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kt1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極品貼身家丁 起點-第2488章 打不得罵不過鑒賞-em9hj

極品貼身家丁
小說推薦極品貼身家丁
云月想要喊人来帮忙,但觉得师傅这副醉烂如泥的样子十分不雅。
没办法。
只能委屈一下燕七和师傅了。
云月运起内息,将燕七和凡尘真仙叠罗汉,然后捆抱在一起,艰难的返回了玉松林。
她悄无声息的回来。
没有任何人知道。
玉松林条件有限。
她害怕惊动河洛,没有返回主峰,而在进了凡尘真仙修炼的石洞。
石洞中,只有一张石床,是凡尘真仙修炼之用。
云月将燕七和凡尘真仙放在石床上。
两人竟然相互拥抱,谁也不肯分开。
云月看得好一阵尴尬。
她上前去拆开两人。
凡尘真仙蠕动身体:“云月,师傅要抱着你睡觉,还记得小时候吗,师傅就这么抱着你的。”
云月回想起小时候,凡尘真仙对她的爱护,心里糯软到了极点。
云月没有去拉开燕七。
她用膝盖想,也知道燕七将凡尘真仙当成了她,死都不会放手的。
“算了,让他们好好休息吧。”
云月看着凡尘真仙和燕七拥抱在一起,非常尴尬,但却又松了一口气。
抱在一起,总比厮杀要好吧?
云月出了山洞。
仰望天上明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她不明白,师傅和燕七为什么明明要相互弄死对方,后来突然就住手了。
这其中的玄妙,只能等着他们酒醒了,方才能问个清楚。
云月盘膝,坐于山洞前。
不一会,便进入了入定之态。
……
翌日!
清晨!
凡尘真仙觉得身上好重。
胸.上,似压了一块大石头,喘不过起来。
凡尘真仙隐约记得,是抱着云月睡觉来着。
凡尘真仙使劲推搡身上的身体:“云月,你快下去,压着师傅的胸了。”
她这一推,就摸到了压在胸.上的,是一颗脑袋。
但这颗脑袋竟然生了一副短发。
凡尘真仙意识到不对,急忙挣开眼睛。
云月可是长发呀。
“啊!”
凡尘真仙失声尖叫。
身上,躺着的不是云月,而是燕七。
她这
一喊,燕七也从睡梦中醒来,头也不抬,在凡尘真仙的胸前来回磨蹭:“云月,再睡一会,你的胸真软,比枕头舒服太多了。”
燕七说完话,也觉得不对劲。
云月的胸,没有这么傲然的。
他一抬头,刚好和凡尘真仙火辣辣的眸光撞在一起。
“是你!”
“是你!”
“啊!”
两人同时尖叫,似两根弹簧,一下子跳起来。
凡尘真仙先反应过来,又向燕七冲杀过去。
燕七动都不动。
“好痛!”
凡尘真仙身体中痛得似暴风骤雨,捂着小腹,再也不敢对燕七动用武力。
燕七抱紧了双肩,看着凡尘真仙,一副嫌弃的眼神:“你竟然亵渎我,完了,完了,我竟然被一个老奶奶给睡了,噩梦啊,超级大噩梦。”
凡尘真仙更气了。
这个人渣,竟然抢我的台词。
是你亵渎了我好吗?
凡尘真仙面红耳赤:“你敢趁我酒醉,非礼于我。”
燕七道:“少来倒打一耙,明明是你把我灌醉,企图对我图谋不轨,你啊,就是想染指我的身体。毕竟我是年轻小伙,让老奶奶你垂涎三尺……”
“放肆,人渣,可恶,恶心。”
凡尘真仙不敢对燕七动手,就似一只哈士奇,冲着燕七不停的狂吠。
燕七不还嘴。
凡尘真仙骂累了:“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没理?”
燕七冷笑:“被狗咬了,难道还能咬回去?拜托,我可没有那么傻。”
“你……你才是狗。”
凡尘真仙气的双肩颤抖,却又拿燕七无可奈何。
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过。
这叫什么?
既不能动手,又不敢动口。
如何是好啊?
燕七没想到昨晚,一直卿卿我我的人,竟然是凡尘真仙。
而凡尘真仙也明白了,搂着的不是云月,而是人渣燕七。
两人相互对视。
这下,可就尴尬了。
燕七说凡尘真仙老牛吃嫩草。
凡尘真仙骂燕七灌醉她,意图不轨。
两人都认为自己吃亏了。
这还怎么玩?
相互对视,一阵沉默。
还是燕七
还打破了沉默:“我觉得谁吃亏了不要紧,最紧要的是,搞清楚这是哪里?”
凡尘真仙冷哼:“这是玉松林,我修炼的地方。”
燕七又问:“玉松林?那你有没有想过,咱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哎,对呀。”
凡尘真仙这才意识到,醉酒之后,她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梦游回来的?
不可能!
“师傅,燕七,我来送早饭了。”
外面,响起来云月欢快的笑声。
“是云月!”
凡尘真仙脸红如醉。
燕七道:“应该是云月把咱们带上玉松林的。”
凡尘真仙愠怒的瞪了燕七一眼:“你玷污我的事情,千万别让云月知道。不然,我怎么做师傅?”
燕七道:“你不提醒我,我也得提醒你,不要把你故意勾引我的事情说出去,不然,我的清白就被你给毁了。”
燕七和凡尘真仙对望一样,厌恶的同时啐了一口:“我呸!”
云月拿着早饭进来:“师傅,燕七,你们醒酒啦?我来送早饭了。”
凡尘真仙和燕七真饿了,两人大快朵颐。
云月看着凡尘真仙和燕七两人和谐的吃饭,心里起疑,欲言又止。
这才不过是黎明。
云月害怕师傅和燕七醒来,看见相互拥抱彼此,会很尴尬,所以早早弄好了的早饭,要趁着他们还没醒的时候,提前赶到,将他们分开。
或者,将燕七先带到别的地方。
这样,他们就不会尴尬了。
可是没想到,两人居然早就醒了。
而且,竟然很和谐,没有吵架,更没有打斗。
这就奇怪了呢。
燕七一边吃饭,一边问云月:“你想说什么?”
云月蹙眉:“这个……”
她欲言又止。
凡尘真仙边吃边问:“想问什么就问呗,师傅还能不告诉你?”
“那我问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