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寒門崛起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寒門崛起 txt-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大戰一觸即發鑒賞

小說推薦 – 寒門崛起 – 寒门崛起 “呸,抢功就抢功嘛,还说的冠冕堂皇、正义凛然……” 我男神变成了狗 刘知府和徐千户两人在心里暗骂不已,面上却是一副理解理解的模样。 没碰上也就算了,既然碰上了,那就独占不了灭倭之功了,只能共享了。于是,刘知府和徐千户合兵一起,共同向锅岛直男一伙倭寇占据的楼庭扑了过去。 当然,共享也是有说法的,谁占头功,谁占大头,这都是有讲究的。 对此,两个人免不了心里打着小九九。 “刘知府,杀鸡焉用牛刀,这伙倭寇只有一百五十人左右,末将领兵一千,足够消灭这伙倭寇了,刘知府带着兵马,坐镇后方就可以了。” 合兵扑向倭寇的途中,徐千户一脸自信的对刘知府说道,想要让刘知府坐镇后方,他领着卫所兵去剿灭倭寇,如此他就可以占头功、大功了。 “徐千户,狮子博兔,亦需全力,何况倭寇乎。此次剿灭阜宁镇之倭寇,我们务必要用尽全力,毕其功于一役,不能给倭寇一丝一毫可乘之机!” 刘知府微微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对徐千户说道,坚持一同上前剿倭。 修羅 武神 uu 呵呵,小老弟,你想要占头功,这怎么可能呢。 “刘知府所言甚是,是末将草率了。”徐千户见刘知府不为所动,只好抱拳道。 明朝此时,重文轻武,况且刘知府官职还比徐千户高呢,徐千户自然不敢强求。 很快,刘知府和徐千户就带兵抵达倭寇占据的木楼前,在弓弩射程前止步。 倭寇近在咫尺,庭院围墙又不高,站在高处,庭院内情况一目了然。 徐千户策马绕行半圈,仔细观察了一番,脸上带着笑意的对刘知府说道,“刘知府,线报所言不虚,庭院内倭寇确实只有一百五十人左右。” “善!天时地利人和,俱在我们这边,这一次要让这伙恶贯满盈的倭寇葬身此地!” 刘知府用力的握拳一挥,一脸自信道。 在刘知府和徐千户观察倭寇的时候,庭院内锅岛直男和松浦三番郎也在观察外面的明军。 “外面的明军大约两千余人,看武器装束,应该是两股明军,总体披甲率不足一成,武器多为弓箭、刀、矛,铁炮甚少,并无一门火炮……” 松浦三番郎一边观察,一边细心的在纸上记载明军的装备、人员情况。 “呵呵,三番郎,你看,我方才玩笑之语,竟然应谶了,明军中竟然还真有不少老头子,哈哈哈哈,老胳膊老腿的,怪不得他们反应这么慢……” 锅岛直男注意到外面明军中有不少老弱之后,不由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嗯,不愧是是直男将军,观察细致入微,确实如此,明军中老弱之兵至少占有十之三四,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堂堂天朝上国的军队竟然如此不堪。” 松浦三番郎点了点头,着重在纸上将这一点记录了下来,标记了重点符号。 “这是好事情不是吗?!”锅岛直男笑着看向松浦三番郎。 “吆西!大大滴好事!”松浦三番郎也禁不住跟着锅岛直男笑了起来,笑了数声之后对锅岛直男道,“直男将军,看样子,待会你们要收几分力了。” “呵呵,看样子要多收几分力才行,免得将这些个老头子吓跑了……” 锅岛直男猖狂的笑了起来。 庭院外刘知府和徐千户远远的看到锅岛直男和松浦三番郎两人谈笑风生,不由怒从心生,这两个倭寇装束铠甲明显华贵超过其他倭寇,一看就是倭酋,我两千大军当前,这两个拥兵只有一百多的倭酋竟然还敢谈笑风生,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两人立马调兵遣将,着手攻打倭寇。 “徐千户,倭寇所占据的这座庭院,东面是齐水河,河面有近十米宽,河水足有三米深,倭寇没有船只,插翅也飞不过齐水河。不过保险起见,你我还是各派一百人守住东墙及河岸,以防倭寇狗急跳墙,跳河赌命!西面、北面是围墙,我们每面各派三百兵马佯攻,牵制倭寇兵力;南面是大门,我们将剩下的全部兵马全部投入,从南面大门主攻,攻破大门,攻入庭院,将盘踞于此的倭寇剿灭干净!上报圣上知遇之人,下为阜宁镇受害的父老乡亲报仇雪恨!徐千户,以为如何?” 刘知府官职高,又是文官,地位不是徐千户所能比的,故而占据主导地位,安排部署兵马攻打倭寇,只是在最后象征性的征询了一下徐千户的意见。 “刘知府面面俱到,末将没有意见!”徐千户抱拳道。 “好,事不宜迟,这就开始进攻吧!”刘知府满意的点了点头,下令道。 “诺!” 徐千户抱拳。 很快,明军就按照刘知府的调遣,兵分四路,东面看守,西北两面佯攻,主力大军一千两百多人自南面向倭寇占据的庭院大门喊杀了过去。 看到明军冲来,锅岛直男兴奋的提起倭刀,一边向外冲,一边对庭院里的倭寇喊道,“混蛋们,明人杀过来了,本将带你们去试试明人的斤两,若是明人都是弱鸡,那就给我收几分力,不要将明人吓跑了!” “嗨!” 庭院里的近战倭寇纷纷提着兵刃,跟着锅岛直男向外冲杀了出去。 松浦三番郎没有出战,他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观察明军实战战力情况。 “好,出来得好,本来还担心倭寇据墙而守,没想到竟然杀出来了,真是自寻死路!” 都市高手混社团 刘知府看到倭寇主动从庭院里冲杀了出来,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笑容。如果倭寇据墙而守,自己还要费些力气,不过倭寇傻逼,放弃院墙优势不守,自己跑出来送死,呵呵,既然你们出来送死,那我们可不会手下留情! “呵呵,倭寇自知罪孽滔天,所以出来送死了!”刘知府趁势鼓舞士气道。 “杀!杀光倭寇!一个不留!”徐千户也跟着大喊,鼓舞士气。 惊世狂后:冥皇盛宠腹黑妻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超棒的都市小說 寒門崛起討論-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立功的機會來了展示

小說推薦 – 寒門崛起 – 寒门崛起 “来得好!总算是来了!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锅岛直男听到明军来了,高兴地咧开了嘴角,咕噜翻身下床,在松浦三番郎的协助下披上大凯,戴上狮啮头盔,提着武士刀来到庭院中。 这一套大凯是龙造寺隆信曾经穿过的,出发前特意赏赐给锅岛直男。 锅岛直男披甲后,英武不凡,感觉力量自甲胄传到体内,战力加幅。 松浦三番郎也穿着一套甲胄,虽不如锅岛直男的华丽,但也是价值不菲的松浦家传的全身重甲,防御力必过大凯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他倭寇披甲率约占三分之一,且他们的甲胄多是轻甲,其他倭寇则没有甲胄,着布衣赤足。 庭院中倭寇都已经做好战斗准备了,数十名负弓倭寇踩着椅子,在院墙上露出半个脑袋,伸手拉弓;还有十名倭寇手持铁炮,占据三楼制高点,枪口对外;剩下倭寇则是近战,手里提着太刀、薙刀、长枪等兵刃,蓄势待发。 虽然倭寇只有一百五十人,但是一个个战意满满,没有看到谁脸上有恐惧之色。 “吆西,混蛋们,不错!”锅岛直男看着一众倭寇,满意的咧嘴赞了一句。 “直男将军,请看,明军已经不足里许。”松浦三番郎指着外面说道。 锅岛直男抬头往外看去,果见外面里许位置,大批明军正在往这里挺进。 锅岛直男粗略数了一下,大约有两千余人,咧嘴一笑,“吆西!这一下我的大刀就可以喝饱鲜血了!”,继而扭头冲庭院的倭寇喊道,“混蛋们,我们只有一百五十人,而外面明军足有两千余人,你们怕不怕?!” “不怕!” “怕?!我们就怕明军不够我们杀!听说,明军一个个孱弱的跟猴子一样……” 庭院里的倭寇嚣张的大笑了起来,一个个视院外赶来围剿的明军为无物。 “哈哈哈,你们这些个罪恶滔天、没有人性的臭混蛋们,不愧是我大和的好儿郎!”锅岛直男满意的大笑了起来,伸手指了指外面姗姗来迟的明军,嚣张道:“等明军来了,本将带你们这些混蛋们杀个痛快!” “杀!” “杀!” “杀!” 庭院里的倭寇挥舞着兵刃,一个个杀气腾腾,一个个嘴脸狰狞如恶狼。 “直男将军,诸位,等这波明人来了,如果明军实力强大,我等要保存自身,只需守住庭院即可,待晚上制作木筏,趁夜突袭明军,渡河便可远遁;如果明军实力孱弱,那诸位就不要杀的太狠,收几分力,别把明军吓跑了,这是我们第一次接触明军,机会难得,我要好好观察研究一下明军的情况,今日之后,诸位就可以肆意的杀个痛快了。” 末路霜雪 松浦三番郎冷静的看着狂热的锅岛直男和一众倭寇,沉稳淡定的建议道。 “三番郎,听你的!”锅岛直男点了点头,对一众倭寇道,“三番郎将军的话都听到了!待会明人来了,收几分力,不要误了刺探大明的大事!” “嗨!” 重生毛利小五郎 连续剧剧场之带着基连穿越 鸟肉 一众倭寇齐声道。 庭院外里许位置,两千余明军正在往庭院挺进,他们身上的兵服将他们泾渭分明成了两个部分。 一部分是绍兴知府刘锡带领的兵马,共有一千余人,有四百是绍兴府的兵力,还有六百是征调的辖区内八县的衙役、民状等非正式兵力。 另一部分是有卫所千户徐子懿带领的一千卫所兵。 刘知府和徐千户并不是协商合兵前来围剿倭寇的,而是分别带兵前来围剿倭寇。 阜宁镇(也就是锅岛直男一众倭寇祸害的村镇)幸存百姓有百余人,从倭寇屠刀下逃的一命后,将倭寇登陆破杀阜宁镇的消息传了出来,绍兴知府刘锡和卫所千户徐子懿几乎同时得知了这一消息。得知登陆倭寇只有一百多人后,绍兴知府刘锡和卫所千户徐子懿都判断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个立功的好机会! 最近这顿时间,在汪直这个倭寇头子的纵容和指使下,倭寇疯了一样,登陆袭扰江浙一带的频率大大增加,绍兴府遭遇倭寇袭扰的次数比往年多了近十倍。绍兴知府刘锡和卫所千户徐子懿他们的压力都很大。 明朝的知府地位相当于现在一个地级市的市高官兼任市长,位高权重,责任也重,掌府之政令,总领各属县,凡宣布国家政令、治理百姓,审决讼案,稽察奸宄,考核属吏,征收赋税等一切政务皆为其职责,当然最重要的责任便是保境安民。如今,倭寇屡次袭扰绍兴府各县,给绍兴府各县造成了严重的百姓伤亡和财产损失,刘锡这个知府压力能不大吗。 明朝卫所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现在的一个小军区,肩负有戍守之责。卫所千户徐子懿负责戍守的主要地区之一便是绍兴府,如今倭寇疯了一样的袭扰绍兴府,作为肩负戍守之责的徐千户,压力如泰山压顶一样。 这段时间,袭扰绍兴府的倭寇动辄都是千余人,少的也要五六百之多,刘知府和徐千户有心杀倭,但奈何兵力有限、战斗力有限,有心无力。 如今,听说有一股一百多人的倭寇登陆,顿时觉的这是一个将倭寇一网打尽,立下一个大功的机会。 以前有倭寇登陆袭扰,他们都会相互告知,协商一致,合兵驱逐倭寇。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 这可是一个立功的机会,得知这一消息后,他们进一步确认消息属实,倭寇确实只有一百多人后,也没想着通知对方联合出兵了,各自征调兵马,赶来剿灭倭寇立功。他们是走在本路才遇到了对方。 呵呵,好巧啊。 刘知府和徐千户顿时不免有些尴尬,不过两人都是官场高手了,这种尴尬的场面应付起来也是游刃有余。 “徐千户啊,本官听说辖区阜宁镇被倭寇攻陷后,心疼百姓,唯恐倭寇造成更多杀戮,来不及告知徐千户,就征调兵马前来剿灭倭寇。” 惊门 徐公子胜治 刘知府一脸痛心道。 “刘知府,末将也是听说阜宁镇有倭寇登陆后,担心倭寇再劫掠其他地方,匆匆召集卫所兵马前来剿灭倭寇,一时剿灭倭寇心切,没来及通知刘知府。” 徐千户双手抱拳,一脸戍守有责的责任感。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寒門崛起討論-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彼之蜜糖,吾之哀傷展示

小說推薦 – 寒門崛起 – 寒门崛起 原来如此! 听到松浦三番郎的解释后,锅岛直男立刻起身,躬身低头向松浦三番郎致歉,“吆西!三番郎,是我鲁莽误会你的良苦用心了,还请您原谅。”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直男将军何须如此,折煞卑下了。”松浦三番郎急忙放下纸笔,起身躬身更低。 锅岛直男一番致歉后,两人关系更加融洽,堪称推心置腹。 不过,锅岛直男还有一个疑问,忍不住向松浦三番郎问道,“三番郎,刺探明军虚实是应该的,但是如此刺探,岂不是将我们置于困兽险地?!我不是怕死之辈,为殿下战死,一直都是我的梦想!死,我不怕,但是怕完不成殿下的委托!” “直男将军勿忧,将军请看,这栋木楼临河而建,后面就是一条大河,到时候明军围困木楼,仓促之间,必不会有战船封锁河面,这便是我等的生路。等到明军来了,我等无需尽力,只需试探一下明军战力虚实,待到入夜,我等扎一木筏,便可突破明军的包围。到时,大明之大,尽可去也!”松浦三番郎指着木楼后的河面,向锅岛直男解释道。 “吆西!三番郎,你滴,大大的厉害,文武双全,此番功成,我必誓死向殿下推荐你。相信以你的能力,定然扬名肥前!不,你的能力,天下亦可留名!”锅岛直男听了松浦三番郎的解释后,对松浦三番郎赞不绝口。 “将军谬赞了,多谢将军提携!”松浦三番郎先自谦了一句,后感激道谢。 一番交谈后,锅岛直男的担心疑虑全都消除了,放心的大吃大喝了起来。 松浦三番郎继续画的地图,其余的倭寇依旧又唱又跳、群魔乱舞…… 若他们不是才杀了数百名百姓的倭寇,若他们不是鸠占了鹊巢,若庭院不是横尸一片,若不是外面血流成河,庭院里的这一幕堪称盛世歌舞升平! 但可惜! 这里是大明,他们是杀人如麻的倭寇!脚下是尸骨未寒的大明无辜百姓! 神级小卖部 “直男将军,三番郎少将军,肉熟了,可以开动了。”一个负责照看三锅鸡鸭鱼羊肉乱炖的倭寇确认肉熟了后,恭敬的上前禀告,请锅岛直男和松浦三番郎先行食用。倭国内的上下尊卑阶层情况比之大明,有过之而无不及,就宴饮而言,上级未开动前,下级不敢也不能开动。 锅岛直男理所当然的第一个上前,用武士刀插了一根肥硕的羊腿,又令人盛了一盆肉汤,取了五个炊饼,占据了一张桌子,大快朵颐了起来。 松浦三番郎没有用武士刀,而是用筷子夹取了一只鸭子,武士刀是松浦家的祖传之物,松浦三番郎对其敬如祖宗,珍若生命,每日晨起、晚睡都会细心擦拭保养,除了战斗、杀人、饮血,绝不会用它做其他事情,若是像锅岛直男那样用武士刀插取切割食物,松浦三番郎会觉的辱没祖宗。 松浦三番郎取了一只鸭子,盛了一碗肉汤,拿了三个炊饼,向剩余倭寇点了点头。 其他倭寇才开始争抢肉食和肉汤。 “混蛋们,多吃肉,多喝汤,少喝酒,每个人最多只能喝一两,脑袋都给我保持清醒,待会还要迎接明军!哪个敢多饮酒,我就拿他的心肝下酒!吃饱喝足后,一半人去睡觉,养精蓄锐;另一半人去警戒!” 锅岛直男大口撕扯了一块羊肉,一边咀嚼着,一边对抢肉的倭寇喊道。 “嗨!” 倭寇哄声应答。 “三番郎,真正爱刀的人,要将刀视为另一个自己,同吃同饮同睡,刀就要多用,这样才能人刀合一,每逢战斗,自无不胜!” 锅岛直男一边用武士刀切割羊肉,一边咧嘴笑着对松浦三番郎说道。 锅岛直男就是这么做的,他吃肉时会用武士刀插取切割,喝酒时也会用酒浇灌武士刀,睡觉时也是抱着武士刀睡觉,甚至和妻妾过二人生活时,入鞘的武士刀也会参与……当然,事毕,他会细心擦拭保养武士刀…… “武道三千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道,这是直男将军的道,我的道与将军不同。” 松浦三番郎微微摇了摇头,委婉的表示他对锅岛直男的话不敢苟同。 “呵呵,也是,武道三千万,我所走的这条道,同行者少,强求不来。” 锅岛直男呵呵笑了起来,自顾自的用武士刀切肉,大快朵颐了起来。 “香,真香!” “杀明人,抢明人,干明人,这日子真美,真后悔没有早点来大明!” “大明的花姑娘可真好,又水嫩,个子又高,反抗起来也别有滋味……” “明人真好杀,明人真富有,好东西真多,这村镇在咱们那都能称‘城’了,在大明只是一个村镇而已……要不是咱们有任务在身,要去大明苏湖地区探探路,只能拿些不重的金银珠宝,真想把明人家里的东西都搬到船上!光是这一个村镇,咱这一趟回去都够吃好几年的。” 一百五十名倭寇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哈哈大笑的交流着他们劫掠心得感悟。 半个小时后,锅岛直男将手里的羊腿骨丢到地上,打了一个饱嗝,起身舒展了一下懒腰,又是失望又是满意的笑骂道,“嗝~~饱了!明军都是老头子吗,一个个老胳膊老腿怎么滴,怎么这么慢,这么久了,还没有到来?!” “这不是好事吗?”松浦三番郎笑了笑。 “呵呵,的确是好事。”锅岛直男和一众倭寇哈哈大笑了起来。 “混蛋们,一半睡觉,一半警戒!养精蓄锐,以待明军!三番郎,我先去睡觉,待会有动静,记得叫醒我。”锅岛直男先是对一众倭寇喊了一句,催促他们睡觉、警戒,继而温声对松浦三番郎交代,然后便抱着刀,踹开一个房门,进去睡觉去了。 也就是锅岛直男才躺下还没暖热床,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哗,继而松浦三番郎一脸慎重的走了进来,禀告道,“直男将军,明军来了。”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寒門崛起笔趣-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嘉靖帝的特別嘉獎展示

小說推薦 – 寒門崛起 – 寒门崛起 朱平安引着临淮侯和魏国公入营,对他们的造访及物资支持,表示感谢。 当然,对于他们到来,朱平安心中还是很诧异的。 “呵呵,贤侄不用谢我们,应该我们谢你才是。”临淮侯笑着开口道。 “啊?”朱平安不由一怔。 “上次振武营哗变之事,多亏了子厚,我们才躲过了这一大劫……”魏国公解释道,“所以我们今日前来,是为了感谢子厚而来。” “处理结果已经定了,正式公文也就这两天了,待会与你具体说。”临淮侯补充道。 原来是上次振武营哗变之事,上面的处理结果下来了,朱平安恍然大悟。 朱平安引着两人前往帅帐,魏国公和临淮侯一边走,一边随意观察。 远古远古 光明使 干净、整洁、井然有序,这是他们对浙军军营的第一印象。 兵士纪律性强,没有在营内随意走动、聚众嬉耍等现象,都在认真操练。 不过,看到兵士正在操练的项目,魏国公和临淮侯两人禁不住瞠目结舌。 立正、稍息、齐步走、向左转、向右转……这些现代化的练兵方式,在魏国公、临淮侯眼中看来却跟耍猴似的,尤其是向左右转,简直就像是看到了耍猴现场一样。 “贤侄,这练兵方式还真是闻所未闻……要不要我们送几个兵马教头过来。”魏国公没有说的很直白,但是意思已经表露的很清楚了。 你这练的的是啥啊,你不懂练兵是不是,我们送几个兵马教头过来帮你练兵吧…… “多谢伯父,暂时还不用。”朱平安拱手道谢,谢绝了魏国公的好意。 “贤侄,我们在军中中混迹了大半辈子了,还从未见过你这样的练兵方法,练兵有练步战、马战、水战,步射、骑射,鞭、刀、枪、炮和藤牌武艺,还有火铳、火炮射击技艺,但是你这种什么立正稍息、齐步走这种训练,所谓何也?” 临淮侯见朱平安谢绝了魏国公的好意,忍不住再次出言提醒朱平安。 “回伯父,这是队列训练,是浙军训练项目之一,为了训练兵士服从性、纪律性,也就是令行禁止,使他们把‘将士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刻在骨子里。” 朱平安解释道。 听到朱平安说队列训练只是训练项目之一,临淮侯稍稍放了一些心。 只是训练项目之一而已,子厚想要鼓捣就鼓捣吧。至于朱平安说通过这种耍猴一样的队列训练,训练兵士服从性和纪律性,临淮侯和魏国公两人不以为然。 帅帐位于军营正中心,朱平安引着两人进了帅帐,给两人倒了两杯茶。 两人端着茶杯打量朱平安的帅帐,简陋,真是简陋,只有一床一柜一桌两排椅子而已。 “贤侄,你这也太委屈自己了,改日我给你送一套陈设过来。”临淮侯感慨道。 “平安多谢伯父美意,如此陈设已经够用了。”朱平安婉拒了临淮侯好意。 临淮侯又提了一次,见朱平安坚持,也就只好作罢。 寒暄了数句后,魏国公和临淮侯进入正题,将振武营哗变一事处理结果告诉了朱平安。 “贤侄,你是不知道,这次有多严重。户部督储右侍郎黄懋官人都在乱军中被死了,事后还被追责,被圣上追革掉了官职!”魏国公感慨道。 一般而言,都是讲究死者为大,虽然死者生前有过错,但是人死后也多不追究。 这一次不一样,黄懋官人死了,还被追革了官职。当然,这也是他咎由自取。 “原应天户部尚书马坤马大人,费了多大的劲,托了多少关系,走了多少门路,好不容易才调去了京城担任户部尚书,这屁股还没坐热呢。结果,因为他在应天户部尚书任上奏减折色银为零点四两,现在被追究责任,以激南京振武营兵变事被论罢去了官职!”魏国公感慨不已。 “还有蔡克勤蔡大人才是可怜,今年才调任应天户部尚书,刚上任就生了一场病,不能视应天户部事,一直在家养病,前些天听说蔡大人病好了,正要上任呢,结果就因为振武营哗变一事,被连累弹劾丢了官职。” 临淮侯也禁不住叹息道。 呃,这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不过谁让你现在是应天户部尚书呢。 “贤侄,每每回想都忍不住一身冷汗,若非有贤侄,即便我们侥幸在兵变中捡回一条命,可是事后,我、老李还有何公公肯定要被重罚,按照这追责力度,革职丢官都是轻的,下狱是免不了的,搞不好可能会被杀头呢。” 魏国公直到现在,兀自后怕不已。 “伯父言重了。”朱平安谦虚了一句,然后问道,“不知伯父们如何?” “多亏了贤侄,圣上只是口头申饬了我一句,许我戴罪立功,任用我如从前,官职不变。” 魏国公微笑道,庆幸不已。应天户部两任尚书都被牵连丢官了,而他魏国公主管振武营,结果振武营发生兵变,他能够保住官职,已经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好结局了。 “老李运道不错,听确切消息说,因协助平息振武营哗变有功,他的位置可以往上挪一挪……”魏国公指了指临淮侯,不无羡慕的说道。 “咳咳……都是托了贤侄的福。”临淮侯一脸喜色,嘴巴都合不上。 “何公公呢?”朱平安又问道。 “何公公也是被口头申饬了一句,官职不变,在内廷还记了一功……哦,差点忘了,今日何公公临时有事来不了,托我们送来一套护身软甲,以表谢意。” 魏国公说着,从随从手里取来一个精致的木盒,打开后放到朱平安跟前。 木盒内放置了一套精致的护身软甲,一看就价值不菲。 “何公公说这套软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想来应该所言不虚。”魏国公道。 “贤侄这是何公公谢你的,不要推辞,收下就好。不然,何公公还以为你嫌弃呢。”临淮侯微笑道。 “既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朱平安从善如流,收下了这一套护身软甲。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寒門崛起討論-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平安練兵,宗憲碰壁

小說推薦 – 寒門崛起 – 寒门崛起 今日是浙军成军第十日,浙军的兵士山贼土匪出身,自由散漫惯了,连续九日的高强度训练,让他们身心俱疲,每一个细胞都在本能抗议…… 不过,有心抗议,无力回天,现实中,他们只能躺平了接受训练的蹂躏。 因为朱平安在第五日就为他们量身打造了训练套餐:队列训练,凡是转错了或者走错了的兵士,一律出列杖刑三下,杖刑后不得休养,仍要继续训练;拳脚、兵器训练,凡是动作出错的兵士,同样出列杖刑三下,之后继续训练,而且每一日,朱平安都会令所有伍长抽签,两伍实战对练,胜利的一伍先行吃饭,失败的一伍不仅要后吃,还要给胜利的一伍洗一天衣服。 第 一 寵 婚 除了队列、拳脚、兵刃训练,朱平安还增加了“号令金鼓旗帜”训练。古代不像现代,没有无线电、电话等即时通信工具,想要大军听从指挥作战比较困难,战场上人喊马嘶,声音嘈杂,通过喊话指挥大军不现实,只能通过金鼓等大声乐器及旗帜来指挥,简单来说就是击鼓前进,鸣金收兵,行军旗帜。朱平安除了帅旗之外,还根据明军总体情况,设置了五方五色旗,即前方红色旗、后方黑色旗、左方青色旗、右方白色旗、中方黄色旗,代表前军、后军、左军、右军和中军,举红旗是令前军听令,举黑旗是令后军听令,举青旗是令左军听令,依次依然。旗帜不断连续挥动,代表催促兵士做好准备,旗帜向前挥动,乃是令兵士前进;旗帜向左挥动,乃是令兵士左转;旗帜向右挥动,乃是令兵士右转;旗帜转一圈而向后挥动,乃是令士兵们后退。 像队列、拳脚、兵刃训练一样,号令金鼓旗帜训练中出错了,一样受到惩罚,同样杖刑三下…… 如此,以至于浙军兵士训练间隙之余,经常自嘲,他们“竹板饭”吃的最多…… 朱平安为浙军量身打造训练套餐,使得浙军兵士自由散漫的属性无从发挥,不会挥还挨板子呢,要是发挥了,轻则屁股不保,重则小命不保。 当然,朱平安也知道劳逸结合、松弛有度的道理,适时给他们休息时间,在休息时间进行思想教育及军歌拉练,同时保证他们的伙食每日都不断荤菜…… 军法很严,训练很苦,板子很痛,饭菜很香,浙军兵士痛并坚持着……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在朱平安高强度操练浙军的时候,满怀雄心壮志胡宗宪在现实面前一次次碰壁碰的头破血流。 胡宗宪是一个有远大抱负的打工人,他在离京出任浙江巡按监察御史时,便立下了一个宏愿:“此去浙江,不平倭寇,不定东南,誓不回京!”他要在江浙,在东南,以倭患为契机,书写他人生的辉煌篇章。 平倭寇,定东南,军事武略乃是重中之重。 所以,胡宗宪一上任浙江巡按监察御史,就马不停蹄的开始巡按辖内各军营卫所。 不巡不知道,一巡吓一跳。不说地方上的军营卫所了,就是应天及附近的军营卫所都令胡宗宪无言无语至极!在来应天前,胡宗宪做过功课,翻阅过应天及江浙兵备档案资料,对于应天及江浙兵备情况摸了一个书面底。按照档案资料记载,应天有可战之兵十二万,然后现实却给了胡宗宪一个又一个响亮的耳光。 胡宗宪第一站巡按的是大校场营,根据档案资料记载,大校场营有可战之兵三万。资料还记载,大校场营训练有素,兵威鼎盛,乃是应天的模仿榜样军。 不过,现实呢。 胡宗宪来到大校场营,发现大校场营的守门兵士松松散散,十个守门兵中有两个是老弱病残,甚至其中一个还是白发苍苍拄着拐杖的老兵…… “老丈,您这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当兵啊?”胡宗宪询问道。 “唉,家里没地了,没的收成,还要交粮,我儿得码头扛活挨日子,我替我儿当兵应卯……”白发苍苍的老兵闻言,叹了一口气回道。 胡宗宪闻言,良久不语。 等胡宗宪步入大校场营内后,发现营内的老弱病残现象更严重,一抓一大把,肉眼观察,达到了全军一半还要多,另外还有很多人练兵器都没有,一看就是来军营混日子的。 整个军营都是一片散漫混日子的氛围,晒太阳、聊天、打闹、聚赌……各种休闲娱乐的方式都能在军营内看到,但唯独看不到训练场景。 胡宗宪面色阴郁,请大校场主将击鼓聚兵,足足用了半个时辰才聚齐营内兵士。 胡宗宪带人一番核查后发现,大校场营兵马数目严重不实,与他们上报的纸面人数相比,严重不足,就是加上老弱病残,整个军营也就只有六千八百九十一名兵士而已,比他们上报的人数缩水了近八成。 上报三万人,实际止有六千八百九十一人,亏空两万三千多,空饷两万三千多…… 还真是肆无忌惮!! 堂堂京营成了这般地步,兵无战力,将无顾忌,胡宗宪痛心疾首,怒极反笑,“呵呵,大校场营也是京营,京营啊,没想到,万万没想到,老稚疲癃居什之六,徒手寄操居什之二,真是天高皇帝远,太平日久,有恃无恐啊……” “呵呵,胡大人,有些兵士请假了,故而不在营,还请体谅则个……” 大校场主将张大人呵呵笑着上前,一边小声的解释,一边不着痕迹的塞给胡宗宪一张银票。 胡宗宪推掉了银票,面无表情的目视主将,扯了扯嘴角,“张大人,两万多兵士都请假了吗?!这么巧?!” 大校场主将张大人尴尬的笑了笑,小声道,“可不是有些巧了……” 胡宗宪面色顿时阴沉。 “呵呵,胡大人息怒,其实说实话,不止我军营如此,其他各军也都如此。” 大校场主将张大人干笑了两声,解释道。 LCK的中国外援 “如今倭患日益严重,如此情况,如何御倭?!”胡宗宪冷笑问道。 “自从靖难之役后,咱们应天城可是有百余年未曾碰过入侵了。倭寇宵小也就在乡野肆虐而已,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来咱应天城啊。” 大校场主将张大人毫不担忧道。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都市小说 寒門崛起笔趣-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小竈變大竈

小說推薦 – 寒門崛起 – 寒门崛起 “禀大人,一百刑杖已经执行完毕!”刘牧在杖刑结束后,抱拳复命。 朱平安点了点头,走上前去,见葛二蛋、张大头等六人挨了一百刑杖后,一个个股腿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不过好在性命无虞,朱平安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二蛋、大头、大郎、黑角、小六、谢苌,并非本官不讲情面而是军法无情,你们一定要记住今日的教训,日后严格遵守军法军规,莫要再犯!”朱平安弯下腰,一一轻轻拍了拍葛二蛋等人的肩膀,对他们说道。 “大人,我们记住了。”葛二蛋等六人忍着痛点头。 “来人,骑马速去镇上请大夫前来诊治,一应花费俱从军中公费出。” 朱平安直起身来扭头下令,令人去桃花集镇上请大夫给葛二蛋等人诊治棒伤,接着又安排人将葛二蛋等人用担架抬回营帐,叮嘱他们下去好生养伤。 安排完葛二蛋等人后,朱平安对一众观刑的将士说道,“尔等也都看到了,要引以为戒,严守军法!莫要自误!尔等要时刻牢记,我浙军的军规军法就像热炉一样,热炉可以灼伤人,军法亦然,冒犯军法者,一律严惩不贷;热炉面前,没有亲疏贵贱之分,无论是谁碰到热炉,都会被烫伤,我浙军军法亦然,军法之下,不分亲疏贵贱,一律平等,无论是谁冒犯军法,一律严惩不贷;火炉对人言出必行,并非虚张声势、唬人了事,只要碰了火炉,一定会烫伤,我浙军军法亦然,并非摆设,也是说到做到,只要胆敢冒犯军法,一律严惩,明正典刑!” 朱平安举了西方管理学家的热炉理论,加深众人对军法的印象和记忆。 “遵命!”一众将士齐声道,经此一事以及朱平安举的热炉例子,他们对军法军法军规的认识更深了,军法是很严肃的事情,绝非儿戏之事! 异能小神农 “二蛋、大头他们未经通禀批准,便放非外人入营,违背军法,所以军法处置。现在,本官已经知晓此事,层层通报流程算是已经完成了,那本官现在当场审批,若男、画儿,你们今日造访我浙军,所为何事?!” 朱平安当着一众将士的面,出声询问妖女若男和包子小丫鬟画儿。 画儿眼睛红红的,小嘴还未张开,眼泪便已经流下来了。 妖女若男上前一步,挡在画儿面前,一双秋水眸如寒星一样狠狠的挖了朱平安一眼,一脸看忘恩负义、狼心狗肺、恩将仇报、有眼无珠、人面兽心、冷血无情王八蛋的表情,咬牙切齿冷笑道,“我们来给某人送东西吃,一碗桂圆莲子老母鸡汤,还有一盘油焖大虾和一盘红烧羊肉!不过想来,某人高风亮节、两袖清风,定然不稀罕,哼,画儿,我们走!” 言毕,妖女若男给了朱平安一个白眼,提着食盒,拉着画儿的手,转身就走。 “哦,犒军啊。谢谢,东西留下,你们人可以走了,军营不欢迎女眷造访。” 朱平安的声音在妖女若男身后响起。 什么?! 东西留下,人可以走了?!军营不欢迎女眷造访?!! 妖女若男决绝离开的脚步踉跄了一下,没有想到朱平安竟然会说出这一番话,扭头看向朱平安的目光中充满了鄙视……我们一番好意来给你送吃的,门卫好心让我们入营,结果你冷血无情打了门卫,借机申明军法,将我们赶出营,竟然还要把吃的留下自己开小灶,所有的好处都被你占了! 朱平安你还可以更无耻一些吗?! 此时此刻,妖女若男对朱平安的鄙视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除了妖女若男外,也有些兵士的目光有些异样。 “伙军营,今日晚膳为何?!”朱平安在妖女若男鄙视的目光中,向刘大枪询问道。 “回大人,今日晚膳为一菜一汤一主食,白菜豆腐汤、大锅菜、馒头。” 刘大枪上前禀告。 “善,将若男和画儿姑娘犒军的鸡汤,倒入白菜豆腐汤内,将油焖大虾和红烧羊肉切小块,倒入大锅烩菜中,今日托若男和画儿姑娘的福,全军加餐!” 朱平安点了点头,下令道。 “诺!”刘大枪领命。 蓝桥几顾 七星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神器有宅男 黑风洞 军营一众将士顿时欢呼雀跃了起来,感恩感谢的声音山呼海啸一样。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朱平安要将鸡汤等留下来,自己开小灶呢,没想到朱平安竟然要将鸡汤、大虾和羊肉分给大家一起吃,与大家同吃同饮同甘共苦,顿时为他们以小人之心度朱平安君子之腹而感到惭愧不已。 士气上升! 归属感上升! 朱平安在众将士心目的形象越发高大…… “呸!慷他人之慨!用我们的饭,收买人心!”妖女若男看到这一幕,尤其是看到被一众将士欢呼雀跃、山呼海啸感恩的朱平安,禁不住啐了一口,“这些笨蛋,不就是一碗鸡汤两盘菜嘛,至于嘛?!被书呆子耍的团团转!” “诸位应该谢若男和画儿姑娘。”朱平安的声音在妖女若男耳中响起。 “多谢大人,多谢若男和画儿姑娘!”一众将士再一次山呼海啸了起来。 “哼!谁稀罕!”在众人道谢声中,妖女若男脸色微红,一仰脖子哼了一声,扭头拉着画儿离开。 锦绣凰途:帝心独宠纨绔妃 “姑爷怎么不留着自己吃啊……” 画儿被妖女若男拽着往军营外走去,声音猫一样,几不可闻。 “画儿,以后不要再给这个忘恩负义、狼心狗肺、恩将仇报、有眼无珠、人面兽心、冷血无情的王八蛋做吃的了,喂猪喂狗都不要给他……都说吃人的嘴短,他呢,军营不欢迎女眷造访!你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妖女若男出了军营后对画儿说道,对朱平安怨念满满当当的。 “没关系啊,我们进不去军营,但是可以犒军啊,将吃的给他们就好啊。虽然姑爷都会分给大家吃,但是姑爷多少也会吃到一些啊……” 画儿甜甜回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xn45g优美言情小說 寒門崛起 起點-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那麼問題來了展示-iunn1

小說推薦 – 寒門崛起 – 寒门崛起 “若男姑娘,你说你们对军营人畜无害?”朱平安扫了妖女若男一眼,摇头哂笑。 “你这是明知故问!我们又不是坏人,又不是敌人,当然对你们军营人畜无害了!什么军法军纪,你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鸡蛋里面挑骨头!” 妖女若男闻言,冷哼了一声,挑了挑英气柳眉,很有脾气的呛声道。 “第一,军法之下,人人平等!任何人也不能享有特权!若是因为我认识你们,你们就享有特权,可以随意进出军营,那置其他人于何地,置军法于何地?!若男姑娘,我记得你当初可是对享有特权的官吏嫉恶如仇的?!怎么,你要成为你当初所厌恶、所抗拒的人吗?!屠龙英雄终将成为恶龙?!”朱平安目视妖女若男,扯了扯嘴角,缓缓说道。 “你胡说!我才没有!”妖女若男用力的摇了摇头,但是脚步却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半步,这一退便说明朱平安的话切中了她的要害。 “第二,我之前与你说过,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军营内稍微瘦弱白净的男人都会被打主意,何况你们本就姿容甚美呢。不要说你女扮男装,我上次说过,你屁股有些太翘了,破绽太多,画儿身材过于丰满,更是破绽百出。你们注意到没有,现在一众兵士就已经不时往这看了……不是我看不起女人,而是现状如此,女人进军营,不啻于火星落在火药上!” 朱平安接着说道。 “混蛋,你眼睛往哪看呢!”妖女若男听到朱平安说她屁股有些翘,顿时像是猫被踩了尾巴一样,咬牙切齿的瞪了朱平安一眼,俏脸通红。 “姑爷……”画儿听到朱平安说她过于丰满,顿时将食篮挡在身前,一张婴儿肥小脸羞的滴血了似的,含羞带嗔看了朱平安一样,低下了小脑袋。 呃,你们的关注点是不是错了?!朱平安一脸无语的扯了扯嘴角,继续说道,“第三,慈不掌兵义不掌财,严格执行军法,就是最好的治军手段!若要严格执法,就必须以身作则,如此方能服众,赢得将士的支持和拥戴。当前,满营将士皆吃大锅饭,若我开小灶的话,全营将士如何看我?!满营将士亲友故旧皆不能随意进出军营,若你们作为我的亲友故旧,却能无视军法、随意进出军营,那全营将士又将如何看我?!滥用特权,凌驾于全营将士之上,如此行径如能服众,岂不失了军心?!若是失了军心,指挥不了一兵一卒,我还做什么统帅?!” “对不起姑爷……”包子小丫鬟画儿听到朱平安说得这么严重,顿时紧张的手足无措。 “你们读书人最是善于狡辩,惯是能说会道,无理辩三分,黑的都能被你们说成白的!” 妖女若男哑然数秒后,哼了一声,说不过朱平安的她,改成了人身攻击。 “我说的是理,你这才是不讲理。”朱平安淡淡说道。 “你说我不讲理?!”妖女若男又炸毛了,然后噗嗤一声笑了,笑吟吟的看向朱平安,拖着娇柔的长音却威胁满满,“那我还真就不讲理了。朱平安,你不能军法处置二蛋和大头他们,不然我就散了头发喊非礼……” 朱平安顿时无语! 妖女若男见状,得意不已。 “这样吧,我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你若是回答出来,我就免了二蛋、大头他们的军法,不然,你就老老实实的出营,不得阻拦我行军法。” 朱平安一副被逼无奈、只能妥协的看向妖女若男,叹息了一声,开口道。 妖女若男正警惕的看着朱平安,“虽然不想承认,可是不得不说,你这书呆子懂得太多了,你若是问一些四书五经的问题,我怎么答得出来。” “不问四书五经的问题,是简单题,方才不是说到亲友故旧嘛,我这个问题就是一个简单的‘称呼’的问题,简单说就是某某某应该管某某某叫什么的问题。”朱平安扯了扯嘴角,“怎么,若男姑娘连这种问题都没有信心吗?!” “谁没有信心了!这种称呼问题有什么难的,别说一道了,就是两道三道,姑奶奶也不怕。”妖女若男上前迈了一步,一脸自信的说道。 天亮了,雨停了,妖女若男又觉得自己行了。 包子小丫鬟画儿的眼睛也亮了,亲戚称呼什么的,她还是很在行的。毕竟作为小丫鬟,称呼是她们必须掌握的一个技能,也是使用相当频繁的技能。 朱平安看着妖女若男,扯了扯嘴角,“不用两道三道,我的问题只有一道,只要你答的出,我便免了他们的军法,不然,你就乖乖闪到一边,不要阻挠我行军法。” “好,朱平安你可要说话算话!”妖女若男唯恐朱平安言而无信,激将道,“你们那什么孔夫子可是说过一句话,‘人言而无信,不知其可也’。” “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朱平安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妖女若男,“希望若男姑娘也一样。” “废话!姑奶奶我自然言出必行!”妖女若男翻了一个白眼,自信满满。 “好。那我就开始了。问题在后面,你们可要听仔细了。三国时期呢……” 朱平安点了点头,开始描述问题。 “三国我熟啊,以前在山寨掳了一个说书先生,连着听他说了半年的三国。” 妖女若男眉开眼笑,自信更足。 “三国时期呢,有个人叫周瑜……”朱平安继续说道。 “我知道周公瑾嘛。”妖女若男信心持续增长。 “他有个老婆叫小乔……”朱平安继续说道。 “三国第一美女嘛,她还有一个姐姐叫大乔。”妖女若男的信心持续增长中。 “是的,她有一个姐姐叫大乔,大乔的夫君叫孙策……”朱平安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美剧世界大冒险 “江东第一小霸王嘛。”妖女若男的信心继续增长。 “孙策有个妹妹叫孙尚香,她嫁给了刘备做老婆……”朱平安继续说道。 “大耳贼,我觉的三国里面最虚伪的人就是他了,最无能的人也是他,动不动就哭,动不动就扔老婆跑路,还说什么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呸!” 妖女若男在唾弃刘备的时候,信心持续增长。 朱平安:“刘备有一个儿子叫阿斗……” 妖女若男:“扶不起的阿斗,要是我生这么一个儿子,我才不会留在长坂坡摔他,一生下来我就摔……” 朱平安:“阿斗有一个皇后叫张皇后,张皇后的母亲叫夏侯氏……” 妖女若男:“我知道,她爹是夏侯渊,她出城砍柴时,被色痞张飞抢去做老婆的……” 朱平安:“夏侯氏的父亲是夏侯渊,夏侯渊有一个哥哥叫夏侯惇。” 妖女若男:“三国,我最佩服夏侯惇了,被人射中眼睛后,拨矢啖睛,这才是男人,不像某人……”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85tjl精品都市异能 寒門崛起 朱郎才盡-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無規矩不成方圓分享-429he

小說推薦 – 寒門崛起 – 寒门崛起 桃花集上万树凋零,天空阳光刺眼,但毕竟冬日,温度有限,略有凝重。 浙军军营训练场地,朱平安坐在地上端着碗,手里拿着两个馒头,挑眉看向女扮男装的画儿和妖女若男;包子小丫鬟画儿挎着一个篮子,一双眼睛通红,眼泪还在往下流;妖女若男站在一旁,冲朱平安翻白眼。 “姑爷,快别吃这菜渣菜汤了。”画儿心疼的看着朱平安,抽噎着说道,献宝一样将挎着的篮子捧到朱平安跟前,“我做了油焖大虾、红烧羊肉和,还炖了一碗桂圆莲子老母鸡汤,可香了,姑爷你快趁热喝了吧。” 朱平安摇了摇头,端着碗从地上起身,拒绝了画儿的好意,然后一脸严肃的看向包子小丫鬟画儿和妖女若男,沉声问道,“你们从哪进来的?” 如果画儿和妖女若男两人是从军营大门进来的,那就证明军规军纪坏了; 如果两人不是从大门进来的,而是从其他地方进来的,那军营布防就出现了问题。从昨天起,整个浙军大营就已经完成了封闭,整座大营都由壕沟、栅栏、鹿角等封锁了起来,目前只有大营前大门允许通行。如果两人没有经过大门,而是从其他地方进来,那就说明军营布防有漏洞。 包子小丫鬟画儿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回道,“我们是从大门进来的啊。” 典 心 龍王 回答完,画儿又连声催促朱平安,“姑爷,你快趁热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朱平安摆了摆手,一脸严肃的追问道,“没有经过通报批准,大营门口值守的卫兵就让你们进来了?!” 进出大营的军纪军规,军纪军规手册上明文记载,而且朱平安不止一次当众严肃强调过,无论任何人,没有腰牌令箭,对答不出口令者,一律禁止入营,外人来访,必须层层通禀批准后方可入营,否则一律严禁入营。 自己三令五申,竟然还有人违反军规军纪! 包子小丫鬟画儿还从来没有看到朱平安脸色如此严肃过呢,此刻看朱平安一脸严肃,不由小脑袋往后缩了缩,怯生生的问道,“姑爷,是我做错事了吗?!”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什么错了啊,我们哪里错了。我们大发慈悲、大发善心的做了好吃的来看某人,某人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了,还摆着一张臭脸,真以为我们愿意来啊……”妖女若男上前一步,走到了包子小丫鬟画儿身前,白了朱平安一眼,呛声道。 “是我们想来的……”画儿在妖女若男身后,小声的说道。 妖女若男瞬间破功,扭头看了猪队友一眼,无奈道,“画儿,这句话你可以不说。” 醉梦魇 十九番 “画儿,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进来的?”朱平安越过妖女若男,看着画儿问道。 “我,我们……”画儿做错事似的低下了小脑袋,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我告诉你!门口的卫兵有我们山寨的二蛋和大头,他们认识我,还有一个人,名字我不记得了,上次帮去镇上搬过家,知道画儿是你房里人。我们来军营,说找你,他们就打开门让我们进来了,这有什么问的啊。” 妖女若男没好气的说道,在她眼中,朱平安就是狗咬吕洞宾,不是好人心。 她和画儿两人一大早赶早市,就为了给朱平安购买最新鲜的食材。那只老母鸡是画儿逛了两个来回,对比甄选出的鸡龄最老的老母鸡,她们两个整整炖了一个上午,一大锅水最后就只炖出来了那一碗汤。 毫不夸张的说,一只老母鸡的精华都在那一碗汤里了,真的,别提有多香了。 她们从早上忙到中午,连饭都没顾得上吃,就为了某人了!可是某人呢,某人不仅不感恩戴德,竟然还摆着一张臭脸,鸡蛋里面挑骨头! “姑爷,我们做错事了吗是?”包子小丫鬟画儿小脸紧张兮兮的问道。 “你们没有做错事。”朱平安轻轻摇了摇头,简单安慰了画儿一句,然后扭头看向大门方向,一脸严肃的说道,“大门值守卫兵做错事了!浙军军规军纪明令,没有腰牌令箭,对答不出口令者,一律禁止入营;外人造访军营,必须层层通禀批准后方可入营,否则一律严禁入营;敢有违背者,一律军法处置!他们擅自放你们入营,违反了军规军纪。” “军法,什么军法?!”包子小丫鬟画儿闻言,小脸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擅自放外人入营,当日值守卫兵,首犯杖刑一百!再犯,一律斩首示众!”朱平安缓缓说道。 “啊?!首犯杖刑一百,再犯还要杀头?!这么重!呜呜呜……姑爷,他们都是好心。是我们硬要进来,他们才好心放我们进来的。不要军法处置他们了好不好?!”画儿听到军法那么重,门口的卫兵因为放她们入营,就要被杖刑一百,甚至还有杀头的危险,不由眼泪都出来了,连忙给卫兵求情了起来。 “不行!无规矩不成方圆!军法是军队的生命!若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那军法岂不成了儿戏!若是军法成了儿戏,那军队就成了儿戏!” 朱平安坚定的摇了摇头,拒绝了画儿给卫兵的求情,坚持要对卫兵军法处置! “姑爷,就一次,就这一次好不好,求求你了……”画儿红着眼睛求道,她觉的卫兵是好心放她们进来,若是卫兵为此被军法处置,她心里怎么过得去。 “不行!军法这口子,一旦开了一次,那肯定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这口子开不得。”朱平安再次坚定的摇头,拒绝了画儿的求情。 “姑爷……”画儿双手抱在一起,放在下巴下,可怜兮兮的看着朱平安。 “不行!”朱平安扭过头,“若是为他们好,下次不要再擅入军营了!” 画儿泪如雨下…… “画儿,你别求他!”妖女若男早就看不过去了,迈步上前,挡在画儿身前,然后重重的瞪了朱平安一眼,没好气道,“喂!朱平安你少拿鸡毛当令箭!少给我们说什么军法军纪。我们两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都跟你在一起住了多久了,我们两个又不是敌人,又不是奸细,对你们军营人畜无害的!二蛋和大头他们放我们进来怎么了?!”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