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sex精华都市言情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七百八十七章 領悟-p6plz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张弛叫苦不迭,都特么什么时候了还在给自己讲大道理,成长是需要过程的,不能一蹴而就,突破也不是一瞬间能够完成的。
冰原狼张开血盆大口准备向张弛面门啃去,张大仙人眼角的余光只看到黄启泰漠不关心的面孔,靠人不如靠己,将体内仅存的那点微弱力量集中在自己的脑袋上,毕竟还拥有一张防御力堪称变态的厚脸皮,老子倒要看看是你的牙硬还是我的皮厚。
别的不说,张弛的这张脸皮应该是顶级的,早就到了顽皮赖肉的地步,冰原狼一口啃在他的脸上,没能咬透。
张大仙人却感觉到面部剧痛,这是过去从未发生过的现象,疼痛让他清醒,也让他意识到随着身体的能量流失,这张脸皮的防御力一定也有所下降,这就麻烦了,现在是冰原狼攻击自己,如果换成疾风之狼,这张脸岂不是要毁容了。
张弛心中害怕了,一个人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的时候,信心也会随之动摇,甚至迅速崩溃,可张弛很快又意识到现在害怕也是没用,旁观的这位老先生就是要作壁上观,绝对是自己有生以来见过最能沉得住气的一个。
冰原狼死死咬住张弛的面孔不放,疼痛越来越剧烈,张弛开始反思,一直以来自己太倚重这张脸皮了,自从拥有了这张开挂的脸皮,遇到超越自己能力高手的时候,总会出其不意地用脸去攻击对方,他拥有的另一件超能力就是吸收他人的火力值,利用体内的三昧真火去攻击对方,当两者全都不灵的时候,也许只能依靠智慧了,可智慧目前好像也没啥用处。
张弛双手死死卡住冰原狼的咽喉,不管手上有多大的力量,可总不能放弃,这是一场你死我亡的搏杀,实力不及对方,智慧又无用武之地,剩下得只有毅力了。
黄启泰不知从哪儿又掏出了一支卷烟,凑在嘴上一抽,烟卷儿又着了。
烟味儿飘到了张弛的鼻子里,他咳嗽了一声,然后大喊道:“救命……”这次的声音不小,可还是没有同伴到来。
黄启泰抽了口烟道:“忘了告诉你,我刚刚在周围布下了空静结界。”
张大仙人欲哭无泪,他就算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搭理的,外面根本听不到,幽冥老祖啊幽冥老祖,我跟你无怨无仇,你至于这么折磨我?老子什么都不想学了,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信你才怪!
张弛双手死死撑住,气喘吁吁道:“你……你……是向……”
黄启泰道:“少扯那些没用的,有力气还是用在活命上。”
张弛的肩膀已经被狼爪抓出了血,躺在冰面上,逼人的寒气不停往上冒,他感觉自己就快要被冻僵,也许还没被这头冰原狼干掉,自己就先冻死了,后背已经麻木了,冰原狼啃累了,松开嘴,再次向他的面孔发起冲击。
如果还能吸收火力值就好了,只要一点点火力值,启动三昧真火,我烧死你这鳖孙。
黄启泰道:“有没有见过乡下的压井,停用一阵子,必须往压井里倒点水,然后才能顺畅地将水压上来,其实人体能量的使用也是这个道理,一台小小的压井能储存多少水?它的厉害之处在于它能够利用自身的结构将水从地下导出。”
张弛哀嚎道:“你好歹也借我点火。”
黄启泰漠然道:“冷吧?”
张弛大叫道:“冻死我了!”冰霜沿着他的肩头向双臂蔓延,然后蔓延到了冰原狼的咽喉,张大仙人在生死悬于一线的时候,突然得到了启发,人体是一台压井,我现在既导不出水,更导不出火,我能感受到的能量只有低温,过去张大仙人一直都是玩火的可从没玩过冰,冰火性质截然相反,但是他从幽冥老祖的话中得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启发,其实人家一开始就说过,把自己当成一个皮囊,现在又说是压水井。
张大仙人自己的理解就是中介性质,负责让一方和另一方面发生关系,自己可以不收佣金,也可进行小部分截留。
他的身体已经达到了炼体二重境,抗冲击抗冷热的能力要比一般人强得多,就算体内的热能耗尽,防御力下降其实并不多。
冰原狼本以为在力量上以绝对优势压倒了张弛,准备先干掉这个猎物,然后再去对付那个小老头。可突然间脖子一凉,就局部结冰了,颈部被封冻的直接后果就是呼吸麻痹,冰原狼失去了呼吸的能力,头和身体虽然还有热力,但事实上已经被低温中断了联络。
张大仙人双手用力一拧,喀嚓,冰原狼的脑袋就被他整个拧掉了,已经冻成冰块的脖子根本禁不住扭力。
无头的尸体倒在了雪地上,张弛气喘吁吁从地上爬起来,手中还拎着冰原狼的脑袋,冰原狼瞪大了双眼,嘴巴还哆哆嗦嗦的,死不瞑目,怎么都搞不懂为啥会被一个弱者拧断了脖子。
张弛将冰原狼的脑袋扔到了一边,摇摇晃晃来到幽冥老祖面前:“压井!”
幽冥老祖吐出一团烟雾道:“只要你愿意,压出来的也可能是石油。”说完他一瘸一拐地向营地走去。
张弛望着地上的狼尸,回想着刚才惊心动魄的经历,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其实道理并不复杂,说穿了就是高端点的借力打力,幽冥老祖传授给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是一种理念,那是要必须抛弃自身原有的战术思想,过去遇到对手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利用三昧真火,现在忽然明白原来这世界上万事万物都可以被自己所用,过去遇到强大对手的时候,还有一张用来压箱底的厚脸皮,现在明白原来是可以不要脸的。
张弛返回营地中途遇到过来迎接他的雪女,雪女看到张弛身上的血迹,吃了一惊,关切道:“怎么了?”
张弛道:“上火,鼻子流血了。”
雪女看到他身上破破烂烂的,就知道没那么简单,过去挽住他的手臂,柔声道:“这么久。”
张弛道:“我一直都很久。”
雪女俏脸一红,咬了咬樱唇道:“主人最厉害了。”
这马屁拍得,张大仙人感觉到小肚子腾得升腾起一股热能,不过小腿肚子还是酸软无力,走起路来明显腿软。
雪女道:“等主人身体恢复了,我们生个宝宝好不好?”
张大仙人乐呵呵点了点头,说归说,在幽冥墟这环境里面,普遍生育力低下,要说自己和雪女也从未采取过任何措施,可雪女始终没有怀孕,张大仙人知道自己应该是没问题的,当初和叶洗眉专门去医院做过全方位的体检,估计是雪女的问题,幽冥墟五大氏族除了重目氏之外,其他的氏族生育率极低。
张弛停下脚步,因为他感应到闪电的呼唤,原地等候了五分钟的样子,看到闪电的身影出现在西边的雪丘之上,闪电走得缓慢,在雪丘上停下远远望着张弛,突然就倒了下去,沿着雪坡叽里咕噜地滚落下去。
张弛看到眼前情景顿时意识到不妙,转身向闪电跑了过去,雪女虽然比他启动要晚,可速度要超过尚未恢复的张弛,先行来到闪电身边,看到闪电周身布满伤痕,舌头伸出老长,已经变成了乌紫色。
张弛随后到达,见到闪电如此惨状,心中悲愤交加,可当务之急是先救闪电再说。
前往冰雪长城的途中,张弛闲来用星纹铁的丹炉炼制了几颗金丹,此时刚好派上了用场,给闪电喂了一颗解毒丹。
曹诚光三人也闻讯赶了过来,纪昌检查了一下闪电的伤痕道:“应该是被狼爪所伤。”
曹诚光道:“狼爪有毒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纪昌道:“毒是其他生物留下的。”
黄启泰道:“它性命应该没问题,让它好好休息吧。”
张弛让雪女在周围查看一下,是否还有其他疾风之狼的踪迹,雪女腾空飞起,在周围展开搜索。
纪昌和曹诚光两人负责整理营地。
张弛安顿好闪电,向黄启泰道:“以闪电的能力,普通的灵兽根本不可能伤得到它。”
黄启泰道:“双拳难敌四手,它再强如果遇到群起而攻之的场面也只能接受失败。”
张弛总觉得他话里有话,轻声道:“幽冥老祖当年被冰封可能也是这个缘故吧。”
黄启泰的唇角浮现出一丝苦涩的笑容:“上天不会给你两次机会的,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就算你能够爬起来也不会走出太远。”目光落在闪电的身上,低声道:“也许应该做好准备,随时会有敌人循迹而来。”
张弛点了点头,他也这么想,所以才让雪女去侦察。
雪女侦察回来了,告诉张弛,方圆百里的范围内并没有看到闪电的同伴,也没有见到可疑敌人的踪迹。
晚餐后,张弛独自登上闪电最先出现的雪丘,闪电的足迹已经被落雪完全掩饰,站在雪丘顶部,能够看到前方延绵不断的雪原,雪光的映照让长夜难明的冷山高原沐浴在宛如黎明的光线中,这光线却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生气,沉闷且压抑。
闪电的受伤让张弛在短期内抵达冰雪长城的计划受挫,依靠雪橇,他们估计要比预定日程晚到三天。
身后传来踩雪的声音,纪昌拄着一根雪杖走了上来,张弛回身看了看,笑道:“纪先生怎么没去休息?”
纪昌道:“睡不着,总觉得心里堵得慌。”
“老曹又惹你生气了?”
纪昌摇了摇头,转身向营地的方向看了看,确信没有人在他们的附近,这才低声道:“我感觉黄启泰有些不对头。”
“哪里不对?”张弛明知故问。
纪昌道:“我也说不太清楚,可就觉得他变得怪怪的,和我过去认识的那个黄启泰完全不同,而且……”停顿了一下方才道:“我甚至有些怕他。”
张弛哈哈笑道:“有什么好怕,他过去不是你的对手,现在更不是。”
纪昌道:“算了,我也就是说说。”他将话题转移到闪电的身上:“能将闪电伤成这个样子的可不多。”
张弛道:“估计是落了单,被群起而攻之。”
纪昌道:“闪电有不少部下,落单的可能性应该不大,而且你和它约定在冰塔群相见,它肯定是率领部下前往的。”
张弛道:“灵兽再厉害终究比不上人类。”
纪昌道:“你也怀疑它是遭遇了人类的攻击?可它身上的伤痕明明是兽类留下的。”
“别忘了驭兽师。”
此时张弛听到来自内心中的呼唤:“主人!”
闪电苏醒了。
张弛没有马上回去,在这样的距离下,他和闪电的交流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
“你醒了?”
“谢谢主人救了我。”
“是谁伤害了你?”
闪电沉默了,它似乎在犹豫,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回答道:“黄飞雪……”
张弛闻言心中一怔,黄飞雪怎么会遇到闪电?难道在宗九鹏攻击他们的时候,黄飞雪率领另外一支力量攻击了闪电?稍一琢磨,黄飞雪的确拥有驭兽的能力,现在的黄飞雪也不再是过去那个楚楚可怜弱不禁风的妮子,她吸收了黑血素之后,能力大大增强,毕竟是独北峰的女儿,强悍的血统让她与生俱来就拥有强大的能量,只是在过去她的这种能力并未复苏。
张弛让闪电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不用多想。向纪昌道:“可能还会有人过来伏击我们。”
纪昌道:“真不明白他们伏击咱们的目的是什么?只不过是要去冰雪长城,为什么这些敌人会蜂拥而至。”
张弛从他的话中就听出纪昌已经开始怀疑了,目前所有人最大的关注点应该在幽冥老祖的身上,张弛道:“也许有人不想我们去极北之地。”
“谁?”
张弛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下一个出现的敌人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