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84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從長阪坡開始 ptt-第0511章 取我大寶劍來(第五更)相伴-sdqzj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这个女人真是个易惹麻烦体质。
做事情,就没有想过后果?
真就胸大无脑!
万一控制不住,双方刀兵相见,自己可就要一剑囊死孙权了。
她竟然还想在外面看热闹!
用她母亲兄长和未来的丈夫的性命,只因为她想要看热闹,并且谁都没有提前通知。
关平捏着剑柄,这种女人不是蠢就是坏。
孙尚香说是她干的,孙权一点都不相信,就因为小乔在她身边。
如此强烈的信号当他没有看见?
背后有周瑜的影子?
就算今日改变主意,没有把周公瑾叫来陪坐,可偏偏这场谋划,幕后是不是周公瑾蛊惑的。
孙权尚不知晓。
但方才这种场合,稍有意外。
不止是他,还有母亲,全都得横死在这寺庙内!
孙权可不相信,若是刘备稍有意外,五步之内,关平他会让自己成功逃脱。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可不是说着玩的。
尤其关平那时刻准备出手的样子,就让孙权心惊不已,唯恐他会暴起伤人。
谁能想到,在自己的地盘上,身为江东之主的性命竟然会受到了威胁。
现在自己这个妹子显然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敢站出来顶包!
孙权说的话极度不客气。
孙尚香鼓着嘴,胸膛起伏不定,她开始生气了。
小乔瞧见这幕,心中也是十分震颤。
因为夫君一早就准备此事了,但主公却未曾召见,她只不过是想要为夫解忧,探寻一般,正巧被孙尚香给拉过来。
也就没怎么推辞,跟了过来。
她却没想到尚香小妹,让她看的是这出“好戏”!
这不禁让小乔想起了去岁,公瑾还不容易回家歇息。
因为敦伦之事被数次打断的罪魁祸首,便是尚香小妹夜里闯荡,被士卒拦住,宣扬了出去。
没想到今日,她竟然如此任性!
上一次坑的是公瑾与她,都是自家人,无伤大雅。
但这一次,坑的可是她自己的未来夫婿,若是稍有不慎,孙权深知也会陷入危险的境界。
尤其是小乔看见关平的那个位置,无论是进是退,都能威胁到孙权与吴夫人的性命。
她曾经听夫君提过他,说关平此子狡诈如狐,一点都没有其父的风采。
你认为他干不出来的事情,偏偏他就能干出来。
小乔相信,关平为了活命,可不会放弃拿着吴夫人作为筹码。
但孙权却不管这个,身为江东之主如此长的时间,早就成长起来了。
都火烧眉毛了,孙权自然没有心思管自己妹妹的心情。
方才自己可就差一点就毁了!
那还怎么恢复父兄的昔日荣光与抱负,自从孙坚得到传国玉玺,孙家人就认为这是上天给予他们的一种暗示。
孙家终会荣登九五之尊的宝座,孙权可不想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宋谦抱拳开始向主公回报,无外乎是郡主向贾华传递了主公的命令,让他听到里面摔杯为号,领着人冲进去,控制刘备。
而他则是被郡主给指使替主公去山下拿白虹宝剑,说主公差郡主拿来,但是郡主忘记了。
对于主公的佩剑,寻常亲卫自然是没法经手的,宋谦也就亲自下山,没想到这么一会,便闹将起来了。
传闻孙大帝一生当中有六把宝剑,被称为吴六剑,白虹便是其中的一把。
孙权听完之后,默然不语。
真是的尚香她在搞事情?
可小乔为何在此!
孙权总觉得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的。
关平已经确认了,这件事就是出自眼前这个胸大无脑,被惯坏了的女人之手。
这他妈的叫什么事啊!
“你意欲何为,难不成想要谋杀我大伯父?”关平面色有些阴沉:“莫不是以为我剑不利否?”
孙尚香瞧见关平的模样,胸膛又是一阵起伏,见他如此不客气,怒道:
“我是你的主母,你敢杀我,便是不忠不孝之徒?”
“未过门的,算不上主母!”关平抱拳道:“大伯父,我们诚心而来。
江东却摆出鸿门宴如此待我等,任由一女子在此胡闹,士可杀,不可辱!”
刘备自然理解到了侄儿的意思,如今己方受到了极大的委屈,若是就此轻轻结过,以后江东会更加得寸进尺。
“吴夫人,我是诚心诚意前来,若令爱不愿,我刘备自是不会强求,就此回去。
我刘玄德对天发誓,孙刘两家的关系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吴夫人气的捂着自己的胸口,女儿她胡闹起来,竟然也不看场合,当真是被她给宠的无法无天了。
她丈夫儿子们都在为了江东基业而打拼,想让女儿为儿子分担一会,竟然会闹出如此大的意见。
“吾儿玄德,我乏了,过两日便是黄道吉日,不耽误成亲,你且好好歇歇。”
吴夫人说完之后,也不用侍女搀扶,到了门口,瞪着自家女儿道:“跟我回去!”
“母亲!”孙尚香跺跺脚。
吴夫人只是瞪着她不言语,最终孙尚香屈服了,一行人就此远去。
孙权也只能借坡下驴,躬身拱手道:“刘豫州见谅,小妹她,年幼无知,性子有些跋扈,还望多多包涵。”
这误会,差一点就要了孙刘两家扛把子的性命。
可事已至此,至少双方还是要互相给一个台阶下。
刘备走上前扶起孙权,二人相对无语。
这个女人当真不是个善茬啊。
从前她祸害江东孙魔法师爱纵火社团。
等到成亲之后,她就要开始祸害三兄弟社团了。
这场政治联姻,当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二位扛把子携手走出了寺庙大厅,酒宴欢乐的气氛一扫而光。
谁都没有想到,是孙尚香她安排了刀斧手!
鲁肃摸着胡须,暗暗摇头,主公之妹实在是异常跋扈,这样真随刘玄德到了公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