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qcd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飼養全人類》-第1350章 甦醒,女武神宮的故人鑒賞-mg7w5

飼養全人類
小說推薦飼養全人類
哗啦啦。
眼前是一个个宇宙之内的生灵,飞鸟,走兽,游鱼,都是各种星球的种种异兽,魔兽,被许纸收集而来。
“斩!”
许纸轻轻一落。
只见眼前的这些异兽,魔兽,纷纷像是被瞬间抽走了脊椎骨一样,软趴趴的变成了一滩烂泥,跌倒在地,瞬间腐烂。
他们都是没有修炼过,只有第一本族血脉,被抽走了本族血脉,直接基因崩溃了。
“这很邪恶啊….斩掉了生灵的血脉规则,竟然相当于抽走了他们的筋骨,死亡的概率很大。”
许纸继续试验,“不过,我开始严重怀疑,云星道果的那个奇门血脉,撬开人的血脉进行修改….是这个‘斩源’的下级分支血脉,这个明显更恶毒。”
毕竟,规则存在万物之中。
知道末法时代的彻底降临,宇宙彻底补全,规则才不存在于万物。
现在,这个是直接斩掉血脉的本源,抽掉体内蕴含的核心规则,那个是撬开修改….也算是接触到了一丝丝皮毛。
他试验了好几次,渐渐掌握了诀窍。
原质。
用生命的原质浇灌,让他们挨过了被抽血脉的痛苦期。
于是,他们出现了成活。
不过,许纸也很快发现,“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十阶子嗣,这是完全没有血脉….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用修士的角度来说,相当于从未见过、前所未有的特殊残疾人!”
“没有血脉,只能走体修、魂修,抵达八阶神灵,就是极限了….”
许纸摇头。
怎么看怎么废。
相当于自己抹杀掉了生灵的潜力。
这是在血脉生命的时代中,最愚蠢的事没有之一。
“不过,斩掉了血脉,倒是有些类似的气息了….”
许纸呢喃起来,“但也只是类似,对方没有血脉,却是完美的‘健全’感,人家缺失的血脉结构有某种东西填补….而这些走兽却是‘残缺’感,缺失的血脉空荡荡在哪里,就像是被….挖走了至尊骨?”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许纸尝试了普通生命的斩血脉,直接开始尝试虫族。
眼前是一个个虫族生灵,站得整齐,仿佛是一堆克隆人军队。
许纸轻轻一斩。
哗啦。
他们的第六虫族血脉,直接掉落,崩溃,他们全都化为了一滩爆裂的肉沫。
“果然,第六多维血脉,被称之为弱十一阶的圣人血脉,没有像是普通血脉那么容易斩,太强大了,太根深蒂固。”
许纸觉得质翁当年用这一招,肯定有某种办法解决,提供成功率。
但许纸却懒得理会,现在的成功率低又如何?
不就是死多一点么?
只是拿爆兵的虫族做实验,又不是像他们一样亲自斩自己,不是以身试法,用不着提供成功率。
哗啦啦。
虫族大片大片的死亡,许纸大片原质投放。
经过了许久,终于有一个虫族被斩落了“第六虫族血脉”出现了存活。
“搞定了。”
许纸深呼吸一口气,但他很快,就发现了更棘手的问题,看向这个生命,微微皱眉道:“对方被我斩掉了虫族血脉,就不是虫族了,是普通生命….我竟然失去了对他的掌控权。”
许纸微微思索,
“这些生命,作为取代弥赛亚的存在,本来还有当年的弥赛亚血脉,识海内天地…现在斩掉了,内天地血脉也一并消除了,就剩下一个窟窿。”
这就很难受。
本来,斩掉虫族血脉,自己失去对“这个生物”掌控的也是当然,这是许纸的意料之中。
但自己却留有夺舍的手段。
就是当年和夺舍弥赛亚一样的方法——内空间识海!自己用一尊意识体,盘踞在对方的识海中,可以间接操控…
但是现在,也不行了。
没了血脉。
识海内空间血脉自然也没有了。
“没有了内空间血脉,无法夺舍,这很难受。”许纸望向这个取代弥赛亚的婴儿,声音淡然道:“对方不是虫族…我该如何去掌控?”
许纸站起身,来回踱步,忽然眉头一挑,想起了万能的炼金工厂,“没有了‘至尊骨’,给他插一个土豪金的至尊骨,不就行了?”
许纸插上了一个土豪金内空间血脉,竟然完美填上了,补全了那个窟窿。
又给人一种像是没有血脉的感觉。
毕竟,炼金血脉的插件,某种意义上是外设器官,像是搭载道器、使用某个规则武器一样的原理。
此时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没有血脉的生灵,在使用血脉一脉派系的规则武器。
“成了。”许纸开始入住其中,进入新血脉的识海之中,轻车熟路的修炼境界,直接用大量的原质,揠苗助长。
毕竟,已然没有血脉,最高只有八阶神灵阶段,还是很容易抵达的。
“不过,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年的弥赛亚,境界也不高,当时神灵已经是最顶尖战力了…真是岁月不饶人。”


女武神宫。
依旧扎根在七阶天庭的道场之中,旁边是黄金渔场。
“那些家伙的小电视,又在播报了。”
林红凤坐在仙界的女武神山上,有些感慨的看着外面的天空,碧绿青葱,“日子眨眼即逝,我们都已经万余岁了。”
“我们也突破了九阶成道者,只是可惜…我们的资质都不太强,没有完美九阶道基,注定无法成圣。”希拉有些苦涩。
不是谁都是妖孽的绝世天才。
她们天资没有十阶圣人的水平,只有九阶的水平,只能是残缺的九阶成道者突破,总不能熬到老死,也去搏一下那完美道基吧?
“不过,我们也已经是幸运了,不知道多少同时代的天骄,都已经陨落了。”木语灵低声说道。
“是啊。”
希拉神色复杂而感慨,“遥想当年,弥赛亚叔叔,带着我游走魔界,在酒馆中说书、说古代,说吉尔伽美什的过往,又带去平定天庭的魔崇百晓生,最终定居在武神宫,仿佛昨日一般,很难想象已经过去了万年的岁月。”
她们皆尽很感慨,那一段精彩的岁月明明就像是在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