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21ch熱門玄幻小說 猛卒-第九百一十六章 堅城難破看書-ekh5w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王侑目前出任郭宋的军务幕僚,各路情报送来后,先是交给参谋营,十几名参军负责将它们整理出来,汇总后交给王侑,王侑再去芜存菁,将其中的精要抽出来,进行加工贯通,便形成一份价值极高的情报。
在帅帐正中摆放着一张大桌子,桌上放着一座元城的大型木雕,这是昨天从幽州送来的,是朱滔命数十名工匠耗费了一年时间制作出来,但前期光是派人去元城绘图就用了两年的时间,前后共用了三年时间制作,放在朱滔的燕王府中,最后朱滔也没有用上,白白便宜了郭宋。
郭宋还准备开春后令人把它送去长安,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整座木雕长宽各有一丈,城墙高两尺,护城河也是按照同样的比例制作。
工匠们又雕刻了无数了小人以及攻城云梯、投石机之类,看起来就是一场攻城大战。
王侑正在细细地打量这座木雕城池,眼睛露出惊骇之色,他简直不敢相信世间还有这种东西。
“这个木雕城池做得如何?”郭宋走进大帐笑问道。
“到目前为止,我找不到任何漏洞,简直令人叹为观止,殿下,这真是朱滔制作的?”
郭宋点点头,“朱滔用了三年时间制作而成,我的军队攻下燕王府后在他书房里发现,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快用到它。”
这时,十几名参谋忙碌地将数十架小云梯放在护城河上,无数小人在进行冲锋,又将很多小帐篷放在远离城池的地方。
郭宋问道:“他们没有围困全城吗?”
王侑摇摇头,“朱泚在西城外三里处扎下大营,李纳也在东城外三里处扎下大营,南北两边没有营帐,也没有进攻,进攻同样是集中在东西两头。”
“战况如何?”郭宋又问道。
王侑缓缓道:“根据最新的情报汇总,朱泚和李纳已经发动了两次大规模的攻城战,双方投入兵力总计超过十万,但两支军队都遭到了迎头痛击,两次攻城战都失败了,朱泚这边伤亡稍小一点,伤亡七八千人左右,李纳那边伤亡惨重,恐怕接近两万了。”
郭宋眉头一皱,“为什么会这么严重?”
“这是双方准备程度不同导致,朱泚做了充分准备,携带了防巨石的皮棚,主要使用云梯,不使用攻城梯,更重要是朱泚军队每个士兵都配备了盾牌,而李纳军队却寒酸得多,一半的士兵没有盾牌,没有皮棚,而且大量使用攻城梯。
这就导致李纳军队在攻城时被巨石和弓箭杀伤巨大,情报显示,守军对李纳军队动用了火油,在城下烧死了不计其数的士兵。”
郭宋注视着木雕城墙的东面,他发现李纳军队的大营规模竟然和朱泚军队差不多,便问道:“李纳军队的人数也和朱泚大军一样吗?”
“启禀殿下,这个模子,一个小营帐就代表一万人,朱泚有十万人,而李纳有八万人,两者差距两万。”
郭宋淡淡道:“伤亡了两万人,李纳还有没有信心打下去?”
“其实卑职想说的就是这一点,魏州应该是归朱泚所有,李纳最多是分一点人和财物,卑职觉得李纳再打下去,会得不偿失,卑职估计他已经开始动摇,有撤军的想法了。”
郭宋淡淡道:“那就再助他一臂之力,让他早日撤离!”
王侑眼珠一转,笑道:“卑职倒想到一计,殿下可以参详一二。”
……….
“咚!咚!咚!”
战场上鼓声如雷,朱泚和李纳的两支大军再一次发动了攻城战,士兵高举盾牌奔跑,长矛如林,尘土漫天,数十家巨大皮棚被士兵们推动着缓缓前行,这种皮棚上面涂抹了大量油脂,就算被巨石击中也不会击实,能有效抗击城上投石机的打击。
皮棚下站着大量士兵,跟随皮棚缓缓向前推进。
另外还有数十架云梯,云梯和攻城梯不一样,攻城梯是紧靠城墙,用前端钩子挂在城墙上,而云梯是一座平台,从平台上伸出梯子,可转换方向,可以折叠,非常轻便实用。
云梯也有四个大轮子,被推动着缓缓前行,城头上不断有巨石呼啸着飞来,砸进人群中,顿时血沫四溅,十几人死伤。
“轰!”
一块巨石砸中了一架云梯,云梯木轮断裂,侧翻倒地,周围的士兵惊得四散奔逃。
但巨石挡不住数万大军的浩荡前行,大军抵达护城河时,城头上万箭齐发,密集的箭矢如暴风骤雨般射向城下士兵。
在伤亡不断增加中,数万朱泚大军推动着云梯,扛着攻城梯,如潮水般地向城墙冲去。
与此同时,东部攻城却是另一番景象,数万大军在一里外列队,始终没有发动进攻。
李纳非常犹豫,连续几天的进攻使他伤亡惨重,一万九千余人伤亡让他有点承受不起了,就算攻下元城,他又能得到什么?钱粮、人口?想到博州和德州大量的百姓向北迁徙,他心中就一阵揪紧,河北的百姓根本就不认同齐国。
“王爷,要不要进攻?”一名大将问道。
“再等一等!”
李纳有些不耐烦道:“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进攻!”
……..
齐军的大营也在三里外,主力大军都列队去了战场,大营内只有数千士兵守卫,另外还有两千后勤军,包括马夫、厨子等等。
这时,一支运粮队伍抵达了大营,粮车队由五百辆牛车组成,从博州过来,车上满载着大量的粮食,两边都是护卫骑兵。
营门口的当值将领按照惯例检验了文书,回头一挥手,“开门!”
军营大门开启,浩浩荡荡的车队驶入了大营,牛车当然是从博州强征,所有的车夫都是牛车的主人,他们赶着大车向仓库后营而去,有的大车只有一名车夫,有的是两名,主要是方便搬运。
仓库区和大营区分开了,有一条长长的栅栏隔离,仓库区门口戒备森严,不过运粮大车可以进去,一辆辆大车驶入了仓库区,在一座很大的仓帐停下,车夫们开始卸粮。
仓帐前比较混乱,一名车夫在其他几名车夫的掩护下,一个翻滚就钻进了仓帐内。
“快一点!”
骑兵在催促车夫道:“卸完粮食就赶紧出去!”
粮食不需要车夫们搬运,一辆大车就几十袋粮食,仅用了一刻钟时间,大车便卸载完了粮食,车夫们赶着一辆辆大车出去了。
仓库去大门轰然关闭,百余名士兵开始用独轮小车将粮食送进大帐。
此时,躲在仓帐内的车夫已经换了一座大帐,这名车夫正是周飞假扮,他一早接到了命令,令他尽快烧毁齐军大营。
恰好此时,他要混入齐军大营内探查齐军的粮草数量,他当即决定,利用这次机会行动。
周飞此时在一座草料仓帐内,他已脱去了外袍,里面穿着齐军的盔甲,在他身处的巨大仓库内,一捆捆草料整齐地码放着,堆积如山。
周飞从腰间抽出一支火折子,轻轻一甩,火折子迎风而燃,他将火折子扔进草料堆里,冷静地望着火苗迅速蔓延,他一转身,从大帐的另一角钻了出去。
这里大帐一座紧挨着一座,士兵都在搬运粮食,没有巡哨士兵。
周飞轻轻越过了分隔栅栏,进入了住宿区,这里的士兵同样很少,他点燃了十座大帐,身上的火折子已经没有了,这时,前面隐隐传来战马的鸣叫,他疾奔几步,只见一匹战马拴在马桩上。
周飞大喜,翻身上马,挥剑割断了缰绳,从大帐内奔出一名将领,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偷我的战马?”
周飞一言不发,挥剑劈去,这名将领措不及防,被一剑劈在脖子,脑袋劈飞出去。
“失火了!”
远处传来大喊声,只见草料大帐周围一片浓烟弥漫,烈焰冲天,数十顶大帐被点燃了。
周飞一催马向西面营门疾奔而去。
营门口的士兵也看见了大帐内的浓烟滚滚,忽然见一名军士骑马奔来。
“发生了什么事?”众人高声问道。
“后勤大营失火了,我去通知王爷!”
众士兵没有阻拦,周飞纵马冲出大营,向北面疾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