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8hs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一百三十五.不談道德,不談善惡相伴-mjpm8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普洛林街区。
这里与贫民窟只有一街之隔,来往人群不再是绅士淑女,只有衣着朴素的平民与穷人。
马车停在街区前端,饥饿的人们的贪婪目光落在马车上,还有一部分盯向马车下来的陆离。
安娜推着陆离抵达门前,敲响房门,退到陆离身后静静站立。
蹒跚的脚步门后响起,然后是一道苍老的询问声:“是谁?”
“调查员陆离,沼泽……罗兰公主委托我前来。”
门后有一刹那停顿,咔嚓细响,木门打开一道缝隙,苍老面孔出现在门缝后,警惕地打量陆离:“罗兰公主?”
“是的。”
“普通人不可能知道我的血脉……”莉莉娅自言自语,后退着打开房门。“无论你是谁……进来吧年轻人,希望你没有恶意。”
轮椅居然不能通过狭窄的木门,陆离只好离开轮椅,老人奇怪注目中走近破旧木屋。
最后进入的安娜想要关上门时,莉莉娅提醒般低语道:“这里治安不太好,食物的价格越来越贵了。”
略微停顿,安娜不再去关门保持可以看到外面马车的现状。
一个聪明的老人,如果陌生人心存歹意,她的叫喊足以被外面的居民听见。
“说吧,你们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你们看我住的地方,我们家族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老人戒备地问道。
安娜环视只有简单布置的屋子。唯一令她视线停顿的餐桌上的相框。
里面是一名美丽的年轻女人。
这就是那位沼泽之母的模样吗?没见过沼泽之母的安娜心想。
“已经说了,罗兰公主委托我前来。”陆离重复了一遍。
第二次提起这个称呼,莉莉娅老人浮现一抹追忆,戒备散去一些:“你得到了公主的遗物?”
“不,是罗兰公主本人,某种程度来说。”
莉莉娅只猜测陆离是为了家族财产而来,得到预料之外的答案,老人怔然,忽然想起险些忘记的陆离最开始的自我介绍。
“你是驱魔人……她的亡魂还存在于世?!”
老人的神情变得激动,甚至有街道上经过的身影好奇望来。
“差不多。”陆离没向她解释怪异体系,继续说道:“因为一些原因她失去大部分曾经记忆,我负责帮她找回,所以找到了你。你还留有曾经的记载么。”
“当然……当然……我们从未忘记托亚拉贡的旧日荣光……”
莉莉娅浑浊的眼中泛起泪光:“你们可以带我去见见她吗……”
“恐怕不行。”陆离摇头:“她在沼泽路,那里和她都很危险。”
除非老人愿意成为沼泽之母的眷属,但后者未必愿意。
已经拥有一丝人性的沼泽之母怎会将最后的血脉变为怪异。
“我不怕危险,家族已经一无所有了,我只希望能够侍奉曾经的公主大人……”莉莉娅的悲怆祈求令人难以拒绝。
陆离没有回答,偏头看向安娜。
“多带上一个人不会减慢我们的速度。”安娜说道。
陆离轻轻颔首,对莉莉娅说:“我们来参加后天的驱魔人议会,结束后会带你离开。如果她不允许你留在领地或你不适合待在那里,我会带你去希姆法斯特。”
“谢谢你,请等一下。”
察觉到陆离打算离开,莉莉娅叫住他,从床底下拖出满是补丁的行李箱,取出几本书交给陆离。
“上面记载了我们家族的传承,它放在你手里我更安心。”老人已经对陆离无条件信任。
毕竟没人会去骗一个一无所有的老人。
“这里不安全?”陆离听出莉莉娅话语的言外之意。
话音落下,木屋外忽然传来唏律律的马声。
几名混混围在马车前想要牵走。
“我去处理。”安娜走向木屋外。
老人没有隐瞒:“不知为什么王室对城市的掌控力在减弱,贫民窟的哈勒斯帮最近打起了这条街区的主意,他们随时可能占领这里……”
“门外那伙人应该就是他们。快去帮帮你的朋友,哈勒斯帮就像鬣狗一样难缠,你的身份也许能逼退他们……”
为了稳定和观察官方的态度,帮派或许不会逼迫这里的居民,但孤寡老人除外。无依无靠体弱多病的他们是最佳欺负对象。到时,莉莉娅仅有的粮食和财物都会被剥夺去,在无助中等死,泯灭托亚拉贡家族最后一点微光。
“你整理行李,我们带你去旅馆。”
陆离说道,向门外走去。
不方便施展力量的安娜耐着性子冰冷地警告他们,扶住走上街道的陆离说:“他们说自己是哈勒斯帮的。”
“我们想要你的——”
一名混混的喊声戴着头巾的小头目制止。他认出了陆离大衣上的奇怪徽章:“你是驱魔人?”
“是。”
小头目毫不迟疑地道歉:“实在抱歉驱魔人先生,我们不是有意的,我们这就离开——”
话音落下的同时,一道汹涌气流忽然袭向溜到马车边,想要偷偷牵起缰绳的身影。
身影惨叫着倒飞而出,嘭的一声撞向街道对面的墙壁。
受惊的马匹正要躁动,被一股无法抵抗的力量强行镇压,动弹不得。
街道周围寂静一刹那,尖叫声陡然爆发。
民众们大喊着怪物四散而逃,混乱迅速向外蔓延。
微冷的温度里小头目居然浮现一额头冷汗,不住地悄悄后退,离得足够远后和手下忙不迭的逃离。
安娜的斗篷悠悠飘落,响起她带着歉意的低语:“对不起,我……”
“问题不在我们。”陆离不在意逃窜的混混,缓慢走到想要偷走马的混混身前。
他捂着胸口,惊惧地在地上爬动想要远离陆离。
正在这时,一张先令落在他身上,停顿了他的动作。
“去看病,然后想想自己所做的事意义是什么。”陆离平静地俯视着这个年轻人,转身走开。
“我们只想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