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95zh優秀都市小說 都市之最強狂兵 ptt-第5067章 老黃的心推薦-a81a6

都市之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都市之最強狂兵
“让你杀陈六合,目的很简单,并不是我真的想要他的命,而是我要告诉所有人,长三角不属于他,这里很危险,我是真的有胆量杀他,仅此而已。”黄百万说道。
王金龙倒抽了一口凉气,眼中满是惊骇之色,他看不懂黄百万。
说罢,黄百万看了王金龙一眼,失笑了一声,旋即,他竟然直接转身朝着轿车位置走去。
王金龙愕然不已,愣愣的喊了声:“你真的不杀我吗?”
“为什么一定要杀你?我说了,你只是一个无足轻重无关紧要的人而已。”
黄百万头也没回的说道:“杀了你,汴洲会出现混乱,我还要选一个人过去稳定格局,太麻烦,我不是一个喜欢麻烦的人。”
说着话,黄百万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车窗放下,黄百万看着王金龙,道:“那个男人曾经教过我,他说,世界上最不值钱的就是忠诚,所以我一点都不在乎我的人对我忠诚与否,我只要他们听话即可。”
话音落下,坐在驾驶位的王猛就启动车子,快速离开了这里。
这荒凉昏暗之地,就只剩下了一个失魂落魄的王金龙。
他险死还生,就跟做梦一样,到现在都还不太敢相信黄百万就这样放过了自己……
直到过了很久很久,没有任何人来了结自己的性命,王金龙才真正相信了这个事实。
他颤颤巍巍的爬了起来,跄踉离开,他越来越看不透黄百万了……
车上,一片沉默,黄百万看着车窗外的夜色,脸上挂着一抹莫名的笑容,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开车的王猛终于还是忍不住了,说道:“老板,真的就放过了那个叛徒?你以前对这样的事情可是零容忍的……”
黄百万收回了视野,看了眼王猛,笑道:“杀他没有意义,汴洲那个地方,比较特殊,由他执掌,是最好的结果。”
“他可真是走运。”王猛说道。
“他也没做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他只是忠诚陈六合,但却没有对我不利。”黄百万说道。
王猛张了张嘴巴,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因为他也猜不透黄百万的心思。
半响后,王猛才道:“老板,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陈六合跟沈清舞现在都回炎京了,我们是不是该……”后面的话没说出口,但是什么意思,一目了然。
“什么都不用做,杜月妃和洪萱萱那帮娘们,就暂且让她们在夹缝中生存吧,只要不出什么大乱子,不用把她们赶尽杀绝。”黄百万轻描淡写的说道。
王猛猛然一怔,眼中闪过了惊诧,道:“老板,就这样算了?这次陈六合南下,做了这么多事情,最终还安然无恙的离开,这对老板的威严带来了损害,如果我们再放过杜月妃她们的话……”
黄百万淡淡的说道:“陈六合这次给我们好好上了一课啊,他所具备的威胁,太大了。如果我们真的把路走绝,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事!我突然改变了主意,或许留着杜月妃那几个女人,是更好的选择。”
“至少,在紧要关头,能把她们的性命握在手中,会是一张不错的保命符。”黄百万说道。
顿了顿,黄百万又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该做的我都做了,决心和态度都拿出来了!我的确是想杀了陈六合,铲除他的女人们,可是,事与愿违啊,陈六合太强了,让我输了一局。”
“陈六合已经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威胁,无比强烈的危险气息,斩天都死了,我损兵折将啊。在这种情况下,我考虑留几道保命符在手中,这合情合理。”黄百万缓缓说道。
“老板,其实你如果真愿意的话,这一次我们还是有很大的机会能够留下陈六合的。”王猛说道,揣摩不透黄百万心思的他,只觉得黄百万是真的想杀了陈六合,所以他有点遗憾。
黄百万轻笑了起来,道:“当然是有很大机会的,但你想过没有?无所不用其极的去杀了他,就算最后成功了,可后续该怎么处理?我们还能否继续立足长三角?如果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我们怕是连缜云都回不去了吧?”
“所以,得不偿失,我想要的,从来就不是他的性命!我想要的,只是雄踞一方的势力。”黄百万说道:“他只不过是拦在我身前的一块巨石而已,能把这块巨石推开,我就绝不会想着要把他击碎。”
“因为击碎这块巨石,可能会让我头破血流,乃至粉身碎骨。划不来……”黄百万说道,那双细小的眼睛中,闪烁着点点令人琢磨不透的精芒,闪烁着睿智的光华。
他,绝对是一个智者,大智若愚的智者,这一点,没有人会去否认,就连陈六合与沈清舞也不会。
至于这一次的这一场博弈,最终结果到底是陈六合略胜一筹,还是他黄百万惨败一局,恐怕就只有黄百万心里才最为清楚了。
因为,只有他才知道,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他想得到的结果到底是什么……
……
当陈六合、沈清舞、苏婉玥三人落地炎京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了。
此时季节已经入秋,深夜的炎京还是有些微凉的。
陈六合跟沈清舞两人都坐着轮椅,这可累坏了苏婉玥,她要同时照顾两个人。
虽然,两人根本不需要她去照顾什么。
机场大厅外,有一辆商务车正在等着他们。
陈六合的回京,没有通知任何人,回来的悄然无息,车子是苏婉玥喊来接机的。
在苏婉玥的坚定态度下,三人没有回沈家,而是直接回了总战总院。
还是那个病房。
陈六合一回到这里,就有医疗团队来帮他检查身体状况。
得出的结论自然不会有多好,这也没让陈六合感觉到奇怪,他早就习惯了负伤的状态。
这一路走来,跟他打交道最多的,似乎就是医院了。