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q9g好看的小說 無限血核討論-第202節:情動難忍分享-7xpa6

無限血核
小說推薦無限血核
围绕着替身带回来的重要情报,众人商议了好一会儿该如何对付蓝狗狐狼。
众人散去,针金再次悄然钻入紫蒂的帐篷。
他一肚子火气,会议过程中,替身居然公然握住自己未婚妻的手。
这让针金十分气愤,再次见到紫蒂就立即质问:“告诉我实话,我美丽可爱的未婚妻,替身他没有碰过你吧?”
紫蒂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在绿洲的时候,他替自己吸毒的情景。
但表面上,少女摇头否认,并且提醒针金当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蓝狗狐狼。
“这个当然是要关心的,但是我也得关心我的未婚妻!尤其是当其他男人,当着我的面,亲自握住我未婚妻的手的时候!我可是连你的手,都没有牵过呢。”说着,针金就伸手要抓住紫蒂的手。
紫蒂还没有来得及思考,身体就率先做出反应,将手迅速缩了回去,针金握了一个空。
针金正要大怒,这时帐篷外传来替身的声音:“紫蒂,你睡了吗?”
紫蒂顿时紧张无比,这要让替身发现自己帐篷里藏着其他男人,他会怎么想?紫蒂极不想替身误会他什么,尽管事实上,她和针金才是有婚约的。
紫蒂连忙张口,无声地示意针金,针金连忙躲进帐篷里的阴暗角落。
替身进入帐篷里,发现紧张焦虑的紫蒂,误以为她是受到了蓝狗狐狼的惊吓。
替身叹息一声,将紫蒂揽入怀中。
紫蒂心头顿时一颤:“糟糕,针金还藏在这里,他一定会看到!”
但少女终究没有反抗挣脱。
替身怀抱里的那种温暖和可靠,比之前握住她的手时,还要更加浓烈。
紫蒂在替身的怀抱中,感到了幸福。
“害怕了么?”替身轻声安慰。
“有大人在,我不怕的。”紫蒂柔声地道。
这一刻,少女将她的未婚夫,还在帐篷里的针金抛之脑后,甘愿沉溺在幸福的拥抱当中。
“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第一头蓝狗狐狼死在我的脚下,第二头也死了。第三头、第四头,哪怕出现更多,只要有我,我不会让你受到它们的伤害。我向你保证!”针金安慰道。
紫蒂在针金的怀中仰头:“针金大人,我信你。”
但就在这时,紫蒂感受到了某种异样的坚硬。
她顿时心跳加速,强烈的羞涩,让她浑身都下意识地紧绷起来。
“哦,对了。我这次来找你,主要是因为一些血。”替身对紫蒂微笑着。
“我需要你偷偷地做。”
“事情有结果之前,不要告诉其他人。”
紫蒂全身发烫,心头小兔子般乱跳,听得模模糊糊:“大人,你想要……做什么?”
一种“可怕”的猜想,在她脑海中浮现。
“难道他是想?”
“天呐!”
“他是一个男人,深入森林,历经生死考验,艰难斩杀了蓝狗狐狼。他的心情需要平复,他的确需要一些……嗯,发泄。”
“但、但但是,不、不行啊!”
“太、太太快了!我还没有充分的时间来接受。”
“等等!针金,他还藏在这里呢。”
“要真的这样做,他一定会忍耐不住跳出来的。到那时,他愤怒到口不择言,必定会暴露秘密。我必须、必须阻止这种情况发生!”
“大人,你流鼻血了。”紫蒂眼前一亮,抓住了眼前事物转移话题,打破了帐篷内危险的氛围。
“呃。”替身也感到血液流淌下来,他尴尬极了,“听我说,紫蒂,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一番交谈,替身终于说清楚真正来意。
紫蒂吐出一口浊气,失落的情绪不免在心底涌出。
替身离开之后,针金立即跳出来,手指着紫蒂,浑身发颤:“你!你刚刚还说,他没有对你做过什么!说,说实话,不要隐瞒我!”
紫蒂其实早有心理准备,针金的表现早在她被替身拥入怀中,她就已经考虑到了。
“我说的就是实话!”紫蒂满脸紧张之色,还带着一股被冤枉的委屈,“大人,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呢?”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啊?你刚刚就在我的眼前,对其他男人投怀送抱!”针金嘶吼。
被针金提醒,紫蒂再次回想起刚刚她被替身拥抱的情景。
似乎,替身怀抱中的温暖还残留在她的身上。
少女不禁再次心跳加速起来。
但表面上,她压低声音,故意恐吓针金道:“小声点,你要让他听到动静吗?他可是白银修为,听力比我们更加灵敏。”
针金被她一吓,顿时压低了声音,旋即感到倍加屈辱。
看到眼前的黑卷想要大声吼叫,想要愤怒发泄,却又不敢的样子,紫蒂心中不屑,同时又有一股报复的快感。
她继续恐吓针金:“如果让他发现自己是假的,你认为他会怎么做?”
“大人,你觉得他会接受这个真相吗?”
“还是会在发现大人的身份后,杀掉你,然后替代你呢?”
针金被彻底吓住了。
紫蒂接下来语气转缓,费尽心力,将其成功安抚。
敷衍走了针金,紫蒂深深叹息,感到疲惫不已。
“该怎么杜绝这种情况再次发生呢?”
“再这样多几次,恐怕针金就要爆炸了!”
理智告诉紫蒂,要收敛自己的行径。但感情却让紫蒂无法拒绝替身的每一次主动。
紫蒂为此苦恼不已。
以对付蓝狗狐狼以及魔兽军团为背景,鬃戈堂堂正正地向替身的领袖地位发起冲击。
一场探查情报的竞争,在鬃戈、替身两方人马之间展开。
鬃戈一路领先,但替身忽然取出了一份完整地图,地图上标明的情报,完胜鬃戈等人。
针金对此感到不安,紫蒂再次安抚住了他。
营寨防御战,魔兽军团在两头蓝狗狐狼的指挥下,攻势凶猛。
最终营寨被烧毁,但魔兽军团也伤亡惨重,主动撤退了。
熊熊大火照亮夜幕,浓烟遮蔽了紫蒂的嗅觉,她感受不到替身的味道。
尽管她和其他人都安全脱离了战场,但她却感到孤寂,对替身的状况担忧不已。
替身出现了,浑身浴血。
紫蒂紧张的心刚放下,又提起来。
一看替身,紫蒂就知道他伤势很重。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替身却仍旧提议前去追杀魔兽军团。
“这太危险了!”紫蒂尽管知道,替身的提议是正确无比的,但感情却促使她第一次阻止替身。
但替身坚定无比,号召众人,最终得到了蓝藻、鬃戈、三刀的响应。
临走时,替身将紫蒂再次搂入怀中。
紫蒂再次将针金,将其他人抛之脑后。她心中强烈地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停止!
军情紧迫,替身毅然而去。
紫蒂极为担忧,偏偏针金在这个再次悄悄地找上她。
“不希望再看到你对他投怀送抱了,你明白我的意思!”针金非常严厉地告诫紫蒂。
紫蒂心头火起:“大人,请你不要用这样的措辞,我从未投怀送抱过!”
“我知道,可是你从未拒绝过!”
“大人,如果我闪躲,这就太让人怀疑了吧?”紫蒂反驳,“你想要让我怎么应对,才能继续我们的计划?请你教我。”
紫蒂一番劝说和安慰,针金终于气息平缓下来:“我失态了。你是对的,他只是一个工具。很好用的工具。不过可惜了……他这一次估计是回不来了。”
紫蒂一愣,旋即流露出悲伤和忧愁。
她太担忧了,以至于她无法掩盖而流露真情。
针金的目光一直聚焦在她的脸上:“你在想什么?我的未婚妻,你在担心他?担心一个替身,一个棋子?”
紫蒂大怒,这一刻,她很想大声地反驳:“他不是棋子,他是一名骑士,一名真正的骑士!他比你要优秀得多,英勇而富有远见,他不惧牺牲,现在正在为了我们出生入死!”
紫蒂艰难地阻止了自己发泄愤怒的欲望,她勉强瞪眼,艰难地让自己脸上的真情消失。
“大人!你这是怎么了?我担心他有错吗?他如果折损了,我们之前的投入就打了水漂。对我们将来的影响,也是很大的!毕竟他有白银修为,而大人你还只是黑铁。”
一股强烈的羞恼之意顿时冲上针金心头,让他不禁瞪向紫蒂:““我、我迟早会成为白银骑士的!””
事实上,紫蒂刚说出这番话就已经后悔了。
她意识到,她仍旧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怒气,以至于用另一种较为婉转的话术,来讽刺针金。
她连忙补救:“大人,你的资质有目共睹,黄金骑士也绝不是你的终点。对不起,我只是很紧张。替身如果折损了,我们接下来怎么保障安全?怎么逃离这里?”
果然,正如她所料,针金的注意力一旦被牵扯到自身安全上来,他立即就没有了和紫蒂较真的心情。
在忐忑不安的等待中,时间总是变得漫长无比。
替身等人的凯旋,让紫蒂大喜过望。
她情不自禁地奔出帐篷,一路小跑,气喘吁吁地来到替身的面前。
“他还活着,太好了,他回来了!”
少女感天谢地,思念和担忧的情绪在此刻几乎要化为泪水。
“大人!”她差点要主动奔向替身,主动地去抱住他。
但一瞬间,她想到了针金。
“针金一定在看着!”
她只能咬紧牙关,强行地艰难忍住,任由心中情绪如同潮水汹涌澎湃,不断地冲撞自己的内心的堤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