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k3n引人入胜的小說 大明墨客 ptt-第0901章 又見李寧兒看書-n4wgz

大明墨客
小說推薦大明墨客
李秀英听着李小牛绘声绘色的讲述,心中的欢喜更甚。
“臭小子还真是出息了,连外国的皇太后和皇上都要请他。”
于是李秀英非常自豪的挺直了胸膛,下意思的看了看三个如花似玉,娇艳如花的儿媳妇。
似乎在说:“你们的男人出息的很勒,可是在怎么出息,那也是老娘生出来滴!”
不光是李秀英自己高兴,老太太和小七、婉儿、朵朵都兴奋不已。
她们没有一个多想的,毕竟谁她们谁也不会想到高丽国的皇太后,会是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
小七突然抽冷子问了一句:“高丽国的皇太后?皇帝的老娘,岂不是个七老八十的妇人?她见夫君要做什么?怕不是高丽的皇帝皇帝陛下要见吧?”
众人纷纷点头,以为小七所言对极。
~~
~~
郑长生一路上跟李道宪一句话都没有。
他对李道宪这厮的嘴脸有些反感。
没想到这货来到大明之后眼界还高了,貌似对自己这个大明伯爵还看不上眼了似的。
这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说话都酸不拉几的,貌似一个深闺怨妇。
真是日了个狗了,郑长生很想一拳头下去,把这货的鼻梁骨给捶断。
然后在恶狠狠的指着他的脸问:“你牛什么牛?……”
高丽使团一行被单独安排在了礼部侍仪司的驿馆内。
由礼部尚书指派了三名礼部堂官照料。
这规格不可谓不大。
毕竟李宁儿一行,可是大明开国以来第一个藩属国的国主、国母一同来朝见大明天朝上国的皇帝陛下。
一切的礼仪规制还从未有过,这可忙活坏了一帮礼部的官员们。
最后议定仪同皇子,报与老朱,获准。
大明和高丽份属宗主国和藩属国,就如同父与子一般的关系。
虽然有了接待的仪制,照例遵行,可是也够礼部官员忙活的了。
高丽一行上千人,吃喝拉撒一应消费全部是从大明国库开支,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不过,让礼部官员们高兴的是,户部尚书方克勤这一次没有跟他们打嘴仗,不在扣扣搜搜的。
一次性的拨付库银十万两用以接待费用。
其实方克勤真不想这么痛快来着,
他上了奏疏,据理力争,想为大明国库节省一点开支,可是老朱直接御笔批复:“立刻拨付,不得延误。”
十万两雪花白银啊!说实在的他真心疼。
他执掌户部两三年的光景,亲眼目睹了国库从之前的入不敷出,到府库充盈的全过程。
作为一个国家的大管家,每一笔银子入库、出库,他都小心翼翼,不敢懈怠。
虽然心疼银子,但是他也知道,高丽国母、国主同来朝见天朝上国的皇帝陛下,这是开先河之举。
足以载入史册了的。
皇上高兴,多花点银子也无可厚非。
但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皇上明明看到了他在奏疏中说的,还一意孤行?
明明就用不了那么多银子嘛!
~~
~~
郑长生的马车是直接驶入高丽使节团下榻的驿馆的大院里。
负责警卫的将军竟然是白石城的守将李信。
看来李宁儿还是很听自己的建议的,在白石城一战过后,李信进入了郑长生的视线。
他在给李宁儿的书信中提到了李信,说他是一个忠勇无双的将才。
看李信的官服就知道,他升官了,最低也是个二品武将职。
郑长生下了马车,李信恭恭敬敬的给郑长生见礼:“李信见过郑伯爷,多谢您在皇太后面前美言,才有我的现在。
李信此生没齿不忘,郑伯爷的提携。”
郑长生搀扶起李信微笑着道:“李将军言重了,不是我的提携,是太后和皇上的厚爱,你要尽忠职守,守护好太后和皇上,这才是对我最好的报答。”
李信躬身:“是,李信铭记于心。”
他们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让刚下马车的李道宪很不高兴。
他很生气,非常的生气。
之前他搞不明白,也想不清楚,为什么妹妹没有把宫城禁卫统领的职位,给他推荐的人,现在看来一切都是郑长生搞的鬼。
这让他气的眼珠子都起了血丝。
妹妹对他这个亲哥哥的看重程度,竟然不及一个外人。
他所推荐的人,所任命的人,在平定李成桂叛乱之后,全部得到了纠正。
不是撤职,就是调离。
使得他丢尽了人,以前那么多攀附他的人,现在好像对他都退避三舍了似的。
这肯定又是郑长生干的。
气鼓鼓的李道宪,此刻都要发疯了。
他都恨不得吃郑长生的肉,喝郑长生的血。
饶是这样也不解心头之恨。他迈步想要跟上郑长生,可是过来两名侍卫拦住了他:“国舅爷,太后吩咐你的任务完成了,会房休息去吧。”
李道宪愣了一下,随即气呼呼的转身离开……
在李信的引带之下,穿房过院,七扭八拐的,绕了一大圈子,才终于来到了李宁儿的房间门外。
李信轻轻的敲了敲门:“太后娘娘郑伯爷到了!”
房间里传出慵懒的声音:“知道了,让他进来吧。”
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李宁儿的贴身宫女走了出来:“见过郑伯爷,太后娘娘在等你叙话,请进吧!”
郑长生点点头,迈步走了进去。
他刚一进去,小宫女把门关上了。
“李将军辛苦了,让侍卫们远一些境界,娘娘要跟郑伯爷商议国事。
太后娘娘口谕要你要打起精神,严加巡防,以防泄密。”
李信躬身道:“是!谨遵娘娘口谕。”
他一招手叫过来一名侍卫:“传本将军的命令,境界范围扩大五十步,任何人等不得接近皇上寝宫范围。
违者格杀勿论!”
~~
~~
郑长生放慢了脚步,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房间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人,啥情况啊这是?
明明听到李宁儿慵懒的声音发自这里,可是为毛没人捏?
就在这时,锦帐一撩,一袭粉红色内衣,披散着发髻的李宁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我去,真你妈惹火。
郑长生的鼻血差点没流出来……
李宁儿一下子扑进郑长生的怀里,吐气如兰的道:“大明人还真是会享受,这纱衣穿在身上如若无物,舒服的很呢。
你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