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wlh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永序之鱗 ptt-第675章 軟槭城的底蘊(求推薦票!求月票!)閲讀-r8yx6

永序之鱗
小說推薦永序之鱗
“那玩意儿真的是炽影兽,”奎斯站在艉楼的顶端,看着正在冰封海面上疾行的怪物们,他那敏锐的目光捕捉到了怪物身上的每一处细节,“那个帝王绝对去过灰烬世界。”
对于那种曾经被塞利姆沙漠精灵部落复原出的改造怪物,帕鲁和斯内德专门研究过一段时间,因此奎斯对其并不陌生,当时他就对这种有着另外一种供能方式的怪物很感兴趣。
“炽影兽需要摄入黑油,才能有够爆发出足够强劲的动力,”来到拉姆齐之前,奎斯就查看过这个世界的各种情况,可是他并没有看到过黑油这种物资被大量使用的情况。所以在看到炽影兽群出现之后,他产生了一些怀疑,“帝王为何选择用法术抽调空气中的热量,来为其供能?”
就在其还在思索的时候,利维坦巨舰上的火炮开始了咆哮。连日来的蛰伏,已经让软槭城的居民渐渐淡忘了当日看到这艘巨船时的震惊,而现在它则用自己的方式给他们提了个醒。
“真是强大科技造物啊!”
站在纸塔的楼顶,看着海岸线上突然爆发的战事,这座城市的市长不由得感叹道。往常他很少来到纸塔,可是在纸塔塔顶变成露台之后,他却总是喜欢来此驻足。特别是,当他得从密探口中获悉了城中的现任贼头——威瑟已经消失了两日之后,他每天晚上都会来到这里。
现在的市长,老拙迂腐,身心疲惫,意气风发早已不复当年。从前的熊熊烈焰,从前的不竭动力,从前的勃勃野心,现在都已经不知跑去了哪里。
但是正如同一个民族不能否认历史一般,这位软槭城的市长的确拥有过那些东西。只不过,辗转流年,在权力的宝座上待久了,任何人的激情都会被岁月蒙上厚厚的尘埃。就像是现在被堆砌在他身周的、从纸塔里面找出来的、重达八十多磅的古代文献一样。
“遗黎故老们的往事,可能隐藏秘密大门的钥匙,”抚摸着一本《软槭城历代市长日记》厚厚的熊皮封面,这位市长喃喃自语,“与其继续迷信其它人的力量,不若在历史之中寻找灵丹妙药。至少可以在我还是软槭城的市长,我还有这些历史书可以看。”
事实上,除了得知威瑟已经消失了两天之外,通过一些其它渠道,他还知道了那些小贼们的最终下场。他了解到了在杜松子村附近,发生了两起惨案。
其中之一就是那些惨遭割喉的乡下妇女,而另外一件则是威瑟他们全都被转化成了怪物。市长甚至亲眼看到了被转化之后,从威瑟那伙人身上蜕下的人皮。
“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自己、我的家人身上,”市长想到那张可怕的人皮,浑身都打起了冷战。不过他没有让仆人为自己送来火盆,而是想要借着这股冷意,让自己的思路变得更加清晰,“帝王被封印在软槭城附近,绝对不是没有原因的。”
在没有成为市长之前,他是软槭城一位大师级炼金术士的学徒,而且他是同期学徒之中最为优秀的一个。如果不是后来投身政界,他甚至有可能继承自己恩师的衣钵。而正是在那段学习的时光之中,他发现了一个十分有意思的事情。
每个炼金学徒,在学习初期都会被教授各种各样的知识,他们要背诵超过一百三十多种最为基础的炼金配方。大部分的基础配方,大多是后来中高级配方的基础,可是其中有两种配方却似乎和那些中高级配方根本没有什么联系。
那两个配方既不能够提炼药剂,也不是什么特殊材料的合成方式,仅仅是能够将一种名为“黑油”的物质进行提纯、分离,然后炼制成另外两种名为“轻油”、“重油”的物质。而轻油和重油的作用,也仅仅能够燃烧而已,和黑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当时的市长,还有着聪明好学的脑袋瓜,所以他曾经向自己的老师询问过,“这两个配方到底有什么用处,为何是所有炼金学徒都必须记下来的知识?”面对他的提问,那位炼金大师居然也不能够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只能跟他解释:“这是软槭城炼金学徒的传统,整个拉姆齐世界只有软槭城有这门技术,或许现在没有什么用处,但是说不定哪天就会派上用场。”
随着年纪的增长,他开始追逐权力,那份年青时的疑惑早已被其抛到了记忆的角落。可是如今帝王苏醒、各种怪物已经把软槭城逼到了绝境。在庞大的压力之下,市长竟然蓦地有了一些关于软槭城“传统”的猜测,所以连日来他才会沉湎于之纸塔的故纸堆里,想要寻求答案。
“侏儒们的武器并不是十分可靠,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他们用拉姆齐地底的宝藏作为货币,从外界买来了全新的战争机械,侏儒和人类的驾驶员……战事走向了胜利,帝王被封印……为了不让战争机械塑造下一个‘帝王’,它们被埋藏起来,作为应对可能……的最后保障,软槭……塔楼……地底有……市长的戒印就是启动……炼金学徒……传统”
夜以继日翻找了整整四天,市长总算在一本千年前的《软槭历代市长日记》里找到了可以证实自己猜测的文字。
哪怕是那些文字已经缺失了一部分,可是他仍旧解读出了它们的大概含义,“软槭城的塔楼地底,隐藏着应对危机的可靠武器。它们需要轻油和重油作为驱动力,而市长的戒印就是启动那些武器的钥匙。”瞪着通红的眼睛,市长立刻召唤来自己的仆人,“找佣兵团长来纸塔的大厅,让他带着人向下挖掘,就跟他说软槭城有救了、我们有救了,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