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v1kj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線上看-第兩千三百三十九章大決戰相伴-xypmn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小說推薦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区区人类?!”之前被继国缘一打得和狗一样也就算了,毕竟继国缘一是千年历史上最强的武士,所有呼吸的起点,被继国缘一这个挂壁打到自爆逃走不丢人。可是现在竟然被一个无名之辈算计得如此狼狈,鬼舞辻无惨就有点不能接受了。完全出乎意料,区区人类竟然只是靠智慧就重创了自己,实在是太可恨了。
偏偏是这个时候,药方失踪,自己还受重伤,太危险了。好在无限城还是忠于自己的,这种时候,他可以躲在无限城的中心养伤,不管是人是鬼都不能靠近。
“可恨啊!”太憋屈了,不过继国缘一也没有多少时间纠结,因为鬼杀队的人已经冲到无限城里,他们肯定会来找自己的:“鸣女,绝对不能让任何生物靠近我。”
“了解!”
鸣女是无限城的源头,她可以随意控制无限城的空间,现在将无限城变为一个庞大的迷宫,讲敌人分而歼灭之。
鸣女总是抱着琵琶,身穿和服,长发遮面,端坐在角落,她的头发黏在墙壁之上,依靠这一面墙壁直接控制空间。
刚刚经历了魔鬼集训的鬼杀队全部出发,那叫一个壮观。
不过就在他们进入地下,沿着走廊寻找的时候,突然地动山摇,走廊立刻分裂开来,地板墙壁屋顶全部变成了活动的大门。
“大家小心!”一个踩空,人就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了。
岩柱大喊一声,希望大家注意脚下。虽然岩柱是个瞎子和尚,但他心眼明亮。
“啊!”但就算及时提醒,一般猎鬼者也没有足够的反应能力,纷纷被活动门吞噬,去到了其他地方。连柱和炭治郎三小强也被切割了。
“这不算什么,我们可是刚刚还在接受魔鬼训练啊。”我妻善逸大呼一声,然后一脚踩在传送门里,直接就消失了。
只剩下炭治郎和水柱两人勉强还在一起。
“大事不好了,敌人是要把我们分开。”水柱意识到了敌人的战略,现在只能和炭治郎一起战斗了=。虽然他一直认为自己不是真正的水柱,因为他是昏迷了七天,被师兄用生命守护才度过测试的,而不是凭借真正的实力,不过经过炭治郎的开导已经好多了。
“哦!”炭治郎会紧跟水柱的动作,继续寻找鬼舞辻无惨。
这是和时间赛跑,因为一旦鬼舞辻无惨恢复的话,他们就不可能再打败对方了。所以必须趁着鬼舞辻无惨重伤未愈之前,给他致命一击。
就看是鬼舞辻无惨痊愈的速度快,还是他们发现鬼祖得速度快了。
所有的猎鬼者都已经全部出动了,毕竟魔鬼训练的时候大家都在一起。因为在一起才能传染斑纹。
“有不速之客进来了。”无限城中自然有鬼,除了上弦之外,鸣女也将其他鬼一起找来进行防御。
此时我妻善逸就遇到了一个,以前是他的师兄,而现在却成为了叛徒的鬼。一直不正经的我妻善逸遇到这位背叛的师兄之后,是前所未有地认真了起来。
两人都是雷之呼吸,只是因为师兄认为老师私藏了本事,所以杀死了老师,并且摒弃了人类的身份。
现在师兄弟两人重新见面,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所以说如果鬼都被消灭了,那么猎鬼者就会变成不稳定因数。这类人其实不在少数,因为自己水平不行就怪别人,甚至连老师都不放过,学了点呼吸就连本分都忘了。”杜兰对我妻善逸的师兄进行了批评。
继国缘一想起了自己的哥哥,他是不理解这类人的想法:“明明没有了鬼,可以好好过日子了,为什么非要搞点事情出来?真是不能理解这些人。力量真的这么重要么?”
“他们认为获得了力量就可以获得一切,就以事事顺心了,这不过是美好的幻想而已。力量可以帮助他们,但真正顺心不顺心还是要看自己。”杜兰认为力量换不来快乐,因为如果力量真的可以换来快乐的话,那杜兰应该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了,但事实上并不是如此,他还是不得不自己去找乐子,还是得自娱自乐。如果只有力量的话,而不是遇到形形色色的世界,那么杜兰估计也会停止思考。
“确实如此,力量不等同于快乐,收获一份感情才是。”继国缘一也是因为家人复活才快乐的,不然也是孤独终老,抱着力量凄凉地活下去。
但显然我妻善逸的师兄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自己的天赋比我妻强,自己也比我妻更加努力,凭什么师父却更看重我妻善逸?这个好色,又喜欢偷懒,而且还很蠢的弟子有什么好的?
我妻善逸确实是这样的人,但他也有闪光点,比如够义气,死斗的时候他绝对不会自己逃走,能做到这点的人就已经很宝贵了。
“我确实不如你,雷之呼吸也只学会了第一型,那你为什么还不满足?你已经有那么强的实力,为什么还要杀死师父,背叛人类?!”我妻善逸也不懂师兄为何如此选择。
“因为变成鬼,我就可以杀掉所有我看不顺眼的人了。”
继国缘一只感觉这种人真的是可悲:“他们不是学习力量,而是被力量支配。”看得继国缘一都想要出手了,看得气人。
我妻善逸很生气:“那就由我这个一直被你看不起的废物来打败你吧。”雷之呼吸开始,我妻善逸确实学习能力不太强,但他不会退缩。
“就凭你这个只会雷之呼吸·壹型的家伙也想打败我?白日做梦!”不是师兄看不起师弟,而是师弟真不行,光是学壹型呼吸就要死要活,还差点被雷劈死:“我可是掌握了所有的雷之呼吸,你要找死就来吧。”
继国缘一通过杜兰的法术观察战场的每一个细节,他知道我妻善逸其实不差了,虽然只学会了壹型的呼吸,但至少能发挥全部威力,足以把雷之呼吸的优点展现到极致。
轰,我妻善逸的速度像闪电一样快,两人的日轮刀在呼吸之间已经对撞出了火花。
火花落地的期间,又是你来我往的攻防,我妻善逸身上被切开了众多伤口,鲜血不断流出。
“愚蠢的家伙,你的雷之呼吸一塌糊涂,所以就去死吧。”
我妻善逸一言不发,他当然知道自己的缺点,但他不会放弃这场战斗,他要为师父报仇。
“去死吧!雷之呼吸·六型·雷杀。”面对昔日的师弟,师兄可不会防水,是真的要杀了我妻善逸。
“雷之呼吸,柒型·火雷神。”超越了原本雷之呼吸六个型的自创呼吸,这是我妻善逸在这么多场战斗之中的总结和创新,既然师兄掌握了所有的雷之呼吸,那么就要用超越他的呼吸决一胜负。
爷爷,为我骄傲吧!
我妻善逸知道师父为了训练他花费了多少心思,一直以来自己确实很丢人,但现在自己已经成长了。
轰!
“怎么可能?”师兄看到了一条雷龙,这不仅仅是雷之呼吸的剑法,还有各种其他不熟悉的剑法融合其中。因为这是我妻善逸融合了伙伴剑法自创的一招,里面有火的热情,也有兽的狂野,更有雷的磊落。
胜负分晓。
“只有对力量的渴求,却没有使用力量的善心,这样的剑道注定短暂。”继国缘一给这个敌人盖棺定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