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0mcf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校園修仙武神討論-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彌天大烏龍展示-2fhmp

校園修仙武神
小說推薦校園修仙武神
大肥羊?
此话一出口,陆遥也是倍感意外。
原本以为这些人是冲着自己有什么阴谋的,可如今没想到对方竟然只是为了贪财而来?
“如果真是这样,那事情可能有些麻烦了!”
陆遥眉头紧皱,心中暗道。
如果,胡卓等人只是冲着钱来的,那他们和那些之前曾经在秘密基地周边出没的家伙则完全不是一伙人,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在这些人身上浪费的时间就太长了。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自己最近的部署就完全错误了。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那便意味着自己因小失大,很可能已经酿成了很大的失误。
一念及此,陆遥脸色大变,来不及细想,一个飞身便朝着胡卓飞扑过去。
此时,想要揭开所有的谜团,胡卓是关键,陆遥已经一秒钟都不想在耽搁下去了,他必须马上撬开胡卓的嘴,知道自己所想知道的一切。
“咻!”
“杀人者果然是你!”
陆遥朝着胡卓飞身扑了过去,胡卓也是做出了回应,他显然是意识到了陆遥的实力已然不是能够轻易对付的了,直接是使出了他一直隐藏着的暗器手段。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些引以为傲且作为最大秘密的暗器手法在陆遥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陆遥身在还飞在空中,右手一甩,同样是一根银针迎了过去。
没有任何的声响,再看,胡卓的眉心间已经是插了一根银针。
只不过陆遥现在还不想让他去死,这根银针只是刺破了胡卓眉心间的软.肉,并没有直接要了他的性命。
但即便是如此,高下立判,胡卓哪里还敢再动还手的心思,早已经是呆若木鸡,一动不动的站在哪里。
他的眼睛里只有从天而降的陆遥,已经扑面而来的死亡气息。
至于其他人,早已经是吓傻了眼,一个个纷纷四处逃窜,再也没有之前的嚣张劲了。
“说,为什么杀郭亮!”
对于那些四处逃窜的家伙,陆遥也没心思去理会了,他知道,别克他们一定可以解决得了这些无耻之徒,他现在只想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噗通!”
可是,陆遥怎么也没想到胡卓竟然噗通一声跪倒在了自己的面前,磕头如捣蒜,竹筒倒豆子一般哭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该死,我该死,我不是人,我不是人!”
“那天我看郭亮比赛结束后拿着六七万现金去银行汇款,我便上前找机会和他攀谈两句,邀请他去附近的酒吧坐坐,聊聊我们俩比赛中的一些情形……”
听过胡卓的一番话,陆遥心里早已经是后悔不已。
在他的记忆中,的确是有郭亮拿着六万块钱去汇款的这么一件事情,而那六万块钱正是因为他听说郭亮的老父亲住院需要手术,他才拿出来让他寄回家的,可如今,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正因为那六万块钱,才害了郭亮的一条性命。
“不对,你在骗我!”
“你和郭亮虽然交过手,但是你们俩根本不熟,他怎么可能轻易的跟你去什么酒吧!”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受了何人的教唆!”
“我真的没有骗你,事情的确是这样的!”胡卓一听陆遥的这番质问,马上解释道:“因为他从和他交手的时候就发现他身上有着一股军人的气质,所以我就骗他说我也参过军,当过兵,而且我从他的口音中可以判断出来他老家是闽江一代的,而其中又夹杂了一部分西京市的腔调,所以我判断他是闽江人在西京市当的兵,所以我便说我不仅和他是老乡,还是同一个地方当的兵,结果他就对我放松了警惕!”
“该死的!”
“我说的句句属实,求求您放了我吧!”
“放了你?”
“你杀我兄弟的时候可曾想过有这么一天,你可曾想过面对死亡的时候你会怎么样?”
“我……”
胡卓抬头看到陆遥眼底的杀意凛然,直到自己今天已经很难活着从这片烂尾楼里走出去了,心中变动了杀机,可是,他却不知道在他心里起了杀机的那一瞬间,陆遥早已经觉察到了。
未等他出手,陆遥已经一只手按在了他的头顶。
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已经没有命去知道了。
解决了胡卓,陆遥离开了烂尾楼,此时别克他们也已经将那些逃窜出来的同伙给处理了,甚至连现场都做了一些精心的处理。只是,当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阵警笛声。
“分头走,酒店汇合!”
陆遥目送别克等人有序的撤离了这片区域,自己才从十几名警察的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这片区域。
……
……
“师父,我们这次被人给耍了!”
陆遥坐在离疆面前,脸色十分难看的道:“我们浪费了巨大的精力在这个胡卓的身上,可是到了最后,他竟然只是一个和当地一些奸诈小人相互勾结的打家劫舍的流氓,我们可能已经错过了很多其他重要的信息!”
“这也怪不得你!”
“说来也是巧合了,若非这个胡卓的背景如此离奇,或许你早就可以做出自己的判断了!”
离疆也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此时,他看着陆遥情绪低落,安慰道:“现在知道了真相,虽然走了很多的弯路,也有可能给别有用心的人一些可乘之机,但至少也可以让郭亮死得瞑目了!”
“别克大哥,既然事情已经查清楚了,那你派人去一趟郭亮的老家,将郭亮家里人接过来吧,我们怎么样也要给郭亮办一个风风光光的葬礼!”陆遥长出一口气,起身道:“至于墓地,你和他们家人商量一下,如果可以,就安葬在基地向西三公里的那片山坡上吧!”
“好,我亲自去一趟!”
别克应了一声,起身离开了。
别克走后,其他人也是坐了没多大会,陆陆续续离开了。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陆遥看到了他的脸上的神色和眼底的情绪。
显然,他们对于陆遥这样的做法很赞同,甚至有些默默的感动,不过,这在陆遥看来却远远不够,他要的不是收买人心,他要的是自己身边的这群兄弟一生平安。
虽然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毕竟他们走上了这样一条危险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