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lhh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討論-第八三六章 必須要躲開-r07rj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小說推薦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现在。
他们也只能够祈祷,祈祷别西卜能够成功的渡过这一劫,成功的如同他设想当中的那种情况一般,在生死危机的关头取得新的在实力方面的突破。
尽管这件事情听上去很是不现实。
但。
再怎么不现实,那也要去将之实现。
否则,一旦失败了那可就是重来都没有办法能够重来一次的了。
关于这一点,别西卜的心里早就已经是有了深深的认知,一旦失败最终所带来的影响可不仅仅只是他死掉了这么简单的事情。
在这其中究竟牵扯了多少的事情,那就算是不用脑子去思考也知道无论是荒域还是浮空领域都有可能因为这件事情而引发极大的混乱。
而且别西卜一旦失败的话,这座象征着浮空领域最高权力的象征的王城是否还会存在,这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阿巴登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这里的人,尤其是在上头还有人指使着她,让她下来大肆破坏的情况下。
别看这王城的范围很大,但是阿巴登可是有着破坏权能的存在,如果给她时间,就算是让她将这座王城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湮灭掉那都是一件轻轻松松的事情。
整整五个月的时间,也已经是完全足以让这座王城变得名存实亡了。
“这大概就是背水一战了吧?”
别西卜皱起眉头,看着那边正汇聚着什么力量的阿巴登,他的手中正汇聚出一道道魔法轰击向对方,就像是要打断对方的施法,再不济也要削弱对方施法的力量似的。
只不过那些魔法在触碰到对方的一瞬间,都如同是没入了一层看不见的水面之中一般,在别西卜肉眼的注视之下直接慢慢的被空气所吞没,缓缓的从他的眼皮子底下,仿佛被吞噬掉了似的消失不见了。
“还真是一个棘手而又麻烦的对手。”
他便是再一次对这个自己已经是不止一次与之战斗过的对手做出了评价。
事实便是如此。
对付阿巴登这种敌人,你可以击中她无数次,闪避她的权能无数次。
但若是你被她的权能所攻击到,哪怕只是被攻击到一次,那你的这一场战斗也就会注定失败,并且也绝对不会再有任何的取得胜利的可能性了。
名为【破坏】的权能,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将物体予以破坏,而是更深层次的,将这个物体直接湮灭消失,将其从这一片空间之中剥离掉一般。
但是和空间魔法相比较,它也还是有着相当不同的地方的。
空间魔法只能暂时性的将某一块空间塌陷,导致空间内的存在流入空间乱流中让其死亡,亦或者说是将其放逐。
而【破坏】权能就是破坏,剥离掉权能覆盖的空间之中的所有物体,将之彻底的破坏,从这个空间的角度上将之彻底的消失。
两者的差距之大,几乎不可以放在一起相提并论。
现在别西卜所要面对的难点在于两个地方。
其一,自己究竟该怎么在这【破坏】的权能之下存活下来。
其二,自己存活下来之后魔眼进阶的话,仅仅只是依靠那个手段真的能够让自己在短时间内恢复到全盛时期吗?
毕竟…那可不是简单意义上的受到伤害。
那可是如同将你从世界上抹除掉一般的可怕力量。
就算自己的实力强大,在权能之下得以幸存,可是在这种可怕的权能之下,自己真的能够复活得过来吗?
这是他目前所最为担心的两个问题。
不过……
果然还是不要想得太多才是。
感受到自己脑海深处不断传来的警兆一般的预感,他知道这是对方的权能即将爆发的征兆。
为了能够最大程度上的削减对方的实力。
前面的两次权能,别西卜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让对方击中自己。
硬抗第三次权能的轰击,从而使得自己在生死之间感受到死亡,让魔眼得到升华和进化,这才是他心中的一个完美的计划。
那么,前两次究竟该如何去规避。
看着那比以往任何意思的权能爆发还要来得更加强大的气势,不得不承认,别西卜这一次心里都变得有了一些没底了。
能躲过去吗?
他心想着。
只不过仔细一想的话。
“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是没有用的了。”
躲不躲的过去这种疑问在这个时候就不应该会出现,毕竟要是躲不过去的话。
“要是躲不过去的话可就基本上没有什么机会了。”
躲不过去就注定了自己要强行承受权能的攻击,自己势必会身受重伤被迫使用底牌,而使用底牌之后就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对方给干掉才是。
可是在对方还有两次释放权能的机会之下,他可不觉得自己真的能够放开手脚和对方进行战斗。
若不然什么时候突然又是一发权能砸脸上的话,那他可就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所以说。
“果然还是要认真起来才行了。”
如此说着,他已经是悄然激活了自己之前在战斗中偷偷设定在这片空间之中的每一个节点,同时展开了自己的黑翼,用卢恩和魔法为自己进行着速度以及防御韧性的加护。
在这一刻,他已经是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有着前所未有的轻盈感,仿佛一跃就能够跃出上千米的距离一般。
“如果是这样子的话,希望能够躲得过攻击吧。”
如此说着,阿巴登的第一次攻击也是如约而至。
“轰!!”
一瞬之间,整片空间都被那紫黑色的光芒所覆盖,就连天空仿佛都在这紫黑色的光芒之下受到影响一般,被染成了一片紫黑之色。
那紫黑色的光束宛若一道不可阻挡的洪流一般,【破坏】着眼前的一切事物,仿佛要将这一条路径之上的所有存在都吞噬湮灭掉一般,朝着远处轰击而去。
下一次他再想要闪避开来的话,恐怕可就没有现在这样子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