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問道長生錄

火熱都市小說 問道長生錄 醉石-第一百九十九章:功虧一簣看書

小說推薦 – 問道長生錄 – 问道长生录 “化形大劫。。。。。。只是为什么大劫的威力会这么弱呢???”喃喃低语的石易风,神色之中满是回忆。几年前的小河边上,那个金黄色的身影,开始慢慢的出现在他脑海之中。 从始至终,石易风的身影一直处在十里开外的沼泽上方,距离水面只有区区几尺的距离。凭借其超过元婴阶段的神识,倒也不怕那几个人发现他藏身于此,故而倒也没有太过谨慎。 这一幕,虽然不如当初那位腾化前辈化形大劫威势波澜壮阔,却也不是元婴修士所能轻易面对的。尤其是天劫之下,那些外来之人,如果敢于挑战天劫权威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这已经可以说是修道界之中的常识,故而云莫生看到天劫来临之时,只能身形暴退,暂且收回对冰魄之精的对峙。至于先前想要在化形大劫来临之前,将其收服的想法,只能暂且放下! 大符篆师 蓦然之间,石易风脸上露出一股明了之意,心中的些许迷茫顿时为之一解。原来并不是冰魄之精的化形大劫太弱,而是几年之前,那位前辈所渡过的大劫与今夜的化形大劫不一样罢了。 藏獒3 今夜冰魄之精的化形大劫,乃是从无到有,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化形大劫的威力自然相对于它的实力而出。上天不愿看到有生灵逆天而行,所以只能设下劫难进行考验。然而,上天毕竟有好生之德,又不能做的太绝,故而留下一线生机,凡是能把握这一线生机的生灵,均可以算得上渡劫成功。 至于数年前的那位妖族前辈,其修为早已经超出了人间大陆的范畴,只不过当初被人惩罚,封了修为,在人间大陆磨炼。那个时候,石易风与其相见的时候,正是其功德圆满之时,故而上天针对那位前辈的修为,化形大劫威力相比今夜才大出了许多。 就这件事情而论,恐怕在场的着诸多元婴修士,也就只有他因为经历了才能看出来一些不同寻常,至于其他人,根本无从得知。 然而,对于他而言,最为关心并不是这化形大劫的威力,其最为在意的是慕容嫣以及好友的安危。魔教第七巨子阴长歌与云莫生的实力的确非同小可,接下来他们两个人会怎么做?恼羞成怒之下,大开杀戒?又或者是其他? 微微运转灵力,只看见两道颜色分明的光芒在双手之上一闪而逝,石易风神情之中顿时充满了一种极为自信的意味。不管事情究竟如何发展,这一切还在他的意料之中。 以他如今的实力,想要一击重伤这两个人之中的任何一个绝对是轻而易举的,无非就是耗费一些灵力罢了。眼下,他心中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此物明显与慕容嫣有着莫大的渊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化形成功的冰魄之精,应该属于慕容嫣所有。只是云莫生与阴长歌二人,似乎仍然不死心,想要从中抢夺。 “罢了”石易风轻轻的叹了口气,就算他再怎么不想面对这个女子,可是这种情况却也由不得他不作出选择。不管怎么说,他终究还是与这个女子有过一些渊源,尽管他一直在极力的逃避着什么。 心中已然有所计较,石易风索性也就不再多想,而是静静地感受着远处的动静。其身形也开始缓缓的沿着沼泽上方,向着众人汇聚的地方移动过去。眼下前方那几个人的心神都放在冰魄之精上面,想必也不会再分神关注其他。故而,他倒也不是特别在意那些人能不能发现他。 事实上,十里之外发生的一切,的确与石易风的猜测差不多。云莫生与阴长歌二人心中恼恨这些人从中阻扰自己二人,本来已经被他们视为囊肿之物的冰魄之精,因为几个人的原因,就这么错失了大好良机。 愤恨之下,两个人终于无法控制心中的那团怒火,将矛头转向了慕容嫣,周子峰,滕顺与烈风身上。至于那三个散修,重伤之下,早已经没了战斗力,故而两个人并没有赶尽杀绝。 几个人来往攻守之间,可以说是异常惨烈,几个人每一次的攻击,都没有给自己留下什么余力。直打的沼泽之中的冰层破碎,方圆十里之内的生灵都下意识的远离这里。 终究是云莫生与阴长歌二人的实力太过强大,最后慕容嫣五个人重伤之下,只能拼力防守,并没有还手之力。而那两个人似乎是抱着猫戏老鼠的心态,并不急于大下杀手,反倒是嗤笑着攻击着只能拼力防守的五个人。 “云道友,不如就这个机会,你我二人出手将这几个人诛杀了,也省的他们几人在这里给我们添乱!”阴长歌眼中寒光一闪,一股杀意稍纵即逝,快速的朝着一旁正在出手的云莫生传音起来。 “道友,此事万万不可,且不说这几个人都是同辈天骄一般的存在。其中慕容嫣与公冶白身份更是非同小可!我二人固然有斩杀他们的实力,可是难保他们身上没有什么信物,一旦这里的事情暴露了,二人所在的势力追查起来,道友觉得我二人有几分活命的机会?” 云莫生不断出手之时,神色不变,微微思索一会儿,就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一直以来,他都以正道自居,极少做出那种斩尽杀绝的事情。这一次与阴长歌合作,实在是火中取栗,冒着极大的风险。 当然了,如今大势之下,正魔两道已经抛开了暂时的恩怨。从这一方面来说,他与阴长歌合作,其他人口中就算有所怨言,也说不出什么东西。只要他不做出什么过格的事情,族中也能更好的保护他。 “云道友,鄙人可不在乎他们背后的势力,阴某的性格,想必道友也十分清楚。如果道友不方便出手的话,大可以离开这里,等阴某解决了几个人,将冰魄之精收服之后,再与道友汇合!” 阴长歌目光之中,不屑之色一闪而逝,心中对云莫生有些不满。这就是平日里自命清高的正道之人,既想要得到东西,又想要名声。如果不是此人的实力与自己差不多,他断然不会与云莫生合作。 当然了,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云莫生背后的势力,虽然不如幽冥教这般强大,却也不能小视。尤其是当代家主,更是老谋深算,其修为之高,幽冥教之中除了教主欧阳霸天可以匹敌之外,其余的高手,均是逊色不少。 云莫生暗暗皱眉,阴长歌这个人怎么会如此短视。先不说这几个人身上有没有什么保命的手段,如果二人失手的话,会是什么后果。再者就是一旦几个人拼命的话,就算他们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尽数斩杀。 “轰隆隆。。。。。。”,雷声滚滚之下,一道道粗大的闪电,不断的劈打在冰凤之上。云莫生不禁回头一看,只看见那冰魄之精所化成的冰凤,哀婉的飞舞着,模样甚是凄惨。 “道友,这几个人的实力,已然降低了足足半数之多,对我二人来说没有什么影响。冰魄之精化形大劫即将渡过,一旦劫云消失的时候,就是你我二人出手之时,道友切莫忘了初衷!” 云莫生的话,阴长歌可以说是听得清清楚楚,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那五个人,手中的动作忽然一停。整个人的身影微微一转,朝着冰魄之精所在的位置,“嗖”的一声,飞了过去。 与此同时,高空之上的冰凤,凄厉的惨叫一声之后,艰难的盘旋着。周围无数的绿色光点,开始朝着其本体之上汇聚起来。起初是慢慢的,到了后来,周围的光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其中心的位置,正是冰凤本体所在。 “锵~~~~~~~”的一声,轻快的声音让人听起来,不禁感觉到一阵阵的愉悦之意。伴随着这一声欢叫,周围的无数绿光,终于全都融入在其身体之中,一时间,一个足足能有几丈大小的冰凤,在空中飞舞起来。 帝 愛 而阴长歌与云莫生二人,此时早已经顾不得周围几人,纷纷出手施展手段,朝着冰凤飞奔而来。 阴长歌一身魔教神功果然非同小可,其之前所用法宝早已被其收回。手中魔气吞吐之中,顿时化作一道黑光朝着冰凤笼罩而去。配合着云莫生手中的风雷闪,丝毫不给冰凤留下什么退路。 如此手段之下,可以说是二人全力施为,分明是想要一举拿下这个天地灵物!半空之中的冰凤虽然尚且不能言语,却也是灵芝智初开,自然能知晓这两个人的意图。不甘后退之下,冰凤全身绿光大胜,奋力的抵抗着两个人的攻击。 “锵!”的一声,一声惨叫之中,巨大的冰凤身上,一顿顿青色的羽毛,慢慢的落了下来。奋力的拍打着双翅,身躯却是朝着慕容嫣所在的地方,艰难的飞了过去。 云莫生与阴长歌二人,自然不能任由到手的灵物就这么白白的拱手让与他人。两个人暗暗传音之时,身形微微一顿,直直的朝着冰凤追了上来。 “砰”一声,两个人只觉得自己好像撞上了巨石一般,眼前忽然多出了一面足足能有几丈大小,通体黝黑的古盾。古盾之上,一个年龄约莫能有而是七八岁大小,身着朴素麻衣的身影,居高临下,静静的望着自己二人。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