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hf5c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就是賣豬肉的 線上看-751 舅舅,教我熱推-2o00h

我就是賣豬肉的
小說推薦我就是賣豬肉的
九鼎商贸把工人撤走了?
听到这句话,贺辉当场愣住。没等贺辉想明白其中关键,屠宰场负责人后面的话又让他大皱眉头,迟疑了几秒钟后说道:“我尽量安排。”
挂断电话,贺辉还没来得及往外拨打电话,手机再次响起。之后的大半个小时,贺辉就像是接线员一样,接听来自不同屠宰场负责人的电话。
所有电话的内容都是一样,不用想都知道这是有组织的撤离!
同时也让他纳闷,九鼎商贸想干什么?
对承包商来讲,承包权意味着生财之道,正常情况下财路被抢后的第一反应难道不是利用最后的时间捞上一把?更何况九鼎商贸一下子被抢了二十家屠宰场的承包权,他们肯定会有缺货的压力,怎么反而在这个时候撤走生产工人呢?
想不通啊!
内心很是纠结,贺辉却没敢犹豫。既然自己想不明白,那就把问题丢给别人。本打算给陶冰打电话让他联系分包商,事到临头只能先给贺鹏举打电话汇报这一情况。
贺鹏举听完贺辉的汇报,同样觉得不对劲儿,可他也说不出九鼎商贸为什么会有这样反常的举动?总不能是自觉得回天乏力,破罐子破摔了吧?
“撤走就撤走呗,正好让那些分包商看清楚形势。你抓紧时间联系陶冰,安排分包商过去接手屠宰场。”
贺辉下意识的想要点头,话到嘴边似乎想到了什么,“全部安排中原的分包商吗?”
贺辉的话提醒了贺鹏举,简单思考之后,贺鹏举回道:“先联系中原的分包商吧,如果有空缺再安排老乡,毕竟还指望中原的分包商打击九鼎商贸的士气呢。”
……
纵是开着窗户,房间内依旧弥漫着烟雾,床头柜上的烟灰缸已经‘尸横遍野’,已经凌晨一点钟了,贺辉却没有丝毫睡意。
陶冰的办事效率很高,在接到贺辉电话后的一个小时内就把那些脱离九鼎商贸分包商的身份信息统计出来,并且发送给了贺辉。看着陶冰发来的信息,贺辉愁容更浓。
原本以为只要安排足够多的承包商就能解决问题,现在才发现事情远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简单。
顾名思义,分别承包几种单品的承包商叫分包商。
之前光想着拉拢九鼎商贸的分包商,分化九鼎商贸的团队,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分包商的合理搭配。
陶冰统计的分包商信息很齐全,但偏差也很大。
一大半的分包商想要承包的产品都是重复的,而且他们想要承包的产品都是比较容易销售,利润相对可观的产品。
目光都盯着肥肉,难免会有一些产品无人问津。
就这样的情况,别说是支撑二十家屠宰场开工了,连五分之一的场子都撑不起来,贺辉怎能不发愁?
他不是没有想过从南湖老乡里面挑一部分承包商过来,但陶冰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利润高的产品给中原的承包商,利润低的给老乡?他们能答应?万一有人发了牢骚,其他人会怎么想?”
这是陶冰刚刚发来的语音消息,他跟贺辉一样没有愁于此事。
“那你说怎么办?屠宰场那边的意思很明确,他们可以推延开工时间,但绝对不会耽误生产。如果咱们不安排好工人,产品下来之后无人处理,最终还是咱们自己承担后果。”
焦躁中,贺辉的语气也开始变得不耐。
足足过了两分钟,陶冰的消息才出现:“九鼎商贸真的阴险,他们肯定是料定咱们短时间内凑不够齐整的分包商才这样做的。”
事到如今,贺辉哪能猜不到九鼎商贸的用心?可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
……
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十分钟,九鼎商贸留在各个屠宰场的人已经收拾妥当,静静等待屠宰场办公人员上班。
与往日不同的是,那些平时经常迟到的屠宰场负责人早早来到屠宰场。
“噹噹噹”
小宋坐在车里给儿子视频,耳边传来急促的敲打车窗声,转头看到屠宰场负责人,小宋降下车窗若无其事的问道:“有事?”
“宋总,咱们聊聊?”
小宋将手机屏幕展示给屠宰场负责人,为难道:“等会行不行?”
屠宰场负责人嘴唇蠕动,无奈点头。
小宋旁若无人的给儿子瞎扯一通,五分钟后挂断视频,从车里下来笑着问道:“想聊些啥?”
屠宰场负责人给小宋递上一支烟,帮忙点燃之后笑着说道:“宋总觉得我们这个场子如何?”
小宋抿嘴说道:“场子还不错。”
“既然宋总觉得不错,为什么不留下继续合作呢?”屠宰场负责人殷切问道。
留下来合作?
小宋眼皮一翻,摇头失笑道:“这事儿你比我更有发言权吧?”
屠宰场负责人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很快又是接着笑道:“宋总,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留下来跟新承包商合作。如果你愿意,我帮忙从中牵线,保证让你拿到想要的产品。”
听到这句话,小宋脸上笑意更浓,他能感觉到屠宰场负责人的言不由衷。不禁暗暗嘀咕,九鼎商贸这一招果真有用!
“孙经理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不用了,我觉得回中原做事更好一些,离家近随时可以回去陪儿子。”
孙经理眼里闪过急色,他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跟贺辉联系,问询承包商安排情况,可惜没有听到想要的答案。
他能听出贺辉语气中的无奈,也正因为这样,他没有拒绝贺辉的求助,帮忙劝说九鼎商贸的分包商,万一能打动一个呢?
现在看来,卵用没有,这帮人就是铁了心跟九鼎商贸一条道走到黑了。
“孙经理,我先去办公室开出厂证明,有空再聊。”
眼看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来到,小宋赶紧朝着办公楼走去。
证明开好之后,小宋马不停蹄的指挥冷藏车离开,随后找到孙经理,“孙经理,昨天的货款九鼎商贸等会儿就会打过来,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走了啊。”
孙经理面无表情的冲着小宋点头,看着小宋驾车离开场子。
从屠宰场出来,小宋立刻拨通了林东的电话,“林总,屠宰场负责人刚才跟我说,只要我留下来鹏举商贸就会给我相应的分包权,他们肯定是找不够分包商了。”
……
“什么?借工人?”
李军惊呼出声,不解的看着贺鹏举。
贺鹏举苦笑点头,“有几种单品暂时没找到合适的承包商,屠宰场还等着开工,思来想去只能来这里借工人。别的暂且不说,最起码先把产品搞出来。”
李军神色复杂的看着贺鹏举,这一刻,他突然生出一种感觉,忙活了这么长时间,投入了这么多资源,好不容易胜了一次,居然找不到合作伙伴,再继续下去还有意义吗?
副产品生产工人不比其他工人,对技术的熟练度要求很高,下面那些加工厂的副产品工人不敢说一个萝卜一个坑,但也没有太多的富裕。如果借给贺鹏举,加工厂的副产品生产怎么搞?
“不用太多,只要暂时维持一段时间就行,等找到合适的分包商,立刻就把人还回来。”
李军想了好一大会儿,最终还是摇头,“没有这样的先例。”
贺鹏举脸色焦急,“如果没有生产工人,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产品损失。本就比九鼎商贸的承包价高,如果再损失这些产品,我们还拿什么跟九鼎商贸对抗下去?已经投入这么多了,总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功亏一篑吧?”
贺鹏举的话让李军没来由的心中烦躁,刚才的想法变得愈发清晰,脱口问道:“这点小事儿你们都解决不了,还指望什么跟九鼎商贸斗下去?”
这句话让贺鹏举一愣,随后脸色变得阴沉如水。
李军似乎感觉到有些不妥,语气稍微缓和一些继续说道:“董事长上次的交代你是知道的,该给的支持会尽量给,但前提条件是不能影响集团公司的利益。加工厂的熟练工人有限,如果借给你,加工厂那边怎么办?”
“你损失的只是短时间的利益,集团公司损失的可不止是利润那么简单!你让我怎么答应你?”
贺鹏举眼神闪烁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突然起身离开李军的办公室,走的时候连个招呼都没打。
……
“只要能把这些屠宰场稳定住,接来下的事情就会越来越顺,我有信心打败九鼎商贸!”
贺鹏举很是自信的说着,紧紧盯着对面精神矍铄的老人,又是继续说道:“舅舅,现在是很关键的一步,我不能让人看笑话。”
“嗯。”
老人头也不抬,依旧认真擦拭手里的玉石把件儿,不时对着玉石把件儿哈一口气,然后轻轻擦拭,很是专注的模样。
贺鹏举眼里闪过急色,却没敢催促。
过了好一会儿,老人放下玉石把件儿,这才抬眼看着贺鹏举,声音不大却是中气十足,“你觉得好久能赢?”
贺鹏举张嘴无言。
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放下茶杯的时候老人皱眉问道:“整个集团公司的副产品都给你一个人做,你却不满足,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取代九鼎商贸!”
贺鹏举眼神坚定的看着老人,丝毫没有顾忌,回答的很是干脆。
“你跟金顺合作开了一家公司,你占一半的股份。为了让反对的声音消失,你送出去了一部分干股分红。抢承包权时,你不但替屠宰场支付违约金,还提高了承包价。这样算下来,就算你真的拿下了九鼎商贸手里的屠宰场,得花多长时间赚回前期的投资?”
贺鹏举知道自己干的那些事情瞒不过老人,被老人一一点出他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反倒一副魄力十足的口气说道:“只要能取代九鼎商贸,暂时没有利润我也不怕。”
老人笑着摇头:“九鼎商贸怎么你了?”
贺鹏举脸色一沉,刚要张口,就看到老人挥手制止他。
“别跟我说九鼎商贸抢了你的市场份额,让你颜面受损之类的话。”老人收起脸上的笑意,稍稍带着些许严厉道:“上次的事情公司不比你损失的多?你看那些股东有几个对九鼎商贸念念不休的?有几个叫嚣着整治九鼎商贸的?”
贺鹏举梗着脖子,很是善解人意的回了一句,“杀鸡焉用宰牛刀,他们都盯着三汇呢,自然没工夫搭理九鼎商贸,所以我来才是最合适的。”
贺鹏举的话把老人气笑了。
“杀鸡焉用宰牛刀这句话没错,后面的话就违心了。”
老人轻叹一声,继续说道:“你仔细想想自己最近做了什么事情,为了实现你一个人的利益需求拉一帮人下水,甚至让整个集团公司都陪着你损失利润。倘若做成了,也算是有所得,可你做成了吗?”
“投入这么多资源,连最基本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你怎么跟合作伙伴交代?怎么让支持你的人满意?”
贺鹏举闷声不说话。
“你再看看九鼎商贸的动作,从他们正面接招开始,一直都是自己承担损失和风险,保全合作伙伴的利润,甚至是让合作伙伴利润增加。”
老人眼底闪过一丝不易擦觉的赞许,“你可以说他们是被逼无奈,不能否认的是,他们越是这样做,那些支持他们的人就越坚定。你确实拉拢到了一部分人,那些人都是什么东西你不清楚?今天能被你拉过来,谁敢保证明天不会被别人拉走?”
同时,贺鹏举也感觉到了,舅舅好像并不是反对自己,他是想教自己?
“舅舅,你教我。”
贺鹏举真切的恳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