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rfi好看的都市小说 哈利波特之渡鴉之爪-第565章 奇襲霍格沃茨鑒賞-rxc98

哈利波特之渡鴉之爪
小說推薦哈利波特之渡鴉之爪
看着费尔奇手拿魔杖,一脸狞笑的跟着亚瑟等人钻进了秘道,哈利和赫敏三人的脸上写满了疑惑。
“我记得费尔奇不是哑炮吗?”
罗恩皱着眉问道,而闻言哈利也是点了点头道:
“对,我低年级的时候还在他的办公桌上发现过《快速念咒班》的入学通知函,那是只有哑炮和结巴巫师才会去上的课。”
“那他为什么还要装腔作势的拿着根魔杖?”
“或许是他还没有接受自己是个哑炮的事实,想要在我们面前假装一下吧。”
说吧,哈利和罗恩两个就都笑了起来。
当初他们还在霍格沃茨的时候费尔奇可一点都没少找他们的麻烦,因此他们对费尔奇可以说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好了,快别说了!”赫敏皱着眉说道,“我们快跟上去!”
说着赫敏便将阿不福斯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起居室内的小床上,并将阿利安娜的画像放在了他的床边,随着便快步钻进了秘道内。
见状哈利和罗恩也反应了过来,跟上了前去。
猪头酒吧内的秘道显然和之前他们之前常用的蜜蜂公爵秘道不同。
它更像是麦克过去常用的那个连通了拉文克劳塔楼以及霍格沃茨八楼的那个秘道。
其内部通道的构成并不是完全的物理结构,而是蕴含了一部分的空间魔法装置。
这一点很容易就能被察觉到。
因为霍格莫德村距离霍格沃茨城堡的直线距离超过了5公里,但哈利等人才刚刚在秘道里爬行了不到十分钟就看到了秘道的出口。
而当他们真正从出口处钻出来的时候才发现,此刻他们正身处在一个装饰华丽的大型书房内,只不过此刻的书房早已成为了战场,亚瑟和其带领的洛圣都巫师已经和那些身穿黑色制服的校警们打在了一起,无数闪耀着死亡光芒的魔咒四处飞舞,让这座庞大的书房都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罗恩乍一看到这样的场面被吓了一跳,顿时就呆立在了原地。
所幸哈利和赫敏快速反应了过来,拉着他便躲到了一处安全的角落里。
看着外面到处乱飞的魔咒,罗恩这才清醒了过来,打着哆嗦用惊恐的声音问道:
“这……这是什么地方?”
“霍格沃茨,有求必应室!”赫敏没好气的答道,“我们以前不是来过好几次了吗?”
“以前我们来的时候这里可没有到处乱飞的魔咒!”
罗恩压低着声音反驳着,但眼睛却是忍不住向外瞄着。
在他的视野中,亚瑟正如一只穿花蝴蝶般在那群校警中穿梭着。
其手中漆黑色的高分子剑不断挥舞,发出一阵阵因为剑身高速震荡才发出的‘嗡嗡’声。
而伴随着这令人牙酸的剑鸣声,亚瑟周围的校警们身上则是爆出了一团又一团的血雾,其中甚至还夹杂着许多残肢断臂!
罗恩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陡然目睹了如此血腥的场面,他却没有任何恶心的感觉。
相反的,他甚至觉得亚瑟挥舞长剑的优雅身姿搭配上那漫天飞舞的血液是如此的美丽。
这……这就仿佛是一场剑与血的舞蹈一般!
“这也太强了吧!”
罗恩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但实际上,此刻的亚瑟却远没有罗恩认为的这般轻松。
由于死亡圣器的关系,有求必应室被克里斯设定为了重点巡查区域,并且这一命令在其发现接骨木魔杖在麦克手中之后也没有撤销。
这就导致了有求必应室内几乎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看守,也让他们才刚一从秘道里出来就撞上了一场战斗。
这些校警们虽然是出身于傲罗部队,但真要抡起战斗力他们还是不如亚瑟等人的。
但问题就在于,亚瑟等人这一次执行的是斩首行动,目的是斩杀掉位于校长办公室内的临时校长凯奇-奎因,并通过这种方式来迫使其他校警投降。
而现在他们才刚一进入秘道就被发现了,这可就不是一个好消息了。
“喝!”
一声爆喝传出。
亚瑟奋力一挥,砍死了最后的一个黑衣校警。
但此刻他的脸上却没有半点欣喜,而是写满了愤怒。
因为刚才被砍死的那个校警在临死之前按动了他心口处的那个信号徽章,向外面的人传达了有求必应室遇袭的消息。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潜入霍格沃茨准备进行的暗杀计划才刚刚开始就破产了。
“长官,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一个高高瘦瘦的洛圣都巫师小心翼翼的询问着,他看的出来,现在亚瑟的心情很不好。
而闻言,站在满地血浆和断肢中央的亚瑟则是攥紧了手中的长剑。
自从加入到共济会之后,他所执行的任务还从没有失败过的。
这是亚瑟的骄傲,也是他的坚持。
要知道,他可是共济会内部实力仅次于麦克的战斗员,也是共济会内部地位超然的存在。
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人生履历上出现失败!
咬了咬牙,亚瑟最终一脸狞笑的说道:
“我们的实力要远比那群校警们强,根本没必要怕他们。所以,我们强攻过去就是了!反正任务的最终目标是占领霍格沃茨,至于任务的完成方式,那不重要!”
言罢亚瑟便手握长剑,带着洛圣都巫师们走出了已经变得血腥一片的有求必应室。
直到此时,哈利三人才从角落里走了出来,而和他们一起走出来的,还有费尔奇,刚才战斗才刚一开始,费尔奇便完全不顾哈利他们的反对,一脸惊恐的强行钻进了他们的藏身处。
可当此刻危险已经解除后,费尔奇却是换上了另一幅面孔,连看都不去看哈利他们一眼便一脸傲然,昂首阔步的走出了有求必应室。
或许是由于仰头不看路的关系,路过房间中央那一处血泊的时候还狠狠的摔了一跤,搞得自己身上都沾了一身血,随后却又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尴尬的咳嗽了几声,跟没事人似的继续向门口走去。
费尔奇所表演的这一幕给哈利等人给逗笑了,同时也让他们的内心畅快了一些。
他们是怎么也想不到费尔奇竟然还有着这种搞笑的天赋。
但当他们走出有求必应室后,他们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因为此刻变成战场的不再是单一的有求必应室,而是整个霍格沃茨城堡。
走廊外,亚瑟和他的部队们正被由校警和学生们组成的队伍包围着。
无数绿油油的光束不断在走廊内闪烁,但却怎么也打不穿洛圣都巫师们所撑起的金色护盾。
至于亚瑟,他则是早早的脱离了队伍。
作为猎魔人,他对于巫师这种超凡生物也有着天然的克制性。
走廊内四散着的索命咒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威胁,他手中那把高分子剑虽然不像传统的猎魔银剑那般本身就具有猎魔属性,但在被亚瑟附加了退魔力量后也能对魔咒产生强大的克制效果,面对巫师们的攻击,剑峰只要轻轻一挥,任何被其接触到的魔咒就会瞬间消散。
而且在物理层面上,这把高分子剑可就比银剑要强大太多了。
超高硬度的特殊合金再加上能够高速颤动的特性使得这把高分子剑直接变成了削铁如泥的神器。
亚瑟最初拿到这把剑的时候还曾抱怨过用着不顺手,但现在,他只想说:
真香!
这两者相加使得他不费吹灰之力便冲进了敌阵。
紧接着,便是一阵夹杂着无数惨叫和血腥的剑舞。
而得益于亚瑟强大的战斗力,其身后的洛圣都巫师们也都开始举着护盾,一点一点的向前方推进。
任何胆敢阻挡在他们前方的敌人都会被他们残忍的灭杀。
当然,对于霍格沃茨的学生,他们还是会手下留情的,毕竟那些人怎么说也都是麦克的同学。
但费尔奇就不这么想了。
柿子当然要捡软的捏。
在他的脑海中,那些学生才是最好的袭击对象。
于是在哈利等人惊诧的目光注视着,费尔奇开始狞笑着挥舞起了手中的魔杖。
而伴随着他的动作,一道道透明的锋刃便发射了出去!
这些锋刃的威力并不大,却也达到了神锋无影咒的最低标准,再加上那群斯莱特林学生的站位太过密集,一时间在费尔奇的攻击下那群斯莱特林的学生竟然惨嚎连连!
这一幕让费尔奇更加疯狂了,他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用力甩动着手中的魔杖,同时还在歇斯底里的叫骂着,仿佛与那群斯莱特林们有着什么深仇大恨。
“你确定费尔奇是个哑炮?”
罗恩目瞪口呆的望着费尔奇,同时目不转睛的问道。
哈利:“额,当然。”
“那你能解释一下他现在在做什么吗?”罗恩用力挥舞着手臂,“他甚至连念咒都不需要!”
“额……这……”
哈利瞬间哑口无言。
他能十万分的肯定费尔奇肯定是个哑炮,不然他平时也不用那么劳心劳力的亲自用拖把拖地了。
但现在,费尔奇这个公认的哑炮却化身成了法术机关枪,在他面前大杀特杀!
这令他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了。
而此时,赫敏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别被骗了,费尔奇的确是个哑炮,他之所以能释放魔咒,只不过是因为他使用的魔杖比较特殊而已!”
哈利和罗恩闻言皆是一愣,继续朝费尔奇所在的方向看去,正巧望见费尔奇撩开了衣摆,露出了藏在他腰间的那一排魔杖。
费尔奇炫耀似的朝哈利三人挑了挑眉毛,随后便从中抽出了另外一根魔杖,指向了不远处的斯莱特林们。
这一次,从魔杖中射出的是炽烈的火焰!
“哇哦!酷!”
罗恩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瞧他那双眼冒光的样子,似是也很想要拥有一根那样的魔杖。
而边上的赫敏却是不耐烦的抽了他一下,怒骂道:
“别墨迹了!这里闹的这么凶,凯奇奎因肯定也知道了,我们必须快点赶去校长办公室,要不然那个秃子就要逃走了!”
言罢,赫敏便沿着亚瑟杀出的血路头也不回的跑了过去。
罗恩和哈利见状,也只能是追了过去。
但事实证明,赫敏的担忧是多余的,因为此时此刻的校长办公室内,亚瑟的高分子剑已经插进了凯奇奎因的胸膛。
而直到死亡之时,凯奇奎因的手中都还接着一个精致的w形胸针——那是魔法部的联络器。
目光瞥过胸针,亚瑟的嘴角扯过了一丝不屑的笑容。
霍格沃茨内最新布置的反幻影移形咒和反幻影显形咒的确很强大,甚至就连共济会秘境的入口都被封闭了。
但它在给霍格沃茨提供了保护的同时,也限制了外部援兵进入霍格沃茨的可能性。
这一波啊,是魔法部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将高分子剑从凯奇的身体内抽了出来,剑身便自动开始了高速颤抖,将其上残留的血液全都给抖了出去。
亚瑟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才抓着长剑来到了邓布利多的画像面前,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白胡子老头。
他并不是霍格沃茨的学生,所以先前并没有见过邓布利多的真人。
但麦克他们时不时的念叨还是让亚瑟对这位号称本世纪最强白巫师的老人充满了自信。
“猎魔人?你们竟然还存在着?这可真是奇迹!”
画中的话邓布利多惊叹道。
他见到亚瑟的第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毕竟橙黄色的鹰眼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拥有的。
闻言亚瑟挑了挑眉毛道:
“所以你就是邓布利多。”
“是的,没错。”画像中的邓布利多微笑着摊开了手,“我猜,一定是麦克让你前来的吧?”
亚瑟轻笑了一声,但却没有说话。
他自然不可能泄漏有关于麦克的任何消息,即使对象只是一副魔法画像。
但这也并不妨碍他觉得邓布利多是个非常有趣的人。
抿了抿嘴,亚瑟正准备继续跟画像中的邓布利多说些什么,办公室的大门却突然被打开了。
“住手,你要对邓布利多校长做什么?”
哈利大吼了一声,便和赫敏罗恩一起挡在了亚瑟的面前,伸手护住了邓布利多的画像,脸上还摆出了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
见状亚瑟立刻便性质全无,原本挂着浅笑的脸庞也重新冰冷了下来。
但他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冷冷的撇了哈利一眼便径直走出了办公室。
只留下哈利三人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