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h9c0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愛下-魔童哪吒2-第一百二十三章:天煞孤星推薦-s947s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我有一妹子名为菡芝仙,与我关系亲厚,明日便是她的生辰,所以我这正打算去她的仙山为其庆生。”彩云仙子道。
苏瑾迟疑了片刻,道:“实不相瞒,我见你印堂发黑,眉心翻滚着一团黑气,这趟出行只怕会有不小的风险!若是可以的话,最好还是不要亲自过去了,差人送上一份礼物即可。”
彩云仙子一怔,惊奇说道:“大劫之中,就连圣人都无法推演天机,行占卜之道,你是怎么看出我印堂发黑的?”
苏瑾无奈地摇头道:“我也不清楚,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彩云仙子蹙了蹙眉,故作轻松地笑道:“想来应该是道友看错了吧。”
“一时眼花,或许有看错的可能。但直到现在,我看到的那团黑气还在你眉间翻腾。”苏瑾摊手说道。
彩云仙子:“……”
“我去找多宝师兄核实一下,若是连他也这么说的话,那么短时间内我就不出碧游宫了。”
未几,看着她飞速离开的背影,苏瑾暗自思索:“如果多宝也能看得出来,那么这就是彩云仙子的问题;如果多宝看不出来,就不仅仅是她的问题了,必然是和我也存在着某种关系!”
想到这里,他的身影顿时化作一道流光,极速飞行向多宝道人的青色道宫……
“多谢多宝师兄。”
不久,当他来到道宫前时,刚好看到彩云仙子一脸感激地向多宝致谢。
“本身就没费多少功夫,师妹不必客气。”多宝说着,突然心生感应,抬目望向前方。
“拜见道长。”见他看来,苏瑾拱手说道。
“你来的刚好,我尝试了很多种办法,都没能从彩云师妹印堂处看到什么黑气,你是怎么看到的?”多宝挥了挥手,示意他不必多礼,神色惊奇地问道。
苏瑾挠了挠头,道:“道长突然间这么一问,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现在她眉心间还有黑气吗?”多宝沉思了一会儿,询问道。
苏瑾点了点头:“有。”
“这样吧,我让人护着你前往菡芝仙的玉灵峰,如果在此行中你真遇到了什么依靠自身解决不了的危险,那么就说明申公豹可能觉醒了一套了不起的天赋神通……”多宝道人转而对彩云仙子道。
若是以因果论,苏瑾认为觉醒天赋神通为果,有果必有因。他思前想后,脑袋都快想破了,也没找出来自己能够获取这天赋的因。
如果想到这种程度,都找不出原因来,那么就只有一种原因,自己并未觉醒什么先知般的神通,一定还有其他原因导致发生了这种事情!
不久,苏瑾告别彩云仙子以及多宝道人,重新返回竹林内,盘膝而坐,灵魂潜入当铺中。
“系统,为我全面魂检。”苏瑾命令说道。
“唰!”
话音刚落,一束庞大的光柱陡然从虚空内飞出,将他的魂体全面笼罩在内,一点点的做着无比细致的检测。
半晌,庞大的光柱渐渐消散于无形,系统的声音紧随其后响起:“检测完毕,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灵魂没有异常,那就是身躯的问题?”苏瑾轻声呢喃了一句,转而命令道:“系统,全面检测身躯!”
“滋,滋,滋……”这时,道道电流突然自他的眉心处奔涌而出,很快便蔓延全身。
“检测到大量不祥,可衍化为致命诅咒。”不久后,系统突然说道。
苏瑾:“???”
“这是什么意思?”静默片刻后,苏瑾疑惑问道。
“意思是这具身躯正在逐渐成为不祥,任何靠近向它的人,都将意味着招惹不祥,会有极为恐怖的事情发生。”系统道。
苏瑾微微蹙起眉头,突然间想到,在封神的原著剧情中,和申公豹关系好的人貌似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这不祥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何我没有丝毫感觉?”
“从这些不祥的多少来看,已经出现很多年了,不过因为它并没有实质化的能量体现,所以很难被您察觉。”系统道。
苏瑾微微一顿,道:“我能看到彩云仙子印堂发黑,和体内的不祥之间有什么关联?”
“应该是她的灾厄根源来自于您。”系统道:“您可以好好的回忆一下,曾经对她做过什么事情!”
苏瑾:“……”
他和彩云仙子一共才见了两面,两面之中连话都没说几句,又能对她做什么?
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他左思右想,始终没能想通其中关窍,是故只能暂且将其放在一边,转而说道:“这不祥对我自己有什么影响吗?”
“没有,天煞孤星的命格,只克别人,不克自己。”
苏瑾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道:“可有办法压制甚至是化解?”
“若您肯放弃这具身躯,不祥便无法再影响到您身边的人。”系统道:“若您不愿放弃这具身躯,就只能选择封印不祥。”
“我自己都感受不到不祥,如何进行封印?”
“不祥虽无影无形,没有实体,但您还是可以感受到的。”系统回应说:“不过不是用眼看,而是用心去寻找!”
苏瑾缓缓颔首,灵魂旋即回到躯体之内,内视己身,极为仔细地寻找着不祥源头。
在这一刻,苏瑾终于明白了,为何系统那么笃定不祥不是近期诞生的了。就以眼前这夸张的场景来说,即便申公豹是天煞孤星的命格,一时半会也汇聚不出如此多的不祥之气。
“封!”
控制着意志在这介于真实和虚幻之间的空间内显化出身躯,苏瑾一手上指,一手下指,喝声说道。
言出法随,浩瀚仙气凝结成一枚枚符箓,飞速贴附在不断肆虐着的飓风之上,将目光所及之内的所有风柱,尽皆封禁在原地,整个世界仿佛由动态影像突然变成了一张静态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