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rxe9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笔趣-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六龍圖 (更新完畢)鑒賞-b39ia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朱院长是典型的文化人,就连家里的装修也都是偏中式的,地面、墙壁上用了大量的原木,硕大的客厅里,也都随处摆放着各式陶瓷器物,显得很是端庄。
“早就听闻向专家年轻有为,没想到亲眼见到,还是吓了一跳啊!”
朱院长是一个头发花白,年近六旬的老人,他将刘其正和向南请到客厅里坐下以后,笑呵呵地看着向南,说道,
“这一次也是机缘巧合,正好老刘来跟我们学院洽谈老校区租赁的事情,后面我才知道,原来说向专家的公司想租我们学院的老校区来筹办文物修复培训学院,早知道这样,何必劳烦老刘跑一趟,向专家自己过来也是一样的嘛!”
“听到了吗?”
刘其正转头对向南笑道,“朱院长的意思是,你来比我来更有用。”
“哈哈哈,我可没这样的意思,老刘你别误会啊。”
朱院长连连摆手,笑着说道,“这次呢,冒昧让向专家跑一趟,主要是我一个朋友的一幅古画坏了,想麻烦向专家出手帮忙修复一下,当然了,一切都按照贵公司的规矩来,该怎么收费还是怎么收费。”
“朱院长,那幅画现在在您这边吗?”
向南朝朱院长笑了笑,问道,“如果在这边,能不能让我先看一看损坏的情况?”
“在在在!这画就在我家里,我那个朋友说了,这画要是真修复好了,就在我这里放一个月,我得好好欣赏够了才行。”
朱院长看来也是一个爱好古画的人,说起这事时连眉毛里都是笑意,他跟刘其正和向南告了声歉,转身回到书房里去了。
不多时,他就捧着一个古董盒走了出来,放在了茶几上,提醒道,
“向专家,古画就在这里了,不过这画可能有点脆,你取出来的时候要小心一些。”
脆?画纸没水分了?
这意思是,这幅画被火烘烤过?
否则的话,哪怕是被太阳暴晒过几天,也不至于脆到一拿就破裂的地步啊。
向南和刘其正对视了一眼,心里面大致有了底。
他挽起袖子,伸出双手将古董盒打开,然后小心翼翼地将里面的手卷取了出来,在茶几上一点一点摊开。
事实上,这幅手卷已经不止被火烤过,还被火星燎过,因为手卷的边角处和画芯部分,有好几处都被见出了焦黑的颜色,而且还有被烧出来的洞。
更让向南吃惊的是,手卷的右半部分被火烤过之后,还被水浇过,整个右半部分呢画面都是黑乎乎的,像是被蒙了一层黑纱。
虽然朱院长让向南取画的时候小心一些,但实际上,这幅画已经支离破碎了,它并不是一幅完整的画,而是裂成了七八片,就那么横七竖八地摊在茶几之上。
这可是一幅国宝级的古画啊,价值3亿多华夏币呢,怎么就成了这副模样?
向南心痛加不解,一脸复杂地抬头看着朱院长。
刘其正也是吃惊不已,连连摇头,心里很是惋惜。
这幅画且不说能不能修复,哪怕修复了,它的价值也会缩水一大截,实在是太可惜了。
古画是坏一幅少一幅,修复过的古画,哪怕修复得再好再逼真,实际上也不是原汁原味了,这也是为什么收藏家们宁可花大价钱定期给古画做保养,也不愿意省下这些钱,等到古画出了问题才去修复的原因。
一修复就贬值,哪怕它依然值钱,但贬值就是贬值了。
“哎,我这朋友也是倒霉,这画原本是挂在书房里透风的,结果没想到,就在那几天,书房里忽然起火了。”
朱院长也是一脸惋惜,他说道,
“幸好这幅画是挂在靠近门口的地方,起火之后没多久,就被抢出来了,不过当时火势太大,结果这画就成这样了,差点没把我朋友气疯掉。”
“后来,他也是听说了向专家你的古书画修复技艺高超,就将这幅画送到我这里来,想请你出手试着修复一下,看能不能将它修复好。”
顿了顿,他又说道,“原本他是打算亲自来的,不过最近这段时间公司那边又出了点问题,他实在走不开,所以才将这幅画交到我这里来,让我来请向专家出手帮忙。”
向南没再说什么,而是低下头来,细细地看着面前的这幅《六龙图》。
尽管已经残破不堪,但还是能够看出这幅画作的部分画卷,比如缭绕的雾气和石头的样貌,陈容就是通过这些景象进一步衬托出画面上的这些龙的不同姿态。
在《六龙图》中,陈容采用了干湿水墨的手法,从不同角度展现了云雾、岩石与湍急的水流,将龙玩乐嬉戏的场景栩栩如生地描绘了出来。
据说,陈容更喜欢酒后乘兴作画,用泼墨法画云水怪石,衬托出矫健遒劲、追逐纠结、出没隐现的群龙,用墨沉厚,笔势雄健老辣,具有很强的动态、实体感和神秘气氛。
后人则以“云蒸雨飞、天垂海立、腾骧夭骄、幽怪潜见”来形容他的作品。
这幅《六龙图》代表了南宋时期画龙的最高水平,在华夏绘画史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作品上不仅有南宋理宗皇帝和诸大臣的题跋,而且还有陈容自题的古诗一首。
向南将目光又转向这幅《六龙图》卷尾的清代诸家题跋,最引人注目的应该是清乾隆皇帝的印章和打油诗了。
事实上,乾隆皇帝的《石渠宝笈续编》将这幅《六龙图》评为水平极高的重要作品。乾隆皇帝不但自己盖章题诗,而且还让诸大臣也作诗应和,题在了卷尾上。
“朱院长,这幅画我得带回公司修复。”
仔细观察了一遍这幅《六龙图》,向南这才抬起头来,对坐在一边一脸殷切地望着他的朱院长说道,
“公司里的工具和修复材料相对来说要齐全一些,而且,这画也不是一两天能修复的。”
“当然没问题。”
朱院长连连点头,笑道,“那就麻烦向专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