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f7n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甲子園之王牌捕手 線上看-第四百六十七章 長打領跑展示-5489f

甲子園之王牌捕手
小說推薦甲子園之王牌捕手
钻进外角低的棒球被打到内野地上。
“一垒滚地。”
“中京一垒手拦下球自踩垒包。”
“三出局半局结束,白山高中留下二垒残垒,一局上半无得分。”
场上。
西野哲封杀出局跑垒无效,过了垒包转向跑回休息席。跑往三垒的河村岳留回身也跟着一起下场。
两队换场时间。
趁着空隙,高山隆也拿起笔写下刚刚的比赛数据,然后很快又将目光投到场上,因为高中棒球的换场节奏要快得多。
白山高中先发投捕搭档是辰己辉明与西野哲,两人同为一年级。
东拓司有时候的人员安排会令旁人感到意外。
这场比赛他放主力投手松叶立新在板凳席,并且先发的又不是上场较多的替补投手驹田流星,反而大胆地让登板少之又少的一年级投手先发。
自从开季之后西野和哉遭到了彻底雪藏,人们通过高野节目也略知一二。
印象中一年级右投手辰己辉明在秋大会有过那么几局的登板,似乎投得还不太糟糕,但总的来说那只是一晃而过的上场而已。
中京高中对此稍稍准备不足,一局下半以试探为主,被三上三下。
中京王牌投手不後祐将秋大会防御率在3分左右,既有过完投完封的好投,也有过不稳定的表现一场丢好几分。
白山二局上半的进攻得益于不後祐将连续两次四坏,机会扩大到无人出局满垒。东拓司监督指示下位打线打击,用一记滚地球强迫取分和一支高飞牺牲打夺得2分。
到了二局下半,中京球员以第一局收集到的球路信息为依据,判断辰己辉明属于慢球派,于是看准了直球来打,通过一支三垒安打与一支外野高飞牺牲打追回一分。
白山2比1中京。
比赛进入第三局。
在轮到四棒的打席前,场上形成一出局一垒有人。
“三局上半,白山的进攻,一出局跑者一垒,打者是四棒队长西野。”
“秋大会打率6割,本垒打4,具有长打力的四番打者。”
首球出来。
外角偏低的滑球。
“坏球!”
第二球是外侧的直球。
“坏球!”
球数走到2坏0好。
牵制了一次一垒跑者,回过头朝向本垒,中京投手不後祐投出去手中的棒球。
西野哲挥了棒。
“锵!”
两个物体相互撞击,球场骤然响起击球音。
“强劲的击球!”
“一垒线!”
球飞起沿着外旋弧线快速坠落,砸到一垒手后方的边线旁。
“界内!”
“落地安打!”
“一垒跑者去到三垒!打击跑者去到二垒!”
“四棒队长西野的二垒安打!三局上半一出局二三垒,白山追加得分的大好机会。”
看到场上打击区内西野哲选掉两颗坏球,然后打进去外角高的直球,高山隆也将知悉的信息对照上了。
白山高中平日时不时接受各路高野媒体的采访,因而球员的训练课题不是什么秘密,西野哲的练习内容也为大众所知。
以高山隆也来看,西野哲的打击策略之一是坚守本垒板纪律。
尽量不对坏球出手。
说起来容易,要完全做到并不简单。
旁观者可能会有这个感觉,棒球球员站在打击区,看着投手的球进来,结果却不挥棒,很浪费机会。
其实多数职业教练认可的攻击策略是,眼睛盯着球,等着投手投出自己擅长的球再打。
有时候可能明显是坏球了,但是打者还是会去想打,因而选球是棒球运动员永远的课题,这是每个打棒球的人都会经历的一个过程。
持续小半年的专项训练极大提高了西野哲的打击实力,特别是在量产长打方面,目前他与东邦的石川昂弥正在长打数据上领跑东海大会打者。
高山隆也看着面前侧边的画面监视器。
直播镜头里,白山监督东拓司给场上攻方球员打暗号,两名跑者和打击区的打者各自有动作准备执行战术。
“一出局二三垒。”
“打者五棒西浦。”
第一球出来是偏高的坏球,打击区内西浦智弥立即收棒,并且抬手阻止队友跑垒的打算。
接着。
投手不後祐投出了一颗高位直球。
“锵!”
西浦智弥奋力一砍,球应声落地。
“打者击打到球!”
“内野滚地!”
“跑者启动了!”
“Safe!”
“强迫取分,三垒跑者回到本垒,白山高中追加得分,3比1领先。”
白山完成一次打跑配合,顺利取得分数,扩大了领先优势,其后以外野高飞球接杀留下三垒残垒而结束。
攻守交换。
比赛进入三局下半,中京打顺从八棒开始。
半局第一位打者内野滚地球出局了。接着轮到第二位打者,下位打线的九棒。
前两球西野哲要了曲球,一球偏高另一球偏低,都被打者放掉。
然后配了直球,打者轮空。
球场后方大屏幕上面显示“124公里”的球速。
以高中棒球整体水平来说,秋季大会登场的投手大多是才担任主力不久,普遍Ace的球速在一百三十公里区间。
对各队打者而言,适应秋大会期间投手的球速并不太难。
白山一方对此有心理预期,明白辰己辉明这场同样不会投太久,但赛况的发展还是令他们感到难以预料。
2坏球1好球,下一球直球飞进去,中京九棒打者一棒打穿三游。
下一人上来又是一记滚地穿越安打。
一出局一二垒,后续第二棒打者击出了球场围墙跟前的二垒安打。
跑者提前起跑,加上白山外野手处理球拖沓了点,中京垒上两人全回了本垒得分。
“三局下半中京2分得点!”
“3比3平分!”
“打得相当强劲的一击,现在是二垒有人,进入中京的清垒打者。”
“白山换投了,二年级的驹田选手从外野移到投手丘。”
在这种情况下,高山隆也认为白山高中要全身而退非常困难,中继投手极大概率守不住先发投手的自责分。
几个打席过后。
高山隆也看着场上三出局后跑下来的防守球员说道:“三出局,三局下半结束。中京高中第二局和第三局连续得分,第三局得到3分。”
“白山3比4中京。”
“中京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