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9yh人氣連載小說 重生浪潮之巔討論-第一千一二五章 真正的大麻煩來了!鑒賞-vojg2

重生浪潮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浪潮之巔
卢日科夫,卡丹尼科夫,盖达尔三人也一脸懵逼的看着方辰,疯了!真的是疯了!
但却不知道怎么的,看着台下山呼海啸的民众,以及耳边震耳欲聋的“方先生万岁!”,以及屹立在他们身旁,接受百万民众崇拜,高高在上,仿佛有光环笼罩的方辰。
他们的心中有突然升起了一阵热血沸腾,血脉贲张的感觉。
有种冲动。
一种豁出一切,孤注一掷,也跟刚才一样,做出跟方辰相同举动的冲动。
但这种感觉稍纵即逝,仿佛一盆凉水瞬间砸到他们脑袋上一般,整个人都清醒了。
跟不起,真跟不起!
现在正是公投前的关键时期,他们每个人都可以说是日理万机,手里面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忙活。
这里的局势已经被方辰稳定住了,他们哪还有这闲工夫在这里呆着,再待一会差不多就得了。
而且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像方辰这样的胆气,有决心陪着这些民众三天三夜,并且当着这些民众的面吃饭睡觉的。
再者,五月份的俄罗斯虽然气温已经逐渐升高,但也不是他们这些五六十岁的人,能在露天睡觉过夜的。
“说真的,就方这声望,如果是俄罗斯人的话,真的可以竞争下一届的总统了。”卡丹尼科夫有些艳羡,甚至吃味的看着方辰。
他这么一个贵胄子弟,天纵奇才之人在俄罗斯生活了四十多年,自问也做了不少贡献,但是论起在民众这里的声望,恐怕连方辰十分之一都没有。
甚至连跟卢日科夫比都逊色不少,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也幸亏方辰不是俄罗斯人,没有竞选下一届总统的可能,要不然还麻烦了,我们的那位总统可不是什么大方的人。”
卢日科夫面无表情,冷若冰霜看着正前方,如果不注意他微动的嘴唇,根本不知道他小声跟卡丹尼科夫嘀咕着。
“这倒也是,应该值得庆幸才对。”
卡丹尼科夫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如果跟盖达尔,丘拜斯斗一斗,他到是无所谓,甚至求之不得。
如果不是这两人挡在他前面,他现在说不定已经是俄罗斯第一副总.理,此间事了,便能理所当然的顺利接过叶利钦的总.理之位。
瞥了一眼,嘀嘀咕咕的卢日科夫,方辰心中闪过一丝怪异的之色,他是该说卢日科夫有先见之明呢,还是说卢日科夫思想太黑暗呢。
不过卢日科夫这么一说,他到是知道卢日科夫前世为什么能选择雌伏了。
在自己声势蒸蒸日上之时,能及时认清自己,并选择低头做小,本来就是一件了不得的本事。
就如《三体》中的那一句,“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在前世,因为治理莫斯科出色,整个莫斯科的经济蒸蒸日上,卢日科夫大概也获得了跟他现在差不多的声望,然后被叶利钦视为竞选的最大威胁。
但就是因为卢日科夫的明哲保身,及时向叶利钦表达了自己不会竞选总统的意愿,让叶利钦对他的态度大变,并邀请卢日科夫作为自己的竞选搭档。
也正是经此一役,这才奠定卢日科夫在俄罗斯长达十四年第三把手的地位,即便叶利钦倒台都没有影响到卢日科夫被人们称之为莫斯科市的太阳。
不过说真的,听着这两人一本正经的在那讨论他没有成为俄罗斯总统的可能,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魔幻了。
他只能说卢日科夫和卡丹尼科夫太看得起他了。
台阶之下,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民众,磨磨蹭蹭的终于走到了柜员小姐的面前,小心翼翼的从胸口的口袋,颤颤巍巍的拿出了一张淡绿色的凭证。
可以看出,这张凭证对于他而言很重要,这张出世时间并不长的凭证,整张纸面上已经布满了深深的折痕,并且连边缘都已经有些发毛了,这一看就是经常翻看的结果。
柜员小姐看到这张绿色的凭证不由长吁一口气,如果这张凭证不是假的话,那么这就是俄罗斯第二大庞兹会,俄罗斯财富庞兹会的凭证,这就好办多了。
虽然她们已经经过了简单培训,市面上大部分庞兹会发放的凭证都认识,并且具备一定的辨别真假能力,但也不敢保证能认识所有市面上存在的凭证。
毕竟有些庞兹会的规模真的不大,保有量才刚刚超过万张。
而且这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的大老板还在上面看着自己,这要是出了什么错,她还能有好?
说不定下一刻就从华夏银行滚蛋了。
将对方的凭证编号和身份证明,都输入电脑中,见所有信息都能对的上,柜员小姐悬着的心这才算是彻底落下来。
作为一家坐拥华夏第一大软件公司,旗下有着华夏第一程序员的大型企业,求伯君带着雷俊等一干金山软件的诸多程序员们,在三天时间内就拿出了这套输入查询程序。
在方辰的支持下,金山软件的发展速度超过了之前四年全部的发展速度,在短短几个月之内,规模扩大了25%,可即便如此,从擎天拨付给他们的经费,求伯君和雷俊两人还是有种花不完的感觉。
一夜暴富,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怎么花就怎么画,大概也就是这么个感觉了。
而且公司里说的算的,是求伯君和雷俊这两个程序员出身的管理层。
一时间,各种乱七八糟的小程序,小软件层出不穷,整体技术实力可谓是一日千里。
按照之前已经演练过上百次的程序,她熟练的将华夏银行的凭证打印出来,然后双手递给桌子前面,眼睛瞪得跟铜铃大小,目不转睛盯着她手中凭证的男子,并温柔的说道:“你拿着这张凭证就可以去背后的大楼内取钱了。”
也顾不得看看这张凭证究竟长什么样,男子拔腿就朝着大楼跑去。
他实在是太渴望这十美元了,前一段时间,妻子生病,医院没有药,他托人从黑市高价买的药品。
现在妻子的病情是已经稳定了,但因为这笔不小的花销,再加上他因为照顾妻子,已经足足两个月没有上班,家中早就已经坐吃山空,如果今天再拿不到钱,他连明天怎么吃饭都不知道。
一想到家中瘦骨嶙峋,虚弱的妻子,以及嗷嗷待哺的女儿,他就有种心如刀割的感觉。
目送着这位男子跑进大楼中,剩下的百万人心中满是期待和忐忑,方辰和叶利钦究竟有没有骗他们,也就看此时了。
并没有让他们等待太久,才三分钟,就只见这个中年男子一脸兴奋的从大楼中跑了出来,手中还挥舞着一张绿油油的美元,钞票中间的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是头像迎着风,随意飘扬弯曲。
“我拿到了十美元了……”
正一路飞奔高喊时,这民众突然脚下一踉跄,仿佛被绊马绳绊住的奔马一般,双膝直直跪在了地上,发出一阵闷响。
但他并立即没有起来,而是双手捂住脸,泪水止不住的从手缝中流了出来。
他太难了,真的是太难了!
这几个月的时间,直到这一刻是他真正感觉到生活,再次充满了希望和阳光。
这十美元保证了,他在找到合适工作之前,家里的妻子女儿不再忍饥挨饿,甚至还能买一点点漂亮的头花和手链,这几个月家里实在是太缺少这些能让她们娘俩心情愉悦的小玩意了。
看着不远处跪下的民众,方辰下意识的就想过去扶,但是却被吴茂才给拉住了。
“九爷,万一是刺客呢,我去。”
听吴茂才这么一说,方辰不由楞了一下,看着走过去的吴茂才,突然有种老怀大慰的感觉。
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吴茂才扶起这男子之后,对着一旁华夏银行的员工说道:“给他点食物,然后派人把他送回家,不要让他出现什么意外。”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吴茂才加了个重音,他可不想这第一个从华夏银行领到钱的人,突然不明不白的死了,而以他对鲁茨科伊的了解,这种事情鲁茨科伊做得出来。
另外他的心中起了一点点怜悯之心。
他刚才扶起这男子的时候,着实有种熟悉的感觉,这男子的双臂上一点肉都没有,干巴巴的,就跟他之前没跟着方辰时的状态没什么区别。
这是典型的营养不良,最起码两三个月都没好好吃饭了。
回来之后,看到方辰赞许的目光,吴茂才瞬间忍不住咧开嘴,露出十来颗大牙,嘿嘿的笑了起来。
他如果屁股上能有根尾巴的话,现在已经翘上了天。
见真有人平安无事的拿到了钱,人群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也不再小心翼翼了,各个大跨步的朝着不远处的柜员小姐奔去,甚至就连之前已经坐下,准备排队拿食物的民众也不由兴奋的站了起来。
既然有食物和饮水作为分流,再加上有方辰等一众顶级大佬坐镇,民众们并不像原来所想的那么疯狂和狂热,柜员们的压力虽然不小,但到也撑得住。
随着时间的流逝,见几乎每个人都拿到了凭证,换取到应该拿到的十美元,这百万民众的心就变得更加安定了起来。
急着拿着钱的,就排队拿钱,不急着拿钱,肚子里缺东西的,就该吃吃,该喝喝,就是偶尔会抱怨两句,为什么会没有酒。
至于一些家里还有事的民众,则悄无声息的走了。
他们的家底还算是丰厚,再加上还有妻儿老小在家,只要确认能拿到钱就行,早点晚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实在犯不着在这里风餐露宿。
当然了,也有不少人是在方辰这里吃过饭才走的,甚至他们还打算这三天每顿饭都在方辰这里吃。
所以他们就更不急着把自己的凭证换成华夏银行的凭证了,这要是没了这凭证,方辰不让他们在这里吃饭,那他们岂不是亏大发了。
方辰这边自然是允许他们来去自由,他巴不得华夏银行广场内的人越少越好。
但是好景不长,上百万从莫斯科周围各州而来的民众,也从四面八方,浩浩荡荡的赶到了华夏银行广场,大量的车辆瞬间将整个华夏银行广场给堵的水泄不通。
方辰和卢日科夫四人顿时紧张了起来,不由站起来,朝着广场的对面远眺而去,对于他们而言,真正的大考要来了。
毫无疑问,这从莫斯科周围各州过来的民众才是最难对付的,这些人本来就是鲁茨科伊地盘上的人,对于整个叶利钦一系都可以说是好感欠奉,自然不怎么会听从他们。
而且不管是方辰,还是卢日科夫,卡丹尼科夫的影响力,大都是在莫斯科。
这出了莫斯科,知道他们是哪根葱的人就不多了。
就比如卢日科夫,莫斯科市的人自然知道卢日科夫的名头,甚至很清楚卢日科夫的厉害,手中掌握这多大的权利。
但是对于叶卡捷琳堡的市民而言,鬼知道你卢日科夫是谁?
跟他们又有什么干系!
对于他们而言,卢日科夫就是把嗓子给喊破了,他们也不会理睬的。
现代社会,几乎很少有人会知道隔壁省隔壁市的市长是谁,一百个人,大约有九十九个人都回答不上来。
再者,这些民众既然是鲁茨科伊地盘上的人,然后又被鲁茨科伊扇动跑到莫斯科要钱,鬼知道鲁茨科伊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下了什么眼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