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月如火

精品言情小說 《一世獨尊》-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不服也得服展示

小說推薦 – 一世獨尊 – 一世独尊 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你也知道这无霜公子?” 林云略显诧异,白霄居然也知道这无霜公子,这无霜公子似乎真的大有来头。 白霄笑了笑道:“我说夜倾天,你怕是忘了我姓什么吧,我也是白家嫡系子弟。” 林云恍然,这还真是灯下黑了。 白霄笑道:“我还是与你说说吧,东荒六大圣地彼此间多有交流,说是交流……实际上嘛,你懂的。或是扬威,或是耀武,又或者直接就是挑衅。” 林云点了点头,这个他懂。 武者世界就是如此,圣地之间的交流,尤其是年轻辈的交流肯定是比拼武力,不是真来慰问的。 即便真是亲切友好的交流,年轻人一旦动起手来,味道也会变得玩味起来。 天道宗作为东荒圣地之首,更是无法避免此类交流,说是常年不断并不为过。 “但这次有所不同,谁都知道无霜公子是借交流之名,来接近我家圣女。”白霄轻声笑道。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早就听闻幽兰圣女的风采,已传遍东荒,甚至神龙帝国都有美名流传。” 林云听人说过许多次了,并未感到意外。 “白家长辈对这位无霜公子很满意,他是神乐世家世子,论家世传承白家还要稍逊些许。” “是吗?” 林云笑了笑,不以为意。 “你可别小瞧神乐世家。”白霄见他这般态度,出言提醒道。 林云无奈一笑,没有多做解释。 他倒是想高看几眼,可实在办不到啊,半年之前就在琅琊盛会败了梅子画。 说起来好像还是琴箫圣手,名头可不比这无霜公子小。 神乐世家或许很强,可世子不一定就是最强。 小說 線上 閱讀 就算最强也无所谓,林云打的就是最强。 白霄见林云看似没说话,可目光中分明暗含不屑,这家伙真是嚣张。 看你能笑到啥时候,他心中暗道一声,道:“若是如此也就罢了,不过疏影与这位无霜公子,关系其实还算不错。” “哦?” 林云面色微变。 白霄笑了笑道:“这位无霜公子精通音律,甚至连奚琴都极为擅长,天赋高到常人无法想象。” 林云谦虚的笑道:“其实我稍微懂些音律。” 白霄不屑的道:“你是剑道奇才不假,音律就算了吧。你怕是连奚琴都不知道是什么吧,那是早已失传的昆仑古乐,幸亏有葬花公子无双妙手,才得以在琅琊盛宴重现。” 林云故作不知,道:“葬花公子很强?” 白霄鄙视的看了眼林云,方才道:“说句不恰当的话,夜老弟和葬花公子比,连个屁都算不上。” 噗! 紫鸢剑匣中,小冰凤没忍住笑出了声。 末日 侵袭 林云面露尴尬之色,讪讪笑道:“有这么夸张吗?” 白霄眉头轻挑,淡淡的道:“你也就在天道宗内嚣张,可葬花公子两年前就名震昆仑了,荒古一战,龙脉斩圣君!” “我听说借助了至尊圣器,且差点同归于尽。”林云似在争辩。 白霄摇了摇头,笑道:“所以说,你眼界确实窄了点,还不服气。至尊圣器何等宝物,寻常龙脉别说斩杀圣君,连真正催动都难以做到,别说杀圣君,不把自己伤到就算好的了。” 见林云还要张嘴,白霄教训道:“你别说话,听我说。” 林云嘴角抽了下,终究是没有争辩。 白霄道:“当初通天之路万界争锋,九条天路榜首皆以名震昆仑,每一个都是黄金妖孽,可若说谁是第一,公认葬花公子。” 林云心中无奈,这都谁说的? “其余八人就算不服,也没有办法。”白霄继续道:“当初荒古一战,都以为他陨落了,可谁知道,他居然还精通音律。” “琅琊盛宴强势夺下榜首,更让八百年未开花的三生树开花结果,堪称无双妙手。” “那所谓神乐世家的梅子画,在他面前也是心服口服,输了八名侍女,啧啧,一花只为一树开,一月只为一人来。公子美人,萧剑争锋,何等风采。再看看你……” 白霄不屑的道:“别人在琅琊盛宴大放异彩,你在圣仙池偷看圣女洗澡,别人在龙云榜上夺下榜首,你在章岳面前跪地求饶,别人现在都指不定都是半圣了,你还在偷看圣女洗澡。”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一世獨尊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閉關修煉分享

小說推薦 – 一世獨尊 – 一世独尊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都市 神 豪 王子岳心满意足的走了,留下一脸懵逼的林云。 “呵,这误会有点深啊,林云。” 紫鸢秘境内,小冰凤幸灾乐祸的道。 “误会太大了。” 林云轻声苦笑。 “你打算怎么办?半月之后要去嘛,本帝可以提前给你做些准备。” 小冰凤跃跃欲试的道。 “我为何要去?关我何事。” 林云拒绝道。 本来误会就深了,这一去只怕根本就洗不清误会了。 起初为了不让人看出破绽,林云不得不担上一些夜倾天的因果,做些平日里不会做的荒诞之事。 可如今回想起来,自己的种种举动,在旁人眼中的确是情深一片。 难怪王子岳会误会,深究起来一点都不奇怪。 自己所做种种,的确让人没法看出破绽。 可无形之中,给白疏影带去太多麻烦了。 加上圣仙池之事,林云心中对白疏影是很愧疚的。 真要说起来,当初他和白疏影说好了,有朝一日来天道宗找她,以武会友。 可若真的狠心不去,似乎也不大好。 “渣男。”小冰凤鄙视道。 “这事不能再掺合了,我来天道宗是让实力再进一步,我还要回荒古域,还要为师尊护道!” 林云双目微凝,眼中神色愈发坚定起来。 不能再沾因果了,师尊早晚要冲击帝境,到时候天玄子肯定会出手。 林云目光扫去,视线又落在思过崖石碑上,心中轻声叹道。 思过崖,那就静思己过,安心修炼。 他将紫鸢剑匣抱回山洞,让大帝施展几道灵阵之后,将三生果取了出来。 咔咔! 当三生果取出来时,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缝,裂缝又延伸出几道细小的缝隙。 林云惊讶的道:“怎么会这样?” “少见多怪,三生果本来就是一次使用的,你都分开使用好几次了。” 小冰凤走过来道:“拿过来,本帝看看。” “还能用几次。” “差不多两次,一次大约两年左右。”小冰凤看了会递给林云:“很可以了,这枚三生果算是极品,若不然效果更差。” “那得好好珍惜了。” 林云握紧三生果,沉声说道。 他能在天道宗短短时间,实力大增,除了天道宗本身资源外,靠的就是这三生果了。 “不过你手上资源差不多用光了,你这次确定却要用三生果?”大帝质疑道。 没有对应的资源,进了三生果也就浪费时间而已。 “大圣之源还能用两次。”林云轻声道:“再用一次吧。” 整个天道宗传他炼化了一枚圣源,林云差点都忘记了,他还真有一枚圣源。 还是南帝亲传枯玄大圣留下的圣源! “你真不去?”小冰凤又问道。 “不去。” 林云咬咬牙,进入三生秘境中。 一年时间,应该足够将这次的大圣之源炼化。 枯玄大圣留下的圣源,一共封印了九次,所蕴含的磅礴圣气是成倍叠加。 到第八次,其中蕴含的圣气,已经比前面七次加起来还要多。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一世獨尊笔趣-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世間只有我懂分享

小說推薦 – 一世獨尊 – 一世独尊 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当脑海中的画面与现实重叠的刹那,林云看着亦如往昔的欣妍,神色微怔,数不尽的情感似乎要喷涌而出。 “师姐!” 林云神色失态,情不自禁的道。 欣妍看着林云古怪的表情,似乎不太情愿的模样,笑道:“怎么?你成了龙郓大圣的关门弟子,我不配做你师姐吗?按照宗门规矩,你也得称我师姐!” 她倒是听说过不少,这人桀骜不驯,嚣张跋扈。尤其是重新回来后,更是锋芒毕露,张扬不羁。 甚至连圣境长老,都敢直接动手扇耳光,可谓是张扬到了极致。 称呼自己师姐,怕是相当不服气? 林云惊醒过来,听到对方这般说,连忙解释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只要玄女愿意,夜某一辈子都是你的师弟。” “哦?” 白霄和欣妍,眼中同时闪过抹异色,这家伙咋变得这么礼貌客气了。 看他紧张的模样,甚至还有点……怂。 白霄道:“玄女来此何事?按照规矩,你不能在靠前了,思过崖也算是禁地了。” 欣妍笑了笑,将师尊准备好的圣龙丹取出,道:“师尊怕你昨夜受伤,特令我送来一枚圣龙丹,还请白大哥转交给夜师弟。” 圣龙丹! 白霄心中一跳,这可是好东西啊。 传言中只要不死,圣境之下的修士都可以救回来,一夜之间枯木逢春。 若是修炼得当,甚至还能从中得到一丝机缘,冥冥之中可窥得圣龙存在。 当日章岳被林云废掉,他师尊就是用此物,才让他短短几日恢复伤势。 此物极为珍稀,即便是圣境强者也不会有太多。 更让白霄惊讶的是,静尘大圣为何要将如此珍稀之物,专门遣玄女送过来。 对夜倾天也未免太好了吧! 他强行压住疑问,将圣龙丹递了过来。 林云接过玉瓶,面色变幻,心中大约猜到了些原因。 静尘大圣应该已经知道自己身份了,大概率是龙郓告知对方的。 “圣龙丹我收下了,还请玄女替我好好谢上静尘大圣。” 林云将玉瓶收好,拱手说道。 他惊醒过来后,在欣妍面前便相当克制,将自己的所有的思念尽数收敛。 甚至正眼都不敢多看,只有余光扫过。 这夜倾天和传闻中的似乎不太一样? 欣妍看了眼林云,旋即道:“师尊还让我说,你且安心在思过崖待着,有她在,天璇剑圣不敢为难你的。” 白霄古怪的朝夜倾天看去,这小子啥时候和静尘大圣扯上关系了,后者可是出了名的护短。 林云再次谢过,心中暗道,师尊的两位红颜知己,关系似乎有些微妙。 “夜倾天,你有啥话想对师尊说的?”欣妍说到此处,看了眼白霄,方才轻声道:“你若是有受啥委屈,可以现在就说,师尊定会为你讨个公道。” 白霄脸色顿时哗变,吓得不敢吱声,忐忑不已的看向林云。 静尘大圣脾气相当暴烈,且护短到了某个极端,若林云真的开口。 那恐怕立马就会和天璇剑圣大打出手! 两位大圣一旦交手,天道宗必然会闹出极大的动荡,他神色紧绷,眼中尽是震惊又是紧张。 “没有委屈,此事确实因我擅闯禁地而导致的,天墟剑圣并未有不妥之处。” 林云连忙说道。 他醒来后就已经明白,天璇剑圣那一掌看似骇人,实际上相当于救了他。 将他安在思过崖,也是大事化小的意思,怎会再生波澜。 “如此便好。” 欣妍笑了笑,告辞离去。 林云眼睁睁看着她离去,却无法上前一步,心被刺痛的很厉害。 他知道他还不能表明身份,一旦被人知晓,他和欣妍师姐的关系。 会给后者带去天大的祸患! 抓不住的流年抓不住的你 方少爷 一旁白霄松了口气,脸色半响才恢复,看向林云笑道:“夜兄弟,这次多谢你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都市小說 一世獨尊-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思過崖推薦

小說推薦 – 一世獨尊 – 一世独尊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夜倾天死了? 这一幕太过骇人,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脸色都显得极为惊奇。 嗖! 白疏影面色微变,不过她远远看了眼,发现夜倾天生机还在,似乎并没有受到重创。 人没事还活着,白疏影松了口气,看向夜倾天神色复杂。 夜倾天应该不是传闻中的好色之徒,可也难称好人,终究是别有企图。 “夜倾天累教不改,再次擅闯禁地亵渎幽兰圣女,暂且关思过崖,具体处罚等龙郓大圣回来后再说。” 就在此时,天璇剑圣的声音传了过来。 众人面色微惊,诸多半圣神色也是古怪起来,思过崖? 思过崖是悔过之地,并无任何刑罚存在,甚至还有提前出来的可能。 一般都是修炼不勤,相互斗殴,又或者是没完成功德任务才会被赶去关禁闭。 按照夜倾天所犯下的事,即便天璇剑圣将他处死,也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再次一点,也得关进天刑台,让其日夜遭受风狱、火狱、刀狱、雷狱的折磨。 这才是夜倾天该去的地方! 天璇剑圣这般举动,有点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感觉。 看似责罚夜倾天,实际上是从轻发落了。 可方才那一掌又明明可怕的很,似乎下一秒,夜倾天就要连渣都不剩了。 天璇剑圣那般气愤,绝对做不得假,所以众人才觉得古怪。 “金吾卫白霄。”天璇剑圣道。 “在。” 白霄上前,拱手行礼。 “夜倾天由你押解看守,现在立刻马上,让他消失在幽兰山。” “诺。” 白霄神色疑惑,但心中却莫名松了口气,觉得这般结果也还好。 领命之后,他一手提着林云,一手抱着他的剑匣,而后横空而起朝思过崖飞去。 “疏影,你随我来,其他人都散了吧。” 天璇剑圣一闪,带着白疏影直接朝玉阳殿落去。 其余半圣各自对视一眼,眼中都写满了疑惑之色。 “吓死我了,方才我还真以为夜倾天被一掌打死了。” “现在这结果也好,不然龙郓大圣回来,我天道宗两位大圣肯定要起冲突。” “不过这夜倾天真的是死性不改啊!” “命太好了,上次有青河剑圣为他求情,这次又成了龙郓大圣关门弟子,简直无敌。” 伴随着各种议论之声,这些半圣也各自离开此地。 只是众人没有发现,圣仙池内还有一人。 却是天阴圣女王慕嫣,她趁此机会终于末入圣仙池中,来到林云和夜倾天大战的池底。 几番探查之后,王慕嫣脸上露出恍然之色。 “原来如此,难怪我以前明明能察觉到气息,却又无法真正寻到日月神纹。” 王慕嫣嘴角勾起抹笑意,轻声道:“小丫头片子,和我斗你还嫩的很。” “夜倾天和白疏影,不会在池底发生了些什么吧……”她脸上忽然露出古怪笑意,越来越觉得这个夜倾天真不简单。 玉阳殿内。 天璇剑圣看向白疏影道:“疏影,我看你神色似有话要说,今夜之事莫非还要隐情?” 白疏影道:“徒儿的确有些猜测。” 金鳞开 “你说。” “这夜倾天可能不是好色之徒那般简单,他擅闯圣仙池所图甚大,他可能还有其他身份。”白疏影说出自己的猜测。 “他图什么?” 天璇剑圣早已知晓林云身份,对此并无意外。 “可能是日月神纹。”白疏影轻声道。 “日月神纹?不可能……他并不需要日月神纹,也不会派他来取。”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一世獨尊》-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情絲難斷看書

小說推薦 – 一世獨尊 – 一世独尊 白疏影惊愕半响,似乎想不通对方为何如此做,可惊醒过后,还是怒道:“放开我!” 林云讪讪笑了笑,赶紧松手。 可他松手的刹那,堆积在池底的金色池水,从两边涌来而后撞击在一起,形成一股浪潮。 激荡之下,白疏影刚刚落下,又被这股浪潮弹了回来。 砰! 这下直接撞在了林云怀里,像是温香软玉,光滑细腻,胸前雪白更是柔软有力。 不等白疏影发怒,贴在一起的两人重重落了下去,却是林云撑不住了。 磅礴池水,将他二人直接冲到了底部。 呼呼! 这般撞击之下,暗流狂涌,池水底部卷出一个磅礴漩涡。 两人比挤压在一起,于漩涡之中不断旋转起来,池水疯狂的填满每个角落。 二人猝不及防,都无法脱开身来,反倒是越贴越紧。 林云稍稍尝试下,可涌动得池水中蕴含磅礴圣气,以他的修为竟然无法轻易推动。 “走开!” 白疏影脸色终于变了。 林云没办法,只能强行将白疏影推开,可水流太猛烈了,他双手一推之下,捏住了两对异常饱满的雪白上。 面具之下,当即色变。 “放手!!”白疏影又气又怒。 “放,放……放……” 林云尴尬不已,赶紧松手,可刚刚松手巨大的水流冲击而至。 两个人又仅仅贴在了一起,场面顿时相当尴尬。 就这样,水流汹涌,裹挟着二人起起伏伏,上上下下。 等好不容易停歇下来,起! 林云趁此机会,轰然暴起,仿佛一柄利剑冲天而去。 白疏影终于等空,一招手,手腕处的空间手镯出现一间圣袍。 不过这圣袍,明显抵不住池水的高温,穿上后立刻有圣纹被不断融化。 嗖! 白疏影顾不得许多,脸色冰寒,咬着牙狠狠追了过去。 幻界星辰 “想走,没门!” 扑通! 娇妻:总裁的小魔女 媚玑 韩娱水晶 在笑的树 林云破水而出,收回金乌圣翼,抱起紫鸢剑匣朝着山下凌空飞去。 守在圣仙池外的诸多执事,顿时被惊醒,一个惊讶无比的看着林云。 怎么进来的? 十多名涅槃巅峰,脑子全是问号,皆显得极为错愕。 “还真有蚊子。” 金吾卫白霄,站在这群人身后,笑眯眯的说道。 而后率先惊醒,一步,越过诸多执事,抬手就朝着林云杀去。 轰! 半圣之威袭来,林云去路立刻受阻,白霄嘴角带着丝笑意,可下手却是凌厉而凶狠。 一股极为致命的危险感传来,林云这才知晓,和真正半圣比起来,那银月狼王确实差的太远了。 噗呲! 几乎一个照面,本就受伤的林云,被震飞了好几步。 “留活口!” 就在此时,从圣仙池中飞出来的白疏影,悬空而立,身上圣辉弥补,夜色中极为醒目。 “行吧。”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一世獨尊-第一千九百章 不可置信!熱推

小說推薦 – 一世獨尊 – 一世独尊 第一千九百章 天道宗,紫雷峰。 王子岳、辰钟、欧阳鹤以及袁晨,这与林云关系稍好的几人,刚从紫雷峰出来。 “这夜倾天也不在紫雷峰,到底跑哪去了?” 王子岳轻声叹息道。 辰钟三人,也是一脸疑惑。 最初林云没来道场,只是小部分传言林云被天璇剑圣赶走了,可现在快小半个月了。 林云一直没出现,于是传的整个天道宗都知道了,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 最奇怪的是,林云好像消失了一样,天道宗完全找不到他了。 “不在紫雷峰,也没人见他离开宗门,这家伙到底去哪了?”辰钟捏着下巴,古怪的说道。 几人与夜倾天,算不得上至交,也就王子岳交情稍微深一点。 不过终究算是打过照面,对他的下落还是比较关心,他被天璇剑圣赶走之事,属实疑点重重。 “再过半个月,神道阁的无霜公子要来了,他若是不来,幽兰圣女指不定就要被人勾搭走了。” 王子岳轻声叹道。 这位无霜公子出自神乐世家,长相俊美,富贵逼人,精通音律,又在神道阁修炼灵纹。 当初远远见了白疏影一面,便朝思暮想,想尽办法追求。 算是白疏影,较为知名的追求者之一,据说白家内部许多人都想撮合二人。 这位无霜公子,无论外貌家世还有修行天赋,都可以配得上白疏影。 最重要的是,天道宗人人都知道,白疏影擅长音律,精通各种乐器。 东荒六大圣地,彼此之间会经常走动交流,有传言说这位无霜公子,便因此才入得神道阁。 王子岳着急寻找林云,也有这个原因在其中。 可惜苦寻不到,夜倾天自己也没留下什么讯息。 这家伙自己都不关心,我为他操心这个干嘛。 王子岳摇了摇头,也有些恼火林云迟迟不出现。 “我听说,夜家那位族公也在找他,夜青鸿领命之后,也在悄悄寻找。”袁晨小声道。 欧阳鹤笑道:“何止是他,白奕洲、章魁和还有那萧景琰,也很关注在他何处?” “先回幽兰院吧,但愿这家伙没啥事吧。”王子岳道。 …… 无尘宫殿前广场。 林云并不知晓,王子岳正在使出寻找自己。 他将万星印散去,身上银辉立刻如流动的液体,被银色剑丸尽数收纳进去。 而后盘膝而坐,消化着脑海中多出来的信息。 是消化不是参悟,眼下他脑海中嗡鸣不止,突然多出来的讯息,让他无法分心做任何事。 两个时辰过后,林云才缓缓睁开双目。 而后双臂一展便腾空而起,于这殿前广场舞剑,他没有太多章法,仅仅只是随意舞着。 顺着方才消化的诸多经文,简单将其中意境施展一番,很粗糙谈不上修炼。 可一遍舞完,林云浑身血气流动,涅槃之气充盈全身,说不出来的畅快。 眉间锋芒,更是凌厉的可怕。 “真是门好剑法……就暂且叫你枯木剑法吧。” 林云收剑归鞘,脸上露出些许笑意。 天璇剑圣没有给剑法留名,林云也只能取其中一招,随意命个名字。 他方才稍稍尝试,便已知晓这剑法威力,比之萤火十三剑还要强大许多。 就在他准备回去时,林云脚步停下了,目光带着一丝疑惑回头望去。 奚琴之音,居然还在响彻,这都已经深夜了。 异界全职业大 庄毕凡 林云思索片刻,也就稍稍明白了。 比之白疏影弹奏的其他乐器,这奚琴颇有不顺,意境要差上许多。 二泉映月的意境,勉强就弹奏出了三成,她应该是在练习。 不过这奚琴哪有那么好练,看似简单,门道却是极多。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一世獨尊 線上看-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朽木難雕推薦

小說推薦 – 一世獨尊 – 一世独尊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朽木难雕,本圣罚你自省三日!” 天璇剑圣已经远去,可她冰冷的呵斥之声,依旧回荡在这殿前广场。 三十六幅画卷,三十六个古字,错乱排列,弥漫着古意将林云困在其中。 “这下好,让你得瑟,被困住了吧。让你低调点,别那么装,越装越惨。” 紫鸢剑匣内,传来小冰凤幸灾乐祸的声音。 “不打紧,才三天而已。” 林云盘膝而坐安慰道。 “你要是破不掉这三十六个字,我看未必是三天,说不定她回去之后越想越气,三天说不定就变成了三个月,三年,三十年,三百年……” 小冰凤不留情的打击着林云。 “应该不太可能。” 林云自我安慰道。 “为何不可能。本帝早就看出来了,你师尊肯定辜负了别人,瑶光让你来此,就是来赎罪的。结果你一直硬装,到现在都不承认自己身份,她怕是早就生气了。” 小冰凤煞有介事的道:“不过我看她未必是真气,不然的话也不会特意指导你剑法,还让你修成万剑归一。” 林云沉吟不语,大帝虽然胡说八道惯了,不过这次似乎真有那么点道理。 师尊真让自己来赎罪的? 且不管当年真相如何,天璇剑圣与师尊往事定然是极其复杂。 千年情怨,非爱恨二字就能简单言明。 “你瑶光弟子就不能认输一次?” 林云脑海忽然飞过一句话,他细细品味脸色渐渐有了变化。 当时没太在意,眼下想来,这句话饱含深意啊。 林云如此想着,不由信了些许,道:“所以,该如何服软?” 小冰凤颇为得意的道:“其实很简单,你只是身在局中不自知,你叫一声师母,天璇剑圣必然放下芥蒂。” 林云当即怔住了,只觉得这丫头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不信?若不是对瑶光还有情在,她何必教你剑法,图你什么?” 小冰凤教训道:“何况,你一直叫人师叔祖,也明显不太好,把人都叫老了。” “都这么称呼的,这是敬称,何况她是前辈,年岁差不多三千了。”林云小声道。 若天璇剑圣和瑶光同辈,差不多就是这般年岁了,当然外表是完全看不出来。 “呵。” 小冰凤冷笑道:“本帝还十万岁了呢,你叫我一声祖宗试试?本帝当场锤爆你这渣男狗头!” 师母,师母…… 林云心中嘀咕几声,旋即摇了摇头,明显不甚靠谱。 且不提师尊和天璇剑圣有没有到这一步,就算真的有,没有明媒正娶,这便是相当不敬的称呼。 还是师叔祖好上一些,也更为尊敬。 “差点被你这小丫头说服了。” 林云哑然失笑,他盘膝而坐闭目苦修,打算在剑海中以剑魂演练万剑归一。 反正也就三天时间,一眨眼功夫就过去了。 “呵,那你就等着瞧吧,看本帝说错没有。”小冰凤笃定的道。 唰唰唰! 伴随着眉心处剑魂的演练,林云盘膝而坐的地面上,出现一道道水墨人影。 水墨人影,与金色小人交相辉映,不断演练着萤火十三剑。 诸多水墨人影,在悄然之间以极为缓慢的速度,画出一个有一个圆。 三天时间,眨眼就过去了。 果如小冰凤预料的那般,天璇剑圣真的没有出现,反倒是一缕缕琴音将林云惊醒。 “奚琴。” 林云睁开双目。 唰唰唰! 许多静止不多的水墨人影,犹如烟雾般随之消散,在林云睁眼的刹那遁入其眉心深处。 放眼看去,地面上不知何时,整整多了十三道圆形剑痕。 林云随意看了眼,就朝琴音传来的方向抬头看去,琴声来自无尘宫四方十三座山峰中的一座。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优美都市小說 一世獨尊笔趣-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萬劍歸一展示

小說推薦 – 一世獨尊 – 一世独尊 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天璇剑圣气势太盛,连真容都露出来了。 金钱玩转爱情 金柔叶 林云深吸口气,强自镇定道:“前辈……在说笑吧。” “瑶光一脉都不如此嘛,敢做不敢认?”天璇剑圣冷笑道。 师尊,你到底做了什么? 林云心中苦笑,讪讪道:“师叔祖,在下不知道你说什么?” “还在装傻?” 天璇剑圣冷冷的道:“剑无名是这般教你的吗?你若再不承认,本圣现在就杀了你!” 轰! 磅礴杀气落下,林云体内龟神印立刻受到极大冲击,隐隐间随时都有崩溃的趋势。 “那师叔祖就杀了我吧。” 林云沉声道。 嗡嗡! 毫无征兆,一柄圣剑破空而至,只一瞬就落在了林云眼尖。 林云苍龙剑心早有感应,可终究没有去躲,甚至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剑尖寒芒,离他的眼眸只在丝毫之间,换做常人早已吓傻。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唰,天璇剑圣挥手,圣剑又撤了回去。 林云松了口气:“多谢师叔祖手下留情。” “本圣不是手下留情,只是确定了你的身份。” 天璇剑圣淡淡的道:“夜孤寒与夜倾天确实关系不浅,当日也是他替夜倾天求得情,本圣才没有杀他。” “可本圣一年之前却是见过他的,他潜入圣仙池的确另有隐情。” 林云面色变幻,天璇剑圣居然知道这些。 “一个人的天赋可以厚积薄发,修为可以凭空暴涨,剑术可以一日千里,唯独一样东西很难变,你知道是什么?” “不知。” “是对生的渴望,他是苟活之人,夜倾天心中有很大的牵挂,即便遭受再大的羞辱,也会苟活与世。” 天璇剑圣道:“你不是,瑶光一脉也不会有这种人。昨日你提笔写字时,本圣将你身份就猜了个七七八八,青河又不敢见本圣,方才这一剑你又没躲,本圣心中已然笃定。” 林云目光变化,不置可否。 “你要装就继续装吧,本圣也不屑于拆穿你,就像当年本圣也不愿拆穿剑无名一样。”天璇剑圣清冷的神色中,藏着一丝冷冽的锋芒,那是剑修才有的风骨和傲气。 “从今往后,你就在我这修剑。”天璇剑圣沉吟道。 “具体修炼多久?” “先把学会第十三剑再说。” 天璇剑圣身上重新沐浴圣辉,变得深不可测,似云雾般飘渺悠远,而高高在上。 她取出纸砚,而后低头写字。 伴随着笔墨成型,一撇一捺一点一横,皆有无边圣辉凝聚。 唰唰唰! 六道水墨人影,从纸张中飞了出来手持圣剑,朝林云杀了过来。 却是与瑶光授徒的方式,一模一样,只不过天璇剑圣更为无情一些。 六道水墨身影,皆凶狠凌厉,施展的都是萤火神剑。 且剑意无一例外,全部达到星河之境,修为都在涅槃之境。 嗖! 林云顿时没有其他想法,横空而起,可落地之后还是被人影包围了。 他初始不甚在意,可很快便暗自叫苦起来。 呼哧! 不过片刻,身上就有剑伤留下,鲜血横飞,伤口上星辰剑火不断灼烧。 即便是双龙圣体,林云痛的也是龇牙咧嘴,这滋味真的不太好受。 天璇剑圣没有理会,继续动笔,水墨人影剑招再变,依旧是萤火神剑,第二剑第三剑第四剑接连施展。 哪怕苍龙剑心预警,林云依旧是疲于应付,身上伤势有增无减。 无尘宫殿前广场之上,剑光纵横,人影绰绰。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一世獨尊 線上看-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一慫到底

小說推薦 – 一世獨尊 – 一世独尊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幽兰山? 怎么到幽兰山了? 林云脑海中充满疑问,天璇剑圣不是住在玉阳殿的吗? “下去!” 林云正疑惑之际,白疏影抓着他的手,猛的扎了下去。 呼呼! 狂风灌耳,林云身上的圣袍鼓动不止,耳畔尽是呜呜之声。 饥饿游戏2·燃烧的女孩 苏珊·柯林斯 云雾如帘幕般被一层层拉开,下方景象有小到大,由轮廓一点点变得清晰。 林云这才发现,幽兰山远比自己想象的庞大,群峰环绕,高耸的宫殿多如牛毛。 唰! 白疏影带着林云,来到了山腰处的宫殿群,二人落在一处平整光滑的广场上。 举目望去,广场四方高山上有许多殿宇,耸立在各个山角之间。 各个建筑都极为讲究,装饰着华丽而又不失清雅的雕纹,将脚下广场映衬的森严庄重。 这是被群峰环绕的广场,群峰之巅堆满殿宇,可俯视这座广场。 白疏影轻声道:“这里是无尘殿,平日守卫森严算是幽兰禁地,只有其他圣地贵客来访,或者其他重大事宜才会开放。” “周围是幽兰十三峰,一共十三座无尘殿,今日之后,你选一峰入住。每峰都有圣脉相连,皆有圣气长存,一日修炼可抵外界一月。” 林云不解:“什么意思?” 白疏影转过身来,晨辉洒落在她身上,她明眸皓齿,目含秋水,盈盈生辉。 林云微微一怔,以往倒是没发现,这如白玉般无暇至美的女子,眼睛居然也如此漂亮。 秋水明眸,灿若星辰,波光潋滟,顾盼生辉。 白疏影没有回答,轻声道:“师尊来了,自会与你说。” 几乎是话音方落,天璇剑圣便飘然而至,圣辉弥漫中,落到了无尘广场首席之位。 “夜倾天!” 天璇剑圣端坐在蒲团上,在她面前有玉石打磨的石桌,无垢无瑕。 她伸手一指,示意林云坐在前面。 “没有其他人吗?” 林云坐下后,好奇的打量了眼四方,试探性的说道。 “没有。” 天璇剑圣道:“本圣今日会单独教你剑法。” 林云当场愣住,不太相信。 这是给我开小灶? “怎么,被龙郓大圣收为关门弟子,便瞧不起本圣了?” 天璇剑圣波澜不显,可四方温度骤降,一股无形寒意猛然落下。 “不敢不敢。” 林云果断认怂。 他嘴上这把说着,他心中则是疑窦暗生,昨日还待我很不客气。 为何今日态度转变这么大? “从今往后你就住这了,哪也别去。”天璇剑圣继续道。 啊? 林云心中暗惊,脸色都起了变化。 “待多久。” “本圣说了算。” 林云面色变幻,与天璇剑圣学剑自然机会难得,可不知对方底细的情况下。 无端端关在此地,还不准出去,对满身都是秘密的林云来说实在无法接受。 起码三生果就不方便用了,三生果现在可是林云的奇物,得抓紧一切时间利用。 “这事……或许要和我师尊说说。”林云推诿道。 “你师尊已经走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玄幻小說 一世獨尊 月如火-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黃金妖孽讀書

小說推薦 – 一世獨尊 – 一世独尊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被人抓了现行,林云略显尴尬。 王子岳笑道:“无碍,主要是我也无法教你,若是可以的话,我挺想和你交换刹那之光。” 道理很简单,就像林云现在掌握星河剑意,你让他教其他人也无法教。 无论是修为、剑法亦或者其他秘术,无论多难都有法可教。 唯独武道意志,需要自己去参悟,可意会不可明说。 若是直接言明的话,大概率会适得其反,不仅无用反而还会害人。 “其实这个简单,我之前与你说过,你只要相信这剑法是我自创的,我随时可以教你。”林云笑了笑道。 王子岳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夜倾天。 还在这装,真当他是傻子呢! 上次就骗他是自创的,那刹那初始之剑意境极为古老,很有可能出自上古之前。 林云本身,或许就只会那一剑。 这是相当正常的事,类似的古武秘籍,基本都只有残本留下。 别说是夜倾天,就算是剑圣也未必创的出来。 林云苦笑,说真话总是没人信。 他也不纠结此事,出言道:“我问你一事,如今这天道宗,圣传弟子中究竟以谁最强?” 方才一战,与夜青鸿勉强对上一掌,林云大概知道了这些人的底细。 他想了解了解,天道宗内最强几人,到底有何等实力。 王子岳沉吟道:“老辈圣传弟子就不说了,这些人里面也有半圣之境,但年岁都接近一百。” “若在外界也算得上奇才,可在圣地却也相当无奈,基本只能去作金吾卫了。” 林云心中一动,道:“就像当日功德殿内的白霄一样?” “嗯,他们地位尊崇,媲美圣境长老,可潜力基本倒头了,将来很难成圣。” 王子岳道:“圣地真正看重的还是潜力,要培养的是黄金妖孽,可在大世中与各地天骄争锋的盖世豪杰!” “如今天道宗内,只有七人能算得上是黄金妖孽。” 林云神色凝重,眼中露出抹好奇之意,道:“黄金妖孽?” “没错。” 王子岳正色道:“青龙策即将现世,黄金盛世将要重临昆仑,这些对圣地来讲早就不是秘密。” “几十年前就开始做准备了,所谓黄金妖孽就是要在大世之中有一席之地的绝世天骄。这些人必定成圣,不仅会成圣,还要成为圣尊,成为大圣,甚至要冲击帝境!” 林云轻声道:“换句话说,就是要有成帝之资?” “是。” “那天道宗黄金妖孽是哪七人?” “先捡你熟悉的说吧,首先就是幽兰圣女。”王子岳笑道:“她是先天极阳圣体,修炼一门极为古老的功法,掌握冰火意志,听说在淬炼某种神体。” “如今修为早已达到九元涅槃,只要愿意随时可以冲击半圣,是名副其实的黄金妖孽。” 林云心中暗惊,难怪这女人如此可怕,她身上恐怕还有其他秘密。 “第二人你也熟悉,就是天阴圣女,也是我王家的天之娇女王慕嫣。” “她也是吗?她似乎没有那么起眼。”林云意外的道。 没记错的话,她修为只有四元涅槃。 当然现在可能是五元涅槃,或者是六元涅槃,但绝对不会超过七元涅槃。 “她才多大?” 王子岳道:“严格来说她还没到二十岁,旁且据我所知,她还一次天轮塔都没去过。” “当然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 他有些欲言又止,压低声音道:“她很古怪,族中好多宿老,都无法看清她的容貌,且修炼千面魔功。族中有传言说她是月阴神体,有先天圣心……” 月阴神体? 林云面色变幻,若有所思,这王慕嫣真是神秘啊。 连他们王家自己人,都无法知道其底细。 “第三位就是圣灵院的圣灵子,他三岁就被封为圣子,如今闭关二十年不出,更是神秘莫测。”王子岳轻声说道。 “第四位是玄女院的那位妙音玄女,拥有太古圣阴之躯,可修炼太阴圣典。且来历神秘,无人知晓,简直横空出世一般,当时降临玄女院时,引起了很大轰动。” 林云心中微动,故意道:“就没人敢查?”” 王子岳笑道:“谁敢查?那位静尘大圣拥有神龙血脉,传言中与那些神龙女帝都有血亲关系,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出家了。” 林云面色未变,心中却是暗道,此事说不定与自家师尊有关。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