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7tn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左道傾天笔趣-第一百一十章 壓!嗷嗷哦……【爲風家學子執魘,考入大連艦艇加更,恭喜!】閲讀-xncqq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跟着文行天一路心不在焉的走到教师办公室,文行天从抽屉拿出一本书:“这就是冰心玉壶心法,拿回去通读一遍,细细领悟之后开始修练,明天早上记得交还给我。”
“好的。谢谢老师。”
“嗯,滚吧。四十分钟后我会去别墅找你们继续,赶紧抓紧时间吃饭。”
文行天翻翻白眼,赶苍蝇一般挥挥手。
四十分钟?!
听到此说的左小多就像一匹屁股上被砍了一刀的快马,嗖的一下子冲了出去。
如是三天,期间尽都风平浪静;每天的日子,尽都按部就班。
而左小多,却是在这三天之间,完成了的第一次自限突破。
首度感受、限制压缩躁动的真元之时,左小多是真心感觉自己险些应付失误,气脉走岔。
这一次的压制,跟之前武师境界压制躁动真元的时候,完完全全就是两种感觉。
一个天,一个地!
先天元气压抑伊始,甫一压缩,就出现了极端的负面反应,那感觉,就好像是一万根钢针,齐齐扎入了丹田。
左小多一下子瞪圆了眼睛,本能张大了嘴,连连吸气,一张脸直接就扭曲痉挛了。
这个时候,他才想了起来,先天境界的压缩元气过程,好像……在武学之中,叫做荆棘路来着?!
其中的痛苦,当真难以想象!
他还想起来,先天境界的这次压缩,相传乃是整个修行道路上,最痛苦,最考验人的忍耐度,最考验人的毅力的一段修行路!
强如左小念,八压荆棘路,已经是去到了自身极限的极限,进而突破了胎息。
原来竟是这么的疼!
左小多吸着气,想起了这件事情,竟然感觉貌似也没那么疼了。
“念念猫才不过压抑了八次!哇哈哈哈哈……”
左小多颤抖着大笑:“我终于有地方可以超越你!……”
“来吧!”
身子颤抖着,继续压缩过程!
但每压缩一分,那种尖针狂扎的感觉,就愈发的厉害起来;随着时间的持续,连经脉也渐渐生出痛感,宛如蚂蚁噬经损络,逐寸逐分的点滴撕咬!
压缩到了一半的时候,全身上下经脉,尽都痛得难以忍受,好似有十万根百万根烧红的钢针,在经脉中穿行一般的痛苦。
左小多嘴角已经咬出了血,两眼差点要瞪出眼眶之外了。
左小多根本就没想到,才只不过第一次压缩真元,自己就已经有好几次想要放弃了。
支撑他进行下去的,就只有两点:其一自然是我要变强!而其二、却是连念念猫都能坚持八次!女孩子都能坚持八次,我竟然连一次都坚持不下来,这怎么行?!
怎么可以?!
笑话!
左爷不服!
左爷一定会坚持下来的!
“嗷嗷嗷哦啊哦……”
左小多疯狂的一路惨嚎,却是硬生生的压了下去,坚持了下去。
幸亏他当时是身处在灭空塔空间之中,否则光那一阵子的惨嚎声响,数十里之内的小孩子,都不敢哭!
那真真是凄惨到了极点……
终于终于,左小多终于将丹田元气成功压缩了下去,令到原本充盈整个丹田的元气,变成就只占据了丹田的三分之一空间而已。
其实这把弄得这么辛苦,这么悲催,主因还是左小多自身太过大意,忘记了无论秦方阳左小念乃至穆嫣嫣都曾经跟他不止提过一次的荆棘路,或者说,根本就没有重视。
毕竟武师突破先天的时候,只需要憋就行了。左小多压根没想到,先天的荆棘路,居然这么痛的惨绝人寰。
至于文行天,文老师是真心没想到这货居然这么快就开始了第一次真元压缩,以文行天对他的评估,怎么也得是十天后……也就是这一波的试炼结束,才会达到左小多不压制不行的地步!
当然了,这并不是文老师预估偏差太大,而是他对左小多的身家了解大大的不足。
在左小多得到冰心玉壶神功之后,愈发不再有顾忌的疯狂汲取灵气,以上品星魂玉以及龙血飞刀的裨益辅助,让左小多在短短的两天时间里,一口气晋升到了灵气爆发的程度!
若是文行天知道,定然会提前告诉他:所谓的压缩真元,一般只是压下去三分之一,最多一半的程度,就已经是人体的极限。再往下压缩,当事人所要承受疼痛将是前面的十倍之多,比在刀尖上跳舞,还要凶险!
一旦失控,便是丹田元气逆反,爆体身亡,绝无侥幸,还要附带神魂俱灭,万劫不复!
就是这么的凶险!
但可惜的事,左小多完全不知道,不了解,不明白。
他就只知道,丹田真元压缩,压缩的体积越小,真元越精纯,自己现在才不过压制到三分之一的程度,看起来还远远没有压实,这个样子,怎么能超越念念猫呢?
既然还有余地,那就得继续!
恩,这里文行天说的三分之一,与左小多的三分之一那是不一样的!
文行天的三分之一,是压下去三分之一,而左小多的三分之一,是已经压制到三分之一!
也就是说,其实现在已经是超出了文行天所谓的二分之一的安全底线标准。
但左小多哪里知道这个标准?
于是再接再厉,继续压缩真元,不管不顾的强压下去!——
“嗷~~~~~”
左小多浑身颤栗,瞪着眼睛,眼珠直接凸出了眼眶之外,仰天长嚎:“疼死老子了……嗷嗷嗷嗷……”
一边长嚎惨叫,一边继续压缩!
“给我压!给我继续!啊啊啊!嗷嗷嗷!”
左小多狂吼着。
元气在周而复始的强压下,一分一分的往下压缩……渐渐越过了三分之一,去到达大约四分之一占比……
还有余地,那就是还不行!
继续压!
五分之一……
七分之一……
左小多咬着牙继续,他现在已经是连叫都叫不出来了,在他因为极度痛楚影响的执拗理解认知之下,乃是这样的:如果压到了三分之一,证明还可以再压制三次!
四分之一,那自然就可以再压制四次!
就算是一直压到了十分之一占比,也不过才比念念猫多两次而已……
这算什么?
区区两次,那还不如不多呢!
根本就抵不过我所承受的疼痛,既然都已经这么痛了,何妨一次痛到底,弄出大大超过念念猫的程度,所以……
继续!
“噗!”
一口鲜血喷出来。左小多隐隐感觉,经脉有些裂缝一般,有些承受不住要炸的样子。
心中一凛,就是一滴气运点调出来,只用了半滴,化作了清凉之气,融进了身体经脉……
顿时,这种感觉就消失,经脉恢复正常。
“能不用就不用,省着点。”
左小多心痛的直哆嗦,虽然是自己用了,但是……毕竟少了半滴,而且看这个情况,一路压制还真的需要不少的样子……
不管了,压!
“嗷嗷哦啊哦……”
如此一路压制到十七分之一……
气运点省着省着的消耗两点半。
竟然,貌似,真的没法压了!
此刻的丹田真元,彻彻底底停摆到了丹田底部,几乎成了一块饼一般,虽然其本质还是浓雾真元,但已经被左小多压制得如同一块实体一般!
这回是真的压不下去了。
哪怕承受更大的痛苦,也压不下去了。
十七分之一……
貌似只是比念念猫才强多一倍多点,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极为不甘心的左小多,皱着眉头想办法,半晌后,突然灵机一动,心念转动之间,已经在丹田中形成了一把由元气构成的锤子!
他以心念操控着这把锤子,往丹田最下方位置的元气大饼上一锤砸下去!
不能压缩?
那我就一锤一锤的砸下去!
这是左小多自吴铁匠打铁淬炼的留念中想到的办法,百炼铁是得到的,不外就是千锤百炼,单纯力压不行,我就捶打,不信不能继续压缩!
一锤!
轰!
噗!
左小多浑身经脉倒蹿逆行,一口鲜血就冲上来,直接喷到了天花板上。
“我勒个日!”
左小多急忙停住,冰心玉壶心法,气运点,压制真元,修复经脉。
“咦?没事。”
再来一锤!
有冰心玉壶心法平复,气运点修复……
每砸一锤,左小多的身子就会疼痛得痉挛一次,再砸一锤,又是一次……
左小多鼓着眼睛,闭着嘴巴,如同挣命一般,不管不顾的连续砸了下去。
一路砸一路“嗷嗷嗷哦哦嗷……”
到最后,连经脉都麻木了……
不过,效果亦是显著的,真元被砸得变成了薄薄的……一块饼?!
“现在的体积,差不多……是丹田容积的二十四分之一?这也就是说,我可以压缩到二十四次?”
左小多终于觉得够了。
不够也不行了,真正的再也砸不动了,无论再怎么砸,真元体积也没有再发生一丝一毫的变化。
“要不就这样吧……”
左小多其实对当前这个状态还是有些不大满意的,若是有可能的话,他希望一直砸到百分之一,当然,千分之一更加的理想。
但现在看起来,似乎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虽然比念念猫多了个十六七次,但还是没到二十次……勉强吧。”左小多心愿达成,志得意满之余,难免嘚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