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j4d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火影之千葉傳說 txt-第二千五百二十九章 不管什麼時候鑒賞-3b6dn

火影之千葉傳說
小說推薦火影之千葉傳說
“不过,姑且问一下,团藏对我的命令书,是什么反应?”
身后阴影处久久无言,千叶在耐心等待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道,却是问出了关于团藏的反应。
“目前……团藏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沉默的接受所有的根部成员。”
而听到这一句,阴影之中猛然惊觉,忙开口道。
言毕,虽然语气之中没有任何的异样,但是,此时此刻,她面具下的脸,已经是绯红一片。
一半是因为刚才的失神。
一半是因为加快的心跳。
不过,虽然她现在的情况十分的反常,但是,对于自己所说的,她却是十分肯定。
哪怕那份命令书是昨天才交到团藏的手中,对这位美丽代行来说,团藏的动向,她还是掌握的非常清楚的。
至少,那边团藏在他的密室待了一晚上之后,在今天清晨就已经出来了。
或者说,就已经曝露在了他们暗部的视线之下。
只不过,这曝露出来的,只有团藏的沉默以及根部有条不紊的接收所有被遣返的根部成员,并且很细心的做了记录。
毕竟,这件事情是这位火影代理三令五申必须要严格注意的事情,尤其是团藏曝露在暗部的眼线之下的时候,一定要时时注意,有什么异动第一时间就来汇报。
而这次过来,最主要的原因,也是汇报这件事情。
或者说,是汇报所有有关根部的事情。
只不过,在细心做了记录之后,团藏就没有进一步动作了,只是将下了一个所有人待命,在没有上面的命令的情况下,所有人除了一些必要的生活行为,不得擅自出根部的宿舍或者说自己的家。
几乎是把所有人都软禁在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同时,团藏也并没有什么异常。
仿佛,这种安插自己的眼线的行为,并不是他安排的。
也仿佛,他团藏还是和以往一样,不太想管事儿了,就想着差不多年纪混到退休得了。
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说实话,这种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并没有让她感觉到轻松,团藏这种认栽和逆来顺受的模样,也让她感觉到相当的反常,总有一种暴风雨之前的宁静的感觉,令她有些不安。
不!
是特别的不安。
总觉得有些特别重要的、也是她该发现的而且会引起可怕后果的东西没有发现一般。
这种时候,她其实非常希望此时的团藏暴跳如雷……嗯……暴跳如雷,似乎不太可能。
按照团藏给人的印象,这种时候,就应该是阴沉着脸,甚至开始暗中给自己的火影代理使绊子做小动作,报复起来。
是的,此时的她,非常希望团藏阴沉一点,并且直接开始报复自己的火影代理。
这样,一来是符合团藏一贯以来的性格和处事方法。
二来,自己也可以找个由头,开始全面的对付团藏,给自己的火影代理在正式成为火影的时候一些必要的准备和舆论上的优势,方便自己的火影代理上台之后,将这个当初三代火影稳定局势的大功臣,现在木叶政局以及军师方面最大的威胁给除掉。
“哦?”
对此,千叶眉头一挑,忍不住却是转过头来,看向了这个阴影中半跪在地的狐狸面具的暗部代行,颇感兴趣的发出了一声。
“只是沉默的接受吗?不会……他还让所有根部的人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之下,除了生活必要的行动之外,都不许踏出房门吧?”
然后,他笑了笑,问道。
“啊?”
而听到这一声,美丽的暗部代行明显的一震,口中一声惊呼,几乎是脱口而出。
我……我刚刚已经汇报了团藏的具体行为了吗?
同时,她的心中,几乎是下意识的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不!
我没有汇报啊!
还等着代理问呢?
然后,她几乎是呆呆的否定了自己之前的念头。
“代理……是怎么知道的?”
尔后,她一个不注意,就将心中所想给问了出来。
“对……对不起,这不是我该问的!”
随后,她又是猛地一惊,忙开口道。
言语之间,已是有了几分惊怕懊恼之意。
作为暗部代行,代表的就是整个暗部,而暗部建立的铁则就是只做不问,除非火影主动提起解释,或者必要的要了解一下执行火影命令的必要情报,否则,是不能问问题的,只需要做就行了。
而刚才火影代理是怎么知道团藏的行为,是不属于执行火影命令的必要情报的范畴的。
她需要做的,只要回答是还是不是就行了。
是不能够问出来的!
“我又不是火影,有什么该问不该问的。”
而对于这代行的反应,千叶却是失笑一声,开口道。
“不,您虽然现在不是……”
而听到这话,这位暗部代行几乎下意识的就开口道。
“那现在也不是。”
不过,再一次的,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千叶打断。
“是!”
而这一次,她也并没有坚持自己的反驳,听到千叶的这一声打断,她似乎猛然察觉到了什么,当下点头应是。
“你不用太拘谨。”
对此,千叶却是摇摇头,叹了口气后,说道。
“不过,看你的样子,团藏的情况,应该和我说的一样。”
而这一次,千叶也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只是如是说道。
“是!”
闻言,此时的美丽的俺不代行回应也是相当的干脆。
“那么,他的身形举止,和以往有没有什么变化?”
对此,千叶又问道。
“没有!”
闻言,美丽的暗部代行人慎重的思考了一下之后,摇了摇头,开口道。
“是吗……”
而听到这句话,千叶点了点头,口中一声不置可否之后,却是回过头去,陷入了些微的思考之中。
看来,团藏是没有喝那瓶药剂了。
同时,他的心中,则是泛起了这么一个确定了的念头。
如果团藏喝了自己的药剂的话,言行举止方面,必然是会有变化的,毕竟,能够缓解柱间细胞的侵蚀,多多少少会在体态方面表现出来。
大蛇丸的那只柱间写轮眼手臂,虽然用写轮眼瞳力压制柱间细胞,但是移植到非千手一族,或者说非千手血缘一族的身体中之后,仍旧会对移植者产生相当的负担,即便团藏已经适应,但是仍旧会因为长期用查克拉压制柱间细胞而使体态紧绷起来,或许这种紧绷的改变,一些敏锐的,或许能够察觉出来,但是他们不知道团藏具体发生了什么改变,也因为团藏的地位,也不可能有人去深究这一点点小小的紧绷的改变。
也就是说,刚移植的时候,别人察觉出来也就察觉出来,并不会在意。
但是,现在千叶的药剂,能够在一定时期内让柱间细胞进入一种惰性状态,可以完美的让被移植者的负担在一定时期内消失,也就是说,被移植者不用再用自己的查克拉压制,也不用保持一种提炼查克拉的状态的紧张感,被移植者的身形举止,也就是体态,必然会从微不可察的紧绷,变成全面的放松状态。
而团藏这么多年来都是给人一种微不可见的紧绷的状态,一下子放松下来,加上他派去监视团藏的人眼力可都是木叶乃至整个忍界顶尖的,绝对是一下子就能看出来。
现下这种没有改变的他样子,显然,团藏是没有喝那个药剂。
而这瓶药剂,本就是千叶对团藏的试探。
至于团藏想象的那些是不是什么慢性毒药,对其进行控制的东西,那完全是……想左了。
千叶是真真正正的做了一瓶可以抑制柱间细胞的药剂,而且对人体完全没有副作用。
这个药剂,已经有人给他试验过了。
如果不是药引子太过稀少,恐怕那个给他测试的人,都想要量购了。
而就算不能量购,这一瓶药剂的价值,恐怕就抵得上木叶半年的财政收入。
并且,还是有价无市。
堪比无价之宝。
也就是说,此时的团藏正把一瓶效用神奇的无价之宝,当成是慢性毒药。
而千叶确确实实的拿出了一瓶效用非凡的药剂,倒也不是单纯的要给团藏做好事,也是包含着一些心思的。
首先,这一瓶药剂是真的有效用,在团藏喝下并且确定是有药效的情况下,是可以算作是一种示好的,加上之前的大清洗以及某个离奇死亡的案例,算是一根大棒一块糖的套路。
算是一种安抚。
加上团藏喝下药剂,本就是一种服软的举动,或者说是隐忍的举动。
勉强也能算作是互通有无,达成最低限的信任。
同时,也能避免把团藏给逼急了做出什么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政治这东西,在不能明确把人干死之前,做什么都是必须六点余地的,哪怕自己看上去胜券在握,无可匹敌。
其次,如果事情朝着另外的方向进行,当然,也是他预想的一种比较好的情况进行,即是团藏恼羞成怒,真的心态失衡,给了自己一个对付他的由头的话。
那么,这药剂就可以成为压垮团藏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即是在团藏以失败者的姿态面对自己破罐子破摔的时候,自己就可以给他强行灌下药剂,让他切实的感受到这药剂是有效的。
然后,让团藏意识到他但凡有一点沉得住气或者说相信眼前的胜利者,就不可能沦落到这种失败者的境地,之后团藏的后半生都会生活在几乎可以把人折腾疯的懊悔和痛苦中。
算是,满足他的一点点恶趣味。
而这个时候,听到千叶的这一声,暗部代行面具下的眉头微微一皱,心中又是涌起了不少疑问,只是,这一次,她终究是克制住了,没有问出来。
她不知道命令书的内容,也不知道为什么团藏的言行举止应该要有些不同,或者说,团藏言行举止和平时不同有什么重要性。
但是,她知道的是,她已经够失态了,不能再丢暗部的脸了。
也不能辜负三代火影对自己的信任。
现在这个时候,虽然没有火影代理之名,但是,眼前的青年,已经是真正的火影代理,更是未来的第五代火影。
这个时候,三代火影将自己安排在这位千叶大人的身边,这个用意,就算不是明眼人,当事人的她就很清楚。
未来,她将会成为第五代火影的影子,就像是当初第三代火影的影子和第四代火影的影子一样,担负起第五代火影的安全和命令的传递,一些永远不能泄露出去的隐秘的保守者保卫者。
她必须要铭记自己的职责,牢记自己的禁忌。
甚至,连一个错误,都不能犯。
她决不能再失态了。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好了,不用太拘谨。”
而也就在这时候,脸上若有思索之色的千叶,仿佛背后生了眼睛一般,察觉了她的情况,开口道。
“不!我并没有什么想问的。”
对此,她坚定的说道。
“也罢,这件事情,我要独自思考一下,你们维持之前的布置。先退下吧。”
不过,千叶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挥挥手,示意身后代行退下。
“是!”
而听到这一声,已经压制住自己心中所有好奇和不该有的念头之后的美丽的代行应了一声,随后,身形一闪,就消失在这房间与廊道的拐口的阴影之中。
唉……
被她感染的我都有点拘谨了。
觉察到身后阴影之人的离去,千叶心中不觉得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这老狐狸!”
然后,似乎是终于忍不住了,千叶嘴角的笑容敛去,口中立时就是一声低低的喝骂。
藏的越来越深了!
这一口,竟然没办法下嘴!
同时,他的心中,则如是想着。
果然,是火影直属的暗部太敬业了吗?
也是我太低估他们了!
那个信的死,竟然做的真的这么不明显。
这样子,团藏如果不能明确的定位幕后人的话,那么,他在命令书那边,就有可能不会将他的心腹的死和我联系起来。
命令书的效果,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比如,认为心腹的死,是因为刺客什么的。
而我的命令书,只是恰巧。
这个时候团藏不做反应的反应,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反倒是无意间给了我一个下马威啊!
随后,他心中又是一大串不知道是无奈还是无语的念头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