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jr9v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ptt-第四百八十二章 不着急-a1oos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堂屋门边,老人佝着身,头垂着,闭着眼,手搭在门后把手上。
餐桌旁,老汉同样垂着头,闭着眼,
清风带着雾气,微微晃动着堂屋门,不时拂进屋里。
没转过视线,拿着筷子,给眼馋的小白鼠夹了筷子菜,廉歌随意着,夹着餐桌上的菜,吃着,
肩上,小白鼠立着前肢,捧着菜,不时埋下脑袋吃着,不时又转动着脑袋,张望着。
……
“……飒飒……”
夕阳已经沉入地平线,西面还映着的些晚霞,也渐被夜幕所取代,
浓雾笼罩下,村子里愈加显得昏黑,
只剩下一些人家屋里亮着的灯,勉强在弥漫来的夜色中亮着,
只是才从一户户人家门窗里透出的光,又被浓雾挡在屋前,显得昏暗。
清风扰动着雾气,摇曳着村子边山林中的枝叶,又再拂过村道上,村子一户户人家里,
或站或坐,垂着头,闭着眼,一众村里人的衣襟。
村子里,愈加显得安静。
……
堂屋门里,廉歌身后,
那敞开着的堂屋门边,垂着头,闭着眼的老人脸上渐出现些变化,
脸上渐流露出些恐惧的神色,浑身微微颤抖着。
紧随着,餐桌旁,站在凳子前的老汉,也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
“……吱吱,吱吱吱。”
廉歌肩上,小白鼠转动着脑袋,张望着,叫了两声,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小白鼠,再看了眼堂屋里的老汉和老人,
再透过敞开着的堂屋门,看向堂屋门外,
转回目光,廉歌也没多说什么,拿着筷子,再夹了起桌上筷子菜,吃了口。
这老汉,老人,村道上,一户户人家里,这村里人,似乎此刻都陷在梦里。
……
“……出去……”
梦里,老人呢喃着,手搭在紧闭着的堂屋门把手上,
紧随着,止住了声,
在现实里堂屋门被拉开的同时,梦里,老人也拉开了堂屋门,
现实里,门外只有随着清风拂进堂屋里的浓雾,
梦里,两道身影,却随着拂进屋里的浓雾,出现在老人身前,
梦接替着现实,老人手搭在门把手上,望着门外的两道身影,顿住了动作,
……
一个中年女人埋着头,浑身颤抖着,一只手拉着旁边个十二三岁的男孩,男孩光着脚,脚背上还带着些似乎才干涸的划伤口子,裤上沾着灰,背上衣服沾着血,像是嵌入到了血肉里,粘连着,同样埋着头,浑身颤抖着。
“……救命,救命啊……”
中年女人缓缓抬起了头,嘴微微张着,眼睛瞪着,眼睛流露着恐惧,浑身微微颤抖着,
紧随着,朝着老人扑了过来,哭喊着,语气中带着绝望和恐惧,
“……救命,救命啊……”
老人看着门外的两道身影,不禁往后退了下,紧随着,又顿住了脚,
“……出什么事儿了……”
似乎浑然不知在梦里,似乎望了这中年女人早已经死了,老人拖住了扑过来中年女人的手,急切地问道,
“……救命,救命啊……”
中年女人绝望着,哭喊着,脸上带着恐惧,浑身颤抖着,一点点往着地上跪倒了下去,
而这时候,老人看了看中年女人凹陷下去的背,看着那背上的血肉模糊,又看了看那始终浑身颤抖,埋着头的男孩,
似乎是明白过来,老人瞪着眼睛,浑身微微颤抖起来,
挣扎着,老人想挣脱中年女人静静抓着的手腕,
“……出来,出来!”
这时候,中年女人倏然从地上再站了起来,愈加抓紧了老人的手腕,眼睛死死瞪着,眼底惊恐着,望着老人身后,
“……出来,出来……”
中年女人惊恐着,嘶喊着,攥着老人,往着屋子外拽着,拉着。
而老人则看着中年女人,眼底带着恐惧,浑身颤抖着,拼命着,挣扎着。
……
“老先生,不妨回头看看。”
堂屋门边,垂着头,闭着眼睛的老人浑身颤抖着愈加厉害,脸上愈加惊恐。
拿着筷子,廉歌转过了视线,看了眼那老人,语气平静着,出声说了句,便再转回了目光,再夹了筷子菜,随意吃着。
……
紧随着,
梦里,
廉歌的话话语洞穿了现在和梦的界线,在老人梦里响起,老人耳边回荡着。
老人不禁顿下了挣扎着的动作,缓缓转回了头,
那中年女人也拉扯着,将老人一点点拖着。
老人缓缓转回了头,看向了身后,
只是身后,却不是堂屋,而是一座已经倒塌了的废墟。
看着那废墟,老人出神着,
而将老人拉扯出的中年女人,也紧随着,渐渐停下了动作,放开了抓着老人手腕的手,缓缓着,走回到了自己儿子身侧,紧紧攥着自己儿子的手,
望着那堆废墟,老人目光愈加显得恍惚,
“……轰隆……”
而就在这时候,接连的轰鸣声响起,
闻声,老人从身前废墟,缓缓转过头,转过了身,
望向了那轰鸣声的来源,
那是村子里的一户户人家,
山谷里,沿着村道两侧,一户户人家,或是两层的小楼,或是砖石黑瓦的瓦房,正一点点往下沉着,瓦片,砖石墙灰往下掉落,
而在似乎突破临界线后,一座座房子,轰然倒塌。
而那倒塌的一座座房子前,村子里,一家家人,正站着,朝着村子里其他地方望着,
老人望着那一座座倒塌的房子,目光恍惚着,
又再缓缓转过了头,看向已经走到了旁边的中年女人,
张了张嘴,老人想说些什么,却没能说出口,
中年女人则是攥着自己儿子的手,再缓缓埋下了头,埋着头,两人走着,渐渐消失在了村子里,
“……谢谢……”
佝着身子,望着,再张了张嘴,老人呢喃着,出声说道。
……
堂屋里,垂着头,闭着眼睛的老人,脸上惊恐的神色渐渐褪去,浑身的颤抖渐渐平复,
餐桌旁,站着的老汉同样脸上恐惧消失,眼睛缓缓张了开,头渐渐抬了起来。
看了眼还闭着眼睛的老人,和已经渐醒过来的老汉,
再透过敞开着的堂屋门,看了眼堂屋外,这村子里,
廉歌转回了目光,拿着筷子,再夹起桌上一筷子菜,随意吃着。
“……老陈他……”
醒过来的老汉没再像之前醒来是那样恐惧,看了看堂屋里,沉默了下,又再转过头,看了看堂屋门边的老人,张了张嘴,出声说了句,
紧随着,脸上又露出焦急神色,
“……房子就要塌了,房子就要塌了,我们得赶紧走,得赶紧走……得去挨家挨户通知下……”
老汉念叨着,朝着廉歌说了句,便要朝着堂屋外跑去,
“不着急,还有些时间。”
拿着筷子,再夹了筷子菜,吃了口,廉歌没转过视线,只是语气平静着,出声说了句,
“再等等吧,不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