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修仙遊戲滿級後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起點-第五百零三章 別用問題回答問題啊展示

小說推薦 – 修仙遊戲滿級後 – 修仙游戏满级后 武道碑的排名在不断变化着,时刻有人上榜,时刻有人被挤下去。 比较令人意外的是,前三名都是名头不显的人,甚至于在他们的名字出现在武道碑上之前,都不曾有人听过他们的名字。 第一名鱼木,第二名居心,第三名煌。 他们之后的名字,诸如翁同、庾合、井不停、应酒歌、边浮图、安胥、李允、白穗……等等,都是众人所熟知的天才,是各大家族、学派、皇朝王朝、宗门势力等的知名天才。他们会在榜上位居高位一点不令人意外。 但前三个是怎么回事?一下子占据了关注度最高的前三个,这是怎么回事? 是哪家不出世的天才弟子吗?还是说是惊为天人的散修。 认识他们三个的不多,但也还是有的。毕竟鱼木和居心都是有势力的。前者是东土照云宗的弟子,后者是青梅学府的学生。这一打探,她们两人的身份一下子就传了出来。这着实让众人吃了大惊。 没想到两个并不算突出的势力居然能培养出最顶尖的天才来。看热闹的人凑到照云宗和青梅学府的队伍里去,想见识她俩,但发现她们根本不在自家的队伍里,问起两家的弟子,也没人知道她们在哪。 不仅外人惊讶,照云宗和青梅学府的人也惊讶。他们知道在自家宗门学府里,鱼木是天才,居心是天才,但没想过放眼全天下,都是最顶尖的天才。 武道碑的小插曲不断上演。 而引起轰动的三个前三的人,还在不显山不露地感应着天地道机。 叶抚高望武道碑,见着第一名的鱼木时,嘴角不由得挑了挑。他几乎确定了,在场的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这个排名上压过鱼木,甚至于全部加起来都压不过。至于居心和煌能排到第二第三,也在他预料之中,毕竟,他深知这两个年轻人的特殊性。 比较遗憾的是,何依依没来参加这次的武道碑。他想,如果何依依在这里,那稳拿个第二不成问题。 叶抚心中一动,也不说可惜吧,毕竟何依依走的路很特殊。 夏雨石在跟叶抚的聊天中,长了不少见识。他并没有刻意去问什么多大的秘密,叶抚也没有说,但就是随便的聊聊,都收获不少。起码,他知道了很多与遗弃之人相关的事。 夏雨石是个很识趣的人,没有紧着跟叶抚聊太多。在一定程度的认识后,他就止步了,同叶抚告了别,也不跟叶扶摇和兰采薇打招呼,就自顾自地回了浮生宫,打算依据从叶抚那里了解到的事做个全局的推衍,然后好好判断一下,浮生宫在局势变化中该如何定位。 夏雨石走后,叶抚就一直等着师染前来。 出现时,师染看上去有些激动。她的眼神比较浮躁,少了些往日里的傲慢与高高在上,但那种“王”的神韵始终不变。 他们在悬崖边上站着。在一个开阔的地方聊天,似乎能给人增添点“透明感”,让话变得更加可信。 “一下子发生太多事了。”师染说。 “的确。”叶抚说,“这些事,本该有条不紊,一点一点被揭露。” “为什么会这样?” “东宫出现得太早了。她打乱了天下本来变化的局势。” 师染好奇地看着叶抚问:“你不叫她白薇了?” “我以为你关注的重点是她出现得太早。” 师染笑了笑:“我也关注这个。” 叶抚没有跟她解释为什么不叫白薇,他屁股往下一坐,脚底下的石头立马变换形状成一个石凳。 “我提前让她苏醒的。” “为什么这样做?”师染眼中浮起好奇。 “好玩。” “我不信。” 叶抚笑了笑又说:“因为她要是醒太晚,局势就落定了。” “那你让她提前苏醒的意义又何在呢?为了搅乱局势吗?” “因为她是打破权威的唯一人选。” “权威?指儒释道三祖吗?” “是的,天底下的人太过相信他们。但他们也是凡人所变,也会犯错。” “你是说他们做错了什么吗?” 叶抚摇头说:“他们错没错还没有定论,但我需要白薇出现提供第二种可能,避免一错到底。” “你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很想知道吗?” “为什么要反问我。”师染不满地说:“用问题回答问题太不礼貌了。” 叶抚笑了笑:“因为我感觉你不那么自信。” 师染叹了口气。 “没错,是的,我不太想知道你是谁。” “怕了解太多,反而陌生吧。” 师染挨着叶抚坐了下来。她偏过头有些俏皮地问:“不介意我坐在你旁边吧。” “有点。” “过分了。” 师染识趣地隔着一段距离重新坐下来。 她长呼出一口气,像是放松了自己。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品都市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討論-第四百八十七章 菩提本無意

小說推薦 – 修仙遊戲滿級後 – 修仙游戏满级后 事实上,叶抚一直在第二重小世界里。之前前往秦三月意识海的只是一道气息化身。他并没有告诉秦三月,那个气息化身一直都在她意识海中。 这是保护她的手段。他并不希望秦三月知道这一点,从而限制了自己的成长。 第二重小世界里,叶抚又一次碰到了那个扛鼎少女董冬冬。 她比起以前还是那样健壮,有活力,充满了朝气。 董冬冬发现叶抚时,立马高兴地打招呼: “好久不见哇!” 叶抚迎上去,笑着说: “还记得我啊。” “那当然!我记性好得很呢。我还记得之前的事,一点都不落下的。” 叶抚问: “你来这里做什么?” “就来了呗,没有什么原因。走到哪里就是哪里。” 叶抚笑道: “上次分别是在钟楚道郡,这次见着是在清薇道郡,这两个道郡可是挨在一起。难不成你几年里就走了这么点路?” 董冬冬手往后绕拍了拍大鼎: “这东西越来越重了,我走得慢。” “那走遍天下得多久啊。” “几千年,一万年?说不好呢。说不定哪天它就重得我背不起了。” 叶抚看了看这小房子似的大鼎,问: “为什么一定要背着呢?” “锻炼体魄啊。你之前不是问过吗?” 叶抚说: “锻炼体魄有很多种方式的嘛。” “这是我爹给的办法,不能含糊的。终有一天,我也会变成我爹那样强壮!” 董冬冬脸上满是期待与坚定。她看着叶抚说: “你呢,这么久,还是跟豆芽菜一样。这些年里一点都没锻炼吧。” 叶抚扬起下巴: “我肯定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啊!” 董冬冬明亮的眼睛充满好奇: “这是什么形容?怪怪的。” “就是说,你看着我瘦小,其实我很强壮的!” 董冬冬皱了皱可爱的鼻子: “我不信。你把衣服脱下来让我看看。” “你个姑娘家家,哪有这么说话的?” “这怎么了嘛。我只是看看你是不是脱衣有肉而已。” 叶抚笑出了声: “被人瞧着,要说我占你便宜呢。” 董冬冬不理解: “虽然我不想占你便宜,但我让你脱,说也应该是说我才对啊。” “你当我没说吧。” 董冬冬还是纯真的。叶抚觉得自己可不能跟她说太多,免得教坏人家。 董冬冬哼了一声: “有话不说完,我爹说,这种人最讨厌了!” “那你是讨厌我咯。” 董冬冬想了想: “也没有吧。”她说:“你要是跟我一起锻炼身体,我肯定一点都不会讨厌你的。” 叶抚努了努嘴: “还是算了,我吃不了苦。” “不辛苦的,只是背着这大鼎到处走而已。” “够辛苦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