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2mb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財氣沖天 起點-第1989章 忍氣吞聲讀書-ccpew

重生之財氣沖天
小說推薦重生之財氣沖天
车重新回到了哈佛校园。
然后,这些持枪部队,将丹尼尔-皮卡德的一众小弟带走了,单独留下了丹尼尔-皮卡德。
“你们要干什么?快放了我。我是克罗斯-皮卡德的儿子!”丹尼尔-皮卡德呜呜大叫。
可是嘴巴被布塞着,他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至于那群小弟,则被麻袋捆了,带走了。
至于带去哪儿,不知道。
丹尼尔-皮卡德就在黑暗之中,默默等待着。他也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逐渐的,天就亮了。
这一夜,对于丹尼尔-皮卡德来说,太难熬了。
他内心惶恐,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他完全不知道,秦风怎么可以调动这样一支部队,提前埋伏在车内。等他们进入,就下手。
可是你有这样的部队,你早就能出来了啊。你却躲着,你这是要干嘛?
丹尼尔-皮卡德胡思乱想,不知道秦风要干嘛。
此刻,秦风那边,经过一夜的风流,一脸惬意的在阳光普照下醒来。
这游艇宿醉,还是很不错的。
尤其有两个很会玩的女人陪着嗨,丽娜和曼蒂是尽情的满足自己。那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让自己乐不思蜀。
秦风也不点破,尽情的享受。
不过别说,这昨夜有点过于疯狂了,这早上起来,腿都略微有点软。
毕竟,双飞,着实有点招架不住。
这种疯狂,以后要少来。不然年纪轻轻,恐怕就要被掏空身体了。秦风暗自说。
这时,随着阳光逐渐升空,气温也慢慢高了起来。
毕竟,现在已经到七月了,进入夏天了。
这白天也是三十好度。哪怕是湖面上,也逐渐的热了起来。尤其阳光照耀,秦风都感觉到身体热热的。
“秦大师,这么早就起来了!”曼蒂再次缠绕上来。
对于秦风,她是很满意的。不过,今天回去后,双方就不会再见面了。
所以,再来一次吧。
不过这一次,秦风却冷冷的将其推开。
“秦大师,虚了?不行了?”曼蒂舔着舌头挑逗。
“你从这跳下去,自己游回去。”秦风淡淡说。
曼蒂一愣。
“秦大师,你开什么玩笑呢!”曼蒂僵硬笑了笑。
“我说,跳下去,自己游回去。这件事就此揭过,我以后就不再找你麻烦。”秦风淡淡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来。
“你、你知道了!”曼蒂脸色立变。
秦风带着枪,说明秦风知道一切了。
“跳!”秦风用枪指了指。
曼蒂咬牙。
随后,扑通一声跳了下去,尔后拼命向岸上游去。
好在这是湖里,离出发点有点远,但是两边还好,不太远。也就两三公里。这几千米,在湖里,会点水性的都能游上岸。
丽娜此刻面色惨白。
“对不起,我,我…”丽娜低下头,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最终也跟着曼蒂跳了下去。
秦风嘴唇动了动,不过却没说什么。
毕竟,对于这种背叛自己的人,总是要惩罚的。
随后,秦风开船到了一个离岸边有点距离的地方,然后将游艇开枪打出几个洞,看着洞里咕咕的进水后,秦风跳进一个打开的皮筏艇,开始向岸上划去。
没多久,游艇沉沦到水里。
这湖还不浅,秦风看了看,下面完全看不到游轮。要知道,这湖水可是非常清澈的。
在西方,湖水都是异常的清澈。不像华夏,在经济发展阶段,彻底枉顾了环境保护。
这样也够了。
虽然说,这并没有什么。但是秦风还是安全起见,将游艇沉没了。
这之后,秦风收了皮筏艇,找到了自己的车。此刻,丽娜和曼蒂的车还在一旁。显然,二女还没有回来。
当然,她们也不可能这么快返回。
想了想,秦风并没有再做什么。并没有去破坏法拉利。
秦风说过,她们能游上岸,一切就结束了。秦风就不会再去找她们麻烦。自然不会做出破坏法拉利,让她们步行回城的决定。
这儿荒郊野岭,她们真要步行回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随后,秦风将丽娜的法拉利车钥匙丢在车旁。
在林风离开许久之后,都返回了哈佛校园。丽娜和曼蒂才浑身湿漉漉的返回。
“那个混蛋,以后一定要找人收拾他!我们伺候的他那么好,居然将我们赶下水!混蛋!”曼蒂满嘴的辱骂之声。
“好了,这都是我们的不是。不要骂了。”丽娜叹了口气,“是我们背叛他在先。”
曼蒂撇撇嘴,没有再多说。
“对了,他该不会把车也破坏了吧!”曼蒂担忧说。
丽娜也一脸紧张。
“糟糕,车钥匙在游艇上。”丽娜脸色苍白。
没有车钥匙,怎么启动。
“这不是车钥匙吗?”曼蒂突然在地上发现了车钥匙。
丽娜一愣,这应该是秦风丢下的。看来,秦风果然说到做到,不会再找她们麻烦。这也让丽娜松了口气。
“快走吧。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曼蒂期盼着。
几百万美元啊。不过秦风都发现了,或许没成功吧。
此刻,秦风已经回到了房车上。
听闻声音,丹尼尔-皮卡德立刻挣扎起来。
要知道,他被堵上嘴巴,蒙住眼睛,关了一夜。
这一页,担惊受怕的。现在有了声音,太好了。
秦风没理会。而是冲了一下凉,换了一套舒适的衣服,然后美滋滋的睡了一觉。
之后,起来给自己做了顿饭,吃饱喝足之后,方才走过去。
一把扯开了丹尼尔-皮卡德脸上的黑布和堵在嘴里的抹布。
“秦风,你个混蛋…”丹尼尔-皮卡德破口大骂,但旋即又被堵上嘴。
秦风慢悠悠的喝着咖啡,轻轻吹口热气,香气飘过去,丹尼尔-皮卡德肚子立刻咕咕直叫。
要知道,他都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早就饥肠辘辘了。
秦风没有理会,而是慢悠悠的喝完了咖啡。
这时,秦风方才再次的将抹布给拉了出来。
“秦风,给我点吃的,喝的。”丹尼尔-皮卡德虚弱说。
秦风递了一罐红牛过去,然后插上吸管,放在桌子上。
这个混蛋!丹尼尔-皮卡德心中暗骂,不过此刻形势不如人,只好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