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zhgb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海賊之苟到大將》-第二百四十六章 親切友好的協商分享-l3bo8

海賊之苟到大將
小說推薦海賊之苟到大將
“没意见的话就这么定了吧。”
库洛坐了回去,嚣张的叼着雪茄,“萌岛周边的海域以及来回的航道不允许有任何战争,当然,你们愿意绕个大圈继续打我也没意见,我是海军,又不是你们王国的大臣,管不了那么多。”
“话是这么说,但是库洛先生…”
萨洛尔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你说这里是海军基地,我没意见,但是王国的高层不一定会答应,毕竟你这连个基地都没有,你光说这里是基地的话,也没什么证据是不是。”
“没错!”
地上抽搐的依诺克一咕噜爬起来,扒在了桌子上,“你说这里是海军基地,批文呢?基地呢?一艘军舰可代表不了什么,你阻止得了我们,你阻止得了我们王国全体的力量吗,你阻止得了那些随时能变化成海贼的武装商人吗,更别提还有那些本就邪恶的海贼!”
“阻止得了阻止不了,那也是我们海军的事情,至于基地…”
库洛离开座位,朝外走去,“谁说没有基地的,你们来看,那不就是基地吗?”
他走到外面,指着上城区空无一物的山坡,煞有其事的说着。
几人一同出去,萨洛尔沉默不言,依诺克顿了一阵子,捂着肿起来的腮帮子咬牙道:“你这是对我的侮辱,就算是死,我也绝不承认你这里有基地!”
他刚说完,库洛就抬起手。
依诺克怪叫一声,抱着头躲到了萨洛尔的身后。
“慌什么,老子又不打你。”
库洛瞥了他一眼,五指紧握,说道:“我说它有,它就有!”
轰!
天空悬浮着的废墟轰然降落在山坡上,那些废墟在降落之时就开始排列组合,愣是搭建出了一个海军基地堡垒的模样,那上头挂着一个巨大的狮子头,门口两边还坐落着两个大石狮子,而在最上端,有着海军的和平海鸥标志。
“你看,这不有了嘛。”
库洛来了一句,没有一丁点自觉的他的上尉说道:“待会发个报告,就说我和若尔曼以及苏克奈两国贵族在亲切友好的氛围下进行协谈,两国初步决定将萌岛给我们海军划为基地,具体细节,让上面去敲定。”
他把‘亲切友好’几个字,咬的极重。
萨洛尔:“……”
依诺克:“……”
所以,这哪里亲切友好了?
“我会向世界政府反应的!”
依诺克深深的朝库洛看了一眼,带着人走了。
打是打不起来了,这座岛在这个海军的强力施压下,也不会有任何的闪失,再待下去也没意义。
“我也告退了,你等你的上级来处分你吧,如此任性,世界政府不会纵容你的。”
萨洛尔说着,又顿了一下,看着依诺克带人远去,低声道:“老实说我很感谢你,不管是若尔曼还是苏克奈,其实都不想打了,但这是我们的传统,我们是改变不了什么的。如果你真的有本事可以让两国和平,那是一件大好事,如果你做不到…你最好能做到,谁也不想肆意的浪费生命。”
他带着人,也离开了。
两国的舰队,一前一后,驶入大海。
他们走之前,附近的居民才敢出来。
几个老一辈的人颤抖着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老泪纵横,“怎么会,为什么他们会来,难道萌岛又将遭受战乱吗?”
二十年的和平,让年轻一代的人已经忘了当年萌岛的惨状,但是他们还记得,那种到处都是尸体,没有任何生产,只有混乱的海贼和趁机抓捕奴隶的商人在这里。
火焰、焦炭、死尸,那种环境,老一辈还历历在目,他们根本不想再体验这种如人间地狱一样的场景了。
“为什么会这样!”
一名老者大吼道:“明明已经给波罗帕大人贡献了,我的儿子,我的女儿,全交给波罗帕大人了,说好的给我们带来和平呢,为什么两国的舰队会过来!那么我们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他们注定会来,那就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啊!!!”
“我的孩子也是…当年波罗帕大人征召了我的孩子,之后我就再也看不见了,可现在和平呢,和平在哪里!”
一群老者纷纷叫嚷着,几名中年妇人相拥在一起,默默而泣,他们的孩子,或者他们的丈夫,也被波罗帕征召过,再也没有回来。
这些,都是为了和平,他们甘愿忍耐和‘进贡’,可现在和平不存的话,那么之前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人群嘈杂起来,每个人脸上开始出现悲愤之色。
库洛扫了一眼,默默吐出一口烟雾,他握住了秋水刀柄,‘锃’的一声露出一截缝隙。
呼!
杀气化为实质,压迫着每个人的神经,这突如其来的强大气势,让这些人纷纷一静。
“都听着。”
库洛将秋水收了回去,大声道:“波罗帕,你们这里的爵士,因为一个意外十足跌落悬崖摔死了,被海水冲走了,连尸体都没找到,这也就意味着,你们从此以后用不着向他‘进贡’些什么东西,因为这里由我们海军接手,从现在开始,这里将成为海军基地。”
“这里将比以前更为和平,除了你们的税金之外,你们什么都不用交,我们将保护你们的人身安全!”
“波罗帕大人死了?”
“海军会保护我们的安全?!”
“那这样的话,是不是再也没人强迫我们出人了…”
人群纷纷攘攘,交头接耳起来。
有浮现喜色的,有露出担忧的。
喜悦是不用再向统治者交人,而担忧,是在担心海军是否能有波罗帕的威望,能否维持住这里的和平。
“真的死了吗,那个波拿巴·波罗帕…”
一名老者走了出来,颤颤巍巍,再三确定道:“那个家伙,不,那个矮子,真的死了?”
见库洛点头,老者顿时捶胸跺脚,手舞足蹈了一阵子,才掩面哭泣起来。
他就是刚才,儿子女儿,都给波罗帕征召的那个老者。
“海军大人,你真的能保护我们的安全吗?”
他抬起头,一张老脸已如浸水了一样。
库洛环视一圈,看着他们担忧又害怕的神色,缓缓道:“我以海军的荣誉担保,你们不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