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弦森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瘋狂心理師-第七百三十一章 很在意推薦

小說推薦 – 瘋狂心理師 – 疯狂心理师 刘阿婆八点左右离开花园桥社区卫生中心,吴阿婆认为天已经黑了,走路回去着实不方便,刘阿婆立刻说,“那就打个车,多大点事?” 吴芳梅本想说晚上坐出租车也不安全,谁也不知道那司机有没有什么问题,万一是什么人派来监视她的,转念一想,沐春说过,这些可能是自己想象力太丰富,又说人人都会在特定环境下想象出一些特定的事,感到恐惧是正常的,大脑就是想让人感到恐惧呢,这种恐惧没必要花精神去对抗它,只要脑子里清楚它的来龙去脉也就能应对了,不至于被它影响了生活。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两位老太太立在花园桥社区卫生中心门口,门外夜色阑珊,出租车倒也不难叫到,吴芳梅扶着刘阿婆上车,刚进车就又开始念叨,“这车费得你来付。” 急诊室里,沐春正准备回五楼换衣服下班,沈子封拉住了他,堆着一脸笑。 这笑容带着几分夹藏私货的味道,沐春摆摆手,只想抓紧下班。 “唉,别走啊,你跟我说说,你怎么劝那个老太太的,她看起来可真是不好说话的主,有什么秘诀我学几招,以后急诊室值班也能应付的过来。” 沈子封一脸认真从他眯缝成一条线的眼睛上就能看出来。 “实话实说吧。”沐春双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回答道。 “我也是实话实说怎么就不好用呢?你说她刚才有多疼?一般人能受的了吗?她还在那里硬撑着,为的是什么呀。” 沈子封摸不着头脑,可又觉得这事情好像有哪里不对劲,急诊室里夜晚的气息渐浓,沈子封得精神也是越来越好,他从抽屉里取出半条法棍抛给沐春,“没啥吃的,这个法棍挺好吃的,你一边吃一边和我说说遇到这种病人有什么好办法吧。” 沐春拿了人家的面包,虽然没吃,但也不好意思就这么离开,何况关于刘阿婆的事他也有几分疑惑未解。 沐春走回沈子封身边坐了下来,随后说:“你有没有注意到老太太手臂上的问题?” 沈子封连忙叹气,“咳,当然了,手臂上有淤青,还有局部红肿,有些地方还有皮肤损坏,要是年轻几十岁,我第一个就会怀疑这位女同志是不是遭遇过家暴。” 沐春呛到了,被沈子封的话呛到了。 哪有那么多家暴,动不动就家暴,这是中了家暴的邪了?年轻女性身上有伤怀疑家暴,年纪都70了,身上有伤也可能是家暴? 杀手俏王妃 江浅浅 媒体的作用着实强大,分分钟往人们脑子里灌输一个概念,一旦生根发芽,一遇到相关场景,立刻形成自然联想。 前阵子家暴事件引发的血案果然在很多人心里都留下了一时半会抹不去的印象,也难怪沈子封和刘田田会想到刘阿婆身上的伤可能和家暴有关。 然而事实可能和家暴无关,刘阿婆足足80多公斤的体重,同样70多岁的老人想要轻易家暴她,可真心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简单想象一下如果有人要造成刘阿婆反复受伤,这个人的体重至少在80kg以上,体格方面也要十分健壮才行。 “我只是这么一说,随口就说了,不过刚才沐医生也看到了,老太太手上那个伤……”沈子封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口气。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看来沈医生是有些在意造成刘阿婆反复受伤的原因啊。 “你主意多,经常能关注到我们外科医生关注不到的地方,正好现在没病人,我们聊几句?” “可是急诊……”沐春挠挠脑袋,咬了一口法棍。 青青河边草 琼瑶 硬!比一般的法棍硬多了,本来法棍刚出炉的时候并不硬,外层干脆内里松软,配合黄油或者热汤口感一流,现在沐春手上这半段法棍却和鞋底差不多硬,用力咬也不合适,用手掰也掰不开。 值班就吃这么干巴巴的东西,胃能好就怪了,难道没有医生建议沈子封,胃不好要多吃软饭吗? “挂号费算你的如何?” 天遂人意 “那可真是谢谢沈医生了,不过这不符合规矩,急诊不同于白天门诊,挂号费的事就算了吧,我也是正好下班。” 沐春站起身给自己倒了半杯热水。 “也许是撞击硬物导致手臂经常性受伤。看看这个法棍,用牙齿去直接咬,咬的不好牙齿可能都会受伤,疼是一回事,牙齿松动或者影响到下颌关节都是有可能的。” 沈子封听了直点头,“可是怎么会反复被硬物撞到呢?有一种情况,比如老人家钙质流失严重,骨质就不行了,加上体重又大,容易摔跤。摔跤的时候撞到硬物,比如桌角或者卫生间的台面这种地方。” “是啊,这些都是可能的原因,刚才要是好好检查一下全身就好了。” “这……合适吗?” 同为医生,沈子封当然知道沐春的意思是这个意思而不是那个意思,可不知道是不是夜色朦胧的原因,急诊室里又安静的出奇,沈子封就觉得刚才这话听起来怪怪的。 真要是来个全身检查,恐怕很多问题也就立刻清楚了,也不需要两个医生在这里推测造成那些大大小小伤口的原因了。 “看那身着装不像是家境比较差的那种人家,然而她的手指却有很多小裂口。” 沈子封:“你的意思是那些裂口可能和繁重的劳作有关?” 沐春吞下一口泡软的面包,“这年头需要70多岁老人从事繁重的劳动?” “有些奇怪,而且是在绕海这样的城市,虽然听她口音不像是本地人。” “绕海有不少上了年纪的老年人口音听起来反而不像是绕海本地人,这是因为他们年轻时候从附近几个省来到绕海生活,和如今的中年一代相比,这些70岁左右的老年人可能还带有一些家乡口音。” “沐春,你到底怎么想的,我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安,说不上来,一般来说一个急诊病人而已,也不至于需要想太多对吧。” “啊,可不是吗?大概沈医生是肚子饿了,胃疼了吧。” 沈子封嘴唇微启又闭上了,“这沐春绝对是人家肚子里的蛔虫,没错,他就是个蛔虫。”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