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cdk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老祖宗在天有靈-第713章 古修士,開天門熱推-2g0qt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
张凡正在嬉笑,头顶虚空忽然裂开,猩红的血月之眸凝视着他,一种无法言喻的大恐怖席卷而来,让他颤栗。
身侧的塔老,喉头滚动,脸色发白,动都不敢动一下。
但眨眼间,猩红之眼消失了,可张凡的身上,长出了细密的红毛。
“不祥诅咒?!”
塔老大骇,张凡更是惶恐的大叫,全身神力汹涌,在努力压制红毛,却依旧不顶用。
“塔老,我怎么会不祥?我是好人啊,我什么也没做啊,刚才那血眼,是怎么回事,它为什么要盯着我看?”
张凡语无伦次的大叫,乱了神。
塔老也一阵迷惘,但这时候,他的传音玉符响了。
他恢复实力后,便和以前的好友恢复了联络,此刻接听传音玉符,半晌后,一阵惊呆。
“你是说,所有名字里带凡的人,都被不祥诅咒了?!”
塔老面色震惊的问传音玉符里的好友。
身侧,张凡听到了这句话,满脸不可置信。
“原来,是一位名字里带凡的大佬证道真名了,我我我……”张凡呆愣又难受。
塔老结束了传音玉符的对话,深深地看了眼张凡,道:“你改名字吧,以后不要叫张那个了”
张凡面色一苦,真是转角遇到爱啊。
自己前面刚说哪些倒霉蛋要出事,没想到自己就是这些倒霉蛋的一个。
“哎,怪不得我自小觉得自己非凡,原来我的名字就不同寻常啊!”张凡感慨了一句,道:“那么,以后就叫我张德帅吧!”
塔老微笑:“张德帅?长得帅?!好名字!”
“我已经接到我好友的消息,你和张俊杰晋级太虚境的时候,引来雷劫的情况,已经被几个远古宗门得知,估计这几天就会有人来明月岛接你们去远古宗门修炼,你得考虑下,去哪个宗门了!”
张凡闻言,昂头笑道:“这个还需要考虑吗,杰哥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塔老训斥道:“能不能有点出息,张口闭口杰哥!”
“你那个杰哥,自从死亡血域回来后,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你可不能学他,你得学老夫这个大牛……”
……
长生界中,许多修为高深之辈,都察觉到了宇宙的变化,天地中多了一个堪比长生天般的存在。
这个存在,非常可怕,是真正的大恐怖。
因为他,有大道真名。
而俯瞰云端的长生天们,都没有大道真名。
但彼此孰强孰弱,无人得知,一些老一辈大牛认为,若真正的开战,只怕不分胜负。
然而,一些半步长生境的巨擘们却说,大道真名不算什么,那仅仅是另一条修炼的道路,只是开了天门的古修士而已。
“如果真的遇见了长生天,这个古修士就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必要俯首称臣!”
半步长生境们大声说道。
这些存在,都是大势力或远古大家族的高层,其势力中,都有长生天坐镇,或是有长生天留下的强大底蕴。
他们实力极强,他们的声音,盖过了一切声音。
尤其是在一座雄伟的古城中,一道威严如天的声音吼了出来。
“吾乃林凡是也,吾是林家的林长生,吾不会改名,吾倒要看看,这个不祥,能不能让吾死?!!”
“古修士,吾等你一战!”
远古家族林家中,那个闭关了几十万年的长生天老祖,忽然一声怒吼,声音威严而自信,吼声震断了天幕。
古城中,无数林家族人激动的跪地磕头,起身高呼:“老祖无敌,老祖无敌,老祖无敌!”
长生界中,却一片哗然。
一些老一辈的大牛这才想起,在长生界,几位高高在上的长生天中,这个林长生,当年还未崛起的时候,便叫“林凡!”
“对了,听闻萧家的老祖,也是一位长生天,是和远古家族柳家的柳长生同一个时代的大人物,他的名字,好像叫做萧凡,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萧家没动静,他们的老祖和柳家的柳长生一起,消失了几百万年了,谁知道呢!”
“不过话说回来,取名凡字,还真的不凡呢,我叫朱凡凡,也许以后是个朱长生,可老爹非要我改名朱大肠,好气啊,想掀桌啊!”
……
长生界里,大家都对大道真名有了解,只要名字里有凡的,都迅速改名,身上的红毛不祥便褪去了。
而在太虚界,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名字里带凡的修炼者,披着一身红毛惶恐的四处求救。
南域的月池神宫,也发生了乱象。
因为这里,也有不少名字里带凡的。
那位老妪第一时间将情况汇报给了南歌月。
“改名便可,无需其他!”
南歌月清冷威严的声音传了出去。
老妪疑惑,却遵令行事,让这些求救的人改名。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所有人在改名后,身上的红毛迅速褪去,重新恢复了过来,大家激动欢呼,称赞月神的威武。
一时间,南域的月池神宫,威望大涨,许多人慕名而来,投奔月池神宫。
大殿中。
南歌月盘坐,脸色却不平静。
她本是长生界的长生天,东域大地的天帝城发生异象,那种突破的气机引发了太虚界的复苏,她早有感应。
而今,当大道真名的感觉来临,她第一时间清楚了柳凡的修炼之路,不由震撼。
“怪不得此人实力如此强劲,原来他是古修士,修炼的是开天门的道路!”
南歌月自语。
便在此时,她心生感应,望向大殿的一侧,眸光凌厉的道:“雷松,你还敢来我面前?!”
话音落下,对面的虚空一阵涟漪,雷松出现了。
他眸子里,隐约有电芒闪烁,脸色带着温和的笑意。
“以前的事,你我都有错,但此时此刻,却不是计较这些事的时候。”
南歌月不语,盯着雷松。
一段时间没见,雷松的气息似乎更加深邃了。
他前段时间被天帝打的落荒而逃,没想到修为反而精进了许多,让她也有些看不透了。
顿时,南歌月有些明白了,雷松费尽心思的从长生界送来分身,果然在太虚界有所图谋。
雷松继续道:“如今,天帝那厮正在突破的紧要关头,我们也许可以行动一二!”
南歌月诧异:“你想乘机袭击天帝?!”
雷松摇头道:“天帝阴险狡诈,岂能没有防备我等的偷袭。”
“我的意思是,他正在突破,无暇分身,正是我们夺取那血岛上的高级长生之气的最佳时机。”
“以你我的修为,只要有一道高级长生之气,无需千年,便可修为大进,你曾经是长生天,说不定可以恢复修为呢!”
这几句话,太有诱惑力了。
南歌月怦然心动,但一想到曾经被天帝镇压了一天一夜的可怕经历,她又一阵惶恐。
雷松眸光一闪,道:“此事,除了你我之外,还有一位道友也会参与!”
说着,一摆手,身侧出现了一个老者。
他,正是修罗族的不死法老。
南歌月似乎早有感应,并不惊讶,只是好奇的问道:“前段时间,你在天帝城很活跃,想来应该有自己的布置,为何会突然和我们兵行险着?!”
“更何况,外界都传闻,你们修罗族的第四法老,还是天帝的子孙呢!”
不死法老摇头道:“那都是被天帝所逼啊,老夫也很无奈!”
他神情真切,带着丝丝愤懑。
因为据探子汇报,那杨守安的确拿着诡心去闭关突破了,可如今八百年过去了,那家伙竟然还没死,难道他真的有不死之身吗?!
杨守安不死,诡心发挥不了作用,无法打开长生界的通道,修罗族回归主脉无望,他不得不考虑其他的办法了。
“既然如此,我们便尝试一次,不伤天帝城的其他人,我们只拿高级长生之气!”南歌月下定了决心,但言语间,依旧十分忌惮天帝。
雷松和不死法老都笑了,三人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天帝城中。
受柳凡突破的影响,十色气弥漫整个天帝城,让无数天帝城的人都修为大进,而东域大地也受益无穷,出现了诸多洞天福地。
这是一场大机缘,太虚界受益无穷,而东域大地是更是得了最大的好处。
这让无数当初没有迁徙来东域的家族或势力无比懊悔,此刻纷纷通过各种关系,拜帖如雪花般飞来东域,联系天帝城的好友,想要迁徙来东域。
然而,柳家众族人,全部在修炼状态,无人理会这些拜帖。
柳涛等人,更是抓紧时间修炼,不敢松懈。
因为天帝殿里,汹涌的气机已经达到了极致,以经验来看,老祖宗闭关突破可能快要结束了。
但是,就在这时。
虚空中,血色岛屿上方的天穹轰然碎裂了,三道人影身披灰蒙蒙的太虚之气,冲杀了下来,目标正是那血岛。
轰!
巨响回荡四方,引起飓风浩荡,血色岛屿上,老祖宗布置的屏障起了巨大涟漪,恐怖的气浪冲散开来,让双鱼岛都被掀飞了出去。
天帝城,乃至东域无数修士,都骇然抬头。
“是西域,北疆和南域的三位霸主,他们想要和我们东域开战吗?!”
一时间,众人惶恐,纷纷敲响警钟。
而天帝城中,惶恐的族人更是第一时间吹响号角,天帝城的屏障自动开启,一个九彩之色的罩子腾空而起,庇护整个天帝城。
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天空中,三位太虚之气笼罩的声音,并没有对天帝城出手,他们在全力攻击血色岛屿。
各种可怕的神术与神通轰击,打的血色岛屿上屏障闪烁不定,却一时间没有破掉。
众人见状,一阵震撼。
他们只知道天帝强大,私下里隐约猜测,天帝的实力可能远超其他三位霸主。
此刻看到三位霸主联手,竟然无法破掉血色岛屿上的屏障,众人无不震惊,哗然。
“天帝的强大,毋庸置疑啊!”
“是啊,天帝可为太虚之主!”
“大胆的猜测一下,天帝此番闭关后,修为大进,想来定会一统太虚界。”
议论声,传入虚空中南歌月,雷松和不死法老三人的耳中,三人脸上火辣辣的臊。
“万万想不到,我们三人合力,竟然无法打破天帝布置的血岛屏障。”
“难道我们三人的实力,和天帝相差这么远吗?!”
“若真是如此,天帝这厮,也太能隐藏了吧?!他次次和我战斗,都在扮猪吃老虎?!”
三人气得想要大骂,却陡然看到,在血岛深处,一个白发白眉的身影,腾空而起,威严的眸光,盯上了三人。
而后,他举起了右手,开始为三人呱唧起来。
雷松见状,大骇道:“不好,是天帝的呱唧神通,快撤!”
不死法老冷哼道:“慌什么,不过是一道分身罢了,老夫倒要看看,这呱唧神通,能否把老夫给挂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