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木牛流貓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的師門有點強 線上看-406. 此間無佛展示

小說推薦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我的师门有点强 苏安然猛然转头。 提醒声响起,但却并未指名,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认为是对着自己而来。 而众人的视线前方,并未有敌人的身影。 那么答案自然只有一个。 敌人在身后! 几乎是所有人,在同一时间都各有动作。 空灵是猛然转身,手中有一抹灵光跃动,那是她的本命飞剑。 宋珏则是突然一矮身,同时身形一转,右手搭于刀柄上,已然准备拔刀而出。 而石破天和泰迪两人的反应,更是干脆了然。 石破天头也不回,直接反手就是一刀往身后劈了过去;泰迪稍微保守一点,做了一个防守的动作,毕竟他的兵器是长枪,想要来一手回马枪的话,没有马还是有点难度的。 唯独东方玉。 他整个人直接就朝着前方飞扑而出。 谁让他现在毫无战斗能力。 也幸亏几人前行的时候,彼此之间还是稍微空出了一些距离,这也是东方玉要求的,以免有人踩到陷阱或者遭遇袭击时,会导致其他人也一并被卷入攻击范围内。 而他们每个人各自不同的反应,也彻底表现出他们遇到危机时的第一潜意识:这群人里,除了东方玉和苏安然外,全部都有严重的应激反应攻击症状。 但是! 石破天的刀挥空了。 泰迪的防守也没有产生互动感。 飞扑而出的东方玉也没有感受到袭击的来临。 猛然转身备战的空灵和宋珏,以及转头而视的苏安然,却并未看到敌人。 “这……”几人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荒谬的感觉。 刚才那声提醒,是谁发出的? “夫君!” 神海里,石乐志的警醒声猛然响起。 一道凌厉的剑气瞬间破空而出。 在众人的视觉盲点里,一道黑影猛然袭出,朝着东方玉直扑过去——恰逢这一瞬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已被彻底转移,哪怕感知到了异响,再想施手救援也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唯独石乐志控制着苏安然发出这一道剑气。 但这一幕,却也并非没有诡异之处。 因为苏安然明明已经侧转了半个身子,回头看向了自己的身后,但却是抬起的右手朝着飞扑而出的东方玉身后打出一道剑气,若非这道黑影的出现,无论怎么看似乎都是苏安然想要杀了东方玉的一幕。 “嗷——” 一声凄厉的凶吼声,骤然响起。 扑向东方玉的黑影被苏安然的先天庚金剑气所伤,整道影子当即便炸散开来。 而扑倒落地的东方玉,也似乎知晓情况的危急,所以他根本就没有起身看向自己的身后,直接就是一个懒驴打滚,朝着泰迪的方向滚了过去。要知道,以东方玉的洁癖程度而言,能够让他如此不顾形象和肮脏的地面,就这么在地面打滚,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了。 石破天一个箭步就冲到东方玉的身边。 宋珏也同样提刀回撤,赶往东方玉的身边,她的动作虽是比石破天要慢了一步,但她的速度却是一点也不慢,甚至可以说是后发先至的比石破天快了一步赶到东方玉的身边,将他护入了自己的守护范围内。 就连泰迪,也同样是硬生生的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攻击欲望,没有去攻击那道破碎的黑影里陡然飞出的另一道更为细小的黑色身影。 因为在场的人都很清楚,东方玉的安危比当前任何事务都要重要,毕竟只有他才能够布置净化魔气的特殊法阵,给众人提供一个安全的休憩场所——虽说如今他们已经不会受到魔人和魔傀儡的围攻袭击,但若是没有进行法阵布置的话,他们也同样不敢彻底放松的进行休息,因为东方玉布置的法阵不仅有净化魔气的效果,而且似乎还有某种屏蔽气息的特殊功效。 在场的几人里,唯一还有攻击能力的,唯有苏安然和空灵。 但此时,苏安然却并没有再次出手。 甚至,他还阻止了想要出手的空灵。 “苏先生?”空灵一脸不解的望着苏安然。 苏安然没有开口,但他只是凝神望着那道细小的黑影飞走的方向。 其他几人也很快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怎么回事?”泰迪沉声问道。 在惊世堂的小队里,泰迪是队长的身份,石破天则是小队的副队长。而且哪怕是此刻,他也是整支队伍里实力最强的人,所以泰迪总是会下意识的依旧觉得自己是领头人,要负责在场所有人的安危。 东方玉和其他人的脸上,也都露出不解之色,纷纷转过头望着苏安然。 苏安然自然也并不清楚怎么回事。 刚才阻拦他继续出手,同时也阻止空灵追击的人并非是他,而是石乐志。 “好强!” 不等苏安然开口,东方玉却是突然面色凝重的开口说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討論-404. 驚世堂的祕密展示

小說推薦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我的师门有点强 给了几人灵丹后,宋珏等三人当即便吞服下去,然后开始打坐。 东方玉也没有闲着,而是开始在地面刻画阵纹。 他的主业并不是阵法师,所以自然不会随身携带阵基、阵旗等阵法师的常备道具。不过为了预防一些意外情况,或者等待救援,所以他还是会携带一些绘制法阵的特制材料。 魔域里的灵气,都受到污染,成为所谓的“魔气”,所以除了修炼特殊功法的修士外,寻常修士根本不会在这种地方打坐修炼,因为如果没有特殊的炼化方法,魔气一旦入体后只会和修士体内的真气产生碰撞,甚至还会污染修士的神海。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修士在进入充满魔气、死气、阴气、各种煞气的地方时,必然都要随身携带各种恢复真气的灵丹,以防止出现气竭等之类的危险情况。 宋珏等人自然也是有所准备,不可能空着手就进来,只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又是连番恶战,再多的储备也都消耗一空了。 当然,如果有一名阵法师随队的话,倒也是可以通过布置特殊的法阵来净化魔气,让修士拥有一个休憩的空间。 此时东方玉,便是在做这种工作。 他失去了施展术法的能力,占卜算卦的能力也时灵时不灵,可以说一身实力已经废得七七八八了。 但他却依旧在做着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并没有认为因为这里的环境不利就真的自我放弃。 苏安然也不知道该说他是在强行给自己挽尊,还是该说他拥有不向命运低头的顽强精神。 “虽然你无法施展术法的样子真的非常狼狈,但你这种强行想要表现自己的样子,真的很靓仔。”苏安然走到东方玉的身边,伸手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东方玉斜了苏安然一眼。 虽然他听不懂粤语的“靓仔”是什么意思,但根据前两句话的意思,东方玉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话。 “说说吧。”苏安然盘腿往地上一坐,也不管这地面脏不脏,右手支着左脸颊,一副狂士的模样。 “说什么?”东方玉头也不抬,依旧在忙碌着自己的事。 “啧。”苏安然发出一声不满的声音,“都是聪明人,就没必要打哑谜了,当谜语人不累嘛。……刚才你听到惊世堂这个名字的时候,眉头就皱了一次,之后你虽然表现得很平静,但眼里那抹不屑和偶尔想要露出的讥讽却又强行收住的忍耐表情……别人看不出来,可不代表我看不出来。” 东方玉抬头看着苏安然。 这一次他的眼神就有了明显的深意。 “窥仙盟的产业?” “你真的很聪明。”东方玉轻声说道,“我想我知道为什么黄梓会收你为徒了。” 为什么? 难道不是因为黄梓和我老乡,他急着看火影的大结局吗? 难道还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苏安然一脸懵逼。 “你的才智,在太一谷里恐怕当属第一。”东方玉低下头继续绘刻法阵的事,所以错过了苏安然脸上露出的茫然表情,“你那几个师姐,凶残是够凶残了,但没一个愿意用脑子的。……你就不一样了,你实力不怎么样,所以脑子才特别活。” 苏安然撇嘴。 他总觉得,东方玉是在趁机报复他最开始调侃他的那句话。 不过他倒是知道,东方玉这话其实说错了。 在太一谷里,若论谋略的话,他恐怕也就比二师姐、三师姐、六师姐、七师姐、八师姐、九师姐等几位师姐好一些,毕竟地球人出身于网络社会,脑洞肯定是要大一些的,最喜欢整活,所以总是可以搞出一些出其不意的骚操作。可如果要再加上经验阅历所形成的大智慧,那他恐怕就要垫底了。 无他,年纪太轻。 至于这个第一,苏安然也说不好是谁。 但太一谷里智商担当的前三位则必然是大师姐、四师姐、五师姐这三人。 大师姐不用说,能将太一谷管理得井井有条,而且也从不让师妹吃亏,没有一定的智慧肯定不行。 四师姐当年好歹也是魔门门主,虽说天真了一点,战术层面可能逊色些,但战略眼光却绝对不差。 五师姐就更牛逼了,名将王翦的后人,不管是韬略还是内政、交涉、布局等,她明显都游刃有余。 苏安然不想继续关于智商这个问题,因为这会让他显得自己是个笨蛋,于是便开口说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惊世堂最开始是武神的布局。” 苏安然的瞳孔一缩。 “不用露出那么可怕的气息。”东方玉摆了摆手,一脸的若无其事,“我都说最开始了,所以你也应该知道了。我也是后来才从其他人那里听来的消息。” “所以说,现在不是了?” “他玩脱了。”东方玉冷笑一声,“万界轮回,你认为是怎么来的?” “不知道。”苏安然摇了摇头。 关于万界轮回,他唯一知道的消息,就是从黄梓那里听来的,但按照黄梓的说法,万界轮回的世界都是真实,以玄界修士的划分方式,是属于“秘界”的一种。但现在听东方玉的意思,显然这里面有些其他的猫腻。 “万界轮回,最早就是天庭带来的。” 东方玉说这话的时候,一直都在看着苏安然的表情,试图从他这里看到震惊的表情。 但很可惜,他失算了。 苏安然不仅没有露出震惊的表情,反而是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了然神色。 “你早就知道了?”东方玉不解。 “不知道啊。”苏安然摇了摇头,“但我曾猜想过。……第一纪元中后期,万界才有了基础的概念,但那个时候,天庭已经出现了。之后具体的时间不太清楚,但反正后来就爆发了升天之路被打断的事情,之后万界的概念才正式在第一纪元的玄界彻底普及开来吧?”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ptt-396. 葬天閣的變化

小說推薦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我的师门有点强 “这里就是葬天阁?” 苏安然抬头望着前方一望无际的黑色大地,一脸惊奇的说道。 葬天阁昔年好歹也是名门大宗,而玄界名门大宗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占地面积相当的广袤,等闲便是一座山峰、一条山脉,而玄界也往往是通过占地面积来判断一个宗门的强大与否。 葬天阁的范围,苏安然只一眼望去,恐怕就得有数十上百平方公里,可想而知昔年是何等规模。 “东州只有一处魔域。”东方玉语气淡然。 但他斜了苏安然一眼时,脸上的神色分明是在嘲笑苏安然的无知。 “嘿。”苏安然也不以为意。 苏安然虽有个“莽夫”的绰号,但他又不是真的没脑子,所以临行前,他就通过方倩雯向东方浩借人。 当代东方家的七杰,一个现在是废人,一个去了剑宗秘境,一个被罚面壁思过,一个伤势未愈,一个在诸子学宫上课,一个在教青玉功法,所以剩下能够出来行走的,自然就只剩东方玉了。 本是想避开苏安然这个家伙,不想牵扯到葬天阁之事的东方玉,就这么被东方浩这位家主钦点着上班营业,他内心的恼火之处也就可想而知了。 而同行者,除了东方玉之外,还有空灵。 本来苏安然是打算让空灵留守在大师姐方倩雯身边的,但方倩雯听闻苏安然要来葬天阁救人,便将空灵也一并打发出来。反正只要方倩雯还在东方世家的一天,那么她就是绝对安全的,不会有任何危险可言——任何就算对其心怀不轨之人,都不会在东方世家闹事,东方浩也绝不允许这一点发生。 否则黄梓打过来的话,他是真的挡不住。 “我们要怎么进去?”空灵开口询问道。 “用脚走进去。”东方玉翻了个白眼,“葬天阁这片地域,你要是敢御空而行,你怕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我的神明与教廷 “我发现很多地方,似乎都不能御空?” “因为一是有禁制,二是对环境不熟悉。”东方玉说到这一点,脸上的神色就严肃了不少,“尤其是五绝十凶,千万不能御空,谁也不知道那里会有些什么禁制和奇怪反应。拿西州的天魔阁来说吧,你只要敢御空,你就等着被血魔吸成人干吧。……至于险地,则要看具体的环境,不同的险地情况都不一样。” 空灵开口问道:“葬天阁这里就是不能御空飞行?” “是。”东方玉点了点头,“你别看现在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但实际上你踏入葬天阁其中的话,就会发现整个天空都被魔气环绕着。所以在里面御空的话,实际上就等于是把你自己送入到魔气之中,寻常修士能够坚持一炷香便算了不起了。……但哪怕像我这般天才的修士,最多也就是一个时辰。” 一刻钟是十五分钟,一个时辰是两个小时。 苏安然撇嘴:说人话不行吗? 他不喜欢这类家族历史悠长的世家子弟的其中一个原因,便在于他们总是喜欢偏古话的交流方式。 时、分、秒,这一套计算时间的单位体系是由黄梓提出的,而因为其所具备的简洁性,也更容易让人记忆的特性,所以如今玄界基本都是采用这一套计时方式。 但那些家族底蕴深厚,或者家族历史悠长的世家,对此却不屑一顾,他们采用的依旧是时辰制和百刻制。 例如一天有十二个时辰,一炷香是两刻钟,一个时辰有四刻钟等。 “先进去看看吧。”苏安然叹了口气,“希望来得及。” 若非无奈的话,他其实也不想让东方玉跟着一起来。 但东州毕竟是东方家的地盘,东方玉对葬天阁如此了解,想必东方家对此地也是有过调查,所以人生路不熟的苏安然自然是需要一个导游来带路。 “等等。”东方玉伸手阻止了苏安然的鲁莽行动,“葬天阁的情况比较特殊,里面有迷障,哪怕你是按照原路走,照样也会迷路。如果你不想进去后就找不到出来的话,那么就需要做一些特殊的准备。” “你之前居然没告诉我?”苏安然一脸恼怒。 “葬天阁算是半个秘界,勉强可以跟秘境扯上关系,反正你是天灾,任何秘境都困不住你。”东方玉一脸淡然的说道。 “那你还要做什么准备,直接跟我进去不就好了。” “我只是不习惯把希望全寄托在别人身上而已。”东方玉斜了苏安然一眼,一脸不屑,“就像我跟你之间的交易,不也没有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你身上吗?……你说我两头投注也行,我并不否认。于我而言,利益高于一切。” 苏安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他所认识结交的朋友,基本上都是脾性相近者,套用游戏术语里的一句话,就是彼此相性契合。因此这次宋珏开口求援,苏安然想也不想就立即过来驰援——至于其中有几分愧疚心思,那就只有苏安然自己才知道,但总而言之,在和宋珏后来的接触里,苏安然都相当认可宋珏的脾性。 空灵默默的站在苏安然的身后。 但从东方玉开口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她望向东方玉的眼神便多了戒备。 她只是对生活常识有所欠缺,所以被苏安然忽悠着成了剑侍,顺便也被苏安然给重塑了一下三观——简单点说,就是空灵变成了苏安然的形状。不过这并不代表着空灵就真的是愚昧无知的人,至少她明白什么是两头下注,而这一点恰好又与她的三观格格不入,所以空灵并不喜欢东方玉这个人。 “这是以子母蚁虫为主料制成的特殊罗盘。” 东方玉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锦盒。 锦盒里面镶嵌着一个类似于指南针一样的物件,只不过作为指针的物件却是一条被晒干的虫尸。 而除了虫尸外,在锦盒内还有一块如同琥珀一般浅褐色的暖玉,暖玉内封存着一条看起来有些像蚁后的古怪虫子。 东方玉先是将在地上挖了一个深坑,将那枚琥珀暖玉放入其中,然后便在土坑内布下一个法阵后,才将其重新填上,又用脚踩实后,便又拿出令旗和阵盘再做了一个大阵覆盖其上。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可可西莉 “这个罗盘,永远只会指向母虫,所以只要将母虫埋好,就不怕在有迷障的地方迷路。”东方玉缓缓说道,“不过这地方,终于不太平静,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生物经过,所以多做几层布置,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事情还是很重要的。” 苏安然和空灵彼此微微点头,表示学到了。 “你拿着,进去走个一、两百米,然后再顺着罗盘指示的方位回来。”东方玉开口说着,同时将罗盘递给了苏安然。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华都市异能 我的師門有點強 木牛流貓-395. 遇襲

小說推薦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我的师门有点强 葬天阁魔域内,火光冲天。 天空中的火云不灭,飞舞而出的这些小凤凰就永不停歇。 当然,随着这些如同凤凰一般的小火鸟不断落下,然后在地面砸出一道气浪与火焰,天空中的火云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减着。 但连日来一起培养出来的默契,却也让四人都知道,只要能够让宋珏施展出这招不知道她从何处学来的秘技,接下来他们就可以得到两个小时左右的休息时间。 这也是为什么众人在突围时,却并没有一口气的撕开缺口离开,而是要尽可能的将这些魔人、魔傀儡都聚拢过来。 葬天阁是怪异不假。 这里的魔人、魔傀儡杀之不尽,死后又复活也同样不假。 但在一定时间内,这些魔人和魔傀儡的数量,终究是有限的,而不是无穷无尽的。 所以只要在短时间内能够大幅度的击杀这些魔人和魔傀儡,那么在它们重新复活苏醒之前,众人自然便也有了休憩的机会。 而在场四人里,也唯有宋珏有这个能耐。 其他人倒不是说没有此等手段,而是做起来不如宋珏这般高效。 但可惜的是,宋珏的这种秘技手段,一天也就只能施展一次,接下来她就会陷入相当长时间的疲惫状态,这也是她现在的神色看起来相当疲惫的原因所在。 人的疲惫,指的是两个方面。 即精神的疲惫和身体疲惫。 大多数情况下,身体上的疲惫只需要通过一定时间的睡眠,都能够自然而然的恢复;而精神上的疲惫,往往则需要通过更长时间的休养、放松,才有可能得到恢复。 但这指的是正常情况。 宋珏虽精于武艺,但真元宗本身始终还是道宗门派。 玉如意 而道门最擅长的便是淬炼精神、神魂。 所以宋珏的情况,反而是精神状态能够得到充足的休养,而身体却始终无法得到充足的休养。 另外三人则略微有不同。 泰迪和石破天二人,精神方面并不如何疲惫,但身体上的疲惫却无能为力,毕竟每天能够休息的时间很短,而且作为队伍主力的两人,所需要消耗的力气可不小。 唯有许毅,情况在三人之上。 只负责掠阵和查漏补缺的他,不管是精力还是体能消耗,都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战事激烈,但持续时间并不算长。 所以一招定胜负后,几人当即没有丝毫的迟疑,立即破阵而出。 但这一次,打头阵的则是泰迪。 大荒城陌天歌首徒,一手枪法不说出神入化,但也有其师七成火候。 区区漏网之鱼,于泰迪而言不过就是一枪的事。 或横扫、或轻挑、或重刺,在泰迪的枪下都走不过半招。 紧随其后的是许毅。 三才剑阁只是三十六上宗之一,宗内以天、地、人划分三套不同的剑诀,分为以攻伐杀戮为主的天剑、以御剑术为主的地剑、以剑技为主的人剑。三套不同风格的剑诀各有优劣,自然也就术业有所专攻了,不过想要真正发挥其威力优点,实际上还是得天地人三剑结合。 许毅修的是地剑,以御剑术为主。 此刻悬浮于他身侧的便是十八把不过寸许的飞剑——以一柄本命飞剑为核心,然后以本命飞剑为中枢,借此操纵其他形成牵引同化的飞剑,最终做到如许毅这般能够控制多把飞剑,便是三才剑阁地剑派的御剑技巧。 其中,十八把飞剑只能算是略有小成的水准。 再往上,还有控制三十六把飞剑的入微境、七十二把飞剑的纯青境,直至大成境的三百六十把飞剑。 上帝没给我机会微笑 北冬生风流 至于这门剑术功法的圆满境,传闻乃是三万六千把,真真正正的万剑齐发。 但在四大剑修圣地看来,却是觉得这门功法颇有些华而不实。 万剑楼修剑法,主张的核心理念便是一剑破万法。 藏剑阁修剑器,走的是当年剑奴之路的改革派,核心理念是人剑合一。 灵剑山庄修剑气,但却并非苏安然那种剑气手段,而是讲究养剑意、蓄剑气,世间万物皆可为剑。 与三才剑阁的地剑派理念最接近的,其实要算北海剑岛。 因为北海剑岛以剑阵为主,本质上也是需要操纵多柄飞剑或多道剑气。但与三才剑阁的地剑术不同的是,无论是剑气还是飞剑都不是北海剑岛的主学,这些只是他们的辅佐手段而已,真正核心理念乃是剑阵。 十八柄飞剑悬浮在许毅的两侧,而随着许毅双手一排,飞剑顿时便散发开来,左右各九,遥指两侧。 这些飞剑相当于是许毅的身体延伸部分,与他心灵相同,几乎可以随着许毅的心念转动而有所变化,两者间不存在任何的延迟。而许毅紧随在泰迪身后,便也是为了应付一些自泰迪行动之后才重新诞生的魔傀儡和魔人,毕竟负责开路的泰迪是绝不能停下来或者掉头返回的。 跟在队伍最后的,才是石破天。 本在前方开路的石破天,在扫出一片空场让宋珏大发神威后,他自然也就止住脚步了。 而当泰迪没有丝毫停顿的擦身而过、许毅也紧随其后之后,石破天便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断尾的那一个人。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線上看-388. 男子漢大丈夫說一不二!

小說推薦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我的师门有点强 尖锐的石块发出呼啸的破空声,以一种覆盖式饱和打击的方式袭向悬浮在半空中的许大志。 血 繼 限界 “贵客上门,有失远迎,还请……” 一道郎朗清声响彻山间。 但不等对方说完,便听一声“噗——”的喷气异响。 那些尖锐的石块已经彻底将许大志给打成了许酱了。 他甚至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声,整个人就彻底变成一摊烂泥从高空中摔向地面。而那些尖锐的碎石块,也在不断的轰击碰撞中,碎成了更为细小的土石颗粒和齑粉,飘飘扬扬。 “你们到底是谁?!” 原本还算和气的问候声,陡然间就变得勃然大怒,犹如冷冽寒风。 史上第一穿越 “哼。” 但一声比寒风更冷的讥讽,却是盖过了这道怒吼声。 落日照耀在行天宗山门牌匾的阴影下,居左一人踏前一步,现出身形。 几乎牵动了整个宗门护山大阵的恐怖气息,却在此时陡然一滞。 “黄……黄梓?!”有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自东向西横掠而至,然后稳稳停在了黄梓前方数十米处,也正是许大志变成许大志酱的位置旁边,“黄谷主,你……这是何意?” 声音中,有着几分惊恐。 此人正是行天宗的现任宗主,霍云。 而几乎是在霍云现身的同时,他的身旁一左一右的便也多出两道身影。 这两人连同行天宗宗主霍云三人,便是如今整个行天宗明面上的三名道基境大能了。 在这三人之后,便是十二位行天宗的长老,但都只是地仙境而已,其中却有两、三人的气息并不稳固,想来应该是还没彻底适应突破到地仙境后的变化。 这十五人,便是整个行天宗的顶峰战力了。 “算一笔旧账。”看着战战兢兢的这十五人,黄梓沉声说道。 霍云脸色猛然一变。 他转过头,望向自己的两名师弟,以及其他地仙境的修士,面色已有几分狰狞。 ——你们谁干的好事?! ——为什么要去招惹太一谷!? 明明霍云没有开口,但是所有人却在这一刻却读懂了他的意思。 可他们却觉得相当的委屈。 太一谷都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会不知道吗? 树的影,人的名。 不说惹是生非五人组,光是洪水猛兽二人组,他们就算遇到也都是绕路走,怎么可能去招惹太一谷的谷主黄梓呢? 要知道这位主可是立于玄界顶点的存在。 去招惹他? 他们看起来像是脑子有坑的人吗? “不用看了,不是你们。” 黄梓哪会不知道霍云的意思,他声音淡漠的缓缓说道。 “不是他们?”霍云再度转回头,但这一次他的眉头却是皱得很深,“那是……” 他快速的扫了一眼已经变成“酱”的许大志,言下之意相当明显。 “也不是他。”黄梓声音依旧冷漠,“他想杀我立威,那我杀他,也很正常吧?” “正……正常。” 汗水,不知不觉间竟已打湿了他的衣衫。 霍云不知道黄梓到底想要找谁的麻烦,可整个行天宗所有高层却已全部聚集于此…… 不! 还有一人不在! “老掌门他……”霍云小心翼翼的抬起头。 然后,他便看到了一双冷漠得完全不带丝毫情感的冰冷双眸。 那是一双相当与众不同的双眸。 眼白部分是金黄色的。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mek6q都市异能 我的師門有點強 txt-387. 惡客上門相伴-cc859

小說推薦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我的师门有点强 玄界除了十九宗外,其他任何宗门的地位都不是一成不变的。 哪怕就算是三十六上宗的上十,偶尔也会出现排名更迭的情况。 例如仙女宫,当年就是把中州黄家给拉下马,才得以夺得“上十第一”的桂冠,而后来名次能够一直稳固,也是因为这个宗门能够很好的压制住自己的野心,从来就没有奢求成为“二十宗”;再加上仙女宫的发展策略,一直与其他宗门交好,所以才能够站稳脚跟。 而除了如此励志的仙女宫外,西州季家、行云宫、龙虎山庄,也皆是相当励志的代表——这些宗门,也都不是一开始就处于三十六上宗的“上十”序列,而是依靠自身的发展和努力才最终得以成名。 青春,没什么不可能 天堂Heaven 那么有人起来,自然也就有人下去。 不过名次的跌落,也并不仅仅只是因为有其他宗门发展得好,所以才会被拉下马。 能够成为三十六上宗的宗门,哪一个不是有数千年的底蕴? 别人在发展,资源占据更多的他们又怎么可能停滞不前? 除非,是掌门人出现了重大决策失误,又或者是出现了例如宗门分裂或者宗门大量强者陨落的特殊事件。 行云宫,前身便是行天宗。 这个宗门的野心极强,立宗之初的理念便是“替天行道、斩妖除魔”。 而事实上,行天宗在当年针对妖族的战争中,也的确是相当出名,这也是后来他们能够排入三十六上宗前列的原因。 但很可惜的是,后来因为宗门内部的决策问题和理念之争问题,导致行天宗出现内部分裂,行云宫也由此诞生——在那之后,行天宗也终于不再是“替天行道”的理念,而是改为“顺应天意”之说。 但很可惜的是,随着行天宗分裂和内部又相继出现一系列的错误决策,导致宗门实力以惊人的速度迅速下滑。而后来宗门高手的神秘失踪,便彻底成为了压垮行天宗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被行云宫取而代之。 如今的行天宗,已是七十二上门的“下十末”了。 若无意外的话恐怕很快就要成为三流宗门了。 但在这个宗门彻底变为三流宗门前,如今还是七十二上门之一的它,依旧有着相当程度的影响力。 宗门的广场大殿上,类似于世家教头一职的行天宗长老,正端坐在一块立于三米巨石上的蒲团,双目如电般的扫射着正在广场操练着的上千名弟子。 这些弟子年纪普遍都不大,基本都是八、九岁,最大的也不过十二、三岁。 此时正在广场上练拳的他们,小脸上满是认真且严谨的神色,一拳一脚都打得有板有眼。 这上千名弟子一齐出拳、踢腿的动作看起来,竟是有一种奇特的和谐美感。 这些弟子,是行天宗的外门弟子。 他们会在这里接受五到十年左右的统一训练,之后再按照具体的情况进行分配——天资足够好的弟子,很早就会被长老们相中,成为这些长老的真传弟子。而如果能够在五年内表现足够优异者,也有一定的几率可以成为真传弟子,最不济也是一个亲传弟子的身份。 若是十年时间都无法进入内门的话,那么这些弟子就只剩两条路可走:要么成为专门处理俗务的外门执法弟子,要么就只能离开行天宗。 前者会被安排到行天宗所掌控的秘境内巡视和驻防,用于维持宗门所掌控秘境的顺利运转和资源开采等;后者虽说是离开行天宗,但因自身所学功法的存在,倒也是可以过上比凡尘平民更优渥的生活,而且说不准这些弟子未来诞生的后代就会出现天才——基本上,各个宗门有超过一半的新鲜血液来源都是出自这种方式。 而这一点,也是玄界大多数世家的构成基础。 扫视着广场上弟子们的动作,这位行天宗的执事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的修为并不强。 只有地仙境而已。 但在如今基本已经滑落到三流宗门边缘的行天宗里,他已经算是非常难得的强者了——如今的行天宗,只有一位已经卸任掌门之位的太上长老是苦海境尊者,但其已临近大限;而新接任掌门之位的前大长老,也不过只是道基境大能,但好在行天宗的底蕴终究还是有一些的,整个宗门除了掌门外还有另外两位道基境大能,以及包括这名执事长老在内一共十三名地仙境。 按照玄界的序列强弱判定标准,七十二上门最少得有一位苦海境尊者坐镇。不过宗门的档次更迭肯定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因此哪怕就算行天宗这位已经大限临近的苦海境尊者当场暴毙,但只要在未来几十年里,行天宗还能够再诞生一位苦海境尊者的话,那么还是有很大的可能能够维持住自身的排名不跌。 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了。 木叶之伊鲁卡传奇 书破 想要再让行天宗恢复到以前的威名,没有个上千年以上的时间是绝无可能的。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行天宗才会如此重视下一代弟子的教育。 “很好,我很满意。” 看着所有外门弟子一套健体功法打完,开始吐气收招,许大志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你们的表现,就足以证明在过去半个月里,你们并没有虚度,我看到不少人都已经达到聚气境五重了,最弱的也有聚气境三重,月底的考核相信你们应该是没问题了。” 说到这里,许大志笑了一声:“我们行天宗这套《天行健吐纳法》中正平和,最适合用于聚气境阶段的修炼了。如果有人能够在月底修炼到聚气境七重的话,到时候肯定会被其他长老收为弟子的,你们就不用担心以后的事了。” 听到许大志的话,不少弟子的脸上都浮现出喜色。 许大志的脸上也满是笑意。 他刚才说的这些话,并不是在忽悠这些外门弟子。 行天宗的修炼功法进阶方式与其他宗门不同,因为这个宗门的功法并没有那种可以让修士一直不断修炼下去的,而是按照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功法来进行分配。 聚气境时修以聚气为主的《天行健吐纳法》,神海境修以锻炼神识为主的《晴空养神诀》,通窍境修淬炼五脏六腑的《五行吐纳法》等。直到本命境之后,才根据每名弟子的身体素质、偏好和性格等情况的不同,而开始主攻不同的功法修炼。 行天宗虽说如今已有跌落到三流宗门的危险,但其本身的底蕴和传承一直以来都未曾断绝,所以哪怕如今是七十二上门之末,但其收徒标准和内外门的判定标准等等,却始终是按照着当年三十六上宗时的标准来执行。 亦即是想要成为内门弟子,起码也得有蕴灵境的实力才行;而想要成为某个长老的亲传弟子,那起码也得有凝魂境的潜力方有可能,若只有本命境的潜力最多也就只能当个记名弟子——勉强比内门弟子稍高一个档次待遇。 人 小鬼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