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6yyu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蓋世雙諧笔趣-第三十七章 長線釣大魚展示-lexde

蓋世雙諧
小說推薦蓋世雙諧
“喔尻!”孙亦谐很快就看到了那帮蒙面人,也看到了黄东来手上突然多出的那些暗器,“什么情况?是不是来找你的啊黄哥?”
“关我毛事啊?”黄东来头也不回地吼道,“老子半年多没下山了哪儿有那么多仇人?你不如想想你自己最近都干了什么!”
黄东来会有此一言,也是因为这几日间孙亦谐已经把自己临安斗恶霸、西湖建雅座、笼杀红梅雀、讹诈新知府、夜遇玉尾仙等等事迹,还有他和林元诚一起经历的那些事儿都给黄哥吹了一遍。
也莫说是黄东来了,随便谁听完这些段落也会产生“这姓孙的怎么还没被人砍死啊?”的疑惑。
“二位……”然,就在这一刻,郭琮也开口了,“这怕是冲着我来的……”
说这话时,郭琮的酒已醒了大半。
为什么?
因为他的脸刚才猛地扎进臭水沟里了。
本来他起身后也是打算骂街的,但他一抬头就看见了那帮蒙面人,于是也就知道这是遇上事儿了。
“哦?”孙亦谐闻言,疑道,“郭兄,这些都是什么人呐?”
“这还用问吗……自然是想对付我忠义门的人……”言至此处,郭琮好似忽然想起了什么,“糟了!师父他们……”
一想到宅子里的师父和师兄弟们也可能遭了暗算,郭琮顿时心急如焚,他当即就想冲上去突围。
“郭兄你先别冲动……”孙亦谐一眼就看出了郭琮的想法,故赶紧伸手拦住了对方,“先看看情况,事情不一定是你想的那样,退一步讲……如果真是,你一个人冲过去也属不智。”
孙亦谐这话确是有道理的,假设忠义门的人此刻已然、或正在遭到暗算,那郭琮冲过去也无非就是两种结果:其一,找到一地的尸体;其二,找到一帮死伤惨重的同门,以及数量比这里更多的一批杀手。
第一种,属于白去,第二种,属于白给。
更何况,他若只一个人突围,那围攻双谐的这帮人也可以分出几人再回头去追他,使其腹背受敌。
综上所述,眼下最好的应对方法,其实还是与孙黄二人联手,先把这巷子前后的蒙面人都给灭了,然后再三人一同前往大宅。
“我……好吧。”郭琮算账可没孙亦谐算得那么快,而且他那酒还没全醒呢,头还是昏昏沉沉的,不过他还是选择相信孙亦谐的话,“连累二位了……”
“好说,这都不叫事儿……”孙亦谐这句话还没应完呢,便听得又是一阵破风声自他们正面而来。
这回孙亦谐可是看准了、听见了、也有了准备,所以他当时就是一个箭步上前,扎了个四平大马,暴喝一声。
同一秒,几支暗器便已击中了他的躯干。
可惜,这些锥子、飞镖什么的……在他孙家的护身宝甲面前根本就没用,丢这些暗器的人内力也远没有强到可以用远程手段震伤孙哥的地步。
因此,这一轮攻击打在孙亦谐身上的感觉,那就好似是有人朝着一条挂起的羊毛毯丢了几支一次性筷子,孙亦谐只要站定了不动,以宝甲迎击,那些暗器就啪嗒啪嗒的被弹开掉到地上了。
“哈哈哈哈!雕虫小技,在我这铁布衫的面前也敢献丑?”孙亦谐挡完这波,顺势就大言不惭地放声大笑。
巷头的那几个蒙面杀手可不知道对方有什么宝甲,一看这阵仗,再加上孙亦谐那毫无违和感的瞎话,他们还真就信了。
就连被孙亦谐护在身后的郭琮都愣了,心道:“原来孙兄还会铁布衫?可当初跟我比武的时候也没见他用啊?难道他当时是看破了我准备以擒拿功夫跟他打,所以也故意只以擒拿来应对?这就是‘术高莫用’吗?”
郭琮会有这个判断,主要也是由于他那天受伤以后就没有看到后来孙亦谐跟柳逸空的那场对决,他要是看了,绝不会相信孙哥有什么铁布衫的。
当然,这会儿他也不及多想,因为那帮杀手眼见暗器没用,便都直接冲上来了。
以现代人的角度来看,小巷这种地形,对人数少的一方反而会比较有利,哪怕你是八十个人打八个,真正交锋的空间也就是一巷宽的那点儿地儿,大部分的人都被堵在别人身后上不去。
但在武侠世界里就不同了,有了轻功的存在,这战场便是“立体”的,除了前后两面,来自斜上方的突袭也得防着,敌人甚至还可以越过你头顶来到你背后。
这帮蒙面人都是有经验的职业杀手,对于在各种地形该怎么运用战术清楚得很,所以这伙人从两端围杀过来时,有好几人都是弹墙跃起,直接从巷子的上方接近的。
可他们也不想想……黄东来这种能把他们的暗器尽数接下的人,难道自己不会扔吗?
在会扔暗器的人面前上墙,你这不找镖吗?
chuachuachua——
转眼之间,黄东来便将方才接到手上的那八支暗器又给扔了回去。
那帮杀手扔出的暗器是一回事,黄东来扔出去的可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别的不说,声儿都不一样,杀手们扔出时是“嗖嗖”声,黄东来扔出去则是“chuachua”的,这就是功力差距啊。
再者,即便撇开内力不谈,黄东来使暗器的手法和技巧本身也比那伙人猛多了,毕竟黄门三绝独步天下,在这暗器功夫上他们肯定是有些门内独有的小秘密的,绝非那些外人可以轻易破解。
“啊!”
“呃……”
“啊——”
两秒不到,惨叫和闷哼便在这巷内此起彼伏。
五六名试图从“上方”靠近的蒙面人在黄东来的一轮暗器之下全倒了,有几位掉下来的时候还砸到了同伴。
而孙亦谐那头呢,更血腥……
几个蒙面人持刀杀到近前,自以为能来一波上下夹攻,谁知孙亦谐忽然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三叉戟,其攻击距离比他们的刀可长了两倍不止,且削铁如泥,其戟尖只是上下一挑一挡,就有两人连身体带兵器都被削去了一部分……
“快钳他兵刃!长戟在这里施展不开的!”
这帮杀手的反应也算挺快,立刻就想到了应对之策。
长度较长的兵器,比如方天画戟、长矛、关刀这些……在宽度不足两米的巷内是无法做“回旋”动作的,只能保持着和巷子一致的朝向做前后突收或上下挑刺,最多就刃尖左右小幅度横摆,假如这时对手用钩或者双刃来钳制这类长柄武器有刃的那头,后者便无法用回旋动作来规避。
按常理来说……是这样的。
但孙亦谐的三叉戟不是凡兵,不讲那常理——只要我的兵器可以割开挡住它的一切,比如巷子的墙,就照样可以回旋。
呲啦——
噗噗噗——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后续的几名蒙面人拿着钩和弯刀冲上来之际,孙亦谐一个后撤步转身,斜转戟头,疾旋一圈,回马一击。
这一戟甩出去,生生把三个蒙面人跟羊肉串儿似的给串上了,也把他身旁的一堵墙给扫“断”了。
站在他后面掠阵的郭琮也是被吓了一大跳,心中暗暗庆幸自己没有贸然跳入战圈,要不然刚才那一“旋”没准把他都给削了。
“不对头!这点子扎手!”
看到这儿列位怕是要吐槽啊,本书中目前为止登场过的蒙面人,似乎都有一个特点,即单一出场的那些位,都还有点战斗力,但搞群狼战术的那帮子,到最后都没好果子吃,基本上都是打一半就发现打不过了、或者被援兵搅局,导致他们不得不撤。
眼前这伙人呢……也不例外。
他们今天埋伏在这里本是想gank郭琮的,谁曾向却遇上了东谐西毒……
这俩货,一个仗着宝兵刃和宝甲欺人,另一个刚好精通暗器,内力也不俗;这小巷的地形非但没能让杀手们占到便宜,还让他们在战斗伊始就死了十来人,这还打个毛?
但他们真想撤,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孙亦谐那头儿的人还好,扭头走就是了,反正孙亦谐的轻功相当于没有,但黄东来那边儿的蒙面人,可跑不干净……
那一刻,黄东来一看对方转身要溜,立时便抄起怀里自备的两支暗器甩了出去,同时他自己也施展轻功、身形一纵,紧随着那两镖追袭而去。
这小黄的飞镖,虽不及那小李的飞刀般例无虚发,但其命中率也是很高的;遗憾的是,他其中的一镖没能如他所愿击中敌人的膝盖窝,而是打在了大腿外侧,让那个中镖者在负伤的情况下还是咬着牙溜了。
好在,他的另一镖成功命中,废掉了一名蒙面人的一条腿。
那蒙面人中镖落地后,并没有同伴回头来救他,而他也没有立刻自杀的觉悟,所以就被欺身追近的黄东来逮个了正着。
“别动!”黄东来一把夺下此人的兵刃,反手就架到了对方的脖子上。
他这边刚刚搞定,另一边的孙亦谐和郭琮也都从巷子那头儿赶过来了。
按江湖行话说呢,此刻黄东来算是抓住个“舌头”,不过怎么让这“舌头”说话,可就是门学问了。
“说!谁派你们来的?”郭琮比较着急,冲上去一把拽住了对方领口,并扯掉了那人脸上的黑布,劈头盖脸就喝问道。
再看那个被逮住的杀手,瞧面相也就三十来岁,但是一脸的凶相,一看就是杀人无数的那种,他那一双眼睛在月光下竟隐隐透着戾气凶光。
“我若说了,你觉得派我来的人会放过我吗?”这杀手虽已被擒,但他这种刀头舐血之人,心里素质自不会太差;即便其内心仍是怕死的,但至少表面上还是能暂时保持冷静。
“你若不说,我现在就要你的命!”郭琮也是怒从心头起,说话间就要出掌打那人的天灵盖。
“郭兄且慢。”幸好,孙亦谐及时出言,制止了他。
那个“慢”字刚落,孙亦谐已然抢身来到了那杀手跟前,用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扫了后者一眼,口中念道:“让我来跟他聊聊……”
郭琮本来还是不肯放手,但黄东来在旁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眼神,郭琮这才稍稍冷静下来,撒开了手,退后了两步。
“兄弟,想活命吧?”孙亦谐说这话时,还特意跟对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以防对手狗急跳墙扑上来。
“想啊。”那杀手则是故作镇定地回道,“但很难了吧。”
“难不难的,得看你怎么去思考了。”孙亦谐道。
“此话怎讲?”杀手问道。
“嗯……”孙亦谐沉吟一声,“你现在落到了我们手里,甭管你有没有说出些什么,事后你的同伴们都会怀疑你已经说了,对不对?”
“对。”杀手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即便你再跟他们会合,他们也很可能不会再信任你,而会把你抓起来严刑拷问,逼你交代都跟我们说了些什么,最后再把你杀死,对不对?”孙亦谐道。
这一句,可让那杀手好生琢磨了一会儿,其脸上的神色有了些变化:“对……”他回答时的语气也变得不那么强硬了。
“那你现在是想活着从我们手上离开,尽快开始逃亡,搏一线生机呢……”孙亦谐说到这儿顿了顿,“还是跟我们耗着,直接进入‘严刑拷打’的环节,让自己的伤势进一步恶化,逃生的可能也进一步降低呢……”
那杀手听了,还是面带疑色:“我说了,你们真会放我走?”
孙亦谐笑道:“我们又不是受雇的杀手,更不是嗜血成狂的杀人魔,除了正当防卫之外,我们没必要杀人啊。”他微顿半秒,“再说,你也是受人所托,拿钱办事,与我们无冤无仇……你若说出了我们想知道的,我们为何还要赶尽杀绝呢?”
孙哥三言两语,就把那杀手说动了,后者好似是找到了救命稻草般,神态和语气越发软化:“此话当真?”
按说这时候该回他一句“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但正所谓“糖和鞭子要并用”,你要是糖给的太多了,对方就容易得寸进尺,搞不好就要开始跟你提条件……
所以,下一秒,孙亦谐便是态度陡变,其整张脸都沉了下来,言辞也是骤冷:“你问得已经够多了,真不真的我不想再多解释,现在,回答刚才的问题,若是你的答案让我听出有什么不对……”他抬起头,瞥了眼黄东来,“呵呵……看见这位黄哥没有?到时候他能让你尝尝溺屎而亡的滋味。”
此言一出,那杀手两眼的瞳孔都放大了:“什么!黄哥?溺屎而亡?难道你是黄东来?”
“什么意思啊?”黄东来也惊了啊,“一提这个你就知道是我了?我和这事儿有那么紧密的关联吗?”
“妈个鸡的你还敢问!”而孙亦谐则是一下子提高了嗓门儿,冲着那杀手恐吓道,“我看你是饿了是吧?”
“不不……我说我说!我全说!”那杀手的心理防线终究是崩溃了,“是漕帮的狄帮主派我们来的,他要我们在这里埋伏忠义门的郭琮郭少侠,我们也不知道‘西毒’大驾在此啊,若是知道了岂敢在您面前造次……”
一听他交代得这么干脆,孙亦谐忽又笑了,还斜眼瞧着黄东来道:“呵……还是黄哥有牌面啊,一亮身份人家就怂了。”
“滚!他怕的是我吗?”黄东来一脸不爽地应道。
他俩是还有心情互相吐槽抬杠,郭琮可没有,他见那杀手松口了,便赶紧追问道:“那狄不倦只派你们来对付我一个?他有没有对忠义门其他人不利?”
“这……这我真不知道。”那杀手回道,“我们这批人马共十八人,只接了这一笔买卖,就算有其他杀手存在,雇主也不会告诉我们。”
“你要是敢有半句虚言……”郭琮说着,拳头又举了起来。
“哎~郭兄,我看他说的应该是真的。”孙亦谐又一次拦住了郭琮,“我们正道中人,说话要算数,既然他已交代了,就让他走吧。”
“是啊,郭兄,得饶人处且饶人嘛。”黄东来也附和道。
郭琮一听,虽有不甘,但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人也不是自己抓的,只能皱了皱眉,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还愣着干嘛?逃命去吧,以后好自为之。”孙亦谐说着,便对那杀手做了个驱赶的手势。
“好……好!多谢这位少侠!多谢郭少侠、黄少侠……”那杀手抱了抱拳,一瘸一拐地就离开了。
待他的身影消失在巷尾,黄东来才压低了声音,毫无征兆地冒出了一句:“我去跟?”
“废话,我又没轻功。”孙亦谐接道。
“好,你们自己小心。”说罢,黄东来足尖一点,倏然而动,紧追着那杀手离去的方向就跑了。
郭琮见了这出,也是半天才反应过来:“孙兄,你们这是……”
“放长线,钓大鱼啊。”孙亦谐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
因为孙亦谐和黄东来彼此之间太了解了,所以玩儿这些套路的时候两人经常都不需要事先交流就能猜到对方的意图。
郭琮被他这一提醒,神情一变:“对啊!我得赶紧去看看师父和师兄弟们如何了!”
“不说了……”孙亦谐撇了撇嘴,收起了三叉戟,跟着对方一块儿跑了起来,“咱一起走一趟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