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07pk火熱都市言情 武神血脈 起點-第5166章 妖族爲尊?人族是奴僕?展示-kxe28

武神血脈
小說推薦武神血脈
做完这一切后,李叶就直接离开了。
该做的,他都做了。
如今他需要好好的探索一下这片天地,看看自己到底误入到了什么地方。
尤其是之前在他耳畔出现的那个声音,让他很在意。
而就在李叶离开后。
昏迷的少年悠悠醒来,他醒来后第一时间想要寻找自己最重视的人,只可惜早已经人去楼空。
“琳儿!你等着!我一定会来找你!一定!”
少年暗暗发誓,同时他发现自己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就像是在告诉他,如果想要变强就去修炼。
而且在脑海中出现了无数修炼法门,少年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但直觉告诉他!脑海中那个声音对他并无恶意,而且他也很聪明,很快发现自己原本瘦弱病恹恹的身体,居然变得充满了力气,体内更有着一股暖流在流淌,立刻就明白自己应该是遇到了贵人相救!
“前辈,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我一定不会辜负前辈的好意,他日一定会将我心爱的人救出来!”
少年一咬牙,再一次望着早已经没半个人影的天空,大家都觉得他傻,然而他并不傻。
之前在他面前种种假象,其实他早已经看出来。
所以他望着天穹,仿佛远隔无数光年,望着那个让他无法放下的身影。
“琳儿!等我!我一定会去找你,不管是谁,都不能阻止我!哪怕老天爷,我都要杀出一条血路!让这个天地间所有的人,包括神魔仙佛!都匍匐在我的脚下!”
……
残破,荒芜。
这是李叶对这个天地的看法。
虽说他此时正身处于一座规模还算不小的城池,来来往往的人也是看上去与他印象中人世间的风土人情差不多。
但有一个很明显的区别。
荒凉,而且文明程度并不高。
就像是刚刚从石器时代朝着青铜时代过度。
当然不同于那些毫无任何力量的普通人,他还是看到了一些所谓的修炼者。
但那些修炼者在他看来,也有些稚嫩,很多修行的法门都是乱七八糟,更像是自我摸索,还没有一个完整的修炼体系。
“上古时代?”
李叶觉得惊讶,但很快就摇头。
毕竟他也通过青色石门,曾经去过上古时代,在那个时代可谓是百花争鸣,强者辈出!
天地间的一切早已经定型,包括修炼体系也是成熟完整。
根本不是眼前这些人能比。
与其说是修炼,不如说是瞎捣鼓。
当然瞎捣鼓也有瞎捣鼓的好处,李叶就亲眼看到,那些所谓的修炼者,在城外猎杀了一些强大无比的妖兽。
虽说修炼的方法五花八门,很多还是一条死胡同,但实力却惊人无比。
随处可见武皇境界的高手出现,但比起人族这边,李叶见到了很多从未见过的可怕妖兽,甚至还有一些奇特的种族,就像是古老传说中早已经灭绝的那些洪荒异种。
“兄弟,发什么呆,看你在这里看了半天,要不要一起去试试?说不定猎杀几个妖兽,今年就可以过冬了!”
正当李叶陷入沉思时,就被人拍了下肩膀。
只看到一个扛着古怪兵器的青年,正朝着他裂开嘴笑问道,大概是将他误认为和周围那些人一样,要出城去猎杀妖兽了。
“猎杀妖兽?”
“是啊!快到冰封期了,按照以前的经验,这一次冰封期可不好过啊,说不定要熬个数百年时间,才能缓过来,所以得尽早准备了,万一准备不充分到了冰封期!想要出城打猎可就难了。”
那青年嘿嘿笑着解释,也让李叶明白了这群人为何会热衷于猎杀妖兽,不是为了磨砺自身实力,而是单纯的是为了食物!
原来那些妖兽在他们眼里就只是食物罢了。
李叶愕然,但也没否认,只是想了想问道,“为何冰封后,就不能出城?”
那青年闻言仿佛像是看着傻子一样,但很快他就解释起来,“看你细皮嫩肉,是城内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吧?也是,像你们这样有身份地位的人,自然不愁,而且还能深受神庭的眷顾,换了我们就不行了,要是不多准备一点,如何熬得过几百年冰封期。”
神庭?
几百年冰封期?
李叶心中疑虑更重,当然他也看出就算是在这里,人也分三六九等,寻常人都是粗布麻衣甚至衣不遮体,但也有一些衣着光彩亮丽的人,招摇过市。
而那些人一看就地位很高,其他人都远远避开。
“说的也是。”
李叶点了点头,那青年也就没再怀疑,而是与其他人一起出城去猎杀妖兽。
他并不知道李叶就跟在身后,只不过李叶实力太过于强大,这群人如何察觉得到?
所谓的猎杀妖兽,李叶看了几次之后就大概明白了,更像是原始人类的狩猎,猎杀一些实力低下攻击性低的低等妖兽,然后扒皮抽筋,将妖兽尸体做成腊肉储存起来。
分明这些人实力都不低,但手段却颇为原始。
正当李叶失去兴趣,想要返回刚刚那座城池找找其他线索时。
突然间变故发生。
轰!
原本正在猎杀妖兽的那群人,直接有几人慌乱无比的跑了回来,同时几个跑的慢的更是被从天而降的巨大脚掌,一脚踩成了肉泥。
李叶目光一凝,随后看到一头可怕巨大无比的妖兽,横冲直撞,不管是妖兽还是人,在那巨大的身躯面前都显得渺小无比。
眨眼间,就死了七八人,而之前和李叶搭话的那个青年眼看着也要被那妖兽一脚踩死。
此时。
李叶出手了!
轻轻一掌直接打在了那妖兽的脑袋上,哪怕隔着很远的距离,但李叶这一掌是什么力量?就算是寻常仙尊被他一巴掌拍在脑袋上,都会彻底碎裂开来。
那妖兽虽然体型庞大,气势也惊人,但终究只是寻常妖兽。
这一下,巨大的脑袋直接如同西瓜般爆裂开来,庞大身躯直接轰然倒地。
“我,我还活着?”
之前那个青年死里逃生,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身旁那巨大无比的妖兽尸体,恍如隔世。
还有其他死里逃生的人,都是面面相觑。
“死,死了?”
李叶原本以为,他们会大喜过望,庆幸自己死里逃生,谁想到这些人在看到踩死了他们不少同伴的巨大妖兽被杀后,脸上无不是恐惧万分。
“不好!怎么办?”
“完了!全完了!”
几个人失魂落魄,而那个青年此刻也看到李叶出现在眼前,一愣之下,反应也快,连忙说道,“刚才?”
“我杀的。”
李叶点头,他察觉到这些人异样反应,但也没隐瞒。
而且不过就是一头天帝境的妖兽罢了,杀了也就杀了。
只是听到李叶承认后,那些人感觉眼前一黑。
“完蛋了!”
“你知不知道你闯下大祸?”
“该死的!你怎么敢杀了神庭饲养的宠兽?你会害死我们的!不!不只是我们,连城里的其他人,包括你自己的父亲至今所有的人,都会因此招来杀身之祸的!”
一群人失魂落魄瘫坐在地,没半点喜极而泣,看着李叶的眼神仿佛恨不得杀了他泄愤。
见到如此反应,李叶也大概猜到了一些。
显然死在他手里的那个妖兽,身份不太一样。
未等他开口询问。
突然间!
天地间,仿佛有着可怕的气息轰然而至。
“是神庭使者!”
“完了!都完了!神庭的宠兽死在了这里,我们都要被害死了!”
李叶并未理会他们,此刻他抬头正好看到几道人影踏空而至。
说起来,这里的天地威压倒是与祖界很是相似,寻常帝境强者也无法御空而行,而想要如此随意踏空而至,不出意外至少也是散仙修为。
很快,他就看清楚被这群人称之为神庭的使者是什么来历。
一眼望去,李叶目光闪烁。
让他有些没有料到的是,这几个所谓的神庭使者竟然不是人族!
而是妖族!
或者说,是妖兽修炼有成化作人形。
当然来的几个妖族各有不同,但身上大多都还保留着身为妖族身份象征,甚至更像是一种骄傲。
“是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杀神庭的宠兽?!”
轰!
几个妖族目光恐怖,刹那间几乎让周围天地都为之变色。
吓得那些人直接匍匐在地,不敢抬头。
而此刻,唯独李叶傲然站在那里,不光没有趴在地上,相反正用一种奇特的目光打量着几个神庭使者。
如此一来,自然显眼无比。
“大胆!”
“找死!”
“低贱的人族见到本神竟敢不跪?”
见到李叶如此肆无忌惮,那几个神庭使者大怒!其中一人二话不说抬手抽出鞭子,隔空就朝着李叶一鞭子抽了下来。
从他的动作娴熟无比就能知道,这种事情此人是轻车熟路,见怪不怪了。
只不过李叶可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在看到对方动手后,当仁不让直接随手一把将对方的鞭子抓在手中。
不等对方神色有变,直接微微一用力!
刹那间恐怖的力道直接将对方从天上拽了下来。
可能是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反抗自己,而且力气这么大,对方直接摔了头破血流,怒吼连连!其他几个神庭使者也是惊呆了。
“找死!”
见到自己同伴被低贱的人族拉了下去,他们自然勃然大怒!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正好,也有事情要打探。”
李叶笑了笑,身形一闪!
顿时恐怖的气息释放出来,遮天蔽日。
下一刻,几个神庭使者都是惊恐无比的被扔在了地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今日会遇到这种事情。
眼前的人类少年,怎么可能会这么强大?
居然把他们这样的神庭高手,都打的落花流水?
“低贱的人类!你敢如此对待本神?你好大的胆子!难道就不怕触怒神庭,让你们的部落彻底消失吗?”
李叶一听,摇了摇头。
一巴掌直接将其中一个神庭使者打成一团血雾,没半点犹豫,死的不能再死。
甚至随手就把那些残魂扔进了炼魂鼎。
这下子。
另外两个神庭使者立刻就学乖了。
形势比人强,就算他们愤怒,但在生死面前,他们还是很干脆的选择了保命。
“你!你到底是谁?”
两个神庭使者,一男一女,都算是容貌俊俏。
当然妖族本就不同于人族,能够修炼有成,吞吐天地日月精华最终化作人形的,都是俊男美女。
鲜有一些奇形怪状的丑八怪。
啪!
李叶一巴掌将那个男性妖族打的口吐鲜血,然后笑眯眯的目光落到了那个女性妖族身上。
“我问,你答。”
女性妖族疯了一般连连点头!
“这才乖,乖孩子才能活下来,不然的话。”
李叶笑道,那女性妖族吓得花容失色,至于之前匍匐在地不敢反抗的那些人,怎么也不敢相信,瞪着眼珠子看着李叶轻易就把他们眼中高高在上的神庭使者,打的如此惨,现在还乖乖听话。
那一刻,他们感觉自己的三观都碎了。
李叶可不管他们什么想法,此刻斟酌了一番,才开口问道,“你们神庭实力最强的人是谁?”
这个问题,让那个女性妖族完全傻了。
但看到李叶眼中可怕的光芒,立刻就开口说道,“是,是我们的神主!”
大概花了一点时间后。
当然妖族并不自称是妖族,而是神族!自称是神的后裔,天生就强大,而且还不只是妖族!几乎人族之外的种族,都是神族,唯有人族是极少数几个低贱被奴役的种族。
类似于奴隶一样,受到各处神庭妖族的欺压奴役。
所以之前看到李叶杀了神庭饲养的妖兽,那群人才会如此惶恐,一副末日来临大祸临头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