么面子?你爸被停职了,这两天一直在家反省!” 何志远听到这话后,满脸惊诧,急声问: “爸,出什么事了,你怎么会被……” 对于自家老子,何志远再清楚不过了,可谓克己奉公的典范,突然被停职反省的,这让人很是不解。 “还不是姓张的搞的鬼。” 吴春秀怒声抱怨,“我早就告诉你爸,那批中药材有问题,不能要,他贪图便宜,非要拿下来。” “现在出了事,姓张的借机做文章,将其捅到了县卫生局,领导让你爸停职反省。” “我说了,那批药材绝对没问题,李老太出事和那批药绝对没关系。” 何允宽怒声道。 “我相信你,没用,别人不相信。”吴春秀针锋相对,“李家不同意做尸检,这个黑锅你背定了。” 何志远从父母的对话中,意识到还涉及到任命,不敢有丝毫大意。 “爸、妈,你们别吵,咱们坐下来心平气和的分析一下,弄请怎么回事,想出解决之法才是最重要的。” 何志远沉声对父母说。 何允宽和吴春秀听到儿子的话后,虽不再吵了,但一人坐在餐桌前,一人坐在沙发上互不理睬。 何志远心里很清楚,老爸不但医术精湛,而且为人正直,绝不会做出草菅人命的事来。 “爸,这到底是怎么话回事,您说给我听听!” 何志远出声道。 何允宽听到儿子的问话后,老脸上露出几分讪讪之色,出声道: “这事我的确实欠考虑,才惹出这祸事来。” “爸,我们没事不惹事,但有事也不怕事,这是您一直教导我的。” 何志远出声道,“你把事情的原委说出来,我们一家人齐心协力想办法解决。” 何允宽抬眼看向儿子,猛然间,他觉得儿子长大了,轻点一下头,说出事情的经过。 一个月前,有个北方的客户找到何允宽,说有一瓶毒蛇、蜈蚣、蝎子等中药材,想低价售卖给医院。 何允宽和这客户本就熟悉,查看药物的来源和品质,都没问题,于是便将其收下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步步爲途 txt-第193章 瘋了推薦

小說推薦 – 步步爲途 – 步步为途 当晚,乡党委书记牛大山和派出所长黄东升在金花酒楼的小包间里对面而坐。 黄东升本以为牛大山请他麾下的得力干将吃饭,谁知进门后,并不见其他人。 在深感庆幸的同时,黄东升心中也生出几分不安之感。 虽说乡派出所长的职位很关键,但牛书记绝不可能无缘无故请他一人吃饭。 牛大山见黄东升进门后,起身相迎: “东升来了,坐,今晚我们来个一醉方休!” 作为安河乡的一把手,牛大山一贯自视甚高。 黄东升从未见他如此低调,颇有几分受宠若惊之感。 “书记,您太客气了!” 黄东升面带微笑道。 由于牛大山的表现太过反常,黄东升心中直犯嘀咕,却不便出声询问。 “来,东升,这第一杯酒,我敬你,干了!” 牛大山一连好爽道。 “书记,您太客气了,我不敢当!” 黄东升满脸堆笑道,“我干了,您随意!” 牛大山并未出声,和黄东升轻碰一下,仰起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黄东升用眼睛的余光扫向牛大山,心中暗道: “书记,你有什么话就直说,这么做,我心里可没底!” 除喝酒以外,牛大山绝口不提正事,这让黄东升心中更为没底。 半小时后,牛大山见喝的差不多了,将酒杯轻放在桌上,抬眼看过去。 黄东升见牛大山终于要进入正题了,连忙抬眼看过去。 狠戾暴君:娘子,莫逃 “东升,你今年多大了?” 牛大山出声问。 “三十五,书记!”黄东升面带微笑道,“我二十岁参加工作,多亏您提携,否则至今可能还是个小民警呢!” 黄东升能力一般,却官运亨通,三年前成为一所之长,这和牛大山的提携分不开。 牛大山轻点一下头,出声道: “东升,你年纪轻轻就成一所之长,这看似是好事,实则却不然。” 黄东升听牛大山话里有话,面露担心之色,急声问: “书记,是不是财务检查组那事不容易摆平?” 作为派出所长,黄东升心思缜密,将前因后果联系起来,便可猜出大概。 牛大山老脸上露出几分阴沉之色,轻点一下头。 “我将钱还回去,还不行吗?” 黄东升急声问。 牛大山并未作答,两眼直视着黄东升,沉声道: “东升,算了,挪个地方吧,总比被别人抓住小辫子不放强!” 说这话时,牛大山心中郁闷不已,但却无可奈何。 少年血 陈武 黄东升本以为只要将四万块钱的窟窿填补上便没事了,没想到牛大山竟让他挪地方,心中慌乱不已。 “书记,为了这点事,不至于吧?” 黄东升急声问。 牛大山抬眼看过来,沉声道: “我早就提醒过你,乡财务检查组来者不善,让你做好善后工作,你偏不听,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得知派出所被确定为检查对象后,牛大山不止一次提醒过黄东升。 黄东升确实也做过一些准备工作,但将罚款这一茬给忘了。 娇妻难追 青蛇 “书记,除此以外,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黄东升面露不甘之色。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都市言情 《步步爲途》-第176章 喪心病狂分享

小說推薦 – 步步爲途 – 步步为途 龚金喜打完电话后,出声道: “董乡长,黄所长说,欢迎我们检查组去派出所长开展工作!” 董紫莺听到这话后,嘴角露出一丝讪笑: “他这是违心之语,我们这检查组是舅舅不亲,姥姥不爱!” 众人听到这话后,都笑了起来。 “他们什么态度与我们无关,我们只需做好本职工作就行!” 董紫莺笑着说道。 众人听到美女乡长的话后,纷纷点头称是。 “走,我们出发!” 董紫莺伸手一挥,出声道。 派出所长黄东升得知乡财务检查组过来后,立即给党委书记牛大山去了电话。 牛大山让黄东升别在意,走个过场就行了。 派出所是县公安局派出机构,属双头管理,人事权归县局,财务归乡里管。 虽说牛大山的态度很给力,但黄东升心里很清楚,财务检查组是何志远搞的,他不敢掉以轻心。 黄东升挂断牛大山的电话后,就将副所长李忠福找了过来: “忠福,乡里的财务检查组一会过来,你全权负责接待。” “不用给烟,茶叶用一般化的就行。” 检查组在红桥村检查过后,乡纪委当晚就将村主任贾德拿下了。 黄东升根据红桥村的教训,特意制订这一接待方案。 李忠福名字听上去老实巴交,其实不然,副所长完全靠着溜须拍马而来。 “所长,这么安排会不会得罪检查组?” 李忠福试探着问。 “这个检查组是姓何的一手搞起来的,一副包青天的做派。” 黄东升冷声道,“我们如果太热情,反倒会引火烧身。” “所长,您真是高!” 李忠福夸张的向黄东升竖起大拇哥。 “行了,你去办吧,如果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我汇报!” 黄东升沉声道。 李忠福听后,点头哈腰的出门而去。 黄东升虽将这事交给李忠福去办,但却丝毫不敢大意,在所长办公室坐镇,紧盯检查组一举一动。 李忠福在派出所门口候着,见董紫莺等人下车后,连忙快步迎上去。 一番寒暄后,人大秘书龚金喜看似随意的问: 天墓之禁地迷城 吴半仙 “李所,你们所长不在所里吗?” 检查组代表乡里来派出所检查财务工作,按说所长黄东升该亲自迎接才对。 检查组到派出所后,黄东升连面都不露一下,太过分了。 “黄所在办公室呢,他让我配合检查组的工作。” 李忠福面带微笑道,“龚秘书觉得有问题?” 龚金喜是人大秘书,与派出所之间毫无关联,李忠福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 “没问题!” 龚金喜冷声道。 董紫莺不动声色的剜了李忠福一眼,沉声道: “我们进去!” 李忠福在董紫莺面前不敢托大,忙不迭的冲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临近中午,何志远正在查看垂钓中心材料,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何志远见是钱荣宏的电话,连忙伸手摁下接听键。 “喂,乡长,您现在说话方便吗?” 钱荣宏急声问。 “方便,你说!”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