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kma火熱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ptt-第六章 水中樂園讀書-5z5yp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到了地方,见到兰毛爸爸,就问道:“情况现在怎么样?”
兰毛爸爸说道:“前几天都上了围挡,我看见都开始修路了,但勘查结果出来了,才发现水位太高,加上这几天一直在下雨,现在那里都成了一个鱼塘了。这下可真是水上乐园了,都不用人工灌水,自己就天然形成了水上乐园了!”
我笑了笑道:“那不是挺好的吗?咱们去看看吧!”
本来阿廖想开我们的车,被兰毛爸爸拦了下来说道:“你们这车地盘太低了,根本过不去,坐我的车吧!”
坐上他的丰田霸道,我才觉得SUV的好处,我自己本身是喜欢小轿车和商务车的,因为坐的舒服,开着也方便。
只是底盘太低,经常过个坑都提心吊胆,往往过的时候都是菊花一紧。
这丰田霸道是真的霸道,这路上到处都是水坑,但他的车完全是视而不见,如履平地。
到了现场一看,这地方本来是个洼地,可高高的围挡把里面围得水泄不通,在外面什么也看不到,只有爬上去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雨还在下,而且越下越大,阿廖要给我撑伞,我急忙拒绝道:“我自己拿就行了,你别上去了,在车里等我吧?”
阿廖犹豫了一下说道:“我陪你上去吧,这堆得都是黄泥,很滑的!”
我摇了摇头道:“没事,我穿的是球鞋,你穿皮鞋,你更滑,上去了我还得照顾你,你就在车上待着吧。”
说完,我一手撑伞,一手向着土坡上面爬去。
上面的土坡黄泥太滑,我爬了几次,摔了几个跟头,才勉强爬了上去。兰毛爸爸在下面直接放弃了,在下面等我。
上到坡,通过围挡,向里面望去,果然是个大水塘,一个一望无际的大水塘,这面积真不小啊,这么大块地,可惜了。
正在我观望的时候,让我看到对面不远处一群人也正在向水塘里看着,还在指点着什么。
他们其中的一个人,估计是看到我了,用手向我指过来,然后,就看到这群人都向我走了过来。
走到我面前,看到我一身的泥浆,其中一个人向我递过来一条干净洁白的手帕说道:“先擦擦吧,这么大的雨,你也够拼命的啊?”
我抬起头,没接手帕,因为声音太熟悉了,我知道是谁,看见杜诗阳站在伞下,身边的高大男子Mike正在给他撑着伞。
我尴尬地笑了笑道:“我可没你那么好命,还有人给你撑伞啊!你们这是来?和我目的一样吧?”
Mike很大方地和我打着招呼,并拿出一包纸巾来,我接了过来。
杜诗阳和身后的一群人吩咐了一下,这群人都走开了。
她走到我身边说道:“你怎么看?”
我转过身去,看着这片水塘说道:“还能怎么看?没眼看,谁会想到水中乐园还怕水呢?”
Mike很认真地解释道:“其实这个很好理解,你看假设现在这个水塘就是水上乐园的水池,我们是不是既不能让里面的水跑出去,也不能让下面的水上来啊?这里水位太高了,底下水压很大,如果不做好防水工作,建好的水上乐园,就会变成了水中乐园,而且这里地表的土质十分的疏松,地基要打的十分坚固才行,混凝土的浇筑也必要比一般建筑厚很多!这会给施工带来很大的难度。”
我嗯了一声道:“谢谢你Mike,这么清晰的解释。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就没有办法解决吗?”
Mike想了想说道:“我看了现场,现在应该是水位最高的时候了,办法肯定是有的,不过成本肯定会增加很多,就不知道投资方怎么想了?”
杜诗阳接着说道:“东莞市府方面,好不容易争取到这么大的投资项目,肯定是不想放弃,我打算给投资方出两个可行性方案,看看他们会不会加大投资,如果他们不肯,我也就没办法了!我觉得你这次投资还是草率了点,我听说,这附近的地,都让你给买下来了,这么大的投资,你为什么不等项目正式落地了,再开始呢?”
我哎了一声道:“房地产投资我是外行,当时只是看你们几家大地产,都来这儿边圈地,就觉得肯定是有利可图的,所以就想着凑凑热闹,万一等项目落成了,这地我还能抢到吗?谁知道会出这样的问题呢?现在是不是就得看投资方怎么说了?”
杜诗阳点了点头道:“是啊!现在是投资方决定这咱们的命运啊!你有没有发现冥冥之中,注定我们要绑在一起啊!”
我看了看Mike,他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才急忙转换话题道:“我命由我不由天,不能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上,你能不能带我去见见投资方的负责人?”
杜诗阳有点为难地说道:“这个项目也不是我们的,我们就是跟着占点便宜而已,投资方我是真的不认识!”
我嗯了一声说道:“也是,咱们都是想借人家的东风,那你们当时怎么没想着拿过来做呢?这么好的项目,你们完全可以自己投资,自己做啊!”
杜诗阳哎了一声道:“这可不是我们的主项,建酒店,建商业住宅,我们在行,可修建这种大型公共设施,无论是投资,还是施工,我们真的是一窍不通,术业有专攻啊!修桥修路的,一般都不会去碰修房子的,同样,我们也很少接触市政工程。”
我赞同地点了点头道:“是啊,像我们一直做空调的,前段时间做冰箱,用了整整差不多一年时间,也没做出什么成绩。那现在真的就看投资方脸色了?”
Mike突然说道:“我有个ider,你们听听行不行?”
我急忙说道:“洗耳恭听!”
Mike疑问地看着我,杜诗阳解释道:“就是叫你说的意思!”
Mike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水上乐园是用来吸引外地游客的,他的客户群体是外地游客,投资方担心的是增加成本,投资成本收不回来。可谁说水上乐园就一定是吸引外地游客的,东莞市的常驻人口就有800多万,周边佛山,中心,珠海,广州,深圳,还有惠州,这些城市的人都是潜在客户啊!再说了,这地方也算是东莞市郊位置,只要这里的楼盘建的好,我相信本地人也会来这边买房子!”
杜诗阳不耐烦地问道:“你的点在哪儿?”
Mike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我们除了起酒店外,还可以起商业住宅,大型CBD,超商,反正地空着,我们就得建东西,那我们就先带动这里的经济,让投资方看到商机,看到希望,这样他们就会考虑增加投资的!”
杜诗阳摇了摇头道:“如果没有这个水上乐园,这里的商业住宅未必好卖啊,交通这里不算便利,相配套的各种设施也没有,医院,学校,市场,一样都没有,谁会来这里买楼啊?”
我灵机一动说道:“那我们就分工合作,你建住宅,我来建相应的基础设施。其实,我当初选中那块地就想好了,如果这里不是水上乐园怎么办?东莞市的工厂现在都是整体向外移,经过了那场风暴后,东莞市的发展经济重点,也再次把重心放到了轻工业上,东莞市区已经饱和了,这就给咱们这些市郊的地方,创造了机会。只要有人口密集的地方,你做什么都会赚钱的。你们完全可以按照你们当初的设想,就建你们的酒店,商业住宅,我呢,本来是打算小打小闹的,不过如果你们下定决心,我就舍命陪君子一回,我来建学校,医院和市场。”
Mike有点激动地说道:“bro,我很佩服你的勇气,我愿意和你合作!”说完,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杜诗阳嬉笑道:“Mike,你太不懂中国人的表达方式了,他是生意人,他说的话,都要打对折,再相信一半。他是让咱们先动手,他看情况再跟着做!”
Mike摇着头说道:“不会的,是不是bro我看出你的诚意来了!”
我被杜诗阳说穿了小心思,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厚着脸皮说道:“你怎么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我们这说得热火朝天的,你一瓢冷水浇了下来,太不解风情了!我是真的想和你们合作的!Mike这么有诚意,我怎么可能欺骗他呢?只要你们开始动工,我马上动工。”
Mike看了看杜诗阳,向她做了一个示威的手势,意思是说,怎么样?我没看错吧?
杜诗阳哎了一声道:“小朋友,你懂啥啊?”
然后对着我说道:“你要是真这么想,咱们签个协议,同时动工,前期投资必须一样。”
我摆了摆手说道:“这怎么可能?我要是建个学校才多少成本,可你投资一样,我得建多大个学校啊?哪里来这么多人读书啊?”
杜诗阳笑着说道:“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你投资的什么学校啊,医院啊,能有多少成本?我可是在建商业住宅啊?那我们先建个酒店如何?”
我哈哈大笑道:“你想想,你在这儿鸟不拉屎的地方,建个酒店给鬼住啊?至少是等人多了,在建酒店吧?”
杜诗阳反驳道:“那你建学校不是一样?谁会来这里读书啊?”
我笑道:“我早知道你会这么说,我想好了,中山大学,珠海大学,东莞理工大学,广东科技大学,这些大学都需要分校,现在全国人民都在往广东跑,除了广州,深圳,最好的选择不就是珠海,东莞了。这些人的子女,总不能都集中在这几个城市吧?只要大学好,他们的子女离他们又近,怎么就不会来这里读书呢?”
杜诗阳哼了一声道:“你想得美,你说建分校就建分校了,人家大学也得肯啊?你建个私立学校还差不多,想建大学分校,你知道这得要多少手续吗?”
我笑着说道:“那你别管,这个我自己想办法,这样如果我拿到批文了,你就开始动工,这样总可以了吧?”
杜诗阳想了想说道:“可以,只要你拿到了批文,我马上就动工!”
杜诗阳又看了看我,有点心疼地说:“你的伞都让你给摔坏了,你全身都湿透了,赶快下去吧,把衣服换了!”
我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说得有点激动,伞爬上来的时候已经破了,都没注意到,全身都湿透了,笑了笑说道:“好久没淋雨了,挺舒服的,这雨下得让人清醒了很多!”
杜诗阳关切地问道:“最近很难吧?需要我做什么吗?”
我笑了笑道:“能挺过去的,你还不知道我,就喜欢迎难而上的,这都不是事儿!”
杜诗阳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你肯定能搞定的!你和胜男怎么样了?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你等得,胜男可等不得了,女孩子的青春就那么几年,总不能一直让人这么等吧!”
我看了看她身边傻笑的Mike说道:“那你呢?Mike我真的很喜欢,适合你,人也好!”
杜诗阳略带苦涩地说道:“难得他不嫌弃我,是订过婚悔婚的人!”
我惭愧地低下了头,没说话。
Mike以为我被雨淋得难受了,急忙把伞打在了我的头上,气得杜诗阳直跳脚道:“我呢?我全身都湿透了!你个傻子!”
Mike急忙又把伞抽了回来,样子很可笑,两边都顾不上了,搞得最好他自己一身都湿透了,杜诗阳心疼地给他擦了擦脸色的雨水,我笑了笑说道:“你们慢慢恩爱吧,我先下去了!”
说完,头也不回了跑了下去,跑到一半的时候,又是跌了一跤,这下全身都是泥了,然后自己就傻笑起来,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傻笑,都说有些人笑着笑着就哭了,有些人哭着哭着就笑了,我只是在雨中傻笑,没有哭,因为那些是雨水滴答在我的脸上。我由衷地替诗阳高兴,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