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42t1精品言情小說 極夜玩家 線上看-005 考驗·回顧·8級相伴-7dvwa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李想停住脚步,发现自己只是在一条普通而静谧的河流上站着,微凉的水流从脚踝处滑过,带着丝丝凉意,淙淙的流水声在耳边不断回响,动听轻盈。
他抬头,没有了熟悉的红月,变幻莫测的星海天空,只有一轮皎洁明亮的圆月,星辰点点,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静肃的味道。
微风吹拂。
树叶哗啦啦作响。
李想环顾四周,那些无人岛屿,充斥着灾厄和异种的猩红星海都不见了,两侧是极为普通的石子路,路往外延伸则是树叶哗哗作响的树林。
好安静啊。
他的心仿佛也因此宁静了下来。
李想错愕的抬起手,背后的烬灭天堂和永生炼狱也不见了,五感恢复到了常态,感应不到魔法粒子,体内体外都没。
这一刻,他彻底成为了一名普通人,和前世那个自己一样的普通人。
河流一直朝前延伸,但他却很疲乏,想离开这条长河,去岸边坐坐,去树林里休憩一下,就在这微风明月的夜景下躺着睡觉。
什么都不想。
李想咬了咬嘴唇,驱散了这些没来由的冲动,继续朝前面走着。
随后河流变得滚烫起来,像是一下子进入了炎热干涸的沙漠,滚滚热气喷薄,两岸却是冰天雪地,让他身处冰火两重天,受着各种煎熬,疯狂想上岸缓解那种痛苦。
炎热、极寒、雷霆、沼泽、毒瘴、狂风、飞雪、沙漠……转瞬间,李想就像是经历了无数区域,不再强悍的身体经历了无数次锤炼,要不是这些年的修炼让他意志变得无比坚毅,还真不一定能扛过去。
这是对他灵魂的考验,无关肉体,而灵魂恰恰是强者们最脆弱的地方。
很少有人会锤炼自己的魂体,因此那天看到光是魂体就能让8级玩家颤栗,9级玩家如临大敌般的白莉莉时,他才会如此惊愕。
白莉莉的魂体能逼退A级灾厄费钰景,以及达到君主级的海德拉和千齿虚影,可见她魂体的强悍。
难道成为更高层次的存在需要在魂体上进行锻炼?
李想这么想着,视线一阵迷糊,画面又发生了改变。
他在永恒长河里骤然看到了无数光影,里面有许许多多生物的人生和记忆,就这么疯狂涌入他的脑海中,差点就让他迷失了自己。
这得多亏他的两世人生,否则在那一刹,他就会因为过多的记忆而忘却了自己的身份。
那些冗长的记忆和人生慢慢被消化,成为了他的一部分经验,其中不乏一些高阶生物,有它们的修炼史,陨落战等等,能为李想提供很多修炼上的经验。
继魂体、精神记忆的锤炼之后,他又进入到了新的考验环节。
此时李想也大概摸清楚了永恒长河的考验模式,它先是将自己从原来的状态剥离出来,一层层进行考核,只要有一项不符合要求,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他赖以为傲的一切在这里都行不通,包括相当于永恒气息的暗金色本源气息也不见了,只能被动接受着它的无穷考验。
这侧面说明永恒长河的位阶比永恒存在还高!
永恒也并非至高么?
他这么想着,新一轮的考验也已到来。
这一次,李想经受着七宗罪、七美德的轮番折磨。
七宗罪: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和色欲。
七美德:正义、节俭、坚韧、勤奋、慷慨、节制和忠诚。
仿佛里里外外要将他刷的一干二净。
李想有些庆幸自己当初在很弱小时为了掌控六条魔术回路而向守夜人老头询问过有关情绪控制和调节的办法,以期稳定住人格。
七美德不用说,能成为高阶玩家且还没有堕落的人基本都具备好几个类似的美德,除了正义有些困难外。
不过这恰恰是李想最拿手的一个。
从极夜魔法师那里接过火炬的时候,恐怕整个七大陆没有比他更加富有正义感和守护感的人,虽然最后这份狭隘的正义被他自己亲手撕碎了,但那份感觉却成为了弥足珍贵的记忆,长留心间。
永恒长河也并非强制要求他达到这些情绪的极致,更倾向于体验过,且能控制住这一方面。
七宗罪亦是如此,幸好自己各方面都很节制,没有过分涉足,李想心里这么想着。
不过考验依旧十分折磨人,不会因为你本身足够强大就会降低难度。
只是相对简单了而已。
譬如色欲一关,李想还是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画面。
赤身裸体的自己环抱着许多少女,享受着那种极致的肉欲欢愉,只一眼,他就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
白弥茶、白灵、一号、火凤……等等熟人,真是有够尴尬的。
谁让他一直接触着不少漂亮强大的女性呢。
闯过这一层后,李想的潜意识再度苏醒,回过神来,又看到了最初的画面。
自己站在永恒长河里,远处是星海,天空是红月。
就好像才刚跳入海中,刚开始游泳一样。
他深吸一口气,继续等待着,身体则是自主的朝前而去,但他知道,只要没有闯过这一层层的考验,就不可能抵达永恒长河的对岸。
最可能的结局就是和那些迷失的灵魂一样,永远被禁锢在这里。
他深吸一口气,发现感知和实力又回来了,背上的两把灾厄武器也还在。
不知道永恒长河是直接屏蔽了他的感知,还是将他抽离到另一个维度。
现在恢复现实……也不一定真的回来了,也许还是虚幻。
总之他迅速调整状态,迎接着下一次的考验。
李想在身上觉察到了那种细微的变化,那些涌入的记忆和人生没有消失,随时可以调阅,等于是让他一瞬间就像是阅读了无数生物的经历,增长了一截恐怖的知识,七美德和七宗罪的体验也还在,魂体明显变强了。
一直都松动着,却无法迈过的8级门槛仿佛就在眼前。
看来只要度过这些考验就会有好处,这正合他的心意,还好将辛夷那小丫头送回去了,凭她的能力,来这里就是作死。
下一次呼吸,晕眩感骤起,然后他睁眼的刹那,居然发现自己坐在了一个金属操作台前。
所有感知再度消失,只剩下他最熟悉的机械天赋。
不过兰斯洛转赠的那些能力并不在,只有他自己最纯粹的机械能力。
这是来自前世和今生的整合。
在机械一途上,他已经走入大师级殿堂,从最初那个只会制作蒸汽手枪的学徒到现在能轻松制作机械生物的大师,这么多年来,他的名字响彻机械界,也成为了继西洛、兰斯洛两人之后的第三个机械大师。
看着眼前熟悉的装置和工具,李想长出一口气,头顶的蒸汽灯摇晃着,散发着微弱的光晕,没有任何提示,没有任何要求,只有工具、装置和零件。
该做个什么好呢……
以一般角度思考,这种针对天赋的考验应该是希望他能突破自我,制作出迄今为止最好的机械装置吧。
不过由于限制了其他能力,魔化物品反而做不出,只能做最纯粹的机械装置。
而那些东西,早就被七大陆所有的工匠们做烂了,包括兰斯洛和西洛在内,他们后期追寻的也是神秘和机械的结合体,向着高阶机械进发。
毕竟真正的机械始终是死物,死物就有其极限和缺陷。
“做什么好呢?”李想心念一动,有了灵感,双手灵巧的动了起来。
当下最年轻,最著名的机械大师辛勤劳作着,一如最初接触这个世界的机械学时那样,狂热,狂爱。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气呵成的完成了手中的作品。
李想很满意。
那是一个纯机械打造的花园,里面有三个机械小人——李想,鸣绪和辛夷。
他们幸福的生活在这个花园里,过着他最想要的生活。
没有其他东西。
这就是一个单纯到极致的玩具,装饰品。
却承载着他最美好,最原初的梦想。
他要的只是这样的人生而已。
李想忽然觉得,自己拥有这样的天赋,最初不就是为了双手制作出自己的梦吗?
这是孩童时期的梦想,亦是他人生所期望的终点。
这才是最想要,最完美的作品。
啪嗒一声——
仿佛镜子碎裂了。
他再度回到永恒长河中。
流水淙淙。
身体里的机械天赋在那一刻彻底脱离了兰斯洛的阴影,成为了独属于他李想的东西。
现在的他,才是一名真正的独立机械大师。
制作,创造,永远都是以热情和梦想为依托,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又过了一会儿,李想所感知的世界再度发生变化。
这次,他回到了魔术使用者时期。
从刚接触到魔术回路为起始阶段。
每一条魔术回路都要经受最为严峻的考核。
李想严阵以待,只是魔术回路上的考验,就让他有种经历了漫长人生的错觉,不过回报也是丰厚的,让他对这些最基础的东西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
要在每一点上都达到极致啊。
魔术回路之后,便是魔术学徒时期,从每条魔术回路的觉醒,使用,到魔术的启蒙。
他好像又回到了许多年前,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他如饥似渴的学习着,运用着,战斗着。
还记得那时在杭城站第一次面对一名魔术学徒,在执行任务的他差点夭折,更早前,连修炼都不会的他和费钰景、雷烈、白珊珊一起面对塔罗牌的外围成员,那种震撼人心的力量一直回荡在他脑海里,成为了后来他不断修炼变强的信念。
经历了极夜训练营的磨砺,在终极考核时初露锋芒,随后进入到灯塔学院,他终于朝着魔术师的行列迈进。
那时,才刚接触到力量的初始。
李想跟随考验重新体验这一切,将它当作另一次的修行,也是对过往修炼人生的查漏补缺,在许多人觉得是繁琐和煎熬的考核中感受到了另一种乐趣。
幸亏当初每一次战斗都有认真复盘,他的缺陷少之又少,面对这些考验才会稍显轻松,否则恐怕会被永恒长河这种一丝不苟的态度彻底逼疯。
总算是熬过了魔术使用者阶段,再次回到现实。
李想长吁一口气,惊异的觉察到似乎时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很快他就恍然,永恒长河似乎有着禁锢时空的能力,能让时间流速停止也很正常。
不过能直接干涉到时空流转,这绝对是大手笔,至少9级们也远远做不到。
现在不知真实实力的白莉莉当初也只是依靠全知全能推测未来一角,窥伺未来,尝试改变,却从未听她说过有什么改变未来的例子。
难怪她说前往永恒之门就能救回鸣绪。
即便鸣绪连魂体都消散了,要是有这种力量,起死回生也不算什么吧。
当初一起越过永恒长河的十人,五王、白莉莉、兰斯洛、极夜魔法师、夜王和西洛不愧是七大陆最顶尖的十名至高存在,他们可没有自己那么多惊人的奇遇,能通过永恒长河的考验,属实厉害。
毕竟白莉莉是在之后揣摩了很久,才设计起自己的人生。
她为李想安排了璀璨的一生,为他铺路,才有了现在远超其他人的他。
当然,也不排除永恒长河对每一个个体的考验都不同的可能。
这大概是他们能在9级中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吧。
按照夜王的说法,在去永恒之门前,他们的真实战力并不比其他9级高出多少,至少还在同一水平线上,而现在,这几人才是9级巅峰。
李想捏紧拳头,发现通往8级的门在松动,就差临门一脚。
而同时,他也再度进入了新的考验——玩家层次的考验。
现在的他,已经和当初纪家的纪东辰一个级别,无比接近9级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