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南鬥崑崙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txt-第一零四六章,九曲黃河萬里沙

小說推薦 –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 异常生物收容系统 葛战来了! 直言秘门三分过,扶余山中葛龙头! 兔子压倒窝边草 忆锦 这句话原本是阴阳怪气的嘲讽,讽刺年轻的葛战是愣头青,但随着时间推移,成了葛战的真实写照。 杜布雨紧盯着面前的老头,传说这个老头自年轻时就是直来直去的性格,得罪过很多人,所以没人看好这个愣头青,相较于他师兄景海川和云尊杨慎的光芒,葛战太过微不足道。 不过葛战从来不惧流言蜚语,依旧我行我素。 当年五柳川谷来华夏时,葛战、左近臣二人接连宰掉三木莲生、下村神右,无数瞧不起葛战的人大跌眼镜,从此杨慎亲自赐下‘大威天龙’的敕号,威震生死道。杨慎去世后,左近臣下落不明,葛战便成了扶余山的定海神针,位列生死道五位超一流之列。 杜布雨望着这个传奇老头,他知道杜家和扶余山有旧,但斗宗却和杜家关系不好。 元朝时期,扶余山再次分离,祭家由南往北,斗宗由北投南,就是因为杜行云的关系。 葛战见到杜布雨后没有叙旧,因为根本没旧情可言,直截了当道:“告诉我,左近臣的爪牙在哪,老夫饶你一命。” 负手而立,居高临下。 葛战声音冰冷,旁边的冯羌、古顺子感受到一股煞气弥漫。 这老匹夫生气了! 但凡与秘门有瓜葛的人都知道,葛战和左近臣有深仇大恨,因为杨慎的死与他有莫大关系,只要跟左近臣有关的人,葛战向来不会给任何好脸色,何况那人还敢拿斗宗开涮。 “葛龙头,人已经走了。” “走了?”葛战轻笑,“你去把那间屋子门打开。” 杜布雨看着旁边的屋子,轻轻一笑,秦昆是自己看着离开的,难不成会藏在这? 门打开,什么都没有。 “葛龙头需要过来看看吗?” 杜布雨说完,葛战跃下石墙,走了过去。 只是还有10米的距离,杜布雨感觉脑后劲风出现,门后,两只飞僵跃出,一左一右,两把镰刀,瞄准杜布雨脑袋割去! 死亡袭杀! 快! 太快了! 杜布雨没清楚是怎么回事,看见磨得发亮的镰刀时,心中便觉得……完了! 截血尸的体质较之常人来说很强,但不能跟飞僵比! 镰刀配合上巨力,就是要命的招式,僵尸之所以是僵尸,就是因为死后还能指挥浑身神经,无碍行动,一旦头没了,有些特殊僵尸还能存活,但实力绝对会大打折扣。 有预谋的袭杀,让冯羌和古顺子都吓了一跳。 “快闪开!” 太初 高 樓 大廈 他们只是被迫来拿人的,但不是冷血无情的人。 葛战吩咐让杜布雨开门时,他们以为门后藏着人,谁曾想到藏的是杀手。 只是在袭杀之前,葛战早已有所动作,两颗石头被踢出,镰刀割向脖子的一刹那,石头后发先至,叮叮两声,火星四溅,刀刃卷曲,杜布雨只觉得脖子一勒,犹如钝器卡住脖子,但是没有断掉! 葛战一跃而起,凌空两脚踢向偷袭的两个僵尸。 袭杀没有成功,两只僵尸表情错愕,接着势大力沉的脚掌迎面而来! 咔地一声,一只僵尸脖子断掉,头颅折弯180°,仰头砸进院里石墙中,另一只僵尸从腰间折断,如破烂木偶般倒在旁边枯草堆中。 葛战落地,抖了抖腿上的土,冷笑道:“老夫还没允许他死,你们也能杀得了他?!” 两只飞僵艰难转头,脖子诡异吊在身上,龇牙道:“杜布雨,你杀了刘卞和孙桐,还敢请帮手,谁给你的胆子?!” 刘卞、孙桐,是秦昆吩咐烧掉的两只僵尸,杜布雨不明白他们怎么知道那两个飞僵死在这里,也没想到不死山的人来的这么快!不过幸好葛战救了自己一命,他冷声道:“他们俩个犯忌了,你非要说是我动的手,我没什么话好说。” 冯羌一脚踩住那个脖子折断的飞僵,摸出一根烟点燃,恶狠狠道:“老实点!” 古顺子踩住另一只,冷笑道:“嚯,不见绿白毛,没有紫玉身,挨了葛龙头一脚还有力气说话,难道是飞僵啊?!老子下了这么多斗,头一回见。” 说着朝向葛战,一记马屁拍出:“葛龙头实力绝伦,这种大粽子都能制服,桥岭古顺子佩服!” 两只飞僵不是自己找的人,自己无意间还帮杜布雨解了围,葛战收回眼神,淡漠道:“杜布雨,老夫虽然与你无旧,可你杜家与我扶余山渊源颇深,今日来我本有要事,既然无意救了你,因果帐你得给我结了吧?” 先前威逼,杜布雨绝对不会松口,现在情况有变,葛战确实救了自己,而且他既然点明了渊源,另一层意思就是点明了规矩,杜布雨若以后真想挂上扶余山的关系,就得按照规矩来。 心中纠结,表情凝重,想起弟弟当年的嘱咐,杜布雨张了张嘴,最后叹息道:“你找的人已经走了,如果猜得不错,他去了草原。” ……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第一三九九章,韓垚大喜看書

小說推薦 –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 异常生物收容系统 三月,江南草长莺飞。 北方也开始万物复苏。 桑榆城以北,东韩村,韩垚大喜之日。 老一辈里,左近臣给足了脸,亲自到场,韩垚父母不知道左大爷的凶名,但听说韩垚师父宁不为见到这位老人家都得低头停训,连忙将左大爷请到上座。 首座左大爷自然不会坐的,但侧座第一个位置当仁不让。北派三家里的老东西,也就剩自己了,今天他就是来镇宅的,顺便当个吉祥物。 次一辈里,祭家宁不为、钟家马晓花同时到场,二人今天也无须再低调,韩垚家里条件不好,需要撑面子,于是马晓花和宁不为盛装出席,甚至把家里豪车也开来了。 再往下,扶余山年轻一辈里,除了聂胡子外全到了,包括远在魔都上学的崔鸿鹄,专程和万人郎一起来的。 秦昆看见崔鸿鹄还是戴着面纱,但衣服换成了遮脸立领,头发也精心打理过,觉得孩子可能到了爱臭美的年纪了。 “听说你跳级上高三了,还有空来喝喜酒?学业不紧啊?” 东韩村敲锣打鼓抬轿子,鞭炮从村口一路放到韩垚新房门口,秦昆说话都是用喊的。 崔鸿鹄轻笑:“有什么可担心的。” 这厮比上次见面更臭屁了,秦昆懒得搭理他。 秦昆是前一周回来的,在吕梁杜家住了一周,离这里也不算远,一周时间,看着儿子从一个三四岁的天真小可爱变成了一个合格的‘土夫子’,当爹的心情很复杂。 一开始秦小汪不乐意杜清寒给买的玩具,杜清寒考虑到孩子可能没体会到这些东西的乐趣,便带他开始做饭、学习修车、耍蝴蝶刀等。秦小汪为此还离家出走了几次。 但这孩子似乎比较懂事,他知道姨娘也不是故意的,只是沟通能力比较差而已,只能用这种无声的抗议企图唤醒杜清寒的脑回路。 不过显然没用。 有一次秦小汪离家出走前被杜清寒逮到了,杜清寒当场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背包让他出发,告诉他有这些东西在,一周都饿不死。 那天下着大雨,秦昆开车从白湖镇老街回来时见到儿子走在街上,披着雨披,戴着矿灯帽,提着鹤嘴锄,在雨夜里边走边哭,越看越惨。 秦昆觉得两人再这样下去不是回事,便提议去进行真正的野外探险。 订制的小摩托到了后,三人一路北上,来到吕梁杜家寨子,在这鬼蜮一样的村子里,三人开始了为其半月的生存考验。 饿了在山里打兔子,渴了去溪水边烧水饮用,睡觉时自然是回到村子,不过做饭可不用村子里的灶台,专门在村外河边用的树枝架锅。 杜清寒脑子时好时坏,似乎每过一段时间智商会出现或高或低的改变,不过她对倒斗的专业程度却滋生在骨子里。 晚上睡觉前,炕烧的烫屁股,三人躺在炕上,杜清寒会给秦小汪讲讲她们之前倒斗的故事。 “这叫支锅搭灶,就是‘合伙’的意思,有时候下斗就叫支锅下斗,表示一起干。不过搬山卖消息,卸岭卖力气,搬山卸岭不卖真正的冥器。” 晚上,秦昆没心思听这些,秦小汪倒是津津有味。 对他而言,这起码算是睡前故事了。 “姨娘,墓里有什么?” “嗯……不好说。有些还挺奇怪的,有些则平平常常。” “姨娘,你为什么下斗啊?” “之前是没活路,元军杀进中原时候,日子过不下去了,倒斗为生,我和爹爹摸过好些晋朝贵族墓。后来元军被灭,肚子填饱后,钱也没了意义。就去寻找生命的意义……” “为什么要找生命的意义?” “我不太懂,反正是我爹爹让我找的。他说我一直找下去,就能一直活下去。” 秦小汪恍然大悟,他可不知道姨娘是活了上千年的怪物,不过听起来姨娘小时候过得也挺惨的。 在杜家寨那些天,秦小汪被带着打洞,闻土,分金定穴,秦昆看见杜清寒教的吃力,好奇道:“你们搬山道人怎么用摸金发丘的本事?” “这片墓都空了,没鬼气,踏不了灵关。只能教教他别的,不过我也会的不多。” 这些复杂的知识秦小汪肯定是学不会的,不过学会了骑摩托后,在山上山下飙的飞起。 定制版的小摩托减震奇佳,在这种崎岖山路上如履平地,于是秦小汪在杜清寒的谆谆教诲下什么都没学会,第一个学会的是飙车。 然后……看到秦小汪终于笑的很开心后,杜清寒才如释重负,孩子果然不好带啊。 三人在杜家寨待了半个月,紧接着传来韩垚要大婚的消息,刚好就在附近,秦昆便带着一家三口过来了。 接新娘的车停在村口,韩垚背着涂萱萱,在一群人起哄下往新家方向走来。 东韩村的人都知道韩垚平时不会回来住,但给家里儿子卷个窑洞,是东韩村的传统。一个大院,三孔窑洞,院中间一棵柿子树长得老高,韩垚父母看见儿子把媳妇背回来后乐开了花。 涂庸跟在后面,表情有开心,有不舍,有悲叹,父母已经去世,涂庸便是涂家家主,妹妹被正式背进门后,涂庸红着眼睛便在门口停下了。 “爸,妈,萱萱今天出嫁了。” 涂庸望着天空,喃喃自语,旁边响起一个调笑的声音:“多大的男人了,妹妹嫁人还哭鼻子,羞不羞!” 涂庸发现秦昆今天笑的非常可恶,揉去眼里泪花,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早晚也有这一天的!” 冷血总裁,你想怎样 说着,涂庸气冲冲地走了。 “我……” 秦昆扁了扁嘴,秦雪要嫁出去他开心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哭。 酒席在涂庸父亲家大院摆着,流水席,村民来了一波又一波,农村流水席讲究的是一个热闹,秦昆头一次参加北方的流水席,却看到杜清寒早熟练地上座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