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天山放羊娃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 ptt-一百六十二章:二入津門分享

小說推薦 – 抗戰之丐世奇俠 – 抗战之丐世奇侠 庆功宴过后第二天,刘柱子、陈三、王老虎随即带队下山,继续未完成的剿匪大业。 王老虎这点还是不错的,拎得清轻重,力主扶新炮手上马再走一程。等这批新炮手确实没问题可以出师,他以后才会安心待在后方搞培训。 还余五股土匪,除三义寨确实打着劫富济贫旗号很少伤人及骚扰普通民众,名声尚可在收抚之列,其余四支土匪全是为祸一方都必须清缴。 这次出动任自强彻底成了甩手掌柜,更不过问剿匪方略,全都交于刘柱子等人筹划,安心只等捷报频传就好。 之所以如此做,一是他着实对打土匪兴趣缺缺,土匪的素质及装备太菜了。二是土匪也是同胞不是,打自己人有个毛意思。 何况他觉得通过打五龙岭土匪一役,刘柱子等人已经交了一份合格的成绩单,些许小菜他们足可应付。 出发前刘柱子等人提议道:“强哥,我们这次出山想一次性收拾完这几股土匪,要不来回跑太麻烦?” 任自强轻飘飘丢过了五个字:“你们看着办!”连多叮嘱一声注意安全都觉得多余。 新加入的男女队员由教官开始培训,有白花花的大洋作为明证,训练热情明显高涨。 任自强也没闲着,又开始暗地里大展身手,修桥铺路挖洞。 庆功宴前,山谷里的学校、医院已被他掏出了大致模样,可以安排泥瓦匠、木工、石匠进场了。 为了方便施工,加快工程进度,他顺便用储物戒把巨石都切割为一尺见方的石块。 现在他又奔忙在刘家堡到野狼寨的山路上。由于原先的山路大都蜿蜒起伏,有的还险峻难行,他动起了扩宽取直的心思。 最好改造成石板或砂石路,免得雨天路滑泥泞难行。包括在一些沟底和溪流上架上长石条,便于通行。 如此一来,上山下山运送物资节省时间不说,安全性也大大提高。 当然,他在施工时没傻乎乎的只为与己方便,与人方便。这里的‘人’自然是指敌人。如果敌人想进来,依然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一连忙了四天,山路总算整改的差不多,上山下山的时间缩短三分之一有余。 此时,刘思琪送来刘柱子的第一封捷报,他们花了三天时间总算消灭了到处流窜作案的柳大脑袋。 遗憾的是,柳大脑袋此人一贯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从他身上没得到多少好处,缴获勉强够本。 “无所谓,再接再厉!”任自强的回电就简单七个字。 打土匪的目的旨在练兵和整合人力,捞钱只是顺带而为之。通过从几家土匪身上的收获他也看明白了,土匪既要养人还要高价购买军火,攒点钱真心不容易。 遇到像野狼寨和五龙岭这样的积年老匪,那都算是烧高香了。 “强哥,还有凯瑟琳和晴晴的电报呢!”刘思琪摇摇两张纸不胜欢喜道。 任自强身手把她拥入怀中,在她皎白如玉的俏脸上香了一口,咸猪手习惯的摸上她柔软的腰肢,笑道:“她俩能有什么事?” 凯瑟琳来电无非是他家的货轮到哪到哪了,要不就是津门有了啥女孩子喜欢的新玩意,他都懒得看。 晴子要不就是一切安好,要不就是按他的交代有条不紊的开展一些商业沟通、走亲访友之类,也没啥新意。 “咯咯……!”刘思琪扭动纤腰一阵娇笑:“强哥,凯瑟琳说你要的货还有四天到港,通知咱们尽快到津门,而且晴晴今天已经坐上回津门的轮船了呢。” “啊!这么快!”任自强主要对凯瑟琳家的货这么快到港感到惊讶。 毕竟光她一家就五百万的货,还没算阿尔瓦洛二百万货款。既然凯瑟琳家从米国发来的货都到了,没道理阿尔瓦洛从欧洲运来的货还没到。 要去津门的话,那当然是把两家的军火一起拿回来,他懒得再折腾一趟。 问题是现在任自强手里的资金付凯瑟琳一家的货款尚且不足,更别说阿尔瓦洛那二百万了。 也不能把家里钱都带上,至少要留足家里用度。这一算手里资金才将将四百万,还差三百万呢! “草!钱到用时方恨少啊!看来去津门少不得再做一回‘梁上君子’,租界里有钱的满清遗老遗少不少,还有捞得肠肥脑满的下野政客、军阀!” 任自强正在想辙弄钱,突然觉得怀里的刘思琪好似异常激动。于是好笑的问道:“思琪,你高兴个什么劲啊?” “强哥,咱们又能去津门啦,凯瑟琳说这回要带我们好好转转呢!还有晴晴好长时间不见,我们都想她啦!”刘思琪一脸憧憬。 “啊?你们也要去?”任自强很是为难。 他这次过去哪有心情散心,一是做‘飞天大盗’,二还有巨额的军火交易,哪一件玩得不是在刀尖上跳舞? 如果是他一人,他自信还有足够的自保之力,再要带着一群‘拖油瓶’,万一走漏风声出了岔子,刘思琪她们怎么办?管还是不管? “怎么啦,强哥,我们不能跟你去津门玩吗?”刘思琪听出他话里的意思,笑脸一滞,怯怯道。 “唉,思琪,不是我不愿带你们去,而是现实不许啊!”任自强长叹一声,抚摸着她的青丝解释道:“我这次和凯瑟琳家,还有阿尔瓦洛做的是巨额军火交易,我告诉过你们,这些交易都是见不得光的。所以,其中凶险异常。 万一交易中出了岔子,凭我的本事脱身很容易,但如果带着你们,你们作为我最亲近的人这是瞒不住的,再说你们也没我这个本事,你们怎么逃?所以为了你们的安全,这次我非但不能带你们去,情况如果不妙的话,我可能和晴晴都不能见面。” “是这样啊,那我们不去了,强哥你也不去了好吗?我们舍不得你去冒险!”刘思琪明白里面的利害关系后虽不在强求,但又替任自强揪心起来。 “哈哈,思琪宝贝,不用替我担心,纵使对方有千军万马,我照样来去自如。你要不信的话,我可以发誓,如果此行我少了一根汗毛,以后我哪也不去,就天天陪在你们身边!” 任自强捧着她揪心又可爱的脸蛋大笑道。 “强哥,你可要说话算数哦!”刘思琪转忧为娇嗔。 “君子一言,八匹马难追!” “嘻嘻,我信你,不过在你走之前,我们要仔细数数你身上的汗毛,免得回来对不上。”刘思琪俏皮道。 “嘿嘿,思琪宝贝,我看你数汗毛是假,是馋我的身子了吧?”任自强坏笑着对她上下其手,“放心,我不会在津门呆很久,最多一周就回来。但在走之前,我一定会喂饱你们的!” 说到就要做到,他第二天早上下山时,刘思琪六女依然骨酥筋软,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 本着一碗水端平的原则,他到了刘家堡,安排好人通知南关码头的宋瘸子准备好明天早上去津门的客船。然后不由分说拉上正在忙碌的大丫二丫回到房中,又胡天胡地一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品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 天山放羊娃-一百四十六章:一夜辛勞相伴

小說推薦 – 抗戰之丐世奇俠 – 抗战之丐世奇侠 崔铁胆除了扔了两个金属球当暗器外,也没用枪啥得。估计在他们这类武人心中,用冷兵器足以解决一切问题,不齿于用火器。 他看任自强来势汹汹,立刻摆出横练功夫架势,打算硬碰硬。 但不曾想,自己二十多年的横练功夫,在对方面前就像纸糊得一般,一捅就破,毫无还手之力。 被任自强三拳两脚,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两拳两脚,就废了四肢。 之所以没立时要崔铁胆的命,还不是惦记他搜刮的民脂民膏,留口气先。 “啊啊啊啊啊!”崔铁胆发出一连串的惨叫,顿时亡魂大冒,自知不是敌手,还没忘了招呼徒弟们:“都给我上,打死他!” 一众徒弟们看到他那个惨样,都不是傻叉,除了屈指可数头铁的几个徒弟冲上来,其他徒弟纷纷驻足不前。 此时能冲上前的徒弟肯定是崔铁胆的铁杆马仔没错了,对这些人任自强毫不留情,出手即是夺命的招数。 其他不敢上前的徒弟他还舍不得下手,一个个都是棒小伙,归拢归拢,蛊惑他们打鬼子才是正理。 说来话长,其实从动手到结束也不过短短两分钟时间,任自强就打完收工。 “任爷威武!”在众人都不知所措时,王强兴奋难耐的突兀喊了一嗓子。 “任爷威武!” …… 跟来的十来个随从恍若梦醒,也跟着吼起来。 声音炸响,吓得崔铁胆的徒弟膝盖一软,扑通一声,齐刷刷跪了一片。 “都闭嘴吧!别人还在睡觉,你们也有点公德心,都别吵吵了!”任自强表面好似不耐烦,心里也有点得意。 才想起问了一句:“刚才受伤的兄弟没大碍吧?” 有人答道:“任爷,卢宏兵的胳膊挨了两铜球,骨头断了!” “派个兄弟带他先去治伤,一定要找最好的医生,这一百大洋先拿着,不够再问我要。宏兵兄弟别担心,即使以后有点小毛病,我也养着你。” 任自强掏出一封大洋交给卢宏兵。 “谢任爷高义……!”卢宏兵热泪盈眶,一时哽咽的话都说不出来。 “任爷高义,以后但有吩咐,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十来位随从齐齐拱手,众口一词。 “嗯,以后但凡我有一口肉吃,绝不会叫诸位兄弟喝汤。”任自强沉声道。 他这话是对王大发的护院们说的,同时也不乏点醒崔铁胆的一众徒弟们。 果不其然,听完他的话,一众跪下的徒弟大都眼睛一亮。只不过碍着崔铁胆未死的余威,没人跳出来做这个出头鸟。 任自强摆摆手,和颜悦色道:“你们都别跪着了,都起来,冤有头债有主,我今天只找崔铁胆的麻烦,和你们没关系。” 本座东方不败 等徒弟们站起来,他又道:“还得麻烦你们帮个忙,收拾一下残局,把死人该埋的埋。忙完后到这里集合,愿意继续跟我干的,我也不会亏待你们。” 一众活着的徒弟们偷眼看了下气得几欲吐血的崔铁胆,也不说话,听话的默默收拾一地狼藉。 “任爷。”王强狗腿般跑到近前,脸上笑得像花一样,扭捏道:“我想跟您商量个事。” 任自强看到他一双色眼一个劲向正房里瞅,那还不明白他的意思,当即笑骂道:“快滚蛋,想干嘛干嘛去!” “任爷,您真敞亮!我王强以后一定为您马首是瞻!”王强由衷的竖起大拇指。 “等等!”任自强拉住他附在他耳边轻声嘱咐道:“别忘了问问你的小相好,打听一下崔铁胆的钱藏在哪儿。” “明白,明白,任爷,您放心,我保证不会少了一个大子儿。”王强心领神会,经过崔铁胆身边时,又狠狠踢他一脚:“姓崔的,天理昭昭报应不爽,你也有今天,我看你怎么再跟我争小桃红?” 崔铁胆此时四肢俱断,就像一个人肉沙包,只有瞪着一双要吃人的眼睛挨打的份,但犹自嘴硬: “哈哈,小桃红也是老子日烂的货,你个王八羔子只有喝老子洗脚水的份!” 老话说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这句话算是刺激到王强的逆鳞,这小子一下状若疯狂: “苟日的崔铁胆,老子让你日,老子让你特玛到阴间做鬼都是太监鬼!” 同时,王强疯了一般向崔铁胆下腹要害上用力踩踢,嘴里骂着他的祖宗八代。 任自强原想踢几下又踢不死人,就没拦着王强任其施为。却没料到崔铁胆一身横练功夫的命门就在此处,等发觉不对劲时已经晚了,崔铁蛋竟然嗝屁了。 人都死了,多说无益,只好埋了了事。 不过令任自强奇怪的是,不是说日久生情吗?但一直到崔铁胆死也没见枕边人出现。 等见到王强领着小桃红出来,他才明白原因何在。说白了崔铁胆真不是个玩意,抢回小桃红不知道珍惜不说,而且完全把她当成发泄兽.欲的玩具,并施以家暴。 好好一位千娇百媚我见犹怜的姑娘,被崔铁胆折磨的鼻青脸肿,身上的伤还不知几多。 从小桃红看到崔铁胆的尸体状若喷火,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的神情,就知道他死有余辜。 自古红颜祸水,何况小桃红还是烟花女子,其下场有几个好的,任自强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他只能当着小桃红的面告诫王强:“你以后要敢再负了小桃红姑娘,我就废了你小子!” 此情默默 好在王强这小子还有担当,当即指天为誓:“任爷,请您放心,但凡小桃红跟着我再受一点委屈,我王强必遭天谴!” 从小桃红欣慰不已的眼神中,确实证明了两人还有余情未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