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李逵的逆襲之路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愛下-第688章 大宋失節文臣第一人展示

小說推薦 – 李逵的逆襲之路 – 李逵的逆袭之路 “李逵,你敢!” “我和你拼了!” “杀了我,李逵有种杀了我!” …… 李逵坐在大老爷的位子上,不满道:“怎么跟杀猪似的?” 他有这种疑惑也很正常,张商英这厮叫的也太凄惨了一些,连死都不怕的张商英,竟将遮羞布比性命看的都要重要。当然,李逵也看出了这家伙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明知道死不了,这才嚷嚷着不怕死。真要是刀架在脖子上,看他还敢死撑吗? 大宋是不缺为社稷而死的文官,但李逵认定这群人里面,不包括张商英。 再说,张商英如同被踩住了后背的王八,即便是脖子伸的再长,嘴张地再大,也无法破解厄运的降临。当感觉后腿一凉,他就像是定身咒定住了似的,整个人都傻了。 随后,打板子高高举起,重重的落下。噼噼啪啪的一阵乱响。 张商英像是被唤回神魂似的,惨叫起来。 可以说,他在文人失贞洁这一点上,成为了大宋第一人。 大宋的文官,从来没有向他这样,被人扒开了裤子,在衙门大堂上,被人用大板子斥候过。 啊! 哎呀! 痛死我也! 李逵,你不得好死! …… 可惜,二十大板打完,张商英趴在地上仿佛晕死了过去。可这也逃不过李逵的眼睛,他连真晕假晕都看不出来吗? “这货装死!”李逵愤愤不平道。而张商英就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任凭李逵叫骂也不动弹。 整个过程和杀猪差不多。 猪被捆上的时候,也叫的凄惨,死命的挣扎。仿佛想要和命运抗争。但终究无法抗过去。随后的过程更是如此,等到挨刀子的时候,猪会嚎叫出生命中最为凄惨的叫声。然后等到刀子拔出来之后不久,猪就成了一摊死肉,彻底成了死猪。 对猪来说,它们失去的是生命。 吳沉水 但对于人,对于一个自从中了进士之后,就高高在上的文人来说,虽然生命还在,但是贞洁荡然无存。 张商英就是如此,他其实没昏,只是整个人懵了。李逵也没有将他杖毙的念头,兵统局的衙役胆子再大,也不敢下死手,弄死文官。但这顿打不是假的。 蔡京看到张商英的惨象,心中不免戚戚。 可随即想起来,张商英这厮之前可是拉拢他和他一起搞李逵。要不是自己意志坚定,对局座忠心耿耿,岂不是躺下大屁股的人之中,也有自己的一份? 岂不是躺下被扒裤子打板子的人之中,会要多上自己一个。 没有得罪过李逵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李逵会用什么办法反击。蔡京之前最多猜测李逵会用皇帝,宰相,以及各种官场权力关系,来碾压张商英。但他说什么也想不到,李逵泄愤的手段,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对李逵来说,名声肯定要受损。但是伤害最大的不是李逵,而是张商英。这顿打之后,张商英将成为大宋京城的笑柄,还可能占据榜首很长一段时间。 甚至到张商英死后,也会有人想起。要是有人将这段写入书中,这是后世的子子孙孙都能看到。岂不是要成历史名人? 这个名气,文人说什么也不会想去争的。 仿佛像是悬崖勒马一般,让蔡京吓出一身冷汗。 万一自己和张商英一样,遭遇了如此折辱,他还有脸出门上街吗? 回家之后,家里的妻子,儿子,儿媳们会这么看他? 教坊的姑娘们怎么看他? 同僚们还会把他当成个完整的男人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失去了贞洁的男人和宦官真没太大的区别。 …… 许是脸皮自认为已经修炼成如同城墙般厚实的蔡京,也禁不住这等屈辱。他顿时对张商英的怜悯,变成了痛恨。这贼子竟然差点害死他,不死不休的恨意席卷了蔡京,让他咬牙切齿的对李逵道:“局座,张商英这厮自取其辱,咎由自取。即便是陛下问起,我等将为大人作证,张商英擅闯我兵统局,大人悯其同僚之情,才用了如此手段让他长些记性?” “翻个面,仍大街上去!”李逵点头表示赞赏,随即下令道。 自始至终,张商英都估错了李逵。他把李逵当成文官看,本来这种想法也没错。毕竟李逵还顶着个苏门弟子的身份。加上李逵的诗文虽不多,但多是言辞豪放,辞藻华美之句。而且有意境,同时也有境界。这样的人,怎么说也该是读书人啊! 可问题是,李逵只是披着读书人皮的土匪,这丫就是个活土匪。 想要用文人的办法对付李逵,什么手段都指望不上。想和李逵讲道理,可李逵就喜欢动拳头,等打完了人,再和你讲道理也不迟。 当然,真土匪想好和李逵讲道理也不成。毕竟代表正义的李逵,肯定要没收土匪们的非法所得。这不是黑吃黑,而是为了正义得到伸张。 张商英趴在地上,他是没脸起来了,加上屁股上火辣辣的痛,他想趴在地上歇一歇。听到李逵要将他翻个面,仍大街上。乍一听还没回过味来。可是突然想到下面还光着呢?本来就在兵统局丢人,一下子却要去大街上丢人了。 哪怕是贞洁没有了,张商英也没有破罐子破摔的打算啊! 急忙抬头对边上的阮小五问:“我裤子呢?” 这也是他机警,就李逵的这帮属下,根本就别指望将他裤子套上之后仍大街上。尤其想到翻个面……张商英顿觉恐惧无比。 至于其他人,尤其是禁军,挨打之后都已经搀扶着站了起来。二十棍打不死人,但足以让他们行动不便。但是从他们的脸上,却看不出被羞辱的愤怒。反而是挨了一顿打之后,却对兵统局有着巨大的恐惧,恨不得立马离开才好。 一行人,来的时候趾高气扬。 青春与激荡随行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愛下-第666章 吃空餉閲讀

小說推薦 – 李逵的逆襲之路 – 李逵的逆袭之路 让人诧异的是,还没走到帅帐,就传来了争执的叫喊声。 “为何我赢得最多,却要出战?” “规矩改了!”阮小五抱着双臂,玩味的看着对方因为怒气而涨的通红的大饼脸,却又对他无可奈何的样子。 “石指挥,你就认了吧,要是你败了,我们兄弟给你报仇!” 这话说的,好像石指挥今日就要阵前马革裹尸似的,丝毫袍泽情谊都不讲,还在边上幸灾乐祸,气人!试问,石指挥如何能不怒?对阮小五他没办法,毕竟是阮小五身后站着的是李逵,是大宋最金贵的文官。 但几个和他一样的同僚,他可根本就不怕。指着几个同僚道:“你们几个不要脸的贪生怕死,尤其是你老洪。咱们几个都是来清风寨增援你的同僚,可你呢?连个地主之谊都不讲,按理说,就该你去打这头阵。” “经略使大人到!” “统制大人到!” “李大人到!” 轮到李逵,就一个李大人。至少,可以看出唱名的小校对李逵不怎么待见。实际上,闹了这么一处之后,李逵在老家京东东路属于官场人人避而不及的瘟神,人品彻底败光了。 统制曹元春要是没有赵挺之和李逵在场,早就冲过去一脚踢上前。他这个营将,麾下就六个指挥。除了他带来的两个指挥之外,其他所有部署都齐聚一堂。这帮家伙,脸都不要了,用打麻将赢得保命的机会。要是李逵不依不饶的话,很可能连他这个将军都要跟着倒霉。 京东东路就一个军的禁军兵力。 地方上兵力不足,也是没办法的事。但这是大宋腹地,也不需要布置太多的军队。却因为驻军少,导致匪患猖獗。 淮阳军本来就日子不好过,尤其是刘葆晟原先就是淮阳军的三把手,都虞候。还被军中同僚排挤过好些日子,有道是新仇旧恨一起报了。 曹元春真的担心李逵不管不顾,将他先摁死了再说。 “混账东西,我淮阳军的脸面都让你们几个给丢尽了。说,为何畏敌不前;为何陷袍泽于不义?石宝啊!石宝!我说你什么好,军中令行禁止,为何不听命于上官安排?你一个小小的部将而已,难道想要带着你的指挥造反不成?” “大人冤枉啊!昨日李大人说好的规矩,没想今日就变了。早知如此,哪里需要我等一宿劳累?”石宝委屈的快哭了,他打了一宿的麻将,就为了不露相,容易吗? 曹元春似乎已经猜到了几个属下的窘迫,低声对赵挺之道:“大人,能否让我和他们单独询问一番情况?” “可!” 赵挺之也不搭理李逵,甚至表现出目中无人的样子,想要激怒李逵。赵挺之虽说膝盖比较软,喜欢跪大佬。但他还不至于对比他大儿子年纪都小的李逵做出卑躬屈膝的丑态。他又不是沈括。 发现李逵没有怼上来,赵挺之挺遗憾的,仿佛错过了什么美事。仿佛这才想起来,他们这里还有一个中书省来的李逵,笑吟吟的对李逵道:“老夫擅作主张,李大人不会计较吧?”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请便。” 李逵敲锣打鼓这一通,本来就不是来唱大戏的,而是来看戏的。既然赵挺之愿意做这个主事人,他也乐得清闲。 李逵自然不可能和赵挺之在帅帐里,反而摇头晃脑的一走一摆,出了大营。转身回到了清风寨的官舍之中。 这边等人走了,曹元春恶狠狠地对几个属下怒道:“本将的脸都让你们给丢尽了。你们几个还以为李大人真的好说话,他要是六亲不认起来,别说你们几个,就算是我,也有性命之忧。” “将军,李逵虽是文官,但您是曹家的人呐?怎么可能会怕他?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对将军动手啊!” 曹家,没错,就是京城那个曹家。 可曹元春根本就不会对属下说,如今曹家的不少生意,都靠着李逵在做。真要是家主知道了他和李逵交恶,曹元春笃定,倒霉的可定不是李逵,而是他曹元春。之所以,看起来李逵还挺给他面子,就连曹元春都百思不得其解。 别人不清楚,曹元春难道还不知道吗? 李逵连皇帝身边的大宦官童贯说打就打,就因为童贯多嘴了两句,让李逵听着不舒服了。 他曹元春能比得上童贯的身份吗? 打狗还得看主人,童贯的主人是皇帝,而他的主子……算了,如今曹家跟着李逵也沾光不少。就西北的煤油生意,就能让曹家每年多收入十来万贯。就冲这份利益,李逵在曹家几乎可以为所欲为。 曹元春当然不能说曹家不堪,得从李逵的身份上警告几个属下:“你们几个还真不知死活,在阎王殿上走了一遭还不自知?童贯,官家的亲信大宦官,就因为做监军时反驳了李逵几句,就被抽了二十鞭子,这是在青塘,朝廷没几个知道。我也是军中消息传来,才知道有这事。” “可是你看他怎么样?该升官,还是升官,才弱冠之年,就已经可以和赵大人平起平坐了。赵大人什么资历?他才做官几年?” “将军,你是说李逵恃功而骄,目中无人?”石指挥已经怨恨上了李逵,私下里更是对李逵恨得牙痒痒。 可惜,实力不允许他从李逵身上找补回面子,只能背后诋毁。 “废物,你们知道点什么?李逵能在科举中出头,殿试第三。你觉得他会是傻子?他岳父是当朝太师,他姐夫是当今官家。就算是功劳,死在他手下的党项吐蕃冤魂不下十万,你觉得他会是这样的人?如果是真的恃功而骄,小人得志之人,为何他领兵出战,所有将士都将性命豁出去,也要跟着他?” 成功没有侥幸。 大宋的皇亲国戚过得并不好,至少在官场是如此。 文官提防宦官,提防皇亲国戚,只要这些人掌权了,立刻会引起文官们的集体攻讦。不轰下来,不算完。 李逵只不过是皇帝的连襟,仅凭这身份根本就不可能被章惇等人看重,不仅不会被看重,还会被提防。 让李逵脱颖而出的并非是身份,而是能力。这家伙能力出众,从挣钱,科举,带兵打仗,治理地方,朝堂谋划,任何一项都能在大宋谋前三。可以说,大宋就没出过这等文官。 太优秀,才会被关注。这才是李逵青云直上的原因。当然,皇帝也出力了,李逵是他的头马,必须要保护。 石宝丧气道:“岂不是咱们淮阳军要被他吃定了?可他也是京东东路人呐?为何不看在老乡的面子上,放咱们一马?” 曹元春冷笑不已,石宝这家伙是城门失火,被殃及的池鱼。尤其是这货还没有觉悟,但曹元春大定了主意,首战必须要让石宝出战,甭管结局如何,都不能动摇。但问题是,石宝百般避战肯定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嘛! 大宋的禁军都差不多,吃空饷了。 别看石宝带着五百人来了,可这五百人有多少是真正的士卒就难说了。要是吃空饷不多,石宝也不至于如此软弱。 想到此处,曹元春也是恨铁不成钢,愤恨道:“你军中有多少不是麾下士卒?” 石宝无奈道:“就一百。”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8ygln好看的言情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愛下-第657章 低調有內涵展示-y1v6f

小說推薦 – 李逵的逆襲之路 – 李逵的逆袭之路 “人杰,做人呐,心胸要宽阔一点!” 回垂拱殿,在皇城内的路上,章惇对李逵语重心长道。 可是让他郁闷的是,李逵投射在他身上的眼神,仿佛是在打他的脸。满朝文武,有一个算一个,能说这句话的人很多,但绝对不包括章惇。 意识到自己被李逵被鄙视了,章惇也是一脸愁容和尴尬。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小肚鸡肠的,他可是宰相,宰相肚里能撑船且不说吧,至少有容乃大,容人的气度还是有的。章惇唏嘘道:“你看子由,就凭他追随司马光这贼子,老夫定要贬谪他去岭南。可是你看,他如今不是在京城好好的吗?” 咳咳咳—— 章惇立刻盯上了自家儿子,原因是章授在边上也听不下去了。 苏辙之所以没有被镇压,是皇帝在保他。而不是章惇什么宽容大量,不计较当年被保守派贬谪的惨痛经历了。实际上,章惇小肚鸡肠别说在外头,连他亡妻张氏也是心知肚明。张氏在病故之前,还嘱咐章惇:“你性格刚毅,遭遇贬谪,吃了不少苦,他日回到朝堂,一定不要报复。” 要不是在生死之间,章惇的妻子肯定不敢说。 正因为知道命不久矣,说出的话才是肺腑之言。 这话外人不清楚,但是章家的子弟都清楚。当时,他们都在母亲的榻前跪着呢。 章授听不下去,绝对是因为他爹忒不要脸了。 李逵却固执道:“蔡京有手段,还不要脸,这样的人才用好了,事半功倍。” 康熙小保姆 “元让,他不好办呐!” 章惇苦着脸,蔡京倒下就倒下了,但是他弟弟可是王安石的女婿,尤其蔡卞的手腕,实际上要比章惇高出不少。别看他不显山不露水,可章惇却不得不依靠这个盟友,才能维持变法派表面上的团结。 李逵嘴角挑起,轻慢道:“蔡京的名声臭了。” “他已经够倒霉了,你还要将他收在门下,难道当初有老夫不知道的隐秘?”章惇好奇心起来了,觉得李逵心眼小过头了。 李逵当然不会承认他小肚鸡肠,当初蔡攸这厮竟然想做太师女婿,要是没机会也就算了,这大好的机会,李逵能放过去?有道是父债子偿,李逵弄一个子债父偿也说的通。 “他如今的名声,除了我能好心用他,这大宋还有他的机会?章相,你就别琢磨了,他要是还想翻身,就让他的名声再臭一些,保准他啥心事都不敢有了。”李逵道。 见李逵坚持不松口,章惇也只能想着去和蔡卞好好说道说道,争取将蔡京骗来京城。 为什么要说骗? 蔡京能屈能伸,但毕竟成名已久,而且还是做过二品大员的人,能甘心给李逵当下手? 当然,李逵的衙门如今就他一个光杆,怎么着得招些人。今后,他肯定少不了要和都事堂互通有无,必然需要一个双方都能信任,而且还不会随意被人撬边的人选,李逵盯着章授看了一眼,顿时有了想法:“章相,今后新衙要隐秘其事,不得用你我都信任的人选。不知道章相可有人选?” 章惇这边倒是简单,他如今是宰相,想要附庸他的人不计其数。至于能信任的人选也不少,但要是李逵也能信任,就难了。 李逵之前混迹的人,大部分都是宦官。 章惇琢磨着,难道自己还得去宫里寻摸一个? “容老夫想想。过几日给你答复。” 章惇不敢当即拍板,毕竟此时事关重大,得从长计议。可李逵却指着章授道:“章相,三叔做事缜密,又是章相骨亲,为何舍近求远?” 章惇还没反应过来,反倒是章授惊喜的道:“人杰,以后三叔都听你的,你要往东,三叔我绝不往西。” “混账东西,为了做官,连做人的气节都不要了?” 章惇怒不可遏的指着章授要泼口大骂,别的不说,章惇洁身自好的做派,在大宋是绝无仅有的。四个儿子中了进士,仅仅小儿子才被允许进入官场,进入了官场之后,还一直压着小儿子的升迁,如今快十来年了,还在县令这样的小官任上转悠。这位可是进士第五,换个宦官人家,早就做到了五品官了。不得不说,大宋的宰相,在这方面比章惇做得好的一个都没有。 当然,有人要说了,举贤不避亲,章惇故意压制几个儿子的手段太过明显,招人诟病。 别忘了,章惇是宰相,他的四个儿子,都是进士出身。科举最好的成绩和他一样,排名第五。这要是进入官场,没几年,就能擢升至五品以上的官员,甚至十年之内,成为从三品的直学士也不是不可以。 可章惇就是压制了几个儿子,目的不得而知,他从来没说过。 但李逵看出来了一点门道,章惇这老家伙想做殉道者。他甚至不在乎和天下为敌。 他这个做法,就是不给自己留后路。 儿子,一旦进入官场之后,章惇的顾忌就多了。 可章授寒窗十年苦读,才智并不比大宋最精英的读书人差,反而颇为优秀。难道他们就一点没有做官的想法吗? 想,做梦都想。 可是老爹不让啊! 李逵开口就问章惇要章授,章惇第一反应肯定是拒绝。但是说到今后两个衙门之间的互通有无,至少传递消息上,没有人比章授更适合了。 章惇犹豫了片刻,只好点头:“就给他个书办做吧?” “书办?”别说李逵看不过去了,章授也急了,低声提醒道:“父亲,这是吏,不是官。儿子虽说不如二哥和四弟在科举上大放异彩,可也是进士出身,做吏岂不是让父亲蒙羞?” 章惇怒道:“你做官不成,祸害的是百姓,才会让为父蒙羞。至于你务农,还是经商,为父都不在意,你觉得为父会在意你是否是官,还是吏?” “三叔,来咱这地方,先做丞,虽说八品官完全不符合三叔的气质,但好歹是个官。” 李逵当然不能听章惇的话,堂堂进士给个吏员的身份,这不是招揽人才,而是打相府的脸。再说了,给个丞,李逵都觉得委屈了章授。别的不说,章授的能力确实很不错。一直跟着章惇,耳濡目染之下,待人接物的本事就不是李逵能比得上的。 章授完全可以代替李逵沟通其他衙门,而且别看章授官小,还是粉嫩的官场新人,可是他背靠相府,普通四品以下官员还真不敢不给他面子。 章惇也清楚其中的道理,也只能接受。 带着火影系统到异界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