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bn7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861、果殼反擊的浪潮(求月票)分享-5ggqb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带着沈幼楚的温柔,陈汉升睡了一个安稳舒适的好觉。
第二天早上来到办公室,他先看了看果壳社区,关于“三星手机炸伤建邺大学生”的消息依然在置顶热帖,不过在其他门户网站上,一条新闻都看不到了。
“这帮狗日的······”
陈汉升骂了一句,不用说,肯定是被三星公关了。
某些电视台和报纸倒是刊登了相关报道,不过这些媒体的缺点是不能评论,没有什么互动性。
没有互动性,读者可能只把“手机爆炸”当成一个意外事故,并不会往深处去想。
如果像贴吧那样可以评论,大家看完新闻正准备揭过去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的回复,比如:
一楼:垃圾手机,全民抵制;
二楼:伤者还是大学生呢,人家父母得多心疼啊;
三楼:有理由怀疑,三星只把会爆炸的次品卖给我们国家,我建议彻查;
······
看了这些评论,情绪就会受到感染,最后很可能直接加入抵制三星的群体中了,加入的人越来越多,反对声也越来越大。
果壳网络部的那些水军账号,就是准备起到“引导舆论”的作用,所以三星想全网屏蔽,陈汉升肯定不答应。
这时,小秘书走进来递过来一份报告,上面是约好采访的几家媒体。
“那就建邺广播电视台吧。”
陈汉升挑中一家建邺本地的主流媒体。
“好的。”
聂小雨点点头:“我让他们带着设备过来。”
按照陈汉升现在的资产,还有身上的话题性,媒体都是需要前往果壳电子采访的,陈汉升只要在办公室等着就好。
“算了。”
陈汉升看了看时间:“我直接去电视台的录音棚吧,这样节省时间,晚上的新闻就能播出来,不然还得等到明天。”
小秘书撇撇嘴,陈部长真想三星马上“死翘翘”啊,多一个晚上都等不了。
······
建邺广播电视台坐落在龙蟠中路,建邺这种六朝古都,很多街道地名都充满着文化色彩,比如龙蟠中路,虎踞南路,乌衣巷、中华门······听起来就觉得很有故事性。
电视台的制片主任马华已经等在门口了,陈汉升这种土生土长的本省人,在建邺读大学,又在建邺崛起,天生就容易受到政府部门的关照。
陈汉升以前和马主任吃过饭,知道这是自己的苏北老乡。
两人寒暄后,马主任开个玩笑:“我以为你还会带着司机秘书一大串人呢,没想到就单独过来了。”
“哪里要那么大的架子。”
陈汉升笑着说道:“我妈现在去菜场买菜,还会因为2毛钱讨价还价呢,那些摊主很不高兴,他们都说梁阿姨,你儿子都那么有钱了,你就不能大方一点啊。”
“哈哈哈~”
马华大笑一声,抚着陈汉升后背,热情的引导他进入录音棚里。
中国人乡土观念还是很重的,所以数年以后,京东的客服中心会在宿迁落地,因为刘强东就是宿迁人。
现在也就是陈汉升刚刚起步,等积累到一定规模后,港城的官员说不定也会拜访陈兆军,请求陈汉升援助家乡发展。
“本来我打算亲自主持这个专访的。”
马主任一边走,一边说道:“不过咱们台有个主持人,她说和你认识,所以就让她来采访了。”
“哦?”
陈汉升想了想:“叶绮吗?”
“对。”
马主任解释道:“小叶原来在江陵区电视台,春节后就调上来了。”
陈汉升恍然大悟:“叶师姐很努力,理应获得更大的平台。”
叶绮家里好像有些背景,再加上平时工作也很负责,这种“比你有关系,还比你努力”的人,升职往往都很快。
正说着的时候,叶绮从办公室里走出来,陈汉升打量一下,叶绮剪了一个遮耳的短发,看起来比以前利索很多,大概是在市级电视台的原因,气质也更加成熟了。
唯一不变的是,她还是很喜欢带着一副亮晶晶的耳坠,走起路来一闪一闪的发光。
“上午好,陈······”
叶绮刚要客气的打招呼。
“叶师姐,好久不见啊。”
陈汉升也主动伸出手。
听到“叶师姐”这三个字,叶绮怔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上午好啊,汉升。”
听这语气,她原来是想叫“陈董”的,后来又改成了更亲近的“汉升”。
两人握手的时候,陈汉升感觉有些硌手,这才发现叶绮右手无名指上,居然带着一个钻戒。
“叶师姐结婚了?”
陈汉升惊讶的问道,大概这才是气质成熟的真正原因。
“嗯,春节时办的婚礼。”
叶绮不好意思笑了笑:“我和老公是旅行结婚,所以就没有通知大家,以后补办酒席的时候,希望汉升能够到场啊。”
“没问题。”
陈汉升很干脆的说道:“我一定去蹭顿酒。”
其实看到叶绮结婚,陈汉升心里有些感慨,当年他还和叶绮互相“养鱼”呢,结果一段时间没联系,她都已经结婚了。
不出意外的话,她现在的老公就是那个公务员副科长,叶绮不是个坏女人,她只是等了很久,依然等不到初恋张尔煜成熟起来,所以找到了一个合适结婚的对象。
不过从她以前的表现来看,叶绮心底最爱的,应该还是那个初恋大男孩吧。
每个人都在成长,叶绮对爱情的定义也在变化,从初恋的帅气,到陈汉升的奢华,再到公务员老公的稳定,这种稳定大概也有妥协的意思。
······
两个小时后,采访结束,陈汉升开车离开广播电视台。
叶绮没有相送,站在楼上录音棚的窗边,看着保时捷缓缓驶出停车场,面色平静,不喜不悲。
“咚咚咚。”
过一会儿,制片主任马华敲门进来,他手上拿着一个红包:“小叶,这是陈汉升留给你的,他说既然是朋友,礼不可废,没想到你们关系还挺不错的。”
叶绮有些诧异,接过红包看了看,厚厚的一沓纸币,很可能是6666或者8888。
“汉升。”
等到马主任离开后,叶绮联系了陈汉升:“你太客气了,给这么多做什么?”
“朋友结婚嘛,我跟着热闹一下。”
陈汉升笑了一声,语气诚恳的说道:“祝你们新婚快乐。”
感受陈汉升真心实意的祝福,叶绮沉默一会:“谢谢汉升,等到你有好事了,记得通知我。”
“哈哈~”
陈汉升打个哈哈,挂断了电话。
叶绮摩挲着沉甸甸的红包,半晌后给爱人打个电话:“老公,今晚你想吃什么,我下班后去买一点,我告诉你一件事啊,今天碰到了老朋友陈汉升,就是果壳电子的董事长,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一下,他是个很厉害的年轻人,女朋友也很漂亮······”
“好啊,有机会吃顿饭,我很敬佩陈董的。”
大概是工作比较忙,叶绮老公打了一会就挂掉了电话。
叶绮又在窗边伫立一会,最后返回办公室。
往事缕缕随风,带走的是遗憾和青春,留下的才是人生。
······
晚上的时候,陈汉升这段采访就被没有删减的播出来,所以还是本地媒体给力,立场坚定的支持果壳。
在新闻里,陈汉升不仅曝光了三星手机爆炸的事件,顺便把部分门户平台给警告了一遍。
“三星公共关系部门的科长朴正洙,拿着500万上门,要求果壳社区删了那条消息,我愣是没答应。”
“所以,现在除了果壳社区,网上还能看到手机爆炸的新闻吗?”
“我觉得屁股还是要坐正,不能什么钱都收,作为门户网站,不为普通老百姓出声,你们和汉奸有什么区别?”
······
陈汉升这番话,直接挑破了“潜规则”的窗户纸,晚上刚过12点,大家就发现贴吧和天涯已经放开了屏蔽字眼,猫扑、博客也陆续有了评论帖子。
这下就糟了,果壳网络部的水军一拥而上,一夜之间就把“三星手机炸伤大学生”的新闻顶到各个网站的头条。
三星瞬间处于舆论的中心,建邺分公司这边,就有很多记者围在门口等着采访了。
两天以后,形势愈演愈烈,网上掀起一股抵制“韩货”的巨大浪潮,已经影响到三星的股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