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lf精华玄幻小說 重生南非當警察-1143 阿兵哥熱推-ioboj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鲍登和格拉斯顿子爵最大的不同是,鲍登是殖民地土生土长的“土著”,道格拉斯子爵则是英国派驻在殖民地的官员,所以有些事,罗克和鲍登的立场一致,面对格拉斯顿子爵就有有所保留。
俩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很快就商定合作细节。
南部非洲将会向加拿大派出一个装甲旅,协助加拿大部队防守,同时对加拿大部队进行训练。
加拿大承担驻军军费的同时,花费3500万兰特分批从南部非洲购买各种武器装备,其中包括最少100架最新式战斗机和侦察机。
鲍登同时承诺,会坚决支持南部非洲争取应有的航空母舰份额。
不仅仅是从英国争取,同时也会协助南部非洲从海军会议中争取。
没错,南部非洲虽然是英联邦的一部分,不过罗克还是会尽力为南部非洲争取利益,以南部非洲在世界大战期间做出的贡献,南部非洲也有资格提出自己的诉求。
英国在这方面想必也是支持的,如果南部非洲能争取到额外的海军力量,那么对于大英帝国来说也是一个有效补充。
还是那句话,如果下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那么南部非洲同样是有预设立场的,这对于大英帝国来说是好事,至少南部非洲,能帮助大英帝国维护在印度洋和南亚地区的利益。
送走了鲍登,罗克也没忘记让费奇联系胡佛和阿尔贝·萨劳,以及意大利的卡洛·山泽,接下来这段时间罗克有的忙,要达到自己的目的,罗克需要说服更多人,得到更多的支持。
阿尔贝·萨劳是法国殖民部部长,卡洛·山泽则是意大利王国参议员,俩人分别是法国代表团团长,以及意大利代表团团长。
就在罗克马不停蹄会见各国代表的时候,“约翰内斯堡”号重型巡洋舰一直停靠在纽约港。
“约翰内斯堡”号重型巡洋舰的标准乘员为503人,其中超过百分之六十是华裔。
美国现在还处于《排华法案》期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纷,巴顿对“约翰内斯堡”号重巡的船员进行严格管理,尤其是华裔官兵,除非有特殊需求,否则不准上岸。
毕竟都是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这个禁令没有实施太长时间就名存实亡,不可能把这些精力旺盛的年轻人都留在船上,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来到纽约,一直把人关在船上也不是个事。
“你们几个家伙过分了,凭什么你们都穿便装,而我就必须穿军装?”上士朱顺心情很不爽,他和几名英裔官兵一起到纽约市内找点乐子,没想到其他人都是穿便装,而朱顺就必须穿军装。
别误会,只是喝酒而已。
南部非洲对于军纪的规定很严格,喝点酒还能说得过去,毕竟是英国的国粹,其他方面的乐子想都别想,一旦发现直接开除,没有丝毫情面可讲。
南部非洲海军来到纽约是出国执勤,对于纪律的要求更严格,“约翰内斯堡”重巡的军官可以在舰上的酒吧喝点,士兵就只能上岸。
“朱,我们是在保护你,你知道的,美国的华裔正在遭受严重的歧视——”军士长亨利·怀特一本正经,南部非洲海军的军装脱胎于英国皇家海军,对于美国人来说还是有点威慑力的。
英国的一切,在美国都受到追捧,别管是商品还是传统,甚至英国的人渣,在美国都高人一等。
这真不是吹牛,这个时代的英国人在美国,大概就跟21世纪的美国人在日本差不多,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虽然已经超过英国,但是美国人的思想,貌似跟不上美国发展的速度。
“那又怎么样?谁敢冒犯我,我就掏枪打烂他的头——”朱顺表情狰狞,美国的《排华法案》,对所有华人都是严重伤害。
有关《排华法案》的前世今生,参见另一本书《富甲天下》——
好吧,这个广告其实没用,《富甲天下》已经404,只能去站外看盗版。
这里就不再详细介绍《排华法案》了,免得被人骂,反正,这个时代的美国华人,地位就和非洲人差不多。
那也比21世纪强得多,21世纪的美国,华人处于鄙视链的最低端,非洲人貌似是歧视华人最严重的。
对,非洲人就是这样,他们所反对的“种族歧视”,只是反对自己被歧视,一旦有机会,他们歧视其他人是最起劲的。
“朱——”上士詹姆斯刚刚开口。
“别特么叫我朱,你可以叫我朱丽叶——”朱顺马上纠正,这个姓其实很吃亏,这帮家伙其实汉语都不错,他们知道“朱”在汉语里的谐音是什么,但是乐此不彼。
朱丽叶是朱顺的英文名。
“哈,朱,你为什么叫这个名字,难道你不知道《罗密欧的朱丽叶》是悲剧吗?”亨利·怀特哈哈大笑,莎士比亚写出来《罗密欧和朱丽叶》之后,英国人取名叫“朱丽叶”,大概就就跟华人取名叫潘金莲一样荒唐。
啊,这个比喻不恰当,应该是祝英台。
“居然还是个女人的名字,你这个蠢货——哇哈哈哈哈——”其他几个人马上哈哈大笑,引得路人频频侧目。
“滚,老子想叫什么就叫什么,管着着吗?”朱顺脸黑的跟锅底一样,他是成年以后移民南部非洲,给朱顺取名字的家伙估计有点恶趣味,所以就给朱顺取了“朱丽叶”这个名字,等朱顺知道之后再想去改已经晚了。
一群人嘻嘻哈哈来到码头旁边的一个小酒馆,酒保看到朱顺的时候有一刹那失神,再看朱顺的制服就一脸的恍然大悟。
最近的纽约,出现了很多华裔生面孔,他们都是英国代表团成员,酒保的消息一向都灵通得很。
朱顺要了一杯啤酒,把帽子摘下来放在手边的吧台上,一头黑头发在吧台昏暗的灯光下居然异常显眼。
“兄弟,附近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亨利·怀特随手在吧台上放了二十美分。
酒保笑容满面,轻轻把一杯威士忌放在亨利·怀特手边,然后不动声色把钱拿走:“出门往右500米是美丽街,那里应该有你们想要的乐子——如果不够,再往前一条街上有一家大富豪酒店,酒店里应有尽有,你们想要的乐子应该都有。”
酒保见怪不怪,现在的纽约,各国代表团群英荟萃,英国、法国、意大利,在加上参加九国会议的荷兰、葡萄牙、比利时,南部非洲舰队对于军纪要求严格,其他国家就形同虚设。
不能要求这些士兵都待在船上,华盛顿会议前后要开几个月,不让士兵们上岸找乐子,他们就会在船上找乐子——
咦,这句话貌似有点污。
“你想多了兄弟,我只是想买一些纽约的土特产,你们的商店里,有印第安人的头皮出售吗?”亨利·怀特不怀好意,当着酒保的面直接打脸。
印第安人的头皮,这是欧洲流传的美国的一个梗,用来表示美国人的忘恩负义。
当初“五月花”号抵达美国,船上的欧洲人因为不习惯美国的生活环境,几乎死伤殆尽。
这时候美国的印第安人给了欧洲人巨大的帮助,不仅帮助他们对抗病魔,而且教会他们其他生活技能,让这些欧洲人在美国安家落户。
好景不长,随着欧洲人越来越多,和本地印第安人的纠纷也越来越多,终于有一天,欧洲人和印第安人之间爆发战争,美国政府于是斥重金就收购印第安人的头皮,对印第安人实行种族灭绝。
酒保明显也知道这段历史,所以擦拭杯子的手顿了顿,很勉强的笑一下并没有回应。
嗯,欧洲人不喜欢美国人,美国人也同样不喜欢这些旧大陆人。
“哈哈哈哈,你这个混蛋,总是这么无聊——”朱顺笑骂一句,起身去上厕所。
“小心点,朱——”
“打不过了就回来叫人,我们会给你加油的——”
“不要放过那些家伙。”乔治·怀特一帮人煽风点火,这段时间华人单独出现在纽约,和当地人发生冲突的概率很高。
不过今天朱顺穿着南部非洲海军的制服,敢找事的人应该没多少。
没多少不代表没有。
朱顺刚走到厕所门前,就被两个光着膀子穿背心剃光头的家伙拦住。
“伙计,你的衣服真帅——”有好的也不是没有。
“偷的吧!”不友好的人更多。
“你特么闭嘴,我今天不想跟人打架。”朱顺不客气,美国除了人口跟你那不非洲相比优势巨大,其他方面的差距并不大。
“阿偶——我们的阿兵哥生气了——”有人阴阳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