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易千城

好看的言情小說 影帝現任是前妻 易千城-451.開心幸福就好展示

小說推薦 – 影帝現任是前妻 – 影帝现任是前妻 傅司寒忙的没空回家,这一次他可以安心工作,毕竟,有顾擎苍一家照顾着顾渺渺和孩子,他也可以安心工作。 但只要他有时间,必然回合顾渺渺联系,那天他匆匆离开,他不敢回头看顾渺渺不舍得眼神,他害怕会迟疑。 而他根本就没有迟疑的机会,对于他而言,工作中的每一秒都牵扯太多的东西,由不得他沉溺于儿女情长。 顾渺渺回到顾家后,也许是因为人多,加上孩子们的陪伴,她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晚饭的时候,沈婉清将专门给她做好的月子餐端进了房间。 顾渺渺看着沈婉清眸底的疼爱,心里十分感动,她很庆幸,当初他们夫妻收养了自己,她才能幸福的长大。 世界上被父母遗弃的孩子太多了,唯有她是最幸运的一个。 即便没有了父母的关怀,却又重新获得了更多的疼爱。 “妈,我下去吃饭就行,你不用来会端着,太辛苦。” 顾渺渺早就过了人们口中的出月子的时间,但沈婉清一直坚持要孩子过了白天才算是真正的出了月子。 什么都不用她做,就连孩子都体贴的照顾着,让她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休息。 “在这记得听妈的,我看孩子,你多吃点,你哥他们吃了饭过来陪你。” 在沈婉清家里,他们才是真正的孩子,即便三十好几,在沈婉清眼里始终都是孩子。 “谢谢妈。”顾渺渺微笑感激,有妈妈疼爱的感觉真好。 “傻孩子,竟说傻话,快趁热吃。”沈婉清到一边哄孩子,顾渺渺看着她逗弄孩子的模样,会心一笑,随即吃着饭。 也许是回家心情好了,她胃口也比平时多了不少,她吃过饭,沈婉清已经将孩子哄睡了。 沈婉清收拾好东西,就端着下楼了,餐厅里,晚饭已经做好了,众人看到她从楼上下来,才到餐厅坐下。 一家人热闹的吃着饭,气氛温馨而热闹。 顾靖宇拿着酒瓶来到霍承翔身边,给他倒了一杯酒,随即调侃着。 “感谢你好好活着,饶了我妹一条命!” 顾靖宇这辈子都无法忘记,当他们听到那死者的DNA和霍承翔吻合的时候,他那种绝望地心情。 他绝望地是,顾盼和霍承翔好不容易走到一起,结果就又分离,他心疼顾盼,更焦急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她这个消息。 想到顾盼那天绝望的模样,他就心如刀绞,好在老天有眼,没那么绝情。 霍承翔端起酒杯,和他碰杯,随即一饮而尽。 顾靖宇也豪爽的喝下,随即示意顾盼和他调换位置,他眸底闪烁着八卦神采,一副迫切想要知道细节的模样。 顾盼刚刚站起身,就被霍承翔拉住手腕,顾盼诧异的看着他,但霍承翔却冷笑看着顾靖宇。 顾靖宇无辜的摸了摸鼻子,眼神闪烁的识趣离开。 “不告诉就不告诉呗,干什么那副表情,吓死个人了!保命要紧。” 顾靖宇回到座位,一家人看着他那满满的求生欲,气氛顿时愉悦起来。 顾擎苍招呼他们吃饭,席间,顾擎苍询问着惜惜的情况。 自从那天收拾了林雪玲后,紧接着就出了那场车祸,好不容易霍承翔回来了,林建国又死了,他和沈婉清都没时间去看惜惜,也不了解她的情况。 顾靖城放下筷子,看向顾擎苍。 “下午的时候,惜惜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医生说她的情况很好,在稳定两天,就可以做骨髓移植手术了!” 这个消息无疑是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唯一的好消息了。 “那就好,那边有保镖和护工照顾着,你们也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和你伯母过去看望惜惜。” 这几天事情太多,疏忽了对惜惜的关心,顾擎苍也是分身乏术,无力照顾。 一家人吃着饭,没有再提那些压抑的事情,说着各自遇到的新鲜事。 一顿饭在愉悦的气氛中结束,顾靖城和顾靖宇去了渺渺的房间,而顾靖琛则跟着顾擎苍去了书房。 最強 高手 在 都市 “大伯,我听说公司出了事情!” 天终 一千七 顾靖琛眸底染上凝重之色,他虽不善言辞,为人也比较冷漠疏离,但却不代表他不关心家人。 他一直很敬重顾擎苍,今天他看到了林雪玲无理取闹的视频,就在看到顾擎苍拿着匕首抵在林雪玲心口的时候,要不是林雪玲对他有生身之恩,他都恨不得冲过去将匕首刺进去。 都说子不嫌母丑,但林雪玲做的太过分了,让他十分痛恨。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三兄弟宁愿在外面也不会家的原因。 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林雪玲早就将他们兄弟几人心里的热情掐灭,就连兴许的好感也消耗殆尽!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影帝現任是前妻 起點-440.我好害怕閲讀

小說推薦 – 影帝現任是前妻 – 影帝现任是前妻 两名保镖异口同声的答应着,洪亮的声音吓得林雪玲猛然一哆嗦。 顾擎苍冷冷瞪了一眼林雪玲夫妻,便带着沈婉清朝着电梯走去。 这里安排了保镖和专门的护工照顾惜惜,他们也就放心了,现在他们更担心的是霍承翔的安慰,出来这么久了,也该回去了。 夫妻两人刚刚离开,林雪玲和顾擎风也乘坐另一部电梯离开了。 电梯里,就只有夫妻两人,林雪玲的脾气就上来了。 “顾擎苍那个老东西,管的够快的,竟然给你当起家来了,你这个废物,屁都不放一个,真是没用。” 她那顾擎苍夫妻没有办法,只能把火气都撒在了顾擎风身上。 顾擎风虽然不高兴,但也没有反驳,林雪玲说的没错,他就是没用,他要是有用也不会让林雪玲压制半辈子了。 林雪玲看他那窝窝囊囊一言不发的样子,火气就更大了。 “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三棒子都打不出个屁来,看着就让人心烦。” 就在这时电梯停下了,电梯门打开,有人走了进来,林雪玲恶狠狠瞪了一样顾擎风才住了嘴。 顾擎风感觉世界都安静了,竟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松懈感。 很快电梯到了一楼,林雪玲还未走出电梯就看到顾擎苍夫妻相携离开的背影,眸底染上一抹惧意,并未着急走出电梯。 “你到底走不走?” 顾擎风没心没肺的催促着林雪玲,林雪玲看着顾擎苍夫妻出了大厅才从电梯里走出来。 她恶狠狠瞪了一眼顾擎风,恨不得用眼神把他万箭穿心。 顾擎风十分无辜的挠了挠头,不明白她的火气从何而来。 顾擎苍夫妻回了家,沈婉清看着顾盼的样子,心疼的去卫生间拿了毛巾,给她擦着脸。 “盼盼,你现在都是但妈妈的人了,都说为母则刚,即便遇到了事情,你也要学会承担,做一个有担当的妈妈,给孩子们树立榜样。” 顾盼听着沈婉清那温柔的声线,扑进她的怀中,呼吸着她身上温暖的气息,心底的痛苦仿佛野草一般疯长,在这一刻得到释放。 沈婉清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温柔的将她被泪水打湿的头发顺到耳朵后面。 “妈,我好害怕。” 顾盼哽咽的诉说着心里的恐惧,沈婉清静静的聆听者,这时候,再多的安慰都成了累赘,与其费力劝说她慷慨,不如让她发泄。 等她发泄够了,心里不再恐惧了,也就能够勇敢面对了。 人其实都是怯懦的,只是事情落到了头上,没有办法回避后不得不去面对而已。 顾盼哭累了就睡着了,沈婉清爱怜的看着她,十分心疼却又无可奈何。 她扯过被子轻轻盖在她的身上,沈婉清起身出了房间,去照顾三个孩子。 顾盼醒来的时候,房间里一片漆黑,她没想到自己竟然睡着了,她起身下床,急忙来到客厅,看到顾靖琛和顾靖宇已经回来了,焦急的来都他们身边询问。 “二哥,小哥,结果怎么样?” 所有人看着她焦急模样,眸底染上一抹不忍心。 顾靖宇起身环住她的肩膀,即便还未听到答案,但通过几人的表情,她已经猜到了结果。 “不可能,不可能,他不会有事的。” 她根本不相信霍承翔会抛弃她,他明明很爱她,怎么舍得丢下她。 “盼盼,想哭你就哭吧。”顾靖宇看着她这幅模样已经不知道怎么安慰。 但此时的顾盼仿佛疯了一般,根本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话,红着一双安静坚定地告诉众人,霍承翔还活着。 “爸妈,你们要相信我,他真的不会有事的,他怎么可能舍得丢下我和孩子。” 顾盼仿佛受伤的野兽,近乎绝望地嘶吼悲鸣着。 所有人都沉默了,任凭她宣泄着心里的痛苦。 顾盼跌坐在地,眼神呆滞而迷茫,就在这时,一道光线照射透过穿着照射进来。 没多久客厅的门打开了,傅司寒走了进来,他早就看到了消息,但因为手上有着急处理的事情,才没有过来。 好不容易解决完事情,连家都没回,就直接过来了。 “爸妈……”傅司寒叫了一声顾擎苍和沈婉清,看着悲伤的顾盼无奈叹了口气。 他示意顾擎苍和他离开一下,顾擎苍点点头,随即跟着傅司寒离开了。 书房里 我能合技能 小小犇 傅司寒眸底染上一抹凝重,认真看着顾擎苍开口。 “爸,我怀疑事情和云家有关系,但我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承翔会出事,死者身份确定了吗?” 他做出这样的分析也不是凭空想象,霍承翔做事向来稳妥,自从成为三个孩子的父亲后,做事更加缜密。 但却不排除意外的可能性,但是经过他调查,发车车祸的那个路段是不允许水泥罐车经过的,城市限行若是被抓到是要罚款的。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玄幻小說 影帝現任是前妻 易千城-406.危機感讀書

小說推薦 – 影帝現任是前妻 – 影帝现任是前妻 顾盼寻着声音看去,却见傅司寒人坐在轮椅上,后面推着他的人是霍承翔,连忙快步走了过去将文件夹递给他:“快,赶紧签字渺渺等不了太久。” 傅司寒迅速签了自己的名字,将文件递给顾盼:“渺渺交给你了,这是全权委托书,之后有什么情况你签字就好。” 顾盼将文件夹递给跟过来的医生,来不及多交代一句,便忙着问道:“司寒哥你回来了不守在这里等渺渺出来吗?她在里面正堵上性命为你生孩子,要是她知道你回来反而不愿意守着该难过了。” 傅司寒刚刚交代那一句已经是用尽全力了,他倒是想要回答顾盼的问题,可是这会儿根本无力回答。 霍承翔感觉到他的异样,忙道:“顾盼别闹,傅司寒他是推迟手术勉强下来签字的,他的手术室在十五楼,我先推他上去,李老看不到人该要骂人了。” “司寒哥你怎么了?”顾盼这才意识到自己因为心疼顾渺渺,完全没有顾及到傅司寒的情况。 “没事……”傅司寒勉强回答了一声,还未再说话,却晕了过去。 一时间长廊一片慌乱,顾盼自责又着急却因为顾渺渺这里离不开人,只能由着霍承翔将人推走。 “叫你们不答应救我的惜惜,这都是报应,都死了才是最好的。”林雪玲因为原本稳扎稳打的算盘被傅司寒的出现打断了,这会儿这恼火着,看到他那个模样心里倒是舒服了不少。 期待在地下城相遇 顾盼紧蹙眉头,一脸怒容:“你不会说话给我闭嘴,这里不欢迎你赶紧给我滚。” 现在这个情况,千万不能将傅司寒的情况透露给顾渺渺。 但眼前二叔夫妻这个状况,保不齐顾渺渺出来了林雪玲会不会跟她乱说,她只能在人出来之前先把她赶走。 “我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嘴长在我身上什么时候轮到你管我,医院是你家吗,还要你决定我能不能待在这里?”林雪玲没忘记刚刚傅司寒跟顾盼悄悄交代了一句,要留下脐带血的,她可不愿意放弃任何争取的机会。 顾盼知道跟这样的人你越是生气,她就会越加嘚瑟,她缓了缓情绪才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顾擎风:“也许我该将你们刚刚的所有行为举止都告诉二哥。” 寵物 天王 “顾盼大家都是一家人,你没有必要闹得那么难看,我们也是担心渺渺才要留下来的,你不要再去你哥哥他们那里搬弄是非。” “若我说,我非要搬弄是非不可呢?” “你该知道什么是血浓于水,就算我跟你婶婶说话再难听那我们也是他们的父母,表面上他们多疼你,可看你这样对待我们,你以为你哥哥他们心里真的会好受?他们会怎么看你跟你的父母?”顾擎风开始游说顾盼,用几个儿子来威胁她。 “都给我滚,我们一家敢管渺渺的事情开始,就不怕你们夫妻去那几个小子面前搬弄是非。”顾擎苍跟沈婉清整理完产妇跟孩子用的东西,一路着急赶来,就听到自己的弟弟这样威胁他女儿,便气不打一处来完全忘了自己惯有的优雅。 “……” 顾擎风原本就是特别害怕自家大哥的,现在听到他让自己滚,哪敢反驳。 他想也不想条件反射一般就直接拉着林雪玲逃一般离开了医院。 将讨厌的人赶走了,顾盼将顾渺渺的情况跟父母说了一遍,顺道将傅司寒的事情也跟他们说了。 二老没有想到这同一天,小夫妻两个人竟然经历这样的困难。 顾擎苍不放心霍承翔一个人在十五楼照顾傅司寒,连忙让沈婉清赶紧先上去看看情况。 等沈婉清走了之后,顾擎苍才一脸犹豫地看向顾盼:“刚刚司寒那小子真的让医生留了脐带血?” 林雪玲临走前喊的那一句,顾擎苍还是听到了的。 “爸你问这个做什么,不会连你也要为那种人渣说话吧?”顾盼气恼地打断了父亲的欲言又止:“渺渺就算是留了脐带血,用处也要她自己做决定,这件事情请您不要轻易插手。” 顾擎苍叹了一口气:“顾盼做事一心只想维护渺渺忘了换位思考一下,惜惜怎么说也是无辜的。之前提前剖腹的事情我们不同意情有可原,现在已经是足月生产了,既然留下脐带血去化验试试,能救最好不能救也省的他们再三纠缠。” 顾盼陷入了沉默,顾擎苍说的是对的,其实知道他们要留下脐带血的那一刻,她就明白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了,只是替顾渺渺觉得不值当罢了。 她才会想着不能那么早让林雪玲他们太得意了,就凭她刚刚诅咒渺渺夫妻的那一番话,顾盼觉着就是将那脐带血给外人用也不能拿去给他们。 此时,她没有心思跟父亲辩解太多只能选择沉默。 有些事情还是要顾渺渺他们自己做决定,至于她要做的就是让他们知道他们自己这样付出到底值不值得。 仕途 一个小时之后,孩子被抱了出来,是一个精致可爱的小姑娘,正好赶上沈婉清从楼上下来,连忙上前看了孩子。 傅司寒那边做了一个大手术,没有那么快能出来,她们就干脆就等着顾渺渺出来。 等顾渺渺出来时,看到她的精神状态还算可以,一家人都松了一口气。在观察室耐心等待了两个小时,确定没事了便带着她们母女回了病房。 黄泉阴镖 流浪的法神本尊 其实在手术室里,顾渺渺多少有听医生们在议论手术室外的情况,她知道傅司寒回来,医生那句产妇丈夫签字了,她还是听到了的。 整个生产过程,她都在极力保持清醒,默默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平安出去,她已经快要半年时间没有见到傅司寒了。 可是,出了手术室,她非但没有看到傅司寒,更没有听顾盼他们提上一嘴关于他的消息。 顾渺渺不闹也不质问,躺在床上默默地感受着他们的关心,但她的心却是一直忐忑不安的,她一直在等顾盼他们跟自己说实情。 等了许久,顾渺渺没有等来他们只言片语,只能自己开口:“姐我听医生说刚刚是司寒签的字,他回来了吗?怎么我出来没有看到他,是不是局里工作太忙没时间留下来?” 顾盼收拾东西的背影瞬间僵硬,她不敢回头去看顾渺渺,生怕自己会暴露了一切不该给她看到的情绪。 殊不知,她越是这样顾渺渺勉强扯起的笑容就愈加僵硬,她心底有一股浓烈地危机感。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影帝現任是前妻 愛下-402.蠢女人展示

小說推薦 – 影帝現任是前妻 – 影帝现任是前妻 霍承翔回握顾盼的手,扭头看向她:“我只有爷爷一个长辈了……” 只在那一瞬间,顾盼突然觉得一直以来在她面前,都是站在她前头替她挡风遮雨的男人,似乎也不像她以为的那样无坚不摧。 霍爷爷应该是支撑他努力都站在金字塔尖最强悍的动力,突然之间这唯一的动力可能要消失了,霍承翔身上所有的铠甲也都碎裂在地。 顾盼想也没想猛地靠近霍承翔,她想要踮起脚尖去够他的肩膀,然而男人实在太高了顾盼没能够做到,她只能紧紧的抱着他的腰靠在他胸口:“别怕,不管发生什么事儿,我都会陪着你的。” 霍承翔抬手捏了她环住自己腰的手,将她从怀里牵了出来,领着顾盼一起坐在了长廊的椅子上。 铁皮椅的凉气侵入身体里,才勉强让男人清醒一些。 “父亲去世那一年,我跟爷爷一起办完了后事,第二天爷爷也进了急救室!那时候我也是坐在这个位置上,陪在身边的只有管家一个人。” 顾盼难以想象当时会是怎样的场景,霍承翔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年纪,刚刚失去父亲,爷爷又送进急救室,那时候的他要独自面对那么多,即便是有管家陪着,但他毕竟不是亲人,一下子没有了主心骨的霍承翔当时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她的眼眶红了又红不敢多问别的,只是紧紧的握住男人的手,希望以此来给他安慰。 霍承翔头看了顾盼一眼,冲她笑了笑:“我当时也是这样对管家笑的,爷爷在进手术室之前跟我说过一定会陪我过18岁生日,我笑着问管家,我能等到爷爷陪我过18岁生日吗?” 霍承翔停顿片刻,转瞬之间,眼底却一片猩红。 巫觋 杨漾777 再次看向顾盼时,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悲痛:“那时管家说爷爷从来都不会食言,后来他真的又重新回到了我身边,可是这一次爷爷没有给过我任何承诺,我不知道他还能否重新从那手术室里出来,举着他的拐杖对我嬉笑怒骂,从我出生开始父亲一直在京都工作,从没有一次能陪我过过生日的。至于那个女人,她似乎从来都不喜欢我,将我生下来之后没有尽过一天做母亲的责任,只管花钱享受。在我有记忆开始一直都是老爷子陪着我的,说他是我的爷爷,反倒是他像父亲又像母亲一样跟管家一起将我拉扯长大。人生中的第一次蹒跚学步,第一次咿呀学语全是他教会的。我没法想象他离开之后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老爷子几乎将他自己的毕生所学都教给了我,可是他没有教会我如何面对生老病死。” 霍承翔的声音越来越嘶哑,后边的话他再也说不出来。 这些年来,他看起来看淡了生死不在意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么危险,只想给身边的人制造最安全的环境和生活,可其实霍承翔不管出什么任务,都十分注意不让自己处于威胁生命的险境之中。 不是他自私,更不是他贪生怕死,那是因为他知道家里都还有一个老头子在等着他,老爷子已经经历过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了,霍承翔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 他明白人固有一死,那是无法控制的事儿,但他绝不能容许老爷子在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被一个无关的外人给气死。 顾盼的眼里的光芒被温热打碎,看着眼前以往一向让人觉得冰冷无情的男人,她竟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 一直以来顾盼都以为霍承翔是冷漠的,他似乎像是一个只会工作,努力让一切不往坏的方向发展的机器人一般,所有事情都能够做到尽善尽美。 可直到今天顾盼才知道那个做事做人一向要求尽善尽美的男人,其实他的内心是不完整的,他也和所有的普通人一样期待被亲情温暖。 然而,他的人生里唯一能给他亲情的人,此刻正在急救室里生死不明。 在她眼前的男人,此时此刻不是霍总,不是那样站在影帝位置的霍承翔,更不是所有人口中的霍少,他只是霍爷爷的孙子,他渴望老人平安也渴望被时间眷顾。 顾盼张了张唇,只郑重地看向霍承翔:“爷爷上个星期跟我要孙媳妇茶,我说结婚了给他喝,他答应……我想他不会食言的。” 他 說 霍承翔听闻猛地抱紧顾盼的肩膀:“真的是这样吗?你没有骗我?” 他的眼睛在那一刻是有光的,顾盼切切实实地看到了。 她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不会拿这种事情骗你。” 霍爷爷不会食言,顾盼也不会拿这种事情骗人。 手术从下午三点一直做到晚上十点才结束,李老出来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霍承翔让小熊看好郑珉的妻子跟那个孩子,自己跟顾盼一起去了李老的实验室。 李老不放心其他人照顾霍老爷子,决定自己去实验室守着。 做了那么久的手术,再继续守着老爷子,那哪里能受得了。霍承翔婉言谢绝了李老的好意,请他赶紧去休息,另外安排信任的医生守着。 这个手术是李老自己亲自动的,他自然知道霍建平绝对能够熬过这一关。 见霍承翔坚持不让自己守在霍建平身边,他便也没有再三坚持,只是找了一个自己最为信任的医生来替代他。 口袋妖怪之逆袭 魔 别后相思是几时 璟渔 至于他自己也没有回去,不过是直接在实验室的另外一张病床上随意对付了一晚上。 霍承翔和顾盼这一夜也没回去,李老的实验室要求也没ICU那么严格。霍老爷子只不过是被送到实验室的隔离舱里,他们在实验室的隔离仓外边还能看到老人家,哪怕只是在外边看上这一眼霍承翔也觉得万分满足。 顾盼看到霍承翔现在面无表情,但眼底确实在隐忍着什么,她无法替代他感受他心中的忐忑不安,但却可以陪他一起等待老爷子醒来。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守在隔离苍外,直到天亮都没有合眼,李老醒来看到他们这样便有些不悦了。 他瞪了霍承翔一眼,独自进了隔离仓,李老给老爷子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见他一切指标还算可以,一出来便开始赶人。 “走走走,你们都走不要在这里碍眼,该休息去休息,该去处理正事的处理正事去。”李老此时眼底已经有了笑意。 看到他眼底的笑意,霍承翔的脸上才有了光亮:“我爷爷他是不是安全了。” 李老白了他一眼,粗着嗓子吼道:“昨天那个蠢女人千万不能放过,老子昨天差点跟霍老头一起挂了。”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影帝現任是前妻 txt-349.我不去了

小說推薦 – 影帝現任是前妻 – 影帝现任是前妻 在座的每一个人的视线都落在顾盼身上,等着她回答沈婉清。 念念显得尤为紧张。 小丫头确实希望顾盼跟霍承翔能早点在一起,但是从出生就没有父亲陪伴的她,突然要面临母亲也不能陪伴她……顾念念的眼圈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顾盼发愣的时候,感觉到了一道委屈灼热的目光,她精确无比的看向念念,见小丫头一脸纠结委屈,心头一顿一股酸涩涌向脑海。 她有些茫然,只听到沈婉清叫她了,却没有听清她说了什么。 “妈不好意思,您刚刚说了什么?”顾盼耳根微红有些不敢看沈婉清。 沈婉清瞅了一眼顾盼,无奈轻叹,又将刚刚的话说了一遍,见她一脸沉疑便道:“你考虑清楚,我只是给你一个建议,我想你也不想京都的事情再有第二次了吧?” “我不去了。”顾盼神色黯然地垂眸,不敢看其他人。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鹅黄米白 “你不用担心孩子,我跟你爸爸他们能照顾好他们,也许霍承翔早点好,诺诺也能早点有希望。” 这一次,顾盼更是不用思考就道:“诺诺的事情从长计议,我就不去英国了,霍承翔他自己能把握好尺度。” 染血贵公子 顾盼不愿意让念念失望,哪怕她知道沈婉清的提议是最好的。 “你自己做决定吧!既然吃不下饭了,就让你霍爷爷派人陪你出去找,不过要在十一点之前回来。”沈婉清没有在继续纠结这个问题。 “好,谢谢妈!”顾盼一脸歉意地站了起来。 除夕的榕城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只是那刺骨的冷足以让顾盼迷茫的心清醒许多,走在这到处都是红灯笼彩旗的大街小巷,竟然从心底升腾起一抹无力感。 她不知道自己这一趟能不能找到人,但总归是心怀希望,便不会太失望吧? 然而,司机陪着她去了许多个顾盼能想到的地方,却始终没有找到他们要找到的人。 顾盼的一个心也因为时间越来越扑通扑通直跳,只觉得似乎要从嗓子眼蹦出来。 司机见她这样子,忍不住开口道:“顾大小姐要不我们去韩家跟林家看看?” 顾盼抬眸瞥了一眼前头的司机,这人是一直跟在霍老爷子身边的,他对霍家爷孙二人还算是比较了解,跟管家爷爷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是……让她去韩家还可以,去林家……顾盼自认为自己没有那个底气。 “去韩家看看吧,邻家就算了,如果韩家没有的话,我们就回去。”顾盼低下头继续给霍承翔发消息。 “我觉得他们在林家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司机迟疑片刻,还是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口。 顾盼低头不语,司机无奈只能掉头带着她朝韩家开去。 韩家这会儿没有一丝人气,只有一片暗黑。在这寒冬腊月里,带着一股瘆人的阴寒。 顾盼抬头看了一眼韩家,久久没有说话,直到不远处传来了车子的声音,她才收回视线瞥了一眼同时响起的手机:“我们回去吧!” 司机回头,一脸诧异:“不等车上的人下来了看看吗?” “不用了,我已经知道他在哪儿了。”顾盼压着嗓子,语气明显游有些不悦。 见她这样司机连忙回头,油门一踩赶紧将车掉头去,不敢多问顾盼一句刚刚那一句话究竟是何意。 司机刚刚也听到了信息的声音,可他并没有见顾盼打开,他不大明白顾盼刚刚收到了什么消息,能让她这样极其不愉快。 他一路上车子开得飞快,生怕顾盼因为气恼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顾盼回到顾家之后,看到满屋子的人都在等她,只是神色平静地跟他们打了一声招呼,便直接上楼去了。 不管他们怎么问顾盼也不跟他们解释自己这一个趟出门到底遇到什么事。 至于跟着她一起进来的司机更是低着头,不敢去看霍老爷子,瞧着他们这出去一趟回来就变了个样,家里人心里并不好受。 特别是沈婉清,她原本是打算跟上去看看顾盼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这样。 可才跟到顾盼房间的门口,就见她堵在房间门口不自己进去。 沈婉清见自己女儿这个态度,心里十分不好受,可又不能真的完全不管她,直接硬着头皮道:“盼盼你今天出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为什么回来之后是这副脸色,你不是说出去找霍承翔了么,人找到没有,知不知道他在哪?” 顾盼即便心情不好,也不能对自己的母亲态度太差,听对方问到霍承翔,她只是眸色暗了暗,脸上却一点不显得平静道:“他没什么事,现在很安全,估摸着马上就会回来了。” “那你怎么……” 官 道 之 色 戒 “妈!我累了,你就让我休息吧,等会儿不管谁来找我,只说我睡着了,不希望被打扰。”顾盼直接打断了沈婉清的话,语气有些恶劣。 即便她知道对关心自己的母亲不该这样,可她这个时候还是难以控制住自己的焦躁。 沈婉清哪里不知道她口中的这个“谁”到底指的是谁,只是霍承翔没有回来的这两天时间顾盼就是一尊望夫石一样站在院子里时不时往外看,可这就只是出去了一趟而已,态度却突然变成这个模样,实在是让她担心。 沈婉清见顾盼要关门,连忙抬手抵住房门,轻声道:“盼盼,你到底在外边遇见了什么,跟妈说实话不要自己一个人憋在心里面独自一人承受。”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8567w都市异能 影帝現任是前妻-235.霍家出事推薦-g44bk

小說推薦 – 影帝現任是前妻 – 影帝现任是前妻 韩熙媛面色一僵,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 在韩家生活那么多年,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说的话不是在开玩笑,甚至他脸上的那种蔑视都让她的恐惧直达灵魂深处。 鳳 霸 天下 “你……你打算要绑我去哪里?”意识到自己现在处境十分被动了,韩熙媛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自然是找一个适合你像刚刚那样自由发挥的好地方。” 男人说完话,就直接让人开车了。 将韩熙媛送去四院不需要太多人一起,车上除了司机,也就上来了两个保镖。 他们的队长看着车子离开了之后,这才给那边回了一个消息,顺便把霍建平跟顾擎苍去京都的事情一并说了。 那边只回复了一句知道了,便在没有其他的了。 男人眼底闪过一丝复杂,想起自己昨晚私自做主拿给顾擎苍的地址,身体忍不住一僵。 他却没有后悔自己的那个举动,隐约之中直觉告诉他,顾擎苍还有霍建平和京都周家应当是认识的。 否则周老太太临死之前,不会特意把他们叫进病房里。 倾城绝恋2 瑞然刚 只是那人为什么会那么冷淡,他就猜不透了。 …… 霍承翔将家里的书房处理好之后,一早就带着林安铄跟小熊去了霍氏。 事情安排好了,就等着请君入瓮了。 他人在老宅那些老狐狸怎么可能上当,至于霍氏现在的情况一直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去了也不怕那些老东西找他。 只是,他才到总裁办不久,林安铄收到了林汐打来了的电话立马就上来找霍承翔了。 他连门都没有敲就直接走了进来,脸色阴沉地看着霍承翔:“我们消息有误,韩熙媛根本没有去京都,早上去了顾家闹了一场。老爷子跟顾爸也是早上才离开的。” 韩熙媛没有离开榕城,第一时间就去顾家闹事这他们都能猜的出来是因为什么,可是老爷子他们分明是今早离开的,老管家昨晚为什么要说谎? 霍承翔没有抬头,长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桌子上敲打着。 老管家对霍家是什么样的,他比谁都清楚,至于骗他的事情,只怕是爷爷的主意。 老爷子怎么想的他倒是多少可以猜到一些。 霍承翔将心里的疑惑压了下去,抬眸扫了一眼林安铄:“人呢?” “被顾盼的保镖送去了四院。”说到这个,林安铄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听到林汐那样兴奋的告诉自己,顾盼的保镖不顾她的吩咐把韩熙媛送到四院去的时候,他只有一个想法: 顾盼的这个保镖怕是要上天。 一直以来他给林安铄的感觉都不是一个会行事冲动的人,但是听林汐那个意思知道韩熙媛被送去四院后,顾盼就找了那个保镖。 顾盼的本意是不要跟韩熙媛硬碰硬,只要人不进顾家大门就好了,可保镖不听她的直接将人送到四院去了,这对她来说无疑是给顾擎苍他们添了麻烦。 她还没把自己的顾虑说出来,那保镖就直接告诉她,这件事情京都的周家会处理,让顾盼不需要太担心了。 他甚至还告诉顾盼,顾擎苍他们此行会顺利回来,至于韩熙媛能在四院待多久,那就看顾盼的心情了。 人都送进去了,再放出来也只是给自己添乱,顾盼只能认命让保镖先去休息,自己给林汐打电话和她说了这件事情。 林汐是个急性子,一听这件事情就安慰了顾盼几句,挂了电话就给他来电了。 她自己跟林安铄说完这件事情还不够,还要让他来跟霍承翔说这件事情。 这让林安铄心里疑惑更深了。 皇上你又不认帐【完】 可是他说了老半天来龙去脉,霍承翔却一言不发,反而是拧在一起的眉心都舒展开了。 “你不担心顾盼?”林安铄的声音因为不满陡然拔高。 “林汐没有再说点别的?”霍承翔微微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林安铄却眸光一闪,将林汐之后的那些话都烂在了肚子里。 自家老婆和霍承翔多么不对付林安铄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他没有让他们两个关系继续恶化的欲望。 弑天狂徒 林安铄微微向前倾了倾身子:“你说顾盼那几个保镖什么来头,胆子这么大?” 霍承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眸色却深了几分,那些人是周老太太留给顾盼的,当时她连自己的孙子都没有给,反而给了名义上的孙媳妇,这中间到底有什么事情,他也没有查出来。 但是周老太太的背景,霍承翔倒是知道一些的。 那些保镖只怕不止是她自己的人那么简单,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倒是简单了许多。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uf5g5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影帝現任是前妻》-234.被狗咬了一口看書-tyysw

小說推薦 – 影帝現任是前妻 – 影帝现任是前妻 韩熙媛的一字一句全是挑衅,比起昨天的狼狈不堪,今天她反而像是回来复仇的女魔头,要让顾盼在她面前俯首。 听到她的话,顾盼的脸色霎时间阴云密布,而沈婉清感觉到顾盼的异常时,立马伸手挽住她的臂弯,紧紧地将她困在身边,不让她向前移动分毫。 “来人!” 沈婉清不等顾盼有所反应,便厉喝一声将隐在暗处的人都喊了出来。 韩熙媛看到将她们母女护在中间的那些人时,脸上并不讶异反而更多的是轻蔑。 “没有霍承翔的保护,你也不过如此。” 韩熙媛忽然这么一副抬着下巴用鼻孔看人的模样,倒是让顾盼心头一怔。 都市偷心高手 幻世迷情 凌 天 傳說 可她脸上却勾起一抹笑意:“韩小姐说的对,我确实胆子小。不过也就是遇到了疯狗才会这样的,毕竟我们顾家也没有那么个十亿的嫁妆够你摔的。” “呵,你用不着拿话来激我,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东西根本不是正品,就算是也是韩淑艳摔的跟我半毛关系都没有。怎么你顾盼黔驴技穷了,就只会这么几句了吗?” 韩熙媛说话忽然不像之前那么装,反而句句挑衅了,这让顾盼听起来一样不舒服,却也没有那么恶心了。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如果你今天只是来嘲笑我的,现在可以滚了。”顾盼顿了顿冷笑一声:“毕竟被狗咬一口,我是不打算咬回去的。” 顾盼的话,相比韩熙媛的并不算无礼难听了,结果对方却气恼得朝身后喊了一声:“来人给我砸,反正爷爷说了,今天来顾家随意一点,只要我高兴就好。” 眼见着刚刚身后还空无一人的韩熙媛此时身边站了不少人,他们一个个都是冰冷的冰山脸,但是顾盼能从他们眼中看得出来对于对方的命令这些人是有些抗拒的。 网游之魔法NPC 黑雨客 看来那人给韩熙媛的人,也不算是什么麻木不仁,只会听命令的木偶。 韩熙媛见这些人只是站了出来,护在她身后,根本没有一丝要破门而入的意思立马恼了。 强势夺爱1总裁,情难自控 她横眉竖眼地指着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带头的人,怒喝一声:“你们别忘了那人离开前交代了什么,今天你们不管是什么身份也不过是我韩熙媛身边的奴才,替我办好事情你们才能前途光明,办不好也只能这辈子窝在这小破地方了。” 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了,这些人反而不听她使唤了,这让韩熙媛觉着自己被当着顾盼的面下了脸面,脸上无光了。 她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些人,脸上全是嫌弃。 心里不由得对京都的那位感到不满,想到当年在英国的时候自己帮了他儿子,那会儿那人对自己别提多好了。 自己回国这些日子,出了这么多事情他要么不闻不问,要么就是给她这么一些不听使唤的人,这叫她心头十分愤懑。 见韩熙媛到了这个时候,还对自己这么说话,站在她身边一步之遥是男人眉心一拧大手一挥,跟他一起出现的人瞬间离开,紧接着就是车子驶离的声音。 至于男人自己,他后退一步不卑不亢地觑着韩熙媛,那张刚毅的脸上难得有了别的表情。 他一脸不屑地道:“您既然需要狗,回头我会让人给你送来,至于我们不过是欠了那人的一个人情,没有要为了你做出违反纪律的事情。” 话落,男人扭头看向顾盼,冲她点头浅浅地勾起一抹笑容:“顾小姐不用害怕,既然我答应过顾大少要在榕城护好你,那么他交代过的事情,我是不会食言的。您身后有人撑腰,至于那些远水解不了近渴的人,无需畏惧 。” 男人说完话,见顾盼有些木讷地点了点头,便直接转身离开,完全不管对着他的背影疯狂怒骂的韩熙媛。 看着当真成了疯子一样在叫骂的韩熙媛,顾盼有些头疼地捏了捏眉心,她扭头看了一眼离自己最近的保镖队长:“麻烦你们了,最好能想办法把她送走,一直这样影响不好。” “送去四院?”不苟言笑的保镖队长忽来了这么一句。 之前他从来都是点头,或者就是一个嗯字,就算是跟顾盼交流了。 突然听到他说要把韩熙媛送到四院,顾盼太阳穴突突地跳了几下,嘴角抽了抽。 这人说的建议她现在确实有些想这么做,但是想到霍建平跟自己的父亲都在去京都的路上,心里难免有了顾忌。 “不用了,看好不要让她惹什么事就好了。”顾盼捏了捏眉心,只觉得有些头疼,这一刻她眼皮跳的厉害,肚子也有一些不舒服了。 看出顾盼眼里的顾虑,男人立在原地抿着唇没有回答她的话,他眼角地余光一直注意着韩熙媛的动静。 男人的眼底闪过一抹厌恶,在他眼中此时的韩熙媛跟四院的那些人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顾盼说完便挽着一直没有说话的沈婉清往里走去,完全没有注意到男人的神色有什么异常。 倒是沈婉清在进屋之前,回头看了男人一眼。 只是她回头时,男人已经恢复了往日里的那副冰山脸,注意到她的目光也只是一脸平静地点了点头。 母女二人并不知道她们进去之后,刚刚那个跟她说要把韩熙媛送去四院的男人,直接掏出手机给一个隐藏在特殊文件夹里的号码发了一条消息。 那边几乎是秒回。 收到了许可,男人勾了勾唇角直接吩咐到:“送韩熙媛去四院。” 听到男人的吩咐,刚刚围着顾盼母女二人的保镖几乎全是一脸解气地朝大门疾步走去。 他们迅速打开大门,就在韩熙媛骂的正痛快的时候,其中一人将她的手一拧直接反剪在背后。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