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傑奏

引人入胜的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ptt-第0792章 鬼佬的各懷鬼胎,高弦的可乘之機看書

小說推薦 – 重生資本狂人 – 重生资本狂人 继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公开争吵,成为香江热门话题的,高爵士承诺用五年时间,让香江外汇基金的资产规模,从几十亿美元,突破三百亿美元,不仅简单直白得让广大民众津津乐道,还极大地震撼了精英阶层,并且引起了国际关注。 现阶段,因为包括冷战在内的各种时代因素,外汇储备所得到的重视,还无法和亚洲金融危机后相提并论。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就拿目前中国的外汇储备来讲,大约为几十亿美元,没超过一百亿美元;而总经济体量远远不如的香江,属于特殊情况,发行港元用外汇储备做保障,进而香江外汇基金的资产规模,也处于这个区间。 在这种情况下,高弦的承诺,可想而知地轰动。 沙之星 轮回王 第一,还没有哪个经济体如此重视自己的外汇储备。 第二,香江外汇基金资产规模增长要是真能达到高弦承诺的那样,确实要用奇迹去形容了。 仅凭借普通老百姓过日子的精打细算,人们便很容易想到,高益负责打理外汇基金和港府财政盈余的那两亿美元,实现三年资产翻倍,虽然同样难度极大,但尚在高益的控制范围内,大不了高爵士想办法去补缺口,不就两亿美元嘛;可香江外汇基金资产规模五年后超过三百亿美元,就几乎不存在自己掏腰包填窟窿,以保全面子和信誉的可能了,毕竟那个窟窿注定大得,并非个人和企业所能承受的。 明眼人倾向于认为,已经对香江外汇基金近些年运作表现不理想忍无可忍的高爵士,在推动香江外汇基金独立运作过程中,毫不掩饰自己对外汇基金管理权的渴望了,而夸下的这个海口,是在抬高香江外汇基金独立运作后负责人竞争的门槛。 当然了,高爵士这么做,也是在把运作外汇基金不力的港府,往墙角里逼。 我有信心让香江外汇基金资产规模五年后突破三百亿美元,你们不交出外汇基金的话,能做出怎样的保证呢? 可耐人寻味的是,冷嘲热讽高爵士吹牛吹破天的压力,并没有出现排山倒海之势,而是更多地被当成娱乐新闻消遣,偶尔几个实在推辞不过的重量级人物,不得不公开评论几句,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一句,如果确信那么高的目标无法达成,那承诺人可是要提前引咎辞职的。 金牌毒妃 对此,早就暗中做好艰苦卓绝斗争的高弦,可不认为自己的人缘,好得感动了天感动了地,感动了看自己不顺眼者的心,而是清醒地确信,鬼佬们越发地各怀鬼胎,而这正是自己成大事的可乘之机。 双魂物语 英国人拿香江繁荣做要挟谈判的筹码,结果玩脱了、搞砸了,接下来的心思,自然而然地起了微妙的变化,统治香江的时候,牢牢地掌握着这里的利益,比如英资优先;不得不交还香江的时候,掺沙子、分化,尽可能多地留下自己的烙印。而相比于可预见地往香江正治生态里掺沙子,金融方面,让外汇基金开始独立于正府运作,倒也正中下怀。 至于外汇基金先交给高爵士负责,其实无妨,英国对这个人选可以接受,何况用不了五年,年轻气盛的高弦,就会因为野心膨胀地吹牛过头引咎辞职,再挑更满意的继任者即可;与此同时,高弦的铩羽而归,正好可以打击一下羽翼渐丰的香江华资。 在接下来的紧锣密鼓会议中,高弦就感觉到了英国人的这种心理变化,其中一个表现就是,外汇基金是否独立出港府之外运行的问题,根本没有过多纠缠不清,反而是外汇基金独立运行的机制,辩论得脸红脖子粗。 现阶段香江外汇基金的运作架构,简单来讲就是,归港府金融事务科下面的外汇基金小组管;同样隶属于港府金融事务科的外汇基金管理部,负责外汇基金日常工作的管理,其具体内容就包括,聘用类似高益这样的私营机构,管理外汇基金的部分资产。 另外,还有一个类似公司董事会的机构,叫外汇基金咨询委员会,由港府财政司担任主席,成员主要来自香江的商业银行,尤其是惠丰、渣打、有利三家港元发钞银行的经理。 堂前燕归来 leidewen 港府表面上顺着高爵士的意思,开始搞外汇基金独立运作,就意味着,把外汇基金的管理从金融事务科挪出来另立一整套班子,不受诸如财政司之类职位更替的影响,更主要的是,只可意会不可言明地不受将来港英正府拎包滚蛋影响,以达到尽可能多地延续英国“香火”的暗中目的。 这就需要进行一系列新的顶层设计了,其中涉及到的内容可谓奥妙无穷,鬼佬忙得不亦乐乎。 高弦倒是不在乎这种伎俩,只要高爵士能够得到香江外汇基金的管理权,就可以用令人瞠目结舌的“业绩”,拆掉英国人下的绊子,真正控制着香江外汇基金。 可时间不等人啊,港府只是放话,终于要管港元的贬值问题了,可在具体措施出台之前,港元还处在汇率不稳定的水深火热当中呢。 于是乎,高爵士便以类似指责财政司彭励治对稳定港元不作为的口吻催促了,真有那么难以决定吗?外汇基金咨询委员会毫无疑问地肯定保留了;外汇基金小组和外汇基金管理部的职能整合起来,成立外汇基金管理委员会或者外汇基金管理局,设立一个总裁和两个副总裁,四个助理总裁就是了;再修订一下《外汇基金条例》,完活了,你们还想干啥?难道真打算研究个把月? 港府的这帮鬼佬除了腹诽高爵士迫不及待地想当外汇基金管理局总裁、外汇基金咨询委员会主席外,还真不敢顶嘴,免得不小心,成了下一个背锅的财政司彭励治,而且此时高爵士堪称深受“爱戴”。 这种“爱戴”可不是虚的,而是有着各方势力心照不宣,客观上形成一致之势的支持。 随便举个例子,相比于英国人决定顺水推舟,玩一把分化阳谋,将外汇基金独立出来,米国人更是巴不得,别人地盘上的格局越碎片化越好,如此才方便自己上下其手,而米国资本一直希望香江这个国际金融中心,能成为比星加坡更让自己满意的欧洲美元市场,可惜这段时间香江金融系统,几乎被愚蠢的英国佬玩废了,现在重建香江金融系统,岂有不选自己喜欢的口味的道理? 与此同时,随着港府别无选择地开始研究,采用高爵士的改良版货币发行局制度,其中的联系一篮子货币中的相关货币,也帮着高弦拉来支持。 在港府立法局会议上,高爵士有理有据地阐述了,港元不应再仅仅追随一种国际货币的原因。 一九六七年,英镑再次贬值,幅度超过百分之十四,导致当年香江外汇基金出现将近一点九亿的巨额损失,同时香江外汇基金还要动用一点五四亿,应付各家外汇银行的索偿要求。 在接下来港元追随美元的十几年时间里,可谓苦头不断,美元先对黄金贬值百分之十,紧接着和黄金脱钩,布雷顿森林体系彻底瓦解,港元的处境就是随波逐流,当前的惨样,有目共睹。 而改良版货币发行局制度的联系一篮子货币策略,参考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全球流通货币认定的标准、香江的主要贸易伙伴,以及高益在此基础上编制的港元外汇指数,将美元、英镑、西德马克、日元纳入一篮子,将会保证港元的长远稳定。 可以说,这个一揽子策略,在利用鬼佬们各怀鬼胎所形成的可乘之机的同时,堪称争取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米国人想的是,这些年美元确实不争气,让人家不敢仅仅抱这一条大腿,情有可原,反正只要香江这个金融中心不垮掉,在远东地区再建一个符合期待的欧洲美元市场的大计,便算有谱了,支持高爵士! 英国人想的是,英镑死灰复燃,“重返”香江,这肯定是好事啊,可以有! 德国人想的是,我们正忙着欧洲一体化的长远大计呢,西德马克多一个认可,会让法国人不爽吧! 一本人想的是,这可是一本做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软实力得到国际认可的绝佳机会啊! 相应地,国际媒体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地,把诸如香江金融之父等等的头衔,玩命地往高弦头上安了,甚至于港府正在讨论的。将要采用的改良版货币发行局制度,也被简称为高氏港元制度。 勐龙过 骷髅精 仿佛遥相呼应,高益放出风声,高爵士正在考虑辞去高益董事会主席一职,而高益也基本相中了接任者,那就是这段时间一直处于休养身体当中的香基一系创始人马敬熙。 轮到港府这边鬼佬们感受到的压力则是,外汇基金管理局总裁、外汇基金咨询委员会主席要不是高爵士,那就没天理了,何谈稳定港元!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ptt-第0781章 高爵士怎麼會嫌鬼佬部下多呢推薦

小說推薦 – 重生資本狂人 – 重生资本狂人 怡和这一轮宫斗的详细过程,外界不得而知,只能通过怡和总经理鲍富达宣布引咎辞职的最新动态判断出,应该基本落幕了。 相比于鲍富达的引咎辞职,纽壁坚的下台方式则要体面多了,他以个人健康为由宣布“退休”,争取在一个月内,完成职务交接,并在年底辞去怡和的董事,按照媒体的说法就是,黯然下台。 对于这个微妙的反差,明眼人并不算意外,虽然纽壁坚只是一位高级打工仔,但他还真不能被往死里得罪,因为怡和大班这个位置在香江非常特殊,比如,这一百多年以来按照潜规则,一直都是当然的港府行政局非官守议员,而且纽壁坚在香江经营多年,身上还有不少其它公职,以及诸如某某商会主席之类的社会机构职务,知名度不可谓不高,真要急眼了,随便爆料几条,引发舆论哗然,让怡和与凯瑟克家族的颜面大大受损,并没有什么难度。 既然怡和这一任高管层引咎辞职的引咎辞职,称病隐退的称病隐退,那相应地,怡和顺理成章地宣布,西门·凯瑟克接任董事会主席,戴维斯接任总经理,接下来的任何改革也都自然了,换而言之,凯瑟克家族成员正式接过怡和的具体运作,表面上解决债务危机,暗地里实现撤离香江的最终目标。 当然了,媒体的刨根问底,总是免不了的。像鲍富达这些引咎辞职的高管,倒是简单,被西门·凯瑟克扫地出门后,很快纷纷各奔东西,自找前程,离开了香江,只有纽壁坚,还得继续留在香江一段时间,以协助西门·凯瑟克彻底完成交接,难免就躲无可躲地被媒体堵个正着。 离职补偿金不是那么好拿的,相比之前担任怡和大班时期的指点江山,挥洒自如,现在的纽壁坚,对记者们很是戒备,关于怡和高层震荡的内情三缄其口,最多略带微妙感情色彩地唏嘘一句,我只是一名打工仔,哪里懂得怡和接下来如何发展! 当被问及个人前途如何计划时,纽壁坚还算放得开,表示自己永远热爱香江,但恐怕在这里很难找到合适自己的职位了,言下之意,还是要离开香江的。 这话倒是实在,暂且不论西门·凯瑟克是否给纽壁坚定了竞业限制的条条框框,纽壁坚自己在香江就堪称已经做到头了,怡和大班再往上的位置,屈指可数,根本没有他的位置,而纽壁坚的年纪还不到五十岁,正处于商界人士的黄金阶段,距离真正退休还言之甚早,似乎也只有去空间更大的英国,才能摆脱香江这种“天花板”的限制,至于能否还像曾经怡和大班位高权重那样风光,就不好预测了。 简而言之吧,在可预见地的时日无多留港期间,随着包括港府行政局议员在内的怡和大班光环伴生身份逐一失去,纽壁坚的心情肯定不好受。公司的正治斗争也是正治斗争,失败者就要承受自身原有价值失去的后果,而这种落寞心情,肯定不是领着两三千港元薪水的社会基层人等所关心的。 暗自把第一关注点放在即将到来的港元危机上,并正按照自己的节奏,低调进行各种带有伏笔意味的社交活动的高爵士,便在香江会的临时会馆里,看到了纽壁坚正喝闷酒。 注意到高弦的神情变化后,一向消息灵通的易慧强,低声向自己的妹夫解释道:“最近几天纽壁坚在这里见了一些英国那边的商界人士,似乎对意向中的职位不太满意,估计借酒消愁呢。” 高弦点了点头,“二哥,你帮我留意一下纽壁坚,等我忙完了,和他私下里聊聊。” 易慧强微微一愣后,试探道:“你该不是想把他收为己用吧,我必须多说几句,做个提醒啊,此人和咱们可是你来我往地斗了很多年,不是一路人呐。” 高弦笑了笑,“纽壁坚和西门·凯瑟克在经营理念上的明显区别在于,纽壁坚专注于香江,而西门·凯瑟克则是,反正怡和已经在香江捞了一百多年了,也是时候撤退了,不吃亏。” “从这一点而言,纽壁坚还是很符合我的胃口的,而且他并非庸才。至于双方之间的过节,倒也算不了什么。” “想一想上个世纪的托拉斯标准石油,它的大股东里,很多都曾经是约翰·洛克菲勒的激烈反对者,可最后还不是被约翰·洛克菲勒拉入自己的阵营?比如约翰·阿奇博德,进入标准石油后,成了约翰·洛克菲勒委以重任的二把手。” “我是不会嫌弃多几个有能力的鬼佬部下的,就当师夷长技以制夷了。” 易慧强直咧嘴,“可我现在过去和纽壁坚聊什么啊?” “随你。”高弦一摆手,“反正等我谈完事后,要看到纽壁坚。” 推辞不过的易慧强,只好从自己的存酒里,挑了一瓶不错的,也合适的,然后过去找纽壁坚,打招呼道:“好巧啊,钮璧坚爵士,不耽误你谈正事的话,一起喝两杯。” “那当然荣幸之至了,正好已经谈完事情了,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呢。”纽壁坚笑着站起身来,“易生也来这里会朋友吗?” “我这种闲人,就是到处乱逛。”易慧强一边娴熟地打开瓶塞,一边闲聊道:“这是我收藏的一批智利红酒,论名气肯定不如法国红酒了,但智利红酒也是法国人后裔酿造的,品质有其独到之处,我们就当尝尝鲜了。” 纽壁坚打趣道:“想必是高兴集团的国际贸易,让易生近水楼台先得月了,这瓶酒虽然名声不显,但必是得益于当地独特自然优势的极品无疑。” “没那么夸张。”易慧强哈哈一笑,“再说了,好酒才配得上纽壁坚爵士的身份嘛。” “我的这些身份,很快就全都离我而去了。”纽壁坚轻轻地放下酒杯,明人不说暗话地诉了几句苦,最后话锋一转道:“对了,还要多谢高爵士送的人情,让我们这些人离开怡和的时候,不至于狼狈不堪的同时,还两手空空。” 一听这话,易慧强不由暗自嘀咕了一句,看起来有门啊,他转念一想,又释然了,屁股决定脑袋,纽壁坚都要彻底离开怡和了,惠而不费地称赞高爵士一番,结个善缘,再正常不过了。 “我这位妹夫的仁义,那是有目共睹,众所公认的。”易慧强顺着这个话头,狠狠地夸奖了一通高爵士的义薄云天,然后貌似无意地打听道:“纽壁坚爵士已经在英国那边另谋高就了吗?什么时候离开香江,我好给你摆酒践行。” “还没做最后决定,不过,我夫人和孩子已经先一步回伦敦做定居那里的准备了。”纽壁坚打了个酒嗝,“我离开香江的具体时间,仍然要等到明年,还有很多琐事,需要料理呢。” 易慧强唏嘘道:“这些年,纽壁坚爵士不但是香江商界的领袖,还热心香江公共事务,对香江社会各方面的发展,都有贡献,真要离开了香江,那可是一大损失啊。” “我和记者说的是实话,我真的热爱香江!”借着酒劲,纽壁坚对自己的“坎坷经历”更是黯然神伤,本来自己在香江属于顶级大佬的人物,可到了别的地方,无非就是个职业经理人罢了,郁闷之下,他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好酒!” 易慧强眼珠一转,旁敲侧击道:“以钮璧坚爵士的成就,留在香江,继续为香江的发展做贡献,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吧?” 纽壁坚只是有几分醉意而已,进而仍然惦记着维护自己的尊严,含糊应对道:“香江商界让我黯然神伤,离开也是好事。” 易慧强赶紧把话往回拉,附和道:“是我没想周全,纽壁坚爵士那可是万人之上的大班,香江商界哪能有人值得你服气啊。” 纽壁坚还没飘,连忙摆手道:“此言差矣,高爵士就是我衷心钦佩之人。” 说高弦,高弦就到! 门一开,高弦探进来半个身子,“强哥,你跑到这里喝酒呢,这么巧,钮璧坚爵士也在啊。” 芙蓉城之夏 小乱 说到这里,彷佛“巧遇”的高爵士,干脆兴致勃勃地走了进来,吩咐后面的跟班道:“去拿两瓶我存的好酒来。” 见高爵士突然现身,纽壁坚的酒意散得七七八八,慌忙起身相迎道:“高爵士,请坐……” 高弦亲热地把纽壁坚按回到座位上,“以前碍于身份有别,我和纽壁坚爵士没有把酒言欢的机会,现在,这个心愿终于可以达成了。” 易慧强大着舌头出主意道:“妹夫,刚才我还在惋惜,纽壁坚爵士离开香江,是香江的一大损失呢,不如就像和记大班韦理那样,你把纽壁坚爵士请过去,两全其美算了。” “对啊!”高爵士恰到好处地眼前一亮,“纽壁坚爵士,我对你可是求贤若渴啊,你只要肯答应过来帮忙,我愿意按照米国那边商界的流行做法,给你股份、期权之类的回报。” 一听高爵士的表态,纽壁坚的反应别提多复杂了,有心答应,顾虑太多;可要拒绝,又实在舍不得,纠结得差点转头去撞墙。 高弦突然醒悟过来,一拍大腿道:“是我冒昧了,纽壁坚爵士刚离开怡和,就来帮我,必有很多不方便,甚至会因此触怒凯瑟克家族。” “这样,纽壁坚爵士,你先帮我处理英国或者一本那边的业务,等风头过去了,你再回香江帮我主持大局,如何?” “多谢高爵士的赏识。”羞羞答答的纽壁坚,欲拒还迎道:“还请高爵士容我考虑一下。” “是应该好好考虑一下。”高弦笑着亲自开酒、斟酒,与其把酒言欢,那越来越和谐的气氛,分明预示着,就这么定下来了。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6df2g火熱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線上看-第0765章 我的祕密文件萬無一失推薦-s0npu

小說推薦 – 重生資本狂人 – 重生资本狂人 在斯蒂夫·罗斯这位华纳传媒首席执行官的婚礼上,高爵士可谓低调,但还有一个人更低调,只是跟高弦点了点头,但在婚礼结束前,却暗中示意高弦,趁着无人注意,一起悄悄地离场,这个人就是好莱坞另一家大电影公司二十世纪福克斯的老板之一,马克·里奇。 与此同时,马克·里奇的妻子丹妮丝·里奇,不动声色地走到了高弦空出来的位置旁坐下,非常自然地和帕特丽夏·赫斯特低声交谈着。 “我在不远处有一所公寓,过去聊聊如何?”马克·里奇试探了一句,见高弦点头后,便率先上了自己的车,启动带路。 高弦让自己的助理们分成两路,一路留下,一路随行,接着便坐上车,跟了上去。 路程确实不远,就在附近一个富人区,也就十分钟左右的样子,他们便到了。而借着这个间隙,高弦也在心里,把有关马克·里奇近况的情报,整理了一遍。 “高爵士请随便坐,我非常赶时间,先处理点东西。”马克·里奇连西装都没顾得上脱掉,便急匆匆地打开了保险柜,取出一叠文件,一边快速翻着,一边用力撕碎,并用打火机点燃。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離 魂 記 对此毫不奇怪的高弦,坐在较远的位置,悠悠地问道:“马克,听说最近你惹上了麻烦,联邦司法部指控你逃税?” 马克·里奇不屑地冷笑一声,“高爵士相信这个指控吗?” 逃税这个罪名在米国属于万金油一般的指控,而且绝对正治正确,非常容易争取舆论的支持,马克·里奇摊上这种事,还是相当被动的。 斗 羅 大陸 4 小說 高弦笑了笑,“看你的反应,没那么简单。” “我倒是想破财免灾,把什么狗屁的税款补缴上,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马克·里奇叹了一口气,把最后几页文件,也点燃了。 高弦试探道:“你的意思是,你在中东的生意,被联邦正府盯上了?” “反正,我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马克·里奇望着慢慢化成灰烬的纸张,苦中作乐地开玩笑道:“高爵士,我传授你一些经验,秘密文件一定要整理好,方便随时销毁,但也不能都放在一个地方。” 高弦抬起一条腿,放在茶几上,身体舒适地往沙发靠了靠,懒洋洋地回答道:“我的秘密文件万无一失!你要是有什么重要凭证,实在舍不得销毁的话,可以放心地交给我,帮忙送到你认为安全的地方。” 把所有纸张化成的灰烬丢进马桶后,马克·里奇的心情似乎轻松了一些,“这种事情,容易给高爵士带去麻烦,还是我自己处理好了。但还有其它一些事情,如果高爵士方便的话,还请高爵士帮帮忙。” 四国乱:天定妖女 高弦很实在地当即表态道:“我们是很投缘的朋友,而且通过香江这个自由港,有不少商业合作,所以,无论是感情上,还是利益上,我都不希望你倒下。” “我就知道,高爵士的义气,举世无双,能交到高爵士这样的朋友,是我一生当中最大的财富。”马克·里奇松了一口气,“我确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局面无法挽回,就离开米国,但我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不能跟着我到处流亡,而且我在米国还有不少财产,估计将会面临冻结的命运。” 高弦主动问道:“因此,马克你希望我帮忙,把米国这里的财产损失,尽可能降低,并照顾你的家人?” “对,就是这个意思。”马克·里奇用力地点了点头。 “马克,照顾你的家人,不在话下,这是朋友之义。”高弦思索道:“但保全你在米国的财产,就相当棘手了,仅是二十世纪福克斯的股份,就有几亿美元,极其扎眼,你在这方面,还有其它准备吗?” “确实如此,我也想到了这一层。”马克·里奇很坦诚地解释道:“高爵士,不瞒你,为了尽可能保全我在米国的财产,我并不是只请求了高爵士一个人。” “理解,理解,我一个人终归能力有限。”高弦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人多力量大,动用尽可能多的人脉,把握也相应地大一些。” “多谢高爵士的谅解。”马克·里奇拿出纸笔,一边写着,一边解说道:“二十世纪福克斯这边,马尔文·戴维斯是我的搭档,他应该足以独善其身,进而可以发挥作用。” 重案组之恋 无心小姐 这两年,马尔文·戴维斯的知名度大涨了一番,因为在从去年开始推出的《福布斯米国四百富豪榜》上,他和大卫·洛克菲勒等人,名列前十以内;大卫·洛克菲勒不喜欢这样的噱头,通过诸如把个人财产转移到基金会名下等等的方式,迅速离开醒目位置,而马尔文·戴维斯依然停留在醒目位置。 np 文 高弦暗自琢磨,马克·里奇为了尽可能保全自己在米国的庞大财产,费尽心机地求助包括自己在内的深厚人脉,恐怕还抱着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心思。 人性这种东西,能不考验就不要考验,面对几亿美元的财产,就算亿万富豪也不见得保持平常心,尤其到时候马克·里奇逃离米国了,就算有人搞猫腻,他也无可奈何,只能事先多留后手。 神界扛把子 残留孤狼 万物寻灵 马克·里奇把自己的人脉名单,无比郑重地交到高弦手上时,叮嘱道:“高爵士,这东西可要收好了,免得落下把柄。” “放心吧,我不是说过了嘛,我的秘密文件万无一失!”高弦笑了笑,收起那份名单。 情深不覆 南轻 又和高弦商量了一会后,马克·里奇主动提到了一个极其现实的问题,那就是报酬,要知道,他请高爵士帮忙,可不是一般的麻烦。 “高爵士,为了表达感激之情,我愿意把瑞士那边的交易公司股份让出一部分给你。”马克·里奇非常上道地给出了真正有价值的筹码。 “现在就提报答,还言之甚早。”高弦笑着摇了摇头,这种表面上的“厚道”,实际上也是在给自己留出,足以闪转腾挪的后路。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