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ssd人氣都市异能 九天仙緣 txt-第三千三百二十四章 殘冥魂魔閲讀-x529g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残冥魂魔?
善爱瀑发生了残冥星客杀手事件,让整个善爱瀑群魔震惊。
高层霎时层层扭曲,下层反转倒悬,大有毁天灭地之势,岌岌可危之感。
迷叠醉時光碎 我是慕容夏夏
然而无独有偶,这样的事情也通样发生在相距千万里外的绝恶洞和不贪海。
传言,绝恶洞月圆之夜,天宇突然射下数道漆黑光虹,然后数处洞府连其中的人魔都一并化作了灰烬。
而不贪海,也是在同一个夜晚,幽居深海的四方虬王,正在虬宫安睡。
突然苍穹射下三支金箭,竟然破海而入,不偏不斜正好射中三位虬王的金光之心,荡碎其元神,当即毙命。
两处诛杀,一样霄声:残冥星客。
不过这些都是几日前的事,对于悲喜门的光明岛主,八大护法,以及小金龙龙儿而言,丝毫不感到奇怪。
此刻,悲喜群岛除了他们,再也没有一个人魔存在,之前那些人魔都随着圆月不再,被八大护法斩尽杀绝了。
也在那个夜晚,第二日清晨,八大护法和赶回来的柳牵浪,龙儿蓦然发现悲喜群岛变了。
大地不再贫瘠,群岛不再光秃,到处变成了青山碧水,层林苍翠,万物竞生的盎然生机的景象。
“咯咯……”
当时龙儿就开心的笑了,遨游丽空,放眼天地,醉人的欢笑声敲打着柳牵浪的心扉,不过那时柳牵浪还不能像龙儿一样自在。
立即找到八大护法,以及联系上佐明岛主,彼此交流之后,这才放心了。然后彼此又是一阵思索探讨以后的打算。
过去已成功,来时思路明。
直到现在,柳牵浪彻底放松了心情,八大护法在赏月饮酒,龙儿在那里调皮,而柳牵浪矗立在幽灵舟内,任凭东西,随着幽灵舟稳稳不快不慢的飞驰着。
天翠阳明,祥鸟儿漫天,朵朵翠云悠悠,山巍峰莽,云涛裹林。
沧海浩浩,江河奔腾,天地阔辽。柳牵浪白发飘飞,吞轮披风金光荡荡,双手抱胸,昂眸天际流云,面露喜色,自从进入第三人间以来,少有的欣慰。
“呵呵,佐明岛主!这也是你的群岛,来就来了,为什么还遮遮挡挡的,莫不是要对本岛主下手,想篡权夺位不成?”
炎界天下
柳牵浪在飞驰中,突然感到鼻息间多了一丝奇异的芳香,这种芳香只有她身上才有,心里一阵欢喜,开玩笑笑道。
“咯咯,谁稀罕呢,不过是一个人魔头头,除了八大护法,就只有龙儿一个圣徒了。
而龙儿全是看在你的丹药的份儿上,才勉强做你的空头传令官的。这样的岛主,我才不稀罕呢。”
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柳牵浪身侧蓦然出现了红影女子,她的手里依旧托着那个翠色流转的小山儿。
“我发现,你变了,变得越来越调皮了,是不是受龙儿的影响呢?”
柳牵浪侧目微笑,看着遮着殷红面纱的红影女子说道。
“不是我变了,是我懂得了该恨谁,该去爱谁。面对恨的人,我会变得冰冷至极,也许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但是面对喜爱的人,我感到快乐,简单,不做作,笨得像一个孩子。”
红影女子和柳牵浪并肩看着悲喜群岛的美景,眼闪欣喜地说道。
“呵呵,你才不笨,一个笨人怎么会为月圆之夜的成功想得那样周到,又做那么多事。
谢谢你……佐明岛主。对了,还有悲喜岛如今的人间再生绮地。”
柳牵浪别有深意的注视着红影女子汪汪秀目,缓缓说道。
“咯咯,光明岛主客气了,别忘了我也是悲喜岛一岛之主的。
为自己的领地做点儿事,是理所应该的。接下来决定了吗?
是诛灭愁哀山和骇惧谷,还是翻转他们?”
红影女子娇声一笑,提出了柳牵浪一直没下决心的问题。
“翻转总比屠戮要好,他们既然是第三人间本位人魔,我想还是有一点儿希望的。
不过让我想到,悲喜岛和羞怒湖联合,实力震荡第三人间时,这点儿希望才有可能变为现实。所以,现在最关键的是和羞怒湖联手。
然后我们大张旗鼓的挑战善爱瀑,绝恶洞和不贪海三大联合势力。
这样,愁哀山和骇惧谷因为受我们月圆之夜离间,仇视他们,自然靠近我们。
最近我们密切关注他们的动向,适当帮助愁哀山和骇惧谷,效果会更好。”
柳牵浪目光充满自信的说道。
“你有把握羞怒湖会和我们联手吗?”
红影女子问。
“之前还没有,但是看到你来,立刻就有了!”
柳牵浪微笑,笑的样子有些坏。
“哼!我这个佐明岛主做的好没趣,怎么老是替你打先锋,结果却是你在享受美景,而我不停地去游说羞怒湖姥秀儿!不行,这不公平。你载着我好好游玩儿一番。”
被柳牵看穿了心思,红影女子娇嗔道。
“呵呵,你已经在幽灵舟内了,来,咱们应该喝几杯。”
柳牵浪不急不慢,在幽灵舟内唤出洁白的灵玉桌椅,然后灵石化杯。在洁白的灵玉桌上出现两只酒杯,一只洁白,一只桃粉。
“呵呵,请坐!”
准备就绪,柳牵浪先坐到了洁白玉酒杯的一侧,伸手示意红影女子坐到对面。
“叮咚,叮咚!”
两朵洁白的酒云自动飘逸在二人各自的头上,柳牵浪喝的是粉色的芳酒,而红影女子喝的是金色的醇酒。
不一样的酒,自然不一样的芳香。享我赏彼,二人都很满意,无需多言,酒香景美,小舟弯若新月。
白日望山河,星夜览月明。
云破月来花弄影,弯舟伴月天河风。云摇船荡,好逍遥……
“岛主可推测得出,我们战胜第三人间还需要多久?”
新月清风拂面,红影女子凝望着飘香醇酒,似乎厌倦了煎熬说道。
“快了,就快了,人间五化都不在了,不过就剩几道幽冥道则了吗!这回真的快了!你似乎不希望漫长的等待,对吗?”
柳牵浪目光落在对方殷红的面纱上,有些不忍的问道。
“咯咯,我的心思你怎么知道,别瞎猜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见羞怒湖姥秀儿,敲定联合之事?”
红影女子又喝下一杯醇酒,笑了,笑的味道有些自嘲,然后问。
“不用去,不出所料,也许今夜她们就会派使者前来邀请我们的,我已经创造好了悲喜门和羞怒湖联合后的护佑结界封印和来往的传送法阵,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差她们点头了。”
柳牵浪自始至终,神色都是十分轻松自在的样子,口气平静的说道,犹如夜风习习,爽神遂意。
“哦!你好大的架子,主动上门都不肯,我已经为你铺好了路。”
红影女子嗔叹。
“呵呵,你只是佐明岛主而不是光明岛主,所以光明岛主明知道大事告成,也好沉着一些。
不是说你的付出都让我坐享其成了吗,太主动给了,我有些不好意思。”
柳牵浪看着红影女子动人的美姿,笑道。
“原来你这么坏,占了便宜,还故作矜持。你记着,有一天我一定要让你加倍还给我的。
你的酒还真好喝,不过我突然想到还有事要做,失陪了!”
红影女子起身,几分调皮的嗔怪柳牵浪一番,然后娉婷划入了夜幕之中。
柳牵浪未语,目送那抹红影,直到看不见,心中也欢喜也有些失落。
独自一人的时候,柳牵浪继续喝着芳酒,望了一眼苍穹弯月,渐入中天,这时,柳牵浪视线投向了羞怒湖的方向。
天际苍霭流云,几点寒星闪闪,蓦地,两道流光划着优美的弧线,一金一翠,朝悲喜岛天岛方向而来,不久后从天岛湖炫紫传送阵之上出现了。
“呵呵,本岛主已经恭候两位护法多时。因为没有贵门前来言明,只是听闻本岛佐明岛主言传贵门要和悲喜门联合之事,不敢前去造次,故而如此。”
而你憂傷成藍 君子貓
柳牵浪操控着幽灵舟已经出现在天岛湖传送阵上空百丈之处,施礼俯望两道流光化作的两位美貌女子。
此二位女子正是羞怒湖姥秀儿的左右护法,金儿和翠儿。
“咯咯,佐明岛主姐姐说,光明岛主做事向来循规蹈矩,我们姐妹要是不来请,你可要一辈子都不来羞怒湖的。所以刚才佐明岛主姐姐特意告知秀儿姐姐,我们这才来的。
不过呦!这些佐明岛主姐姐是不让我们和你说的,千万不许出卖我们。”
太古星辰訣
金儿和翠儿见到过湖姥秀儿和柳牵浪在一起过,知道柳牵浪并非坏人,故而对柳牵浪丝毫防备之心没有,又听对方知道自己的来意,率真直言不讳。
“哈哈,既然如此,柳牵浪立刻随你们前去。不然湖姥秀儿估计要生气了。烦请二位护法带路。”
柳牵浪爽朗一笑,心中再次暗暗感谢红影女子。
然后操控幽灵舟朝天岛湖传送阵落去了。旋即三人留下一阵笑声都不见了。
天道悲喜宫宫顶,八大护法也是饮酒赏月正酣,不愿睡去。
“哈哈,龙儿,你看岛主和两位漂亮阿姨走了,这次你不跟去了?”
傲月狂刀冰劲狼端酒豪饮,逗趣趴在自己肩头的龙儿笑道。
“嘻嘻!谁不知道柳叔叔去和羞怒湖谈联合的事,我们悲喜门和羞怒湖眼看就是一家人了,跟着不跟着有区别吗?”
絕色公寓 此劍無名
龙儿嘻嘻一笑,借机小手抹了一圈儿,沾了几滴美酒,伸出小舌头品味着,很陶醉的样子。另一只手攥着一个美丽的仙果儿。
“哦!龙儿好聪明啊。来,到圆儿阿姨这儿来。
我给你倒一小杯仙酒,让你喝个够,干嘛那么可怜,闻人家的酒星儿啊?”
朝九峰身侧,圆儿唤出一个精致琉璃小酒杯招呼龙儿。
“咯咯,圆儿阿姨真好!啵!”
寶貝嬌妻不好惹
龙儿迅速蹦跳到圆儿身后,先是使劲儿亲了圆儿脸颊一下,然后接过小酒杯,学着四大仙刀豪迈的样子,一口干了。
“哇!好好喝呀!”
龙儿只顾酒香,不知酒会醉人,非吵着还要。
花好月圆四位姐妹无奈,只好为她又倒了几杯。不一会儿,小家伙就晃悠了,跌在好儿怀里,甜甜而睡。
“哈哈……”
投資哲學:保守主義的智慧之燈 劉軍寧
傲月狂刀冰劲狼,追魂索月刀诛魔公,天恨孤刀浣浪子和飞影残心刀见了,都不由哈哈大笑。
飞影残心刀朝九峰向来寡言,看着龙儿金扑扑的小脸儿,也不由喜欢道:
“仙程孤索,幸有龙儿增加几分温馨。
不过,以后小心让她喝酒喝上瘾,那她就成了小迷糊了。”
“呵呵,不错。这个机灵鬼,这几天就迷上了仙酒,魂尊不许她喝,就跑到咱们这里装可怜。
都是你们姐妹几个宠的,一吵你们就给她喝,怕是以后,你们也要像魂尊炼丹那样,没事就给她娘仙酒了。”
追魂索月刀诛魔公也笑道。
“那可不用,魂尊九眼酒泉,还用得着我们酿灵花儿之酒吗?”
圆儿抚摸着龙儿的小手儿,立刻否定。
“可是你忘了,那九眼神酒可是来自第二人间齐天楼逍遥境,没有强骇神力奇功,根本就享受不了的,我们也只能勉强喝上一两杯,岂敢让龙儿喝呀!”
天恨孤刀浣浪子闪目微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