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zfn5都市异能 神級文明 愛下-第五百零八章 星宮之主的威勢(4000字大章)熱推-9f5yf

神級文明
小說推薦神級文明
……
凤鸣声悠扬婉转,明明是极其短促的一声,却有着如同乐曲般动人心魄的魅力。
皇甫宏才,墨听梅,王天三人只觉心神一清,全都不自觉地瞪大了眼睛。
凤鸣声中,赤铜色的凤凰雕像就像是活过来了一般绽放出了阵阵赤红色的光芒。
光芒之中,一只完全由火焰组成的火凤凰骤然从雕像中脱离而出,朝着头顶的星空冲飞而起,瞬息间扶摇而上数万里。
随着火凤凰越飞越高,它的体型也在飞速膨胀。火红的焰尾在星空中拖曳出纤长的尾光,耀眼无比,也绚丽无比。
铺天盖地的剑意从四面八方飞袭而来,却连它的身体都没能靠近就在炙热无比的高温之中渐渐消融殆尽。
它巨大的火焰羽翼每一次扇动,都有阵阵火光生成,随着它翅膀的不断拍打扇动,无穷无尽的火光从天而落,仿如天火降世般笼罩了周围数十万里的星域。
华光四射,绚丽夺目,让人心旌神摇。
在这仿佛绵延无尽的火光之中,就连纵横数千米的仙舟都仿佛变得渺小起来,站在仙舟上的人更是渺小得仿若一粒尘埃。
冉飞麾下的某艘仙舟上,甲板上负责控制剑阵的修仙者不受控制地睁大了眼睛,被这眼前的华丽光景震撼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他本来觉得乾坤剑阵的威势已经很强横了,但此刻,他忽然觉得乾坤剑阵的威势好像也没那么强了。
正当他愣神间,一朵朵飘摇的火光从天而降,在他面前徐徐飘落。其中一朵小小的火苗不经意落到了他的肩膀上。
仙袍上的防御仙阵连一息时间都没坚持住就黯淡了下去,华丽到妖冶的火光沾到他的皮肤上,瞬间就灼烧出了一个洞。
“啊~!”
剧烈的痛楚直冲脑海,他不受控制地痛叫了一声。
他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却骇然发现他周围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从天而降充斥,不论往哪个方向躲都会碰到几朵火光。
他这才反应过来,本该笼罩着整艘仙舟的防护罩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火焰灼穿了,就连密布着强化阵法的甲板都已经被火焰灼出了好多孔洞。
这一朵朵看起来无比柔弱的火苗,威力竟是比自己预想的强了太多!
他连忙撑起防御盾抵御接踵而来的火光。然而,他撑起的防御盾不过坚持了两三息的时间就被灼烧出了数个孔洞,随即迅速黯淡了下去。
正当他琢磨这火到底是什么品种,怎么这么厉害的时候,就见旁边的堂兄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脸色大变:“天火!”
他有点不解:“什么?”
“触之即焚,无物不燃。这是天火!还有刚才那一声凤鸣……该死!是天火大阵!”
堂兄语气急促,脸上的表情已经从骇然变成了惊恐,说着不由分说拉起他就跑。
“快跑!再不跑就走不了了!”
仙舟上还有不少修仙者也认出了天火大阵,脸上纷纷露出骇然和惊惧之色,不由分说就开始逃命。
一时间,整个仙舟上一片兵荒马乱,到处都是惨叫声和奔逃声,就算有冉飞的死命令在前也不管用了,就连负责督战的修仙者自己都没了斗志,又怎么管得住手底下那些人?
仙舟主控室里,冉飞也是骇然变色,表情活像是见了鬼。
“这怎么可能?!”
天火大阵是上古时代非常有名的攻击仙阵,曾经在修仙界历史上留下了无数辉煌战绩。天火无物不焚,触之即燃,十三级金仙境之下的修仙者根本扛不住它的灼烧,尤其是对仙舟,仙阵一类的克制作用极其强大,在战场上绝对是大杀器。
可问题是,天火大阵早就已经失传了!
当初上古时代破灭之后,天火大阵就只剩下了传说,虽然有很多人试图模仿复原,但模仿出来的假天火大阵威力始终差强人意,连传说中天火大阵威能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刚才火光刚出现的时候,他还以为又是那种假·天火大阵,这才没在意。可看如今这架势,难不成,这天火大阵竟然是真的?!
冉飞又是震惊又是难以置信。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猛地反应过来,脸色骤然变得无比难看。这天火大阵一出,他的仙舟和虚空雷阵就约等于废了。这下子别说抓住墨听梅他们几个了,怕是连自身都难保。
不行,他得赶紧想个办法。
就算抓不住墨听梅他们几个,也得有其他收获才行,不然尊主那边没法交代。
对了,天火大阵!
如果能把有人复原出真正的天火大阵的消息带给尊主……
冉飞心念电转,眨眼间就已经有了主意。
他当下也顾不得管那些手下怎么样了,转身就丢下仙舟开始逃命。
随着他的放弃,他手下的那些修仙者也终于彻底丧失了斗志,就连冉飞手底下的那几个死忠分子也放弃了仙舟开始四处逃窜,整个星空中一片混乱。
“我的天~太厉害了!”
皇甫宏才放下远眺用的镜像法宝,一脸震撼:“我还以为那些上古传说都是夸大其词呢,想不到天火大阵居然真的这么厉害!太壮观了~太厉害了~”
他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就连声音都有些变了调,整个人亢奋得难以言喻。
墨听梅没他那么夸张,却也是难掩激动。
她忍不住看向吴辉:“大师兄,这是真正的上古大阵吗?还是你复原出来的?”
“复原‘天火大阵’哪有那么容易?”吴辉笑道,“这是我在纯阳仙宫的一座遗迹里得到的。”
“揽月号”到手之后他又稍微做了一些改动,这座天火大阵就是其中之一。
天火笼罩下,所有的一切都被灼烧得千疮百孔,唯有脚下的“揽月号”在火凤凰的保护下依旧毫发无损,成为了这漫天火海之中唯一的避风港。
火光掩映下,吴辉身上纯白的长袍都仿佛染上了一层霞光,说不出的耀眼夺目。
他自己没觉得如何,一直看着他的墨听梅却不自觉晃了下神。
修仙者因为修习仙法的关系普遍气质不错,长相也少有歪瓜裂枣的,她从小就见惯了帅哥美女,以前还真没觉得吴辉的长相有什么特别的。
但此刻,她却不得不承认,吴辉的确气质非凡。尤其是那一身仿佛将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超卓气度,根本不是寻常的修仙者能有的,就连她家墨祖跟他一比都有些逊色。
她愣怔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勉强克制住心头涌动的情绪笑道:“既然是从纯阳仙宫遗迹里得到的,那应该就是真正的上古仙阵了,怪不得这么厉害。纯阳仙宫留下的遗迹往往危机重重,一般的修仙者可不敢贸然探索,还是大师兄厉害。”
听到这话,吴辉还没什么反应,王天却是一脸的与有荣焉:“那当然。表哥自然是最厉害的。”
正说着,旁边用镜像法宝查看战场情况的皇甫宏才忽然惊呼了一声。
“老大你快看,有人要跑出天火范围了。”
说着,他就把自己看到的画面投射了出来给大家看。
“还真是。”
墨听梅眉心微蹙。
王天更是当下就招出了自己的仙剑:“我去把他们抓回来。”
吴辉抬手拦住了他:“行了,你给我老实待在这里。”
既然启用了天火大阵,他又岂会预料不到这情况?
他这次可不是一个人来的。
吴辉抬手朝身后打了个手势,顿时就有一群人从船舱里飞遁而出,眨眼间落到了众人身后。
“宫上。”
一群人恭敬地朝吴辉行礼。
王天三人一看,觉得这批人依稀有些眼熟,再一回想就立刻想了起来,是揽月宫两位执事长老以及数位内门弟子。
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批陌生的修仙者,看上去训练有素,秩序井然,总人数大概有四五百人的样子。
皇甫宏才看到他们身上黑色绣兽纹的劲装,瞬间明白过来:“仙卫!老大你居然把仙卫调了过来!”
一听这话,王天和墨听梅也瞬间反应了过来。
邀月仙宫的仙卫虽然人手紧缺,实力却不弱,且尤其擅长团队作战,对付冉家的那些弟子门人绝对绰绰有余了。
王天顿时安心了,墨听梅微蹙的眉心也舒展开来,皇甫宏才却是一脸钦羡。一句话就能让整个星宫的人乖乖听命,这才是星宫之主的该有的威势啊~!
看看面前发号施令的老大,再看看自己,皇甫宏才顿时悲从中来。他怕是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这么威风的时候了~
吴辉可不知道皇甫宏才心头的百转千回,他点了点头,便朝身后众人简单吩咐道:“去吧~要活的。”
“是!”
众人齐声应是,随即飞遁出仙舟,在星空中迅速分散开来。其中那些仙卫更是取出了一艘艘微型仙舟,在星空中快速穿梭起来。
他们早已在吴辉的吩咐下在体内留下了天火大阵的烙印,那些对冉家子弟造成了巨大伤害的天火并不会伤害到他们。
而那些四散飞逃的冉家子弟们还不知道,即便逃出了天火的笼罩范围,等待着他们的也不是生路,而是一张早已布下的天罗地网。
没过多久,四艘仙舟上那些四散逃逸的修仙者就纷纷被抓了回来,跟丢麻袋似的一个个丢在了“揽月号”的甲板上,很快垒成了一个“人堆”。
看着这一幕,王天,皇甫宏才,墨听梅三人都有些兴奋,一脸大仇得报的畅快表情。
吴辉倒是没什么感觉。
事实上,如果不是碍于墨听梅和皇甫宏才在场,他随手招一个十三级的光耀天使或者十二级的炽天使过来就能解决问题了,根本不用大费周章地又是开仙舟又是调动仙卫,生生耽搁了不少救援时间。
当然,他也就是想想而已。
他还不想在墨听梅他们面前暴露身份,也只能麻烦一点了。
到了这时候,他才有空询问情况:“王天给我传讯的时候只说了个大概。具体怎么回事?你们三个怎么全跑这偏僻的小荒星带来了?”
“这个……说来话长。”
墨听梅简单解释了一下自己出现在这的原因,以及发现冉飞有问题的经过。这时候她也顾不得隐瞒小荒星带有噬灵鼠的秘密了,跟冉飞身上的问题以及背后可能存在的神秘势力一比,这些都只是小事罢了。
皇甫宏才也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了一遍他跟王天出现在小荒星带的原因。
原来,他在自己的星宫里饱受爷爷奶奶的压迫,天天被逼着修炼,他实在受不了了,就找了个机会溜了出来,跑到王天的星宫去玩了。
后来他爷爷奶奶找到王天的星宫,想把他抓回去,他不愿意,就干脆拉着王天一起溜出了邀月仙宫。因为担心被抓回去,他甚至都没坐邀月仙宫里的仙舟,而是拉着王天一块坐的大型公共仙舟,借着公共仙舟上数量众多的修仙者隐藏自身痕迹。
之后两人就一路瞎逛。因为怕被抓住,皇甫宏才根本不敢去热闹的星域,结果越走越偏,不知不觉就到了这小荒星带。结果就正巧碰上了墨听梅遇险。
吴辉听完,除了无语实在是很难有别的情绪了。
这还真是,所有巧合都撞在一块儿了。但凡这里面有任何一块出了差错,结果都有可能截然不同。
好在结果对他们有利。
这时候,有仙卫过来禀报:“宫上,冉飞抓到了。”
吴辉回过神来:“带过来。”
“是。”
仙卫立刻领命下去了。
很快,就有两个仙卫押着一个衣衫褴褛,发髻散乱的青年走了过来。
青年的脸上带着愤恨和不甘,哪怕在被仙卫押解过来的时候依旧在不停挣扎,咒骂,状若癫狂。
墨听梅见状有点恍惚。跟她刚见到冉飞时那不可一世的样子相比,眼前的冉飞狼狈得简直像是另一个人。
“跪下!”
“老实点!”
仙卫毫不客气地一脚踹在冉飞膝窝上,直接把人踹得半跪了下去,这才抬手向吴辉汇报:“启禀宫上,冉飞带到。”
“嗯。”
吴辉微微颔首,这才低头向冉飞看去。
说实话,仙渺宫的生死存亡跟他没什么关系,换了其他时候,他也懒得管谁想在仙渺宫搞事。
但如今他好不容易混进了仙渺宫,洗灵塔已然在望,不管是谁,想要破坏他的计划,那就是他吴辉的敌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