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jle小說 嬉笑者 愛下-第一百八十五章:被關起來了分享-md3xv

嬉笑者
小說推薦嬉笑者
九月五日、夜
张亦弛、莫测、韩澈、郑江四人挤在沙发上,抽烟、敲着二郎腿刷视频、闭目养神、吃西瓜,各有各的事做。
“我整理的那份资料你们都看得怎么样了?”张亦弛问。
“滚瓜烂熟。”莫测痴笑着给热舞小姐姐点赞。
很安静的韩澈睁开眼睛:“我都记得差不多了。”
“嗯嗯,一样。”郑江嘴里满是西瓜,含糊不清地跟着道。
“那就好。”张亦弛深吸一口烟,“我们四个人组队,下个轮回世界势必会很难,一定要尽我们所能发挥出团队的最大优势……”
“明白明白,你就放一万个心吧。”莫测丝毫不慌。
张亦弛也不想太絮叨,便不再说什么,默默等待轮回世界的开启。
没等太久,轮回世界又一次开启,一行人在中转站费了点时间,总算进入了新的世界。
【欢迎你们,轮回者。
你们将在这里经历形形色色的世界。
在本次轮回世界中,你们所需要做的,只有活下去。
存活满七天即可离开轮回世界。若在此期间死亡,则将被抹除。】
这次的任务介绍很简短,四人只要活够七天就能离开。
神的话音刚落,四人的眼前从黑暗渐变成了一个明亮的房间。
房间三面都是坚实的墙壁,另一面则是用像监狱牢房护栏一样的东西囚禁着他们。
房间里两边均设有座椅,一面坐着张亦弛、莫测、韩澈、郑江,一面坐着两个身份未知的男子。
“这是……监狱?”张亦弛喃喃道。
“监狱不长这个样,这应该是留置室。”莫测环顾四周道。
“留置室?”张亦弛不解。
郑江看起来了解这个,他解释道:“就是派出所里用于暂时安置犯罪嫌疑人的地方。”
“这么说来,我们这次的背景身份是罪犯。”韩澈平静道,“据我所知,留置室至多安置犯罪嫌疑人四十八小时,再然后就要送去看守所。不知道我们已经在这里待了多久。”
坐在他们对面的一个男子抬起头,厌烦地盯着在他看来神神叨叨的四人。
“先说说任务吧,任务是要我们活够七天,但没有指明我们接下来会面临什么危险。”张亦弛说道。
几人共同思考起来。
“该不会是枪毙吧?”郑江说道。
“很显然我们才被抓进来。”莫测很无奈郑江的猜测,殊不知平时他的脑洞更天马行空,“按照流程不可能七天就毙了。”
“莫测说得对。”韩澈认同地点点头,“我觉得危险并不来自警察。”
张亦弛注意起对面坐着的两个人:“还有两个人呢,或许他们知道些什么。”
四人共同看向对面。
对面一个男子头靠在墙上睡觉,一个男子目光凌厉地盯着他们。
“你也是吗?”莫测指着自己以及张亦弛等三人,含含糊糊地询问对方的身份。
“神经病。”对方冷声道。
被骂了的莫测没有生气,而是冲着张亦弛道:“不是轮回者。”
“看来这次的轮回世界只有我们四个。”张亦弛下了结论,随机站起身走到围栏前,打量外面。
外面吵吵闹闹,民警以及来办事的市民都脚步匆匆地从留置室前掠过。
“留置室快没位置了,该往看守所送就送啊!”
“这都是刚抓过来没多久的,有的还没审讯清楚呢!而且听说看守所那边也快装不下了!”
“怎么回事?怎么可能装不下?”
……
“老陈,小刘他们呢?”
“小刘他们刚出去,说是静北街那边又有人斗殴了。”
“今儿怎么回事儿啊,怎么这么多打架的,太不正常了。”
……
张亦弛听到了一些交谈,若有所思。
一边,韩澈走到了同样被关在留置室里的那个男子面前,打探消息。
“你好,请问你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吗?”
男子不耐烦地看着韩澈,又扫了一眼其他看上去精神不正常的三人:“我怎么知道?别烦我!”
韩澈耸耸肩,走向张亦弛那边:“老张,你觉得我们应该待在这里还是出去?”
“先不要贸然出去,毕竟我们还不了解情况,万一招惹了警察就麻烦了。我们应该还没有足够的力量对抗警察,也没必要平白无故树立敌人。”张亦弛决定稳妥起见。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那就再等等吧。”韩澈喝张亦弛想法一致。
郑江见莫测、韩澈向男子询问情况都被怼了,自己想试试看,于是走了过去:“小兄弟,你知道外面什么情况吗?”
男子打量了一下郑江,郑江高大壮实,看着很有威慑力,于是强压烦躁感道:“都被关这儿了,有什么好问的?有问题直接找外面的警察,问我有什么用。”
“别那么不耐烦的样子,我们就是问你些东西,你如实告诉我们也不会让你掉块肉是不是?”郑江贴近了男子一些,语气虽然还是友善,但目光变得充满威胁。
“想知道什么?”男子被问烦了又不想惹事,只得深吸一口气说道。
“老张老韩,你们有什么需要问的,问一下这个小兄弟。”郑江感觉自己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便叫来了张亦弛、韩澈。
莫测屁颠屁颠也凑过来:“我呢?我也要问。”
“我们被关在这里多久了?”韩澈问道。
“我进来的时候你们就已经在了,起码三个小时。”男子道。
张亦弛根据刚刚听到的民警交谈,加上男子的衣服有撕烂的痕迹问道:“你也是因为斗殴进来的么?”
“对。”一提到这个男子更不爽了,“出门接我弟弟放学,没成想碰到个疯子上来咬我,我为了把他弄开就打了他几拳。然后有人报警说我们两个斗殴,警察来了不由分说先给我关了进来。”
“我刚刚听到外面的民警聊天,他们说今天发生了很多起斗殴事件,留置室都快装不下了。”张亦弛结合男子说的话,开始大胆猜测,“危险会不会来自这里?”
韩澈思忖:“我们暂时没有发现别的异常,所以很有必要注意这一点。”
“哥们儿醒醒。”莫测拍了拍旁边熟睡男子的脸颊,“关这儿了你还有心思睡觉?心比我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